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重生之绽放的黑莲花11

时间:2016-11-17 来源:摘抄 作者:梦辰 阅读:9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81订婚2
  
  何大爷何大娘不高兴,他们兴致冲冲地跑这里来,哪儿能就这样灰溜溜地回去啊,亏他们走的时候还跟县城里的人吹嘘炫耀要去B市见大富豪,这就来飞机场走一圈,什么都没有见识到,回去连个谈资都没有。
  
  何爱国也从来没有到B市来过,毕竟隔着大半个中国,放在国外那就是隔了好几个国家了。何珍珠倒是跟丈夫来这边打过工,她明白侄儿何成庚说的道理,毕竟不是一个层面的人,搞不好自取其辱被人笑话,还连累了现在有可能带着全家人飞金枝的木
  
  “妈,要是你们不想那么快回去,我带你们去旅游好了,这里有以前皇帝住的皇宫,保准你们看了回去有得炫耀!”何珍珠赶紧打圆场,“要是大姐和小雪都欢迎咱们来,咱们去了还能得到些礼遇。既然她们娘儿俩不识好人心,我们就不管了,免得去受有钱人的白眼。我以前更孩子他爸在这边打工的时候,没少被人看不起,咱们才不去受那个气呢!”
  
  何大爷何大娘对视了下,内心叹气,也是,当初木家就没有少拿白眼看他们。即便现在宋追珏跟何晓丽在一起,也没见对他们何家人多提携,顶多见面招呼而已,可见也是看不起的。
  
  虽然被伤了面子,但是何大爷何大娘也没有计较太久,他们表示,旅游的话就让何晓丽派人来带他们,费用自然是何晓丽出,谁让她刚刚那么说的,不吃不玩才亏呢!
  
  何成庚也点头,立即给何晓丽回电话,表示大家想通了,都不去订婚宴了,就去逛逛B市。他表示自己又乖又听话,学习成绩优秀谈吐礼节都很好,肯定可以帮帮表姐的。
  
  何晓丽叹气,看木雪点了头,只得作罢。
  
  即便是要去接何家人,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到的。何家人全部在大厅里等着,无聊至极。
  
  没过多久,一个身材苗条的妙龄女子怒火冲冲地打着电话走过,“我才不管呢!我倒是要看看,他订婚的能是什么人物!要不是你们告诉我,我连消息都不知道!对我就是偷跑回来的,哼!哎呀…啊!“
  
  何爱国大喇喇的坐姿甚为不雅,一只脚伸得老远老远,怒火冲天的美女一个没注意,高跟鞋绊倒何爱国的脚腕上,一扭一摔,嘭地摔了个狗啃泥。
  
  “小姐没事吧,哎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何爱国赶紧去扶,哪知道美女翻手就给他两耳光,扇得他耳冒金星。
  
  “你什么东西,敢碰我?!”美女怒火冲天,自己一瘸一拐地站起来,柳眉倒竖,显然是要爆发了。
  
  何爱国怒了,“怎么说着就动手呢,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这人神经有毛病啊,谁让你自己穿那么少,我扶你起来有没有非礼你,嚷嚷给屁!
  
  何家人都被惊动了,飞机场的人也被惊动了,
  
  美女昂起下巴,“你算什么东西!”说话间,刚刚不小心摁断的电话又响起来了,她接起来,“……好了好了知道了,车到没?刚被个臭男人故意绊倒了……我知道了,来了,别废话了!”
  
  说完美女扭头就走,脚上看起来是没有受什么伤。
  
  这个插曲很短暂,何爱国有火没处发,只能默默吞了回去。
  
  又等了两个多小时,宋追珏派出来的人才到飞机场,礼貌地把何家人接进商务车,开始带着他们往市区里走。到了市区之后,另外一辆小车将何成庚接走后,商务车继续往旅游景点开。
  
  何家人被这些一看就极有素质,来接何成庚的穿着类似于警察制服一般的保镖给震慑了。就他们这个车,都是专车司机,一个助理一个随车护士,这档次……啧啧啧,木雪果然是飞进了金窝里啊!就算这司机助理还有随车护士对自己态度礼貌但冰冷,那也无所谓啊!有人伺候就是爽啊!
  
  接下来的日子更是让何家人乐不思蜀,高档五星级酒店,特产店大采购,逛故宫,爬长城,哎哟真的是玩的太高兴了!当然,也被堵车堵得太伤身了。
  
  何成庚安安静静地坐在车里被接到了宋家主宅,下车就被宋家主宅给震慑了。谁不知道B市寸土寸金,结果这小区……这小区都是宋家的吧!
  
  这下何成庚更加小心翼翼,也终于明白木雪为什么只让他来了。要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来了,说话做事稍有不对,肯定会被人家给鄙视死。他被新任管家,柒叔的儿子人称柒哥,给领进了屋子。
  
  客里只有木雪和何晓丽,还有木雪将来的婆婆林玫。
  
  宋家人都很忙,平时难得在家里。宋言穆宋言简宋子衿都要上课的,唯独木雪因为大战告捷想要休息到订婚完才去上课。宋家主家人都是记恩情的人,宠着木雪想干嘛干嘛。幸亏木雪不是个容易自大的小女孩,否则还不是被惯成什么什么样呢。
  
  何晓丽其实连何成庚都不想要他来,何家人对她的伤害实在是太深,如果不是因为血缘关系割不断,她连这门亲戚都不想认。她不是嫌弃家人出生不高贵,她自己就出生在那样的家庭。何晓丽嫌弃的是,家人嫌贫爱富,在她落难的时候冷落她,在小雪瘦小的时候嫌弃小雪,此刻倒是拿出一副我是亲戚我是家人我有资格来参与婚事的姿态来,无非也就是看上她们母女俩要嫁好人家而已。
  
  果自己再婚是嫁个普通的农民工,小雪也只是跟普通人订婚,他们回来吗?谁都晓得,他们才不会。
  
  何成庚倒是精乖,一眼就看出来何晓丽并不是多开心自己的到来,再看旁边的贵妇人态度也没有多在意,他自然知道自己在这宋家人眼里什么都不算。
  
  “姑妈好,我来帮忙了。”何成庚乖乖地鞠躬敬礼。
  
  木雪在旁边差点破功,这小子哪里学来的?电视剧里看的吧?还是看的日韩剧!这都要九十度了喂,现在很少人会这样行礼了好不好。
  
  何晓丽倒是淡定,她内心也知道何成庚在装,不过会装也行,起码不会给小雪丢脸不是吗。要是自己的父母来了,说不定倚老卖老就自顾自地往沙发上一坐,再把腿一翘,然后就开始絮叨聘礼的问题了。想当初,自己的父母就是这样进的木家。
  
  “成庚,坐吧。这是小雪的婆婆林玫林阿姨。”
  
  林玫也点点头,“何成庚是吧,我已经知道你了。跟学校请了几天假呀?”
  
  “五天。”何成庚乖乖地回答。
  
  “行,那这几天就住在这里,陪陪小雪吧。”林玫笑的得体端庄,何晓丽处理家人的方式她也挺赞赏的
  
  宋家不会看不起自己的姻亲,但不是但凡沾亲带故,就全部是姻亲。何晓丽是木雪的妈妈,也是要嫁给宋己成的人,那已经是自家人了。何爱国何珍珠虽然是何晓丽的姐妹,但他们以前对何晓丽的所作所为,一点都但不上亲人的名义。所以,林玫认为,这样的人不是宋家的姻亲。
  
  至于何大爷何大娘,当然该让宋己成自己去负责,那是他的岳父岳母。主家和分家,还是有区别的。
  
  林玫喜欢木雪,不代表林玫会连带木雪那混账父亲木前程一起喜欢,更不代表会喜欢何家的一窝子极品。要是何晓丽真的心软把那些人带来了,林玫虽然也不会说什么,但肯定也不会让那些何家人得到什么。毕竟作为宋家现任掌权
  
  人的妻子,林玫要是没有自己的主见和底线,哪里能镇得住这个位置。
  
  接下来的话题,又变成了何晓丽和林玫关于订婚宴细节的商谈。何成庚这才发现,他真的一点都听不懂,不管是现场摆放花朵的含义也好,还是礼仪人员服装花纹搭配也好,亦或是走位时候灯光的顺序,这些很细小的东西,何晓丽却能说得头头是道。
  
  木雪故意看着何成庚在一旁哑口无言,她倒是自顾自吃水果吃得自得其乐。等何成庚脸都有点不太好了,她才大发慈悲地站起来,“成庚,陪我去花园走走吧。
  
  被晾在一边当咸鱼干的何成庚立即站起来,跟在木雪背后走出去。
  
  宋家主宅花园里原本就有许多珍贵花卉,奇香扑鼻。后面的地下车库被刨了个底朝天后,索性把那两个大狮子放在大门口镇宅,然后移栽了更多的花卉数目回来,其中有美丽无比的蓝花楹。
  
  坐到花树下的雕花精致的汉白玉桌椅上,木雪悠闲地开口,“感觉怎么样?林阿姨还算是比较好相处的人噢。“
  
  何成庚无语,“那表姐你的日子还真是水深火热……”
  
  木雪被何成庚的话逗乐了,“水深火热的不是我,是你。实话说,如果不是因为言穆,我才不会在这种地方待呢,其实规矩超多。”
  
  点点头,何成庚深深地呼吸着空气里的馨香,由衷地感叹道,“表姐,你变了好多,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了。”
  
  蓝紫色的花朵落到白色的桌子上,木雪捡起一片,“是的,我跟之前的我几乎不是同一个人了。曾经是恨意支撑着我
  
  ,现在,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
  
  如果不知道该说什么,何成庚哑口无言。
  
  “成庚,这是最后一次,我让你介入我的生活。曾经我答应过你供你读书,让你出国留学,这些我都会实现。但是,我希望你,以及你的家人,从此淡出我和我母亲的生活。”木雪的手指头点在白玉桌子上,平视何成庚,眼神冷冽且锐利,“我已经不想再被纠缠,你明白吗?如果你能办得到,在你二十四岁毕业的时候,我会送你一套海塘市的房子,外加车子,以及一百万的创业资金。”
  
  丰厚的许诺砸在何成庚面前,他不可置信地睁大眼。
  
  “但是,如果你们再来纠缠,想着从我或者我母亲那里获取什么利益。这些,就一分都没有了,并且……”木雪嘴角挂起寡情的笑,“说不定哪天我不高兴了,你们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何成庚出了一身的冷汗。
  
  为什么木雪会有这么冷酷的神情,还有这么让人惊悚的语气。
  
  他们明明没有分开多久,仅仅是几个月而已,那个时候木雪还只是难以招架,此刻的木雪却已经彻底凌驾于他们之上了。
  
  不知道木雪在跟着处理宋家灵异事件的时候,已经彻底脱胎换骨,何成庚只能归结于木雪被宋家给娇养出了气势。
  
  罢了,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压制住父母,千万别再闹什么幺蛾子,否则真的……说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何成庚浑身发冷,他这是明白了什么叫杀气,光坐在对方面前就能胆战心惊。
  
  “我明白了。之前爸妈是听了木梨说大姑妈来参加你的订婚,一时间迷了心窍才招呼都不打就擅自来了。我一定会搞定家里人的,表姐你放心。”何成庚现在的态度恭敬得不能再恭敬。
  
  人都是有贪生怕死本能的,木雪微笑着点头,何成庚能够替他搞定这边一窝极品亲戚的话,到时候不介意多给他点钱自己去创业。那样,何家人的精力就都集中到如何压榨他这个正房嫡孙里。
  
  言穆说过,必须让狗咬狗,不然哪儿来的那么多精力陪他们耗费啊。
  
  终,订婚宴顺利在B市最豪华的酒店举行,受到邀请的人都是达官显贵,整体订婚的流程和花费不亚于一场正式的婚礼。或者说,这对宋言穆来讲,就是一场提前的婚礼。
  
  订婚的仪式结合了中西方的精髓,交换戒指,向父母敬礼,接受父母的回礼。现场是自助宴会的模式,并不是传统的酒桌。衣香鬓影间人来人往,低声笑语里许多消息来来往往。
  
  那些客人们虽然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宋木雪是什么来头,但多多少少听了些风声,说宋木雪是宋家的福星,因为她的出现改变了宋言穆的命数,也改变了宋家的时运。前几年宋家都不是很顺,这不久前分家还闹了反叛,结果死了不少人。现在大张旗鼓地办订婚宴,也有冲喜的成分在。
  
  反正看这订婚宴的规模,看宋家人对宋木雪母亲的态度,就知道,宋木雪必定是受到了全家族的宠爱的。
  
  何成庚第一次参加这么高档的宴会,穿着赶制出来的高档西装礼服,浑身有些不自在也有些亢奋,他知道自己不能行错一步,否则木雪不会帮自己。但是,这是机会啊!
  
  减肌计划已经很有成效的宋子衿端着香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唉,果然他的男神还是没有来。原以为自己送了请帖,对方多多少少要给点面子的,哪知道他还真的是说一不二,但凡宋家的事情一概不参与。
  
  无聊的眼神晃来晃去,同龄的圈内男性都被她遗忘的丰功伟绩给吓着了,没人敢上来找人这种金刚芭比,宋子衿快闲出火来,这下好了,她一眼就瞄上了何成庚
  
  搭讪失败了好几次的何成庚总算知道,即便自己是木雪的表弟,这里也不会有任何人会跟他多说话。人家虽然是来参加订婚宴的,可是交谈的东西跟他都不在一个次元,说经济?说军事?说政治?说投资?说圈内的人事变动?他个高中生,能插什么嘴。就算对方是同龄人,人家说的不是豪车就是豪宅,吃喝玩乐也不在一个层面上,他总不至于在对方谈论他听都没有听到过的美食的时候,插上一句我觉得我们学校门口的烤肉串才是真美味吧?
  
  所以宋子衿手一招,他立即就放弃了自己曾经的幼稚想法,也再次深刻明白何家人到这种场合只能自找没趣自取其辱,乖乖地跟着宋家的大小姐宋子衿过去,陪她聊天解闷。
  
  宋子衿对这个何成庚没有什么好感也没有什么恶感,这种有着小聪明但还算会审时度势的人,她拿来解解闷还是可以的。。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