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二月春风似剪刀

时间:2015-02-11来源:作者: 逝者如斯夫阅读:1926

  站在季节的端口,笑望尘世的景观。今天是中国人的"小年",二月春风似剪刀,剪去了冬的厚衣,剪出了春的绚丽。春天,踏着醉人的春风,不紧不慢地来到我们眼前。漫步在天地间,春天的气息清清爽爽,盈盈绿意尽收眼底,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油然而生。俗话都说“五九六九,抬头看柳”,又说“春打六九头”,这应该说是到了立春,柳已能看出春的端倪吧,但又说“七九河开,八九雁来”,当然在这句谚语后还有补充呢:七九河开河不开,八九雁来雁真来。看来这河冰可不是轻易化开的,冬妈妈留给女儿的礼物不到女儿长大怎么会带走呢!这样想来,春一定就是藏到了冰层下,她恬恬地睡着,不想早早地来到人间,她想带着花拿着草而来,像一个大家闺秀,一定要长大了才会在人间抛头露面。只是她还是在睡梦中笑出了声,小河里的冰也在喀吧吧地响着,冰层也在渐渐地变薄吧!
  
  春来了吗?当然来了,时令已明明白白地告诉了我们,只是她太淘气了,她还在与我们玩着捉迷藏的游戏,总让我们去找她,去找她来了的一点点蛛丝马迹!春来了,柳林绿了,山坡上的映山红开了,燕子唱着歌飞到农家的屋檐下筑起爱巢,杜鹃飞翔的翅膀下是一片春的灿烂。山上别致的小树,随风摇出了满山的成熟,所有的快乐伴随春天的季节而来。春去春又来,我依旧习惯独步珊然;花开花又落,我仍然醉心十指盘花。执手最初的心念,我还是那个素颜朝天的女子,坚守自己的真本,无怨亦无悔。更多的时候,就像这个有阳光的午后,我会伴着音乐在属于我的幽谧中肆意放飞着我的心念;让浩浩荡荡的暖阳,缠裹着我的肌肤;让柔柔暖暖的气息,轻轻巧巧的潜入我的心底,我不说话,只是扬眉淡笑……此时此刻,远离喧嚣的我忘记了晨间的寒意,忽略了夜晚的清冷,被一个叫“温暖”字眼缠心绕骨。春天,真的来了。
  
  春去春又来,没有永远的美丽,也没有一成不变的风景;有的只是我们对淳朴的坚守,对自然的眷恋,对真本的崇尚。树,是用风的语言在与天空对话,它的每一根枝桠都是伸向天空的手语。而我,却只能在每一个凄凉的夜里,将苦难刺破胸膛,用泣血的成长告诉蓝天——我欲飞翔。初春寒意依旧,冰天雪地间,一个小女孩正踮起脚尖帮爸爸系着围巾,这感人的一幕,让人温暖到心头。我似乎一直站立着,就在路边,像一棵树一样默默地站立着,所有的路人,都是我身边匆忙行走的过客,而我,也只是别人眼中稍纵即逝的风景。冬就要走了,虽然她的余威并没散去,但时间已扯住了她的手,让她不能再多停留。虽然她有些不放心自己的孩子独自留在人间,她还想看着她成长起来,像每一个疼爱孩子的母亲一样,但节令已不容她再迟疑。
  
  春来了,为什么我们感觉不到呢?因为她还眷恋着母亲,她还带着母亲的气息,她还不愿长大,她把自己藏在了北风中,她在北风中回忆着母亲的样子,但她还是露出了踪迹,于是北风的肃杀弱了,弱了,春是不是就在结得厚厚的河冰中呢?放眼小河,还是不见冰融化的迹象,一点都看不见。河面上,好多的孩子在飞跑。就要过年了,孩子放了寒假,不用再去学校了,有了时间,也有了心情,打扮得五颜六色的孩子在河面上跑出一道风景。那冰是不是冬留给女儿的礼物呢?就如一个厚厚的襁褓,可以让春在里面安然长大呢?花开了,花又谢了,春来了,春又走了,我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体味阳光、风雨,我在一个人的世界感受痛苦、悲欢。
  
  春来了,而我还是怕冷,依旧躲在屋子里。一上午就慵懒着日渐臃肿的身躯,蜷缩在阳光里,静静的听一段音乐。等到阳光转过去,屋子越发的阴冷了,于是就冲杯热热的咖啡,捧在手里,心也温热起来。偶尔觉得这样的生活是幸福的,幸福的一如绽放在角落里的蔷薇,闲适而恬淡。我想,如果我是一朵花,我的生命是否会因灿烂而幸福?如果我是一株草,我的生命是否会因繁茂而满足?可我只是一棵树,我无法体味出其他生命,在成长过程中的喜悦与悲愁。有时却感觉是那么的卑微,继而渴望自由的飞翔。对于春天的感知,似乎总是由花草开始的。可是,当我走近自然,面对葱郁繁盛的田园,我才明白自己曾是多么的肤浅啊。读风中的春水,读水那深藏的记忆!
  
  似乎中华文明从来就是与水连在一起。细想这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我们都是黄河的儿女,是黄河孕育了华夏文明,民族文化自然会打上水的印记!秋去冬来,冬走春归,轮回数十载,却从未有过今天的体味,也从未有过如此的感怀。原来,春天是如此的美好,竟然会令人感觉这样的畅快!不曾想过,也不敢奢望,在如火的骄阳过后,当月圆的仲秋逃走,竟然可以穿越萧瑟的晚秋荒凉,竟然可以跨越严冬的霜冻冰创,让心境如此这般,直接步入幸福的殿堂,使得心灵可以安享这满载的快乐温馨,收获这欢愉无忧的美好时光!

分享到:
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