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情文章 >

迷情

时间:2015-03-11 来源:原创 作者:虎一虎 阅读:9
  

  迷情
  
  一、卿本佳人
  
  苌苌是个风情万种的美女,一时清纯靓丽如山花,一时妖冶性感如野豹,这一点,很多人都不会否认。苌苌还是个大学生,学会计的,小算盘当然是会打的。也不知怎么着,就撞上陈域了,25岁工作才两年的陈域帅气程度有限,但有房有车,拿着还算不菲的工资。
  
  一场小提琴音乐会苌苌认识了同城还同校毕业的陈域,再见是在陈域的车里,那是陈域来学校附近办事,恰巧找苌苌帮个小忙。那天苌苌一副清纯模样,粉红短袖上衣、纯白的短裙,再配上清逸的短发,干净的样子,在夏日的夕阳下像极了才出水的小小芙蓉花蕾。陈域将他的骐达车门打开,苌苌就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陪着陈域去帮他的忙。陈域给苌苌的第一印象是成熟、绅士,长得也还不赖,至少,他不像很多男的一样让苌苌一见就讨厌。
  
  依苌苌的直觉,这个男人做朋友还是应该可以的。他们也只知道彼此的一些很基本的情况,此后的日子里也若有若无地联系着。转眼又到了假期,习惯了孤独的苌苌依旧一个人上着网,那晚恰巧陈域也在,苌苌给许久没聊的陈域打了个招呼,陈域马上给与了热情的回复,两人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聊了起来。
  
  陈域说,苌苌,放假在家吧。
  
  苌苌回答得很否定,我一个人在学校。
  
  陈域很好奇,为什么呢,在学校陪着男朋友吧。
  
  苌苌笑笑,我一直是单身。
  
  陈域更显得奇怪,怎么会单身,那么好的人,那么好的身材……
  
  电脑屏幕前的苌苌显出一丝落寞的愁绪,可是陈域看不到。
  
  是的,苌苌悲春伤秋到看到小小的蜉蝣死去都会掉泪,绝佳的身材好到让人一见都会想起《关雎》的那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再配上姣好的容颜、脱俗的气质,让苌苌飘然出尘。但其实,苌苌成绩也挺优异,还会吹箫、书画,多才多艺。按理说,这样出众的女子本该是早已有那么一个才子俊彦相伴才是,可苌苌却偏偏是独看花开花落。
  
  陈域见苌苌沉默,又打过来一行字:苌苌,明下午我下班后请你一起吃饭好吗?
  
  苌苌应承了。
  
  二、开在峭壁的山花
  
  成都的夏日,阳光很慵懒,一如这个城市的休闲。那个星期六黄昏,苌苌穿着很性感,及肩飘逸的长发、别致的长耳饰、白色蕾丝吊带、紧身黑裤再配她最爱的高跟鞋,诱惑着男人的神经。不理会校园里男生的目光追逐,她径直上了陈域的车。
  
  你是个尤物,主驾驶座上的陈域毫不掩饰地用迷恋的眼神瞟了苌苌一眼,然后目视前方。
  
  尤物?这评价挺好的,苌苌说。
  
  陈域笑了笑,将车停在了欧洲房子餐吧楼下的露天停车场。上楼,他们选了一个靠窗的角落坐下,陈域看了看窗口一不小心掉落的阳光,“喝点红酒怎样?”苌苌拒绝了,她一般不喝酒。但不代表她酒量不好。
  
  你很清高,苌苌,我第一次见你时就这样感觉。陈域看着苌苌,若有所思。
  
  苌苌优雅地吃了一口意大利牛排,笑了,是吗?
  
  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单身吗,要知道,很难想象你这样的女孩会一个人孤独。
  
  苌苌低头。曾有人对苌苌说,本来美人可配玉郞,然苌苌资质非常,且生性孤高,感情总难称意。
  
  陈域继续,你是学会计的,自然很会打算,是这样吗?
  
  是的,貌美如花的苌苌在其他方面小算盘打得锃锃响,对于爱情,她自然也毫不含糊。但其实苌苌打的小算盘跟其他人打算盘是不同的,她不是锱铢必较,而是一心亮,抓住事情的关键而行事,有原则不浮夸更不虚伪,这才是她的小算盘。
  
  苌苌不是没有过爱情,而是物是人非,那个留下铭心刻骨爱情的人已不在,空留憾恨;也不是真的对男友要求高到非王孙贵胄不可,而是没有那个能打动她心弦的男人出现。
  
  伴着轻音乐,两人在一种特别的氛围中聊着天,倾诉彼此的情怀,不知为什么,他们就那么投机,苌苌对这个男人很有好感,她知道;陈域一直都对她有一种不一样的温柔,她也知道。
  
  用完餐后,已经八点过了,陈域说,今天不回去了可以吗,苌苌?
  
  苌苌侧身看着主驾驶座上的陈域,他轻柔地托起苌苌的手,苌苌将手很快抽了出来,“请,送我回学校”。
  
  下车,苌苌性感纤细的身姿在夜里格外妩媚,看得车上的陈域痴痴的,可苌苌没有转身,因为她的妖冶是一张面具,她的心,是如雪般纯白的。
  
  临睡前,苌苌给陈域发了一条短信:一个真正美丽的女子如若没有了风骨,她还不如开在峭壁的山花。
  
  三、做我的女人
  
  陈域有很多女人,苌苌一直都知道。
  
  陈域说,他不知道他自己最爱谁,有时候觉得她们每一个都是自己所爱,却又搞不清楚爱为何物。他也还没想过结婚,不喜欢受束缚。承诺是一种责任,可感情需要缘分。他就喜欢这样的日子,快乐逍遥,很自由。苌苌回复陈域,别说男人,就连女人都会羡慕死你的,可我从不羡慕你,不会……
  
  为什么?陈域问。
  
  因为你不懂何为真爱。拥有再多的女人却找不到那个能让你独醉一生的女人的生活真的很幸福吗?
  
  陈域默然,其实我也常问我自己是否心理有问题。
  
  我也不懂爱,也许。苌苌笑了,那是你的生活,你选择了,我不支持,也不可能去选择,我的灵魂是有方向的,你知道。
  
  苌苌依旧忙着她的事,平实充盈、没有爱情的生活,有属于苌苌的惬意。
  
  又接到陈域的电话,苌苌,陪我喝杯咖啡好吗,就我们两人。
  
  好,苌苌答应了,不知为什么。她就鬼使神差地不想拒绝陈域。
  
  良木缘咖啡店,苌苌点了爱喝的卡布基诺,“找我出来有何事,域?”
  
  “做我的女人,好吗,我喜欢你。”陈域放下咖啡杯,定定地看着苌苌。
  
  心猛地一震,“Why?Canyougivemeareason.?”苌苌安静的,很安静的笑。
  
  你知道,我很想拥有你;你也知道,我有很多女人。我从来不隐瞒你,因为我从不靠花言巧语和欺骗去赢得女人的心。可,要说的是,你在我眼里与她们不一样,你是特别的,陈域说。
  
  本想送你鲜花、首饰什么的,但却怕俗弄佳人,陈域继续说。
  
  “我不喜欢与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你知道;你不能给我想要的爱情,你也知道。我对你有好感,那种感觉也很特别,也不想瞒你。”苌苌转头看向窗外,自倚风死了之后,就再没人可以走进他的心里。善良的倚风,英俊的倚风,深爱苌苌的白马王子倚风,去得好远好远。
  
  可,眼前的这个男人,不能,不能。
  
  彼此沉默了好久好久,苌苌看着杯中的咖啡,不理会对面的陈域,埋头出神。
  
  “苌苌,可以先不答应我。但想带你去个地方,一个你不会拒绝的地方。”陈域站起来,恳切的眼神苌苌仍然没有拒绝,离开咖啡店,他们驱车奔向某个地方。
  
  主驾驶座上的陈域一直盯着前方,没有跟苌苌言语。
  
  此刻苌苌的心情,也出奇地平静,她知道,陈域不会是带她到他家或者酒店什么的,她相信这个男人,尽管,她知道,陈域很想得到苌苌。
  
  “做我的女人……”可这个浮华、道德伦理浑浊迷糊的红尘,要得到爱打算盘的苌苌的人和心,很难。
  
  四、紫罗兰,怎能为你盛开
  
  成都市东郊,长松寺公墓,青草葱郁,一座墓前与众不同地摆满紫罗兰。
  
  紫罗兰,那是苌苌和倚风的定情之物。“永恒的美”是紫罗兰的花语。倚风说,苌苌像紫罗兰,在他心中永远美丽,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可如今,倚风长眠于此,而苌苌却一个人独对红尘。
  
  苌苌站在墓前,眼泪不知怎的就难以自控地想与苌苌共赴这段情伤。陈域站在旁边,看着苌苌默默地俯下身,抚弄着紫罗兰,再抚摸墓碑,眼泪,一点一点,往下掉。
  
  “你……怎么会知道里这?”
  
  苌苌问一侧的陈域,没有抬头。
  
  紫罗兰很美,可却很孤独;倚风已去,无需太伤怀,苌苌。陈域的话,既冷也温暖。
  
  告诉我,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怎么会?苌苌起身,看着陈域,怔怔地。
  
  陈域走进苌苌,爱怜地抚弄苌苌的秀发,“只为你,只为让我做我的女人。”那声音,好轻好轻,很温柔很温柔。
  
  此时,一个公墓的管理人员走进,将一捧很美很繁盛的紫罗兰递给陈域,即离开。陈域替苌苌擦拭泪眼,托起苌苌的手,“你能为我,像这紫罗兰一样美丽地盛开吗?”
  
  苌苌看着陈域,起身,摇摇头。
  
  学会计的苌苌很会打算盘,可苌苌所打的算盘可不是一般的“七上三去五进一,八去二进一,九去一进一……”,人生的旅途中,她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什么是不该追求的。就拿爱情来说吧,苌苌也不是真的喜欢单身,她只是在等那个值得她的爱的男人,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爱情,不是那个人,她不愿去费神。不是没有人追求苌苌,相反,很多,可苌苌只是视而不见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苌苌可精着呢,肚子里那把小算盘打得叮当响。
  
  陈域苦涩地僵立在风中。
  
  回来的路上,陈域车上的CD不断重复着一首歌:
  
  “……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猛然回头你在那里
  
  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
  
  就让我用一生等待
  
  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恋
  
  就让它随风飘远
  
  ……”
  
  苌苌再一次潸然泪下,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眼泪,是为了曾经的倚风?
  
  但看着身边的陈域,苌苌的心却不知为何失落。
  
  紫罗兰,不可以为他盛开啊。
  
  不是吗,她怎可以将自己的爱与恋交付如此花心、不专情的男人?
  
  不可以,不可以……
  
  五、我不是王佳芝
  
  以后的日子里,陈域却很少和苌苌联系,苌苌反倒心里不踏实。那个成熟绅士,那个痴痴地用迷恋的眼神看着苌苌的陈域,一定还在逍遥地女朋友走马灯似地换着,风花雪月的日子,他离不了。
  
  苌苌总是不自觉地就想起那个男人,身边再多追求的人苌苌都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可不知为什么花心大少陈域却让苌苌惦念。
  
  陈域怎么会知道她和倚风的故事,苌苌也困惑。一年前,倚风因车祸丧生,和他的车相撞的是另一辆白色别克,据说车主是一位在本市广告业小有名气的青年才俊,他和倚风都是当场身亡,苌苌都没见到倚风最后一面。后来苌苌的梦里,倚风对她说,会有王子代替他延续在人间对苌苌的爱。
  
  毕业前的前几天,陈域发来短信,苌苌,出来好吗,想见你。
  
  楼下,一袭风衣的陈域倚在车边,显得比以往更为帅气,可苌苌却先瞥见陈域的车上有点不一般:车的后座上铺满了紫罗兰!
  
  “带我去郊外兜风!”苌苌自主打开车门,坐了上去。他们到了一片郊外的田野,看着遍地的野花,苌苌竟尽情地独自飘舞起来,一旁的陈域微笑得像个孩子。
  
  那是一抹醉人的温柔,陈域抚摸苌苌的头,轻轻对苌苌说:“要是能娶到你,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看着微笑的陈域,苌苌竟感到了沉沦的危险。
  
  那一夜,苌苌没有回去,她给了陈域有生以来最美的激情与放纵。紫罗兰的花蕊,渗出一滴滴的鲜血。
  
  你是个尤物,陈域再一次如此说。尤物,倚风也曾是这样迷恋苌苌。苌苌的性感,苌苌的妖冶,苌苌的清纯,苌苌的澄澈,改变不了的是,紫罗兰的美,是永恒的,她只为真爱盛开。
  
  “嫁给我,好吗,苌苌?”陈域的双眼清澈有神,依旧是那种温柔,就是这种温柔,让苌苌觉得可怕,她怕自己就这样沉沦。
  
  可是,她知道自己接受不了这个身边女人无数的男人,他会为她而改变吗,可苌苌,不想改变她自己。
  
  苌苌依旧摇头,转身,全身怅惘的血液都是感伤的泪。
  
  她假装倔强,但脆弱的心在飘荡。想起了《色戒》里的王佳芝,易先生征服了王佳芝的人,也似乎征服了她的心。而陈域,他得到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高傲的苌苌。王佳芝临刑前的眼神,刺痛了苌苌的神经,她感到了一个女人的悲哀,身后的悬崖,等待着她的沦陷……
  
  爱,究竟该不该问值得不值得?可惜张爱玲,给了苌苌一个无言的结局。
  
  ……
  
  转瞬苌苌本科毕业了,她选择了一个遥远的城市,而这陈域从不曾知道,他一直以为,苌苌会留在成都。临行前,她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删除所有可能与陈域的联系。她不想留给任何陈域可能找到她的方式。“我不是王佳芝”,苌苌在她的大学日记本的最后扉页里写下了这句话。
  
  “域,我走了,永远地走了,记得,不要再来找我。”这是苌苌给陈域最后的短信,然后,陈域的电话号码被删除了。
  
  正在工美锦官银楼为苌苌选着求婚戒指的陈域,看到短信,立马冲上车,直奔双流机场,他要告诉苌苌,他要娶她。他要告诉苌苌,他愿意放弃身边所有女人,给苌苌一个家。
  
  苌苌上了飞机,陈域这个男人,从此是永远的过去。倚风,我要去另一方寻找你说的那个人了。
  
  陈域呆呆地看着机场上的蓝天,他一直没有告诉苌苌,那个和倚风一起因车祸死去的人,是他亲表哥……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