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情感文章 >

故事最后的最后,你记得我吗?

时间:2016-02-14 来源:原创 作者:龙猫 阅读:9
  

  有人说,故事最后的最后,男主角与女主角会很幸福,而配角永远是配角;
  
  雅思托着腮帮子望着冬日的暖阳,眼睛眯成一条缝,嘟囔着嘴巴唱着不成音的调。
  
  “雅思,你这个恶心的人,你不配跟敏敏比,最好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筱一巴掌打在她脸上,她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痛,然而心更痛,如有人一刀一刀把那颗完整的心硬生生切碎。
  
  第一次遇见他,那年她五岁,她是爸妈掌上明珠,捧在手心里怕摔,含在口里怕化,要什么有什么,就算自己说要天上的月亮,爸妈也会摘给她。
  
  “哎呦,我的大小姐,小心点,别摔着……”保姆边跑边喊,看着自家小姐跌跌撞撞的步伐,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嘻嘻……遥阿姨,来追我呀,你追到思儿,思儿就乖乖不乱跑哦……来呀,来呀!”雅思边跑边回头对保姆做鬼脸,一不注意被石头绊倒。
  
  “呜呜……思儿好痛……呜呜……”雅思哇一声哭了,眼泪哗啦啦往下掉,小手被石头磨破,她觉得好痛。
  
  “哭什么哭,摔倒不会自己爬起来呀,真丢脸……”雅思抬头看到一个很漂亮的男孩,男孩一身整洁的小西装,有一双乌黑的眼睛,浓密的眉毛,此刻他皱眉怒目着雅思。
  
  雅思从小到大都被家人呵护着,第一次有人这么骂她,雅思愣了。
  
  “思儿……思儿……思儿不哭……”雅思急忙爬起来,用手抹掉眼泪,对那男孩咧嘴笑了!
  
  “嗯!”男孩应了一声,转身便离去。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雅思,你也可以叫我思儿……”雅思跌跌撞撞追了过去。
  
  “思儿,我回美国了,好好保重!”雅思收到一条留言,雅思原本不成调的曲变成了哽咽,连烈阳也要离开她了,她真的有那么讨厌么?
  
  雅思抬头望着初冬的阳光,眼角的泪珠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她坚定抹掉眼角的泪水,背起背包,转身望着阳光照应下的房子,她淡淡的笑了。
  
  爸妈,思儿想一个人静一静,请勿挂念,等思儿回来,你们会见到一个全新思儿的。
  
  “筱,没想到我们同一个学校耶,更棒的是同一个班哦……”雅思在筱面前不停的晃来晃去,脸上扬着灿烂的笑容。
  
  “别晃来晃去的,头疼……”筱冷清的声音响起,雅思立马安静了,她最听筱的话了。
  
  她安静不代表别人安静,他们的出现立马引来不小的轰动。
  
  “你们看,那男生好帅哦,是我的男神啊……”
  
  “他旁边的是谁?不会是他的女朋友吧?他们俩好般配哦……”
  
  “是啊,是啊,一个男神,一个女神,羡慕妒忌恨啊……”
  
  ……
  
  周边一片议论声,雅思心里乐开了花,抬头偷偷瞄了一眼筱,他面无表情继续往前走,看不出任何波动的情绪。
  
  “让开,让开,快让开,啊……”背后突如其来的声音把雅思吓了一跳,回过神时看到一个女孩不雅趴在筱的身上。
  
  “喂,你干嘛?还不快给我起来……”雅思一把拉开那女孩,怒目瞪着她。她不希望别的女生碰筱,更别说这种亲昵的动作了。
  
  “对……对不起……”女孩不知所措的一个劲道歉。
  
  “没关系,你没事吧?”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到女孩面前,温柔勾起她掉落的发丝。
  
  雅思不可思议瞪大眼睛看着筱,原来他也会温柔,却不是对她。
  
  “我……我没事……”女孩害羞低下头,脸像红苹果那般诱人,让人很想咬一口。
  
  “没事就好……”筱笑了,淡淡的笑容却是为那女孩而笑,雅思觉得心好痛,原来筱也会笑。
  
  “你很喜欢他?”一道温柔的声音如初冬的暖阳,在雅思耳边响起。
  
  雅思转过头,一个阳光的男孩唇角微微勾起,浓密的睫毛下有一双淡蓝的眼眸。
  
  “你是谁呀?我的事与你何干?”雅思撇了一眼这个男孩,转过头望着筱和那女孩亲昵的动作,她不喜欢她,这个认知便有了后来发生的故事。
  
  雅思望着无边无际的沙漠,她伸手抹掉额头的汗水,此刻她如看见了另一片天空。她已经在沙漠行走了三天三夜,她拒绝所有人帮助,对她来说沙漠是改变全新的自己。
  
  “呼……这沙漠何时才是尽头?”雅思在原地歇息下来,抬头望着如火炉般的太阳,她摸了摸干煸的背包,心无比平静。如果她就这么死在沙漠里,是不是就可以到另一个世界呢?是不是就会遗忘那些人和事呢?
  
  “王晓敏,你最好离筱远一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雅思把那女孩堵在小巷子,气鼓鼓瞪着她。
  
  那女孩叫王晓敏,其实雅思不讨厌她,王晓敏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雅思很喜欢这样的女孩,只是……
  
  “雅思同学,学校规定不可以打架斗殴,你这是想违反校规么?”王晓敏笑嘻嘻望着雅思,这女孩已经N次把她堵在小巷子,每一次不都没事?
  
  “你……你……你别以为拿校规就可以压我,我才不怕呢……”雅思硬着脖子说道,拉了拉衣袖,准备打架的站姿。
  
  “雅思,别闹了……”一个冷不丁的声音响起,雅思恼怒收了站姿。
  
  “筱……”雅思憋着嘴,眨巴着眼睛望向小巷口的筱,每次都是这样,每次她把王晓敏堵在小巷子时,筱就会出现。
  
  “敏敏,没事吧?”筱看都不看雅思一眼,与她擦身而过,来到王晓敏身边,一脸的关心温柔。
  
  “没……没事……”王晓敏伸手搂住筱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膛。
  
  “你们……你们……”雅思完全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雅思,警告你以后不要找敏敏的麻烦,从今天起她便是我的女朋友。”筱目光清冷扫了一眼雅思,牵着王晓敏从身边走过。
  
  雅思靠着冰冷的墙,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泪从眼角滑落。
  
  “思儿,还有我呢……”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抹去她眼睛的泪,烈阳总在她最狼狈的时候出现。
  
  “阳,我觉得好痛,我在筱的眼里真的有那么不堪吗?”她抬头望着烈阳高大的身影,他背对着光,无法看清他此刻的表情。
  
  “傻瓜,思儿是我见过最漂亮最善良的女孩子……”烈阳眸子深处划过一丝落寞,他多希望自己筱,能好好爱她疼她。
  
  沙漠的气候总是变化无常,刚刚明明还晴朗的天空,突然之间就乌云密布,狂风呼啸,把沙子卷起半空,迷糊了前面的视线。
  
  雅思心里头一阵慌乱,没想到刚进入沙漠才几天,就遇到了沙尘暴,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雅思脑海中浮现了许许多多的画面,爸妈和蔼的面孔,筱清冷的身影,烈阳温柔的眸子,她却不懂得珍惜;不,她不能就这么死在沙漠里,她要离开这鬼地方。
  
  雅思马上稳定了心神,用手遮挡被风吹过的沙子,眼睛四处张望,希望可以寻找到躲避的地方。不远处有一棵仙人掌,仙人掌不大,却在狂风中挺拔着身躯,仙人掌后面有块石头,石头下面有个斜坡。
  
  雅思一喜,逆风狂奔了过去,身子被沙子打得生疼,露在外面的肌肤被沙子打出血来,求生欲望让雅思咬着牙,一步一步有力往那边奔跑,风越来越大,她娇小的身躯在风中孤独前行。
  
  雅思终于来到斜坡下,沙尘暴就来了,满天的飞沙走石,已经分不出天和地了。
  
  雅思刚喘一口气,哪知斜坡上的那块石头突然掉落下来,她瞪大眼睛看着石头向自己滚来,刚刚在上面已经用尽力气了,她再也走不动了;石头越来越近,慢慢放大在瞳孔里,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王晓敏,你给我站住……”雅思趁筱不在,又一次堵住王晓敏的路。
  
  “何事?雅思同学……”王晓敏轻笑了一声,浅浅的酒窝让她显得更加灵动,筱是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吗?但为何王晓敏每次面对自己和筱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呢?
  
  “王晓敏,警告你离筱远一点!”雅思隐忍着怒气,她调查过王晓敏的背景,总觉得那女孩不简单。
  
  “筱不是警告过你么?叫你不要找我麻烦,你不怕筱知道呀?”王晓敏依旧云淡风轻,她越是这样,越是戳中雅思的痛处。
  
  “你……你……我讨厌你……”雅思隐忍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出手推了王晓敏一把,然而当她出手的时候就后悔了。
  
  “露雅思……”筱听到声音冲了过来,却见到雅思推敏敏,他原本认为雅思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平时是有些娇惯,但应该不会出手伤人呀,此刻他很愤怒。
  
  “啪”一巴掌让所有人都愣了,周围一片寂静,寂静得雅思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雅思,你这个恶心的人,你不配跟敏敏比,最好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筱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打碎了她心心念念的爱,打碎了那颗温热的心。
  
  雅思望着筱抱着王晓敏离去的背影,她觉得他原来离她是那么遥远。
  
  “嘶……”雅思的睫毛动了动,睁开双眸,映入眼前是简陋的帐篷,帐篷外传来牛羊的叫声;她没死?还是已经死了?
  
  “你……你醒了?阿爸,她醒了……”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女孩讲着她听不懂的语言,欣喜像外面喊。
  
  不一会而进来了好几个人,都在叽叽呱呱讲着他们的方言。
  
  “你们在讲什么?”雅思试图用英文沟通,那些人却一句不懂,最后通过手语才了解大概。
  
  这里是北美洲偏东的地区,这几个牧农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对外面的世界一知半解,难怪自己说英文他们听不懂,他们都未接触过新教育。
  
  据纳米亚索.农描述,当时路过沙漠时,见到雅思被沙子埋着只露出一个头,当时纳米亚索.农以为她死了,却见雅思求生欲望强,虽然在昏迷中还在呼唤救命,心善的纳米亚索.农便把雅思救了回去,雅思却依旧昏迷不醒,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年。
  
  “我昏迷了半年?”雅思惊讶望着纳米亚索.农,自己内心激动不已,自己没死,还活着。
  
  雅思当初被救回来就已经骨折了,这里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如今她依旧不能动。她问过纳米亚索.农这里有电话或什么的可以联系外界,得到的消息是“没有”。
  
  明媚的阳光撒在草原上,柔和的风吹起雅思的发丝,雅思闭着眼睛躺在草坪上,享受与世隔绝的平静。
  
  雅思在这里养伤半年,加上之前昏迷的时间,她已经整整呆了一年。这里的人很淳朴,对于雅思的到来也很欢迎,雅思已经跟纳米亚索.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她已经可以和他们顺畅的沟通,她也把自己的新思想新教育传授与他们,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妙。
  
  “阿思,你要走了么?”纳米亚索.雪也躺了下来,望着蓝天白云眯着眼睛问道。
  
  “嗯,你要跟我一起出去么?”雅思转过头问,听纳米亚索.农说,他们有一批外来人进入他们村庄购买牛羊,她可以跟他们出去。雅思心里也万分舍不得,但她也很想爸妈,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了?哥哥有没有好好照顾他们。
  
  “不了,外面的世界虽然好,但依旧不及自己的故乡。”纳米亚索.雪伸出手对着天空,画着天空的云彩。
  
  “嗯!”雅思不再说话了,千言万语也说不出心中的感受,这一年来,她在这里学到了好多好多,不再是娇惯的大小姐。
  
  雅思刚下飞机,心中无比激动,她终于踏上回家的路了。
  
  “小心……小心……快让开……”雅思转头见到一个中年男子叫路人纷纷让开,只见他的箱子因为地滑的缘故,向雅思这边撞了过来。
  
  “额……”雅思无语看着自己擦破的手,她也被撞倒了。
  
  “发什么呆,不会自己爬起来?”一道熟悉不过再熟悉的声音让雅思愣住了,筱?呵呵……怎么可能……
  
  雅思摇了摇头,正打算爬起来,一只芊细修长的手伸了过来。雅思再次愣住了,她抬头望着那高大的身影,他笑了,嘴角微微勾起,迷人的笑容如初春的阳光那般温暖。
  
  “筱?”雅思傻傻望着他,他笑了,对自己笑了,原来他也会对自己笑。
  
  “起来啦,还愣着干嘛?”筱轻柔把她扶起,看她手都擦破了还流着血,好看的眉皱了皱,低头轻轻吹着她的手,那清凉的感觉让雅思心碰碰乱跳。
  
  筱看着雅思傻愣愣的样子觉得好笑,这傻瓜丫头总是闯祸,总是令他担心,当他得知雅思走了,那一刻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心。
  
  “雅思,知道我为什么从不叫你思儿么?”他低下头望着雅思那发烫的脸颊,又是一声轻笑。
  
  “我……我……我怎么知道?或许……或许……或许……”雅思结巴了,筱靠自己那么近,她大脑无法思考了。
  
  “或许什么?或许我从不喜欢你?傻丫头,你可知道第一次遇到你,你那时多狼狈,还跟在我后面追着我跑,那时你说你叫雅思,也可以叫你思儿,我觉得应该叫你雅思,因为大家都叫你思儿,那雅思是不是属于我个人的称呼啦?”筱轻轻捏了一下雅思的鼻子。
  
  “你……你……你说的……都是……真的?”雅思不可置信望着筱,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筱,想从脸上找出什么来。
  
  “真的,故事最后的最后,我还记得你,你不会是永远的配角。”筱伸手一把搂住雅思的腰,闭上眼睛亲在他那日思夜思人儿的唇上,雅思笑了,幸福的笑了,故事最后的最后,他还记得她。
  
  筱告诉她后来所发生的事,当筱抱着王晓敏去医院的时候,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觉得雅思不是那种人,可他亲眼见雅思推王晓敏一把,还有他为何会乱了分寸呢?
  
  雅思再也没来找他了,筱心里更加郁闷,那天是不是自己把话说太重了?可这又关他什么事?不是一直巴不得她离得他远远的吗?
  
  又过了一星期,无意间听到王晓敏和烈阳的谈话,他知道自己被欺骗了,王晓敏因为上一辈的恩怨牵扯到他身上,结果他又伤害了雅思,他觉得心痛,不是王晓敏伤了他,而是他伤了雅思,觉得心无比沉重和痛。
  
  他准备回去跟雅思道个歉,却收到雅思寄来的信,信很简单,简单明了的一行字:“男主角与女主角会幸福,配角永远是配角,故事最后的最后,你记得我吗?”
  
  筱瞬间清醒了,他第一次遇到她,那个倔强的小女孩便再也挥之不去。
  
  他去找雅思,结果告知雅思走了,去哪连他父母都不清楚,于是他们去调查雅思的行踪,却发现她单独去了北美洲一个沙漠地带,他心中无比懊悔,他伤了那丫头多深啊?
  
  一年的时间,她就如生命中那片彩虹,消失了再也无法回来。很多人劝他放弃,她或许已经命丧沙漠,他曾派人寻找过,却不见尸骸,他相信她还活着,因为梦里她对他说:“筱,要等思儿哦!”她灿烂的笑容是他坚强的后盾。
  
  王晓敏回来向他道歉,并表明自己爱上他了,是否愿意放下从前,重新开始,他坚决摇头,他要等雅思,雅思一定也等着她。
  
  “故事最后的最后,我们都还记得!”机场上,男女拥抱的身影,那么决绝,那么坚定。
  
  

分享到:
  • 上一篇: 真心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