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散文 > 叙事散文 >

母亲的迷信

时间:2016-05-08 来源:原创 作者:云水间 阅读:9
  

  母亲做的任何一件事都包含着对我们深深的爱,时值母亲节,仅以此文感恩我那平平凡凡但却深爱着我的母亲!

  ——题记

  母亲是村里为数不多有些文化的妇女,上过高小,可知识没有改变母亲,阻止不了母亲迷信。家里不顺时要找仙娘婆问一下,生病了要请仙娘婆算一下,只要她觉得能算的,就一定会去算一卦。

  隐约记得五六岁时,村里来了一位算命的八字先生,母亲听说这位算命先生算得挺准,就请到家里热情招待,好吃好喝的,还杀了一只那时逢年过节才会杀的鸡,让算命先生给我们五兄妹都算了一卦。算到我时,算命先生说我以后会前途无量大富大贵,但有一难,然后就停住不说了。母亲急了,哀求问有不有解的方法,算命先生慢悠悠的说,有是有,但……母亲急忙说,先生,只要能解,多少钱都行,算命先生说我帮解了折寿呀,但看在你热情的份上,十元钱,十元?旁边一下炸开了锅,父亲在旁边一下也急了,忙给母亲使眼神,要知道那时一斤猪肉也只几角钱,一个国家干部一个月的工资也只有二三十元。母亲稍犹豫了下,没管父亲的眼神,小心翼翼从衣兜掏出包成一团的手帕,然后一层层打开,里面是一叠微皱的钱。一元的一角的二角的,父亲对母亲说,做什么做什么,以后做大事哪来钱?平常母亲一般听父亲的,可这次瘦小的母亲态度很坚决,坚持让算命先生解,说什么事也比不了这事大,解不了,这是老三一辈子的事,不顾父亲的不太坚决的反对,将钱给了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走了之后,父亲和母亲还争吵了一晚。后来我初中毕业上了中专出来工作后,母亲有一次对父亲说要不是她的坚持,将我的难解了,我可能成不了拿工资的人。父亲听了有些尴地笑了笑,连说是的是的,后来就变得和母亲一样相信算命的和仙娘婆了。

  弟弟坐摩托出事去逝后母亲一下苍老了许多,总说她没帮弟弟仔细算命,要是算了,也许能躲过一劫,弟媳想带着侄女再嫁,母亲坚决不同意,说弟弟给了她一个梦,让侄女不走。加上侄女从小是母亲带大的,也不愿意跟着去另一个村子,于是就留了下来,于是母亲又将侄女拉扯大。

  小时母亲常对我们兄弟姐妹们讲得最多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故事,说人在做天在看,说做什么事都会一双眼睛看着我们,教育我们要与人为善,多做善事,多尽善举,有一次我回家她对我说,做什么事都要讲良心,说弟弟出事也许与弟弟在世时很少管家很少管弟媳很少管侄女有因果关系。我在家乡中心校负责的时候,那时才二十二,母亲好几次对我说,算命先生说你以后会很有出息的会大富大贵的,千万不能贪,听了几次我有些烦了,就说一个小小的中心校,有什么能贪的,母亲有些生气地说只要公家的你私人用了就是贪,说不定贪就是算命先生说的你的那个劫,看了看母亲,我感觉挺无语的,什么都迷信,但正如此,我以后碰到一些有可能是占学校便宜的时候,想起母亲这些话我便会果断的不占私毫便宜。后来我在县城中学任中层领导后,据说母亲又去问仙娘婆,仙娘婆可能旁敲侧鼓知道了大体情况,就说我还有劫,母亲又花了钱让仙娘婆给我逃劫,回家看母亲时,她特别强调要我洁身自好,绝对不能犯错。

  自从弟弟出事后,母亲更是迷信了,2003年我脖子不知什么原因只要抬头就疼,开始当重感治,后来当颈椎病治,做过理疗做过牵引,病就是不见好,医生也不能具体说出准确的病因,我没敢告诉母亲,不想让她担心。可母亲还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了,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母亲听说我快一个月还只能躺在床上抬不起头,就找遍了我们乡附近的民间偏方,给我送了很多的药酒,最后她听说邻省有一个仙娘婆挺厉害,只不过仙娘婆住的地方偏,要走十多公里的路。要越几座山。母亲脚那时关节正发炎,走一段路都疼得不行,怕父亲一个人去办不好事,就坚持和父亲一起去,走一段休息一下再走,后来我听说十几公里路走了半天,我鼻子直发酸。仙娘婆说我正月回家去走亲戚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给了母亲一张佛纸,说只要我喝了就没事了,母亲怕我不喝化有佛纸的水,就事先放在了药酒里,喝完后才告诉我,我听了有些作呕,埋怨母亲太迷信了,母亲目的达到了,不管我说什么都一脸的高兴。奇怪的是,喝了之后当天下午我的病真的好了。我知道这世上是没有仙的,也许是母亲诚心感动了上天,也许是母亲的关心让我有强烈的康复的欲望,也可能是一种心里疗法,我头抬不起是精神方面的原因。也许是一中巧合。因为那天下午有军队医院的专家来县里坐珍,也说我精神方面的原因,是一种神经官能疼,病好之后,母亲就告诫我以后绝对不能再去那家亲戚了,我说这如何行,母亲说不行也得行,她自会去解释。

  从这以后,父亲更是和母亲一个调,我买车的时候,母亲电打话给我三番五次问我具体时间,我说买了自然是会告诉你们的,母亲说,必须告诉买车的具体时间,特别是到家的具体时间,绝对不能马虎,我说,要多具体,母亲说要具体到到家的精确时间,我说没法精确,于是在我买车开回家的路上,母亲至少打了我不下十个电话,到家门口还有五十米时,我按要求打电话给母亲,母亲一听到家了,也不和我说什么,就听到电话那头她急急对父亲说,到家了到家了,快放鞭炮,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差点震破我的耳膜,过了一大阵子,才又打电话过来,有些灿灿地说,仙娘婆说了买车是大事,要让爷爷奶奶祖宗们知道,才会在那边保佑我们的,我听了半天说不出话来,鼻子直发酸!

  前几年女儿在桂林念高三时是母亲去陪读的,那时母亲正犯关节炎和甲亢性心脏病,我有些不放心,自已在桂林买的房子离学校有些远,租在学校边的房子又是三楼,母亲走平路都疼,何况上下楼,再说又要买又要煮身体也许吃不消,就想让岳母去陪读,母亲坚持要陪读,说她身体能行,说算了一卦的,她在那边陪读女儿会考上好的学校。女儿高三第一期的冬天,母亲甲亢性心脏病发作,我背着母亲下楼的时候,感觉母亲轻了不少,当一缀白发从我肩上垂下来时,想着母亲为我们付出的一切,我双眸一下子润湿了。病好了母亲还是坚决要求陪读,好说歹说工作都做不通,说不能毁了她孙女的前程。后来女儿考上药科大的时候,母亲脸上笑成了花,逢人便说仙娘婆算得真准呀!

  我相信母亲以后还会不断地为我们算这算那,让我们过得安康幸福

  这就是我平凡而又迷信但却让我感到什么是爱的母亲!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