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散文诗歌
世俗评说
乱谈八卦
处事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
心情日记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爸爸,你别打妈妈,我走可以吗

时间:2014-08-16 来源:原创 作者:七分冷漠 阅读:加载中..
  

  (注:本文所有姓名均是化名,部分情节真实,部分情节虚构)
  
  “爸爸,你别打妈妈了,我走可以吗?”这是一个12岁的小女孩对她的爸爸说的这辈子的最后一句话。
  
  21世纪,中国城市化发展迅速,大部分乡镇已经趋向于城市化的生活。随着城镇经济的发展,一大批内陆地区的人口正在向沿海地区靠近,为的是能够多赚一笔钱,能让家里过上好日子,而王大拿一家正是这批迁移人口中的小小一部分。
  
  2008年6月1日,本是一个任何儿童都所喜欢的节日,这一天所有家庭、学校都应该充满孩子们的纯真的笑脸,而广州的一个家庭此时却弥漫着一种不和谐的气氛,一个12岁的小女孩正靠在墙角默默地抽泣,她刚刚在父亲王大拿的威逼下洗好了一家人的衣服,身上很明显的几道皮带抽过的伤口正泛着血,就好像稍微接触一下立刻便会血流不止。
  
  与此同时,家中客厅里充满着一个女人的悲惨的哭喊声,这个女人正是小女孩的母亲李晓红,王大拿每次在打完女儿后,都会将妻子李晓红狠狠的打一顿。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12年,是的,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12年是什么的感受?痛苦吗?悲惨吗?仅仅是这样吗??
  
  王大拿在打完妻子后,走到女儿面前,狠狠的给了她几巴掌,满脸狰狞的道:“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以后在家里给老子乖乖的听话,老子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要是敢有一点点不听话,老子要你不得好死”。说完这句话,王大拿回头看了看自己那浑身是伤痕的妻子,冷笑着出了家门。
  
  李晓红艰难的从客厅的地上爬了起来,这个过程本应该很容易就能做到,可是现在的她整整用了十几分钟,许多次在她就要站起来的时候又倒了下去,她心中充满了恨,她恨自己,她恨王大拿,她恨这个世界,一边想着一边强忍着身上的痛,她几乎是爬到了女儿的面前,艰难的抬起手摸了摸女儿的脸,泪流满面的说道:“柔柔,妈妈对不起你,妈妈该死,妈妈该死啊”。一面说着一面晕倒在了柔柔的身上。柔柔被吓哭了,一面摇着妈妈一面哭着喊道:“妈妈,妈妈,柔柔不怪你,柔柔没有怪你,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客厅里充满着悲惨的哭声,惊动了楼上的孙大爷一家,孙大爷叫上老伴和儿女一起下楼来到王大拿家门口,敲了敲门,发现没人应答,可是房内却有着孩子的凄惨的哭声,这是为什么?难道大拿又打老婆孩子了?孙大爷边想边叫自己的儿子把门踹开看看情况,孙大爷的儿子也是练过的,两脚便把防盗门踹开,房内的景象让孙大爷一家目瞪口呆,善良心软的赵大妈(孙大爷老伴)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赵大妈一直很喜欢李晓红和柔柔母女俩,进了柔柔家,赵大妈走到墙角心疼的看着柔柔和王晓红说道:“晓红,晓红,你怎么了,快醒醒啊”赵大妈见王晓红没了反应,忙问柔柔道:“柔柔,你妈妈怎么了,她怎么会这样”待柔柔将事情经过告诉赵大妈后,扑进她的怀里:“赵奶奶,我害怕我害怕,我不想在家里呆了”看着柔柔哭的模样,赵大妈更加心疼,哭着说:“柔柔不怕、不怕啊,有爷爷奶奶在,不怕啊”。这场景让旁边的孙大爷和他的儿女难过不已,忙打电话叫救护车来。
  
  医院内,接到孙大爷电话的王大拿正在默默的接受着教训,对于孙大爷,王大拿是比较尊重的。待孙大爷一家将住院费、手术费等费用交齐后,王大拿在病房内冷冷的看着妻子李晓红,时不时的脸上还会阴笑几下,看的柔柔害怕不已,李晓红见柔柔这样便是一番好言相告,这样下来柔柔才好了些。
  
  几个月的住院时间,孙大爷一家几乎是一星期去看望李晓红三次,每次都会带些水果和补品,这让李晓红十分感动,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把孙大爷和赵大妈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对待,这是他们理应得到的。
  
  好不容易等到出院,已是12月份,想想这几个月在医院的生活,李晓红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柔柔赶往孙大爷家,买了些礼品好生谢谢了孙大爷一家才回到自己家中。
  
  今天是12月25日,李晓红出门买了些圣诞节的礼品,牵着柔柔来到孙大爷家,热情地和赵大妈聊了一番,牵着柔柔回家了。
  
  这天晚上,王大拿一身酒气的回到家中,看到李晓红居然抱着柔柔,他这辈子受的都是家乡的那种封建思想观念“重男轻女”,看到自己的妻子居然抱着女儿,酒劲一上来,拿起板凳就朝李晓红砸去,李晓红并没有注意王大拿已经回来,当时被砸中便晕了过去,王大拿没有解气,抽出皮带往李晓红身上狠狠的抽去,血痕顿时就冒了出来,刚刚被妈妈晕倒前抛开的柔柔从地上爬起来紧紧地抱住父亲的腿,不让他继续殴打妈妈,可是她幼小的身子哪能抵得过王大拿的力量,一脚便被王大拿踹飞出几米,小柔柔的嘴角流出了一种腥红的液体......血,是血,,柔柔看着妈妈被爸爸打得不成人样,脸上已经破了相,她哭着对爸爸说:“爸爸,你别打妈妈,我走可以吗,我走可以吗”。说完,她朝王大拿跪了下来,王大拿的心早已被封建思想所腐蚀,他看都没看柔柔一眼,任由她跪着......不知过了多久,王大拿累了,是打累的,他往沙发上一躺,不再去理会柔柔和李晓红......
  
  第二天,王大拿醒了,看到李晓红仍旧没有改变的姿势,他怕了,他踢了踢李晓红,没有反应;又踢了踢,还是没有反应;他真的怕了,顺势把手指放在李晓红鼻子处......他的脑子里一个炸雷响起:李晓红断气了,她死了,被自己打死的。他后悔了,准备跑路的他看到桌子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爸爸,求求你不要再打妈妈你,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我知道你讨厌我,我走可以吗,我走可以吗??———你讨厌的孩子柔柔留
  
  王大拿崩溃了,他一向狠毒的心在这一刻似乎善良了、似乎心软了,他后悔了......
  
  原创QQ:825724864(七分冷漠)

  • [编辑:终点]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发表
感动心灵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