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爱情里,不是所有坚持都值得

时间:2016-07-07 来源:原创 作者:琴音雅轩 阅读:9
  

  01
  
  小曦订婚那天给我打电话:“和,我结婚的时候你会来吗?”
  
  “小曦,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说完我有点儿后悔了,我知道我极有可能不会去。
  
  那是一场我压根儿不想看到的婚礼。
  
  “和,我们的赌注,我输了。其实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来,其他人也是。”
  
  我沉默了好久没说话,想象着电话那头的小曦可能正低着头,拨弄着自己的衣角,脸上满是无奈,心里全是惭愧。
  
  “小曦,要结婚了,你开心吗?”我开口了。
  
  “不开心。”顿了几十秒之后,电话那边传来三个字,声音很低,我却听得格外清晰。
  
  是我预料中的答案。“那赌注只是个玩笑,你别太在意。对了,祝福你。”
  
  “但是我知道你们当时都是认真的,其实我也是。和,说实话,我好瞧不起现在这个糟糕的自己。”小曦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我甚至觉得电话那边的她小心翼翼地捂着听筒,生怕被谁听到她的谈话内容。
  
  “小曦,你别多想。”
  
  02
  
  小曦是我毕业以后认识的东北姑娘。但她没有东北姑娘的豪迈洒脱,却有着南方女孩的文静秀气。
  
  我第一次看见小曦是在刚进公司的第二天,她迟我一天应聘,那天她踩着高跟鞋,穿一袭淡蓝长裙,知性优雅。公司里好多同事开始躁动:看,来美女了。
  
  两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很快成了最好的朋友。
  
  她告诉我她是在兰州读的大学,我说我也是。
  
  她说她男朋友是甘肃人,我说恭喜你以后成为西北媳妇儿。
  
  她告诉我她男朋友名字叫楚宁,我说真好听。
  
  她说他们恋爱五年了,我说真难得。
  
  03
  
  我跟小曦认识三个月后第一次看见她的男朋友,楚宁,那个她天天挂嘴边的人,那个名字很好听的人,那个她每次打电话都柔声细语温柔以待的人。
  
  小曦挽着他的胳膊向我介绍:“和,他就是楚宁,我男朋友。”
  
  我瞪大了眼睛。小曦从来没跟我说过她男朋友帅地无边无际,也没给我看过任何楚宁的照片。
  
  我只知道,楚宁是甘肃的,甘肃哪里的我不清楚。他们恋爱四年,感情有多深我不知道。他住很远的地方,所以小曦每天早上起很早挤公交来上班。
  
  我们一起吃饭,楚宁点了很多菜,要了三碗白皮面。我突然想起小曦说过她爱吃米饭,几乎不怎么吃面。
  
  “小曦,给你来一碗米饭吧。”我说。
  
  “不用了不用了,这家店里面好吃。”小曦拦我。
  
  那家面的确很好吃,可我却隐隐约约感觉小曦吃得很艰难。
  
  楚宁说请我们吃饭,但吃完饭是小曦买的单。我心里有太多疑惑:为什么是小曦买单,是因为小曦管账?为什么吃饭期间他们没什么交流?为什么他要给小曦点个白皮面?他不知道小曦不爱吃面条?为什么他没帮小曦夹菜?为什么小曦跟我说说笑笑的时候他看小曦的眼神很奇怪?
  
  这些疑问我没好意思问小曦。
  
  04
  
  周末我叫了很多同事来家里聚餐。楚宁也来了,作为小曦的家属。
  
  同事们都是第一次见楚宁,夸他长得帅,顺带指责小曦有个如此个帅气的男朋友还藏着,不够意思。
  
  楚宁自豪地笑。
  
  楚宁跟大伙儿在外屋聊天,时不时传来阵阵笑声,只是自始至终我没听他谈起过小曦。
  
  小曦在里屋帮我摘菜洗菜打下手,我忙了两个小时做了满满一桌菜,也煮了小火锅。大伙儿都客气地表扬我能干。
  
  楚宁嘴里塞满菜,一边开啤酒一边说:“这是我在兰州这么长时间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一桌菜了……”
  
  我刚要谦虚地表示他太夸大其词太过奖了。只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突然一本正经地说:“你们都不知道,小曦做的菜可难吃了,特难吃……”
  
  气氛顿时尴尬到了极点,我感觉空气都要凝固了。小曦扒拉着碗里的菜,脸色很难看。
  
  大我们六岁的女同事立马举起酒杯招呼大家:“来来来,干杯,别辜负了美食。”所有人举起酒杯,碰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又开始说说笑笑。一杯酒下肚,似乎已经没人记得楚宁刚刚说了什么,也没人再去关注小曦脸上读不懂的表情。
  
  那天大家喝酒聊天闹腾了一下午,小曦喝得脸蛋红红的,走路摇摇晃晃。晚上便索性住我房子了。
  
  楚宁跟其他人一起离开。只是没一会儿他又折返回来对小曦说:“给我打车钱。”
  
  小曦指着她的包:“自己拿。”
  
  楚宁拿了钱头也没回就走了。我送他到楼下,他忽然说:“其实我跟小曦之间早就没有感情了。”
  
  说完这句话楚宁就上了出租车,留下我呆在原地一脸的疑惑与不解。
  
  05
  
  我收拾完一片狼藉的屋子,洗漱结束已是晚上十一点,小曦因为喝多了睡得正酣。我帮她掖被角,她突然迷迷糊糊醒了。
  
  “碗你都洗了呀,我还想着帮你收拾呢,怎么一下子睡着了。”小曦揉着惺忪的睡眼说。
  
  “小曦,你喜欢楚宁吗?或者,他喜欢你吗?”我想起楚宁说的话,压不住心里的疑问与好奇,直接跳过她的话。
  
  小曦愣了一下,似乎一下子清醒了,她犹豫了半晌说:“谈爱太奢侈。”
  
  那天晚上我们几乎没睡觉。小曦第一次掏心掏肺跟我说了所有一切,关于她,关于楚宁,关于他们。
  
  小曦大一第二学期就跟楚宁在一起了。她说楚宁送她第一份礼物的时候她就答应做他女朋友了,因为她当时正好也喜欢楚宁。那个时候他们是人人艳羡的小情侣。
  
  大学期间他们分分合合过三次,好在最后还是在一起。
  
  毕业后小曦没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留在了甘肃。小曦说其实她并不喜欢这个地方,但是没办法,这里有楚宁。
  
  楚宁一年之内前前后后换过七份工作,跳槽成瘾,导致严重的眼高手低,最后干脆不上班窝在出租屋,打麻将成了他的日常。
  
  小曦每天早出晚归上班赚钱,她的工资不多,但是必须担负起两个人的日常开销。周末的时候小曦跑出去发传单,她说发传单的钱够她给楚宁买T恤了。我听得又生气又心酸。
  
  06
  
  楚宁依然吊儿郎当游手好闲,整日混在各种麻将馆。小曦气不过,冲进麻将馆掀翻了麻将桌,她狠狠地扇了楚宁耳光,大吼:“你跟麻将过去吧。”
  
  楚宁红着脸冲过去揪住小曦的头发,将小曦扯出麻将馆,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指着她的鼻子大骂她像个泼妇,骂小曦没给他面子,让他以后在牌友面前还要怎么混。小曦含着泪甩手离去,楚宁扭头返回麻将馆跟其他人道歉,低头哈腰说是自己扫了他们的兴,并保证以后会管好自己的女朋友,不让她任性胡闹。
  
  小曦跟楚宁大吵后没回家,在我房子住了两天。我问她:“小曦,你为什么不跟楚宁分手?你到底在坚持什么?”
  
  她说:“我离不开楚宁。我知道他就是个混蛋,没有任何责任心。我知道我们在一起很累,结婚后可能会更累。可我没办法,从沈阳到兰州,我只有他了。我不敢想象没有他的生活。”
  
  “你只是不相信你能照顾好自己,可明明是你一直在照顾他啊,你不相信离开他你就可以甩开这个糟糕的自己,不相信没有爱情你依然可以活,更不愿意承认一直以来的坚持其实一点都不值得啊。小曦,你怎么这么傻。”我越说情绪越激动。
  
  “我只是习惯了。选择一个人,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这是命。”小曦突然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
  
  第三天楚宁给小曦打电话:“回来吧。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打麻将了。”
  
  小曦接完电话就立刻收拾东西准备回去。我劝她:“你有大把的时间,有大好的青春可以重新找个爱你的人。别再为难自己了。”
  
  “我自己选择的人,就得自己受着。等以后结婚了,有了小孩,他有了压力,自然就会努力上进了。”小曦说完就走了。
  
  我想不通小曦的执迷不悟,也搞不懂他们之间明明不爱了却还在一起的坚持。
  
  07
  
  北方的冬天说来就来,小曦上淘宝给自己买了100多块钱的厚外套,却拉着我去专卖店为楚宁买了800多块的羽绒服。我看着那样的她哭笑不得。
  
  第二天我问小曦:“昨天买的羽绒服楚宁喜欢吗?”
  
  “人家说那个颜色他不是很喜欢。”小曦轻描淡写。
  
  楚宁生日那天小曦花300多请他吃了火锅,小曦过生日时楚宁带小曦吃了六块钱的牛肉面。
  
  小曦大部分的工资都被楚宁打麻将输光了。公司里有人骂楚宁就是个人渣,亏得一副好皮囊了,为小曦打抱不平。小曦只是笑笑,从不反驳。有年轻客户追小曦,小曦一口回绝:“我有男朋友。”
  
  楚宁还是不断跳槽,找的工作干不到三天就辞职,原因五花八门:工资太低了,环境太差了,老板太抠了,经理太傻了,主管太严了,晋升太难了……
  
  小曦无奈地叹气:随他去吧。
  
  春节之后小曦跟楚宁回他的老家订婚了。我死活说不出恭喜。订婚那天她给我打电话,说了不到十分钟,她说楚宁跟一帮朋友打麻将去了,她说她现在已经麻木了,心死了。
  
  我问她:“小曦,其实你早就不爱楚宁了吧,你只是习惯了,习惯有他的日子了,对吧?”
  
  小曦没有正面回答我,她只是说:“我可能跳进火坑了,好讨厌现在这个没出息的自己。”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08
  
  端午节之后小曦跟楚宁举行了婚礼,我没能去参加。我给她发了红包,写了一句话:所有爱都该被祝福,新婚快乐
  
  她回我:万丈深渊,我认了。
  
  同事嘀嘀咕咕骂小曦傻,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嫁给那样一个人,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
  
  可是爱情这件事,从来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往往无力改变结局,谁又能保证自己没有爱过人渣呢。
  
  小曦结婚后再没来兰州,她在楚宁的老家那边找了工作,过上了柴米油盐的婚后生活。只是时不时她会给我打电话倾诉,比如楚宁又去打麻将好几天都没回来了,比如她又跟楚宁吵架了,比如他们信用卡已经欠了好几万,比如楚宁老家是以面食为主,她吃不惯,比如她想回沈阳吃一顿妈妈做的米饭,再比如,她快要过不下去了,她想要离婚了。
  
  我看不到电话那边的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她的一切,我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可我依然会清晰地记得那样一个她: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小曦,我,还有好几个同事坐一起喝酒吃饭聊天,聊到楚宁,她突然端起酒杯信誓旦旦地说:来,我们打个赌,就赌幸福。以后,我要是嫁给楚宁,我就不是人,我就一辈子不幸福。
  
  同事说:以后你要真嫁给楚宁,你的婚礼我们全都不参加。我拍手说好好好。
  
  那天她刚跟楚宁吵过架,我知道她说的是气话,但是其他人都当真了,我也是。
  
  好长时间过去了,我依然能想起那天阳光下那张美丽的脸,以及那个清脆可爱的声音。
  
  ☞END☜
  
  

分享到:
  • 上一篇:配角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