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你素指拈花,我清颜一笑

时间:2015-02-03来源:作者:红袖添香阅读:2859

  最美的遇见就是,你素指拈花,我清颜一笑,于岁月深处,共剪一段清浅的时光。
  
  ——红袖添香(QQ157390639)年末落笔
  
  柳烟深处,一怀心事,一季一季又一季。
  
  时光清浅,青石板上,我踏着晨雾,踩着带露的相思一路寻来,那一帘疏离的依依别绪,将一抹相思的颜色落满路旁,我站在黑瓦白墙的屋檐下,静听落花雨飘摇的美丽,静看浮萍扁舟无眠的悠荡。
  
  檐下,清脆的水声,那么空灵,姑苏水韵的情怀里,我总是能听到你,轻柔绽放的声音,淡淡的情愫,止水的安宁,溢满爱的清潭。心与梦交割的地方,风儿吹响柳笛,你,在月光里起舞。
  
  一叶乌篷船,十里杨柳堤,江南,赐我一缕烟袅,赐你一瓣花红,都蕴着多情的故事,温雅和婉、幽韵涔长。江南,雨打青檐,江柳如烟,温润的梦里水乡,那江柳畔似水如烟的柔婉女子,是我一世眷眸的江南,是你一生的宿命。
  
  殊不知,杨柳岸,落花成风,落雨成泥。一袭青花旗袍,一怀小城旧事,静守一盏岁月安暖。白日,你邀我入室,赏繁花盛开,听和风细雨,与烟火为伴,岁月为友。夜晚,赏月光,饮清泉,心绪相伴一池荷香,清寂,而不孤单。
  
  徜徉在江南烟雨的红尘,你的笛声依然悠扬,风中递来你婉转的音符,你万千柔软的呓语,一点点于小桥流水间滴落,此后,我如兰的缱绻,穿过一路的芬芳,承负了尘世太多的眷恋与等待。
  
  走在陌上的江南小城,不葱郁,不繁华,不吵不闹不炫耀,只伴着玲珑剔透的心跳,缠绕着清瘦的眷念,化一庭寂寥藏进心房,余音袅袅滴入碧水蓝天。绿锦丛簇的浮萍荷叶间,你是那一朵花色柔白的清荷,素雅淡洁。那一年,我曾路过你年华的身边,你温婉的初妆,笑靥隐在迷离的江南烟雨中,忽隐忽现,是我,这辈子淡不去的念想。
  
  纯白的年华,清香花间,牵一缕风的思绪,寄一份轻灵雅致,携一捧曼妙的情怀,手握一支你送我的素心画笔,撷一朵心蕾,细细描摹,每一条简短的笔锋,都刻上你的模样,经年,不淡忘,相离,不相忘。
  
  多想,如你一般,身在江南烟雨云梦中,陪你点亮那枫桥前若隐的渔火,撑开远行的小奖,拨开一江浅浅连连的涟漪,晕染着岁月的安然。点一盏茶凉,一缕痴缠如梦,步履轻盈的漫步在有你的江南岸,依然是花飞花美、魂牵梦萦。陪你,空尽浮名,淡泊尘心,折花凝眸,静守在你搁浅的岸头。我愿陪你,撑一船遁世的悠然,泛温柔岁月的涟漪,携清风采莲,吟一曲爱相圆,滴我一滴清泪温暖,暖你半世薄凉!
  
  飞鸟掠过耳际,一声莺啼,寒风瑟瑟,思念如此悠远而绵长。柔肠百转的桃花渡,穿越千年的浅眉一笑,烟雨来时,摇响了满枝的繁华落幕。那一年,小桥折柳相送,凌乱了马蹄;那一年,一袭青衫折扇,你站在桥上,伸手轻轻接住被烟雨浸湿的桃花,顿时明媚,我拈起那朵五百年生死不灭的情花,将你安放在了心底最柔情的一隅,从此,在烟波浩渺的小镇夜景中,为你舞尽了所有的哀愁。
  
  一帘烟雨梦,一方清灵水,远古中淅淅沥沥的心雨声,落寞了一窗清韵风痕。握一缕前唐风的墨韵,凝一阕婉约的词令,风卷珠帘,情怀幽深,悠然飘落的几瓣青花,碎在浮生未歇的北花桥上。你偶尔为难的模样,是我放不下的挂牵,你不堪尘世袭扰的泪水,是我斩不断的惦念。
  
  落空的岁月里,我们隔岸而立,与河对视,与水凝眸,一季迟来的相聚,在二月里悲伤成惆怅,而,此刻的宁静,也频添了几分寂寞与清冷。碧水盈盈的湖畔,我挽着浅浅的思绪,将你从沉睡的千年唤醒,而,茫茫的云水间,我不知,是否还能拥你入怀。
  
  魂牵梦绕的地方,一树嫣然绽开在了每夜绵长而思念连连的梦里。就算是妖娆的彼岸,那一袖清风,那一张素笺,那一位江南女子,就算刻骨铭心了所有的灿烂繁华,也不能,被突如其来的近水楼台争了去!
  
  唉。
  
  一别千载万年,再见何月何日,红尘中,总有些山长水远的凉薄,会留下细碎而尖锐的刺痛,一曲寸断肝肠,湮灭在了江南的尘烟中,许多年以后,我十指轻轻敲打的曾经,白驹过隙间,奏成了风月柳下亭中一片雨花飞落的离殇。一朵凡花入了梦,清寂幽香,晶莹碧落,隐隐透着别致的清凉,是我痴心不改的倾恋,是我此生难以割舍的爱,是我无尽向往的温雅之地。都说:“江南慧语谁先知,丝丝细雨思思情。”丝丝细雨漫洒轻扬,迷蒙了柔软的心思;那一把雨中的折伞,撑起我诗意的眼帘,撑起我一生梦不醒的春华景致,撑起了我一次两次再一次的坚守与溺爱。
  
  守候一个人的温柔,就如守候一杯清淡如水的时光,有心而无力,有力而无心。你期许的岁月,如此简单而安详,就算是蜿蜒的深巷,一笺凭栏的时光,嫣然的倒映出如水般纯白的忧伤,只要是你千百次魂牵梦萦的呼唤,我随雨而来,应你千年的期约,那片葱郁的琼花,漫漫碾过层层叠叠的青石板,一叶叶凄凉的雨韵,踏过九曲回廊的清音,而我缓缓出现在二十四桥上,点点诉说着我给你的十二分疼爱!
  
  尘世如过眼云烟,所遇过客皆匆忙,唯有我愿常驻心间。韶华漂淡墨香,诗韵装满庭芳,岁岁有静守,但愿情很长。
  
  岁末,蘸一笔最后的江南水韵,把月影重叠的一段时光,描画在记忆的最深处,踏着皎白月光的清辉,品味一路花开的馨香,轻轻扒开江南月色的薄纱帐,你安然入睡在我的红尘扁舟上,伸手,脱下我的棉衣替你盖上,习惯性的轻轻亲吻下你的额头,愿我的暖,换你的永不受凉。

分享到:
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