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情感文章 >

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

时间:2016-05-02 来源:原创 作者:花汐颜 阅读:9
  

  文/花汐颜
  
  听说,春季最晚开的花,叫荼蘼花。等所有的花都开过,她才不慌不忙地绽放,晚春的心蕊,终不忘吐纳最后一缕花语的芬芳……
  
  记得有一句诗:“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第一次听到,就感觉很美。细细读来,仿佛能嗅到晚春的那抹香气,仿佛看见一位如花寂寞的女子,端坐春暮里;心有千千结,低眉不语,惹人生怜。后来才知道,关于这句诗的由来。据说是苏东坡贬居湖北黄州时,正处于生涯低谷,曾挥毫赋诗:“酴醿不争春,寂寞开最晚。……不妆艳已绝,无风香自远。”。春暮晚之期,一年春事到荼蘼。然而,诗人淡远平宁的心境中,对于美好事物的向往,一如荼蘼花开时的寂寞香息,春风送十里,绵绵不绝期。
  
  烹茶煮酒,诗意年华,细数着风轻雨润的日子,看每一季的花儿,在眼底开开落落。恰逢花落时,途径一片荼蘼花园,拾一瓣心香,将那一脉温柔的心事,悄悄说给路过的风儿听。这一程不期而遇的花开,可否圆一个祈愿已久的梦?!这一场春期的繁华与萎靡,可与我有染?!这一座烟雨古城的花事,可与我有关?!
  
  春花,花事,开到荼蘼,难免让人心生落寞。花落处,不曾留下一瓣完好。再怎样的用心努力,也拼凑不起一朵春天的完整。流年瘦在眼底,春的纤影,隐入一首感伤的漱玉词里。烟波涟漪,风尘微醉,一汪春水涌漾在暮春的眼眸,一面粉嫩桃色的笑靥,寂寞里深藏。春风又起时,捎来晚春的信笺,你的念想,就夹在字里行间。淡淡的心愿,浓浓的期许,化作漫天逸舞的纷花。敛片片如花的唇语,为你做张书签,一页淡雅的墨香里,陪你一季诗丛花梦间往返,一程,又一程……
  
  曾经山水年华,曾经风雨岁月,或许,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个长久居住,永不迁徙的人。风华正茂的模样,不动声色,静暖如初。自己,也愿意选择一个恰好的位置,独为他存留。始终相信,若爱一直在心里,就不会失去,记忆就永不凋零。一个人独自的行走,一个人默守的清欢,都与一别经年的人无关,只是自己不愿走出的一处旧日风景的心园。
  
  他城,倾听着岁月的跫音,踩着自己来过的足迹,携风而行。午后的一抹阳光,温柔地打在脸上,暖暖的,亮亮的。心空云淡风薄,一羽流年飘过眼底,洒下一行温暖而清亮的泪影。光阴的每一片叶子,接住被风抖落的细碎心尘。心绪,旖旎成兰萱淑静,涓笼烟纱的轻妙,就算没有人懂得,又何妨?!
  
  往事,装进一只透明的颈状瓶子里,尘封多年,舍不得打碎,舍不得流放。四季冷暖的情缘往复中,不曾失落心底那份最初的美好。一朵轻薄无色的花,岁岁开心田,一些期待,难免纯情。这许多年来,那段时光,你是否和我一样记得。清风掠过年华的陌上,一季花开绚烂,永恒着一个盛大的花期。每一次,季节重叠的时候,那些美丽而感伤的片段,随着流光翻飞,掀起一场场繁华如梦的春忆。
  
  流转不息的光阴,承载了我们太多的爱恨情怨。在某个尘雾迷蒙的巷口,在某个轻烟飘雨的街道,在某个不懂忧伤的年月……坎坷与心酸的经历,缔结成一处多年的隐痛。这个些许纷杂凌乱的世间,的确,没有谁可以像诗里说的那样,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但我也和她一样,始终相信,走过流年烟雨,翻越岁月山河,那个历尽劫数、尝遍世味的自己,会更加生动而干净;更习惯一些生命的常态,更理解一些人情的流落。
  
  人生旅途,不必有多么遥远的梦想,只需带上一颗悠然心去远方,便够了。眼睛能发现世间隐喻的美,耳朵能听见遥远天籁的声音,不必太多激情,尚有感动在心,已然很好。在适合的年纪,有一些漂泊的经历,犯一些可以原谅的错,爱一个一辈子不后悔的人,待到暮年,都是心存感恩的回忆。
  
  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安静地倚着窗,看天上白云细微的流动与变幻。风儿漫卷起一片遐远的旧年,寂静的眼眸,一派天真的模样。多年前的笑意,终于变成心底的秘密。曾以为,躲进一个人的影子里,就可以忘记阳光下的所有往事;然而,时间告诉我,一些记忆,已穿透了心魂,在骨骼里缓缓开绽。春衍花暖的话语,总会汇成一个温暖的怀抱,在往后的艰难日子,将自己轻轻拥吻。
  
  有些人,早已成了回忆,却与你的岁月山河如影随形,让你变得情深意长。也许,有些事物,有些花开,就是用来祭念某个人,曾经存在过。时间,所遇,每一天都在变,而唯一不变的是,那些再也回不去的记忆。一直都承认,自己是性情中人,有时很敏感很脆弱。聚散离合的事,都会十分感念;一朝入心的人,一生不忘。
  
  每一次时令转换,与季节有关的往事,就会幽幽浮出心湖,荡开心事的层层涟漪。心灵的笔墨,蘸着忆念水痕绘制的风景,烟雨飘零,春花纷落。耳畔不觉又响起林妹妹那一阙千古殇绝的《葬花词》:”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风,飘起你的华发,情思若寂寞的花。想你是落入眼底的沙;都说世人痴傻,几人懂语解花。《红楼梦》中,也曾有曹芹一张花笺“荼蘼——少华胜极”,却道是,花事尽了,群芳凋零,人间再无春花的芬芳。
  
  小院的一藤藤葡萄架,隐褪了青嫩的花芽,已成一片清凉绿荫。阳光透过日渐浓密的叶子,恩泽每一寸心上光阴。一些起伏的心事,早已尘埃落定,曾经鲜衣怒马的日子,也已温润如玉。岁月悠长,仿佛永无止尽,我们守得住繁华,耐得住寂寞,有生之年,能结交那么几个至情至真的朋友,能相伴那么一个风雨不离的爱人,已然是幸福安暖。
  
  千万过客,千万风景,一路参悟许多道理,等自己真正明白了一些风尘世相,时光,也老了。渐渐,心愫淡成一朵荼蘼花,独自寂寞。从不曾给过谁承诺,也不曾相信承诺;期望,自己与每个相遇的人,都能有一种健康明朗的关系。那些如花一般自然开落的缘分,被一江春水载着,悠悠流向远方。不知,转年的春期里,是否还会再相遇!
  
  往事,是回首时流泪感念的一段时光,是思念深冢的一个情结。那时,繁华相见,花是艳丽的,天是湛蓝的;世界在眼中温柔荡漾,梦想在心上灿烂光华!恍惚,一种缘,已经历了数载的春秋枯荣。聚散离合的故事,一场场美丽的路过,赋予我们瞬间定格永恒的美好和温暖,留给我们,一个个放不下的挂念。
  
  听说,忧伤会传染,寂寞也会。荼蘼花开的时节,眉间,凝落几抹晚春的花红,沿着淡淡幽香的心迹,触摸一朵爱的寂寞与忧伤,那是多年前无比熟悉的味道,一如,爱一个人的清寂微苦。往事沉默,蛰伏于一朵冥想里嫣然,只愿内心多一些安宁与明澈。爱与寂寞,只关乎自己的心事,都与他人无关。
  
  习惯了看着他人的喧闹,守着自己的寂寞。她说:做一个素净优雅的女子,无论何时,都要过得繁花似锦。这一路,没有倾心的诉说,却依然有人懂,那个自始至终相伴的人,曾几何时,已融入自己的生命,默然相爱,一生珍惜。
  
  饶雪漫说,人生中有很多美好难忘的时光,大抵都是与自己独处之时。很多时候,独处,是一种最好的修行方式。独处,必然心染寂寞。这份寂寞,似一朵无语绽放的花,开与落,都缄默。“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暮春,一份春情的守望,最持久,最真纯。一印难舍的温柔,吻遍春光里每一片草木花叶。荼蘼花开,清傲,独特,将一种寂寞的高贵,舒展到极致。像极了,一种女子的姿态。
  
  她说,做一朵晚开的花,寂寞,不争春,嫣然,开最好……
  
  ——2016.05.02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