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散文 > 名家散文 >

蒲伋之荷文化

时间:2016-06-14 来源:原创 作者:蒲伋 阅读:9
  

 
  
  (蒲伋为荷文化而作)
  
  我将用某种形式来记述生活以及人生的历程,“蒲伋荷文化”如果引经据典“彼泽之陂,有蒲与荷”——《诗经》。所以说“蒲伋荷文化”起于诗经,合乎中庸。
  
  虽然我总是忘记出现在眼前的脸孔,以及他们的喜怒哀乐;虽然我总是忘记发生在身上的故事,以及我的悲欢离合。生命中总有如此,我已经习以为常,特别是在我感觉习以为常的时候。我知道生活不是一首诗,虽然它如诗歌一样在赞美,在自我辩解;我知道生活使某种赤裸裸的对峙,虽然它在极小的浪花簇拥下,逐渐推广成浩瀚的海。
  
  时至今日我仍旧不知道生命的意义,以及生活的本质,虽然我在思考,并在思考中历数着春夏秋冬。属于我的一年四季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交替,却让我感受到人间的冷暖,以及从来都逃不出人生的爱恨情仇。站在世界的某一端我呆呆地看着万家灯火,它就在不远处,繁华熙攘;站在希望的钢铁上我静静地数着兜里的财富,它仍旧是三枚硬币,我用它占卜全部的人生。
  
  当这个时候,或许孤独将我的全部思绪占据,反而可以静静地思考。当我的耳畔再次响起天籁的歌谣,我有些陶醉地感动的几乎流泪,只是我不会流泪,于是仓皇地逃走。当我再次面对的时候,已经坦然,也已经坦然所经历的一切和拥有的一切,无论如何,它既然存在生命中,就注定成为生命中的精彩。或许仅仅是属于某段历程的特殊符号,它需要刻在生命之中,要么成为诗,要么成为歌。
  
  或许我的思想过于狭隘以至于许多故事从此变成抽象的油画,在浓妆淡抹的时候,在用每一个字符修饰之后,庆幸的是,它没有在“自我”的迷失中失掉“本我”。而我能够做到的,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中逐渐寻找出它最原始的“本相”。虽然我仍旧孤独在世界之上,在白云之下,在行云流水之间,其实这些都是为了让“自我”回归到“自然”。为此我曾小心翼翼地窥视着世界的每个细小举动,或许因为我的渺小才选择如此的自我保护,但是当我敞开胸怀面向世界的时候,才知道世界的博大,而我便融入这种博大。
  
  多年来,我不间断地记述着这些故事,我是一个怕忘记而容易忘记的人,因为这个世界上属于我的本就不多。每天在沉睡的夜晚悄悄将它们拿出来,反而能够带着莫名的满足感沉沉睡去。无数个夜晚,我看着窗外的世界。不知道这个世界有谁会记住我的故事,或许我从未留下过故事,在平淡的岁月,在平淡的人生。
  
  或许这仅仅是时间结构成的虫洞,我在陷入,并持续地陷入,难以自拔。我知道它里面蕴含了无数的故事,很可惜的是我不能一一尽述,但是生活教会了我舍弃,也教会了我珍惜。当我想着用自己的生命将这些升华声诗歌的时候,我知道我的生命从此便有了价值。
  
  (蒲伋,中国诗歌学会会)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