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心情故事 >

初生牛犊不怕虎

时间:2016-11-19 来源:原创 作者:小小 阅读:9
  

  一九七九年.我十七岁。记得那是个离春节很近的一个平常的冬天,我吃过晚饭后便与同村一些与我年纪差不多的小伙伴一起去邻村一个叫瑶田的村庄看电影。瑶田村与我村就隔着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如走公路有五公里多的路程,而行山路即只有大概三公里的距离。我村是个集镇、是乡政府所在地(那时候叫公社)。瑶田村民办事,购物及学生读书大部分人均是走那条山路到我村的。而我去开化县城读高中的二年期间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为了少走些路也都是走那条路的。尽管那山路高高低低弯弯曲曲因为走的人多了作为山路来讲那条路还是算好走的。且说那时侯小村庄平时也很少放电影的,一旦有机会一晚便会连映几部电影。那个晚上就一连放了三部。本来同去的伙伴都是站在一起看电影的,然而不久便有一位我的初中同学看见了我便叫我去坐上了他的凳子。不知不觉就看完了三部电影也差不多到十二时了。于是便与好心的同学道了别,立即去寻找一起来的伙伴但偌大的空地上再也无他们的身影了。当时我天真的想他们可能先走了几当或许人就在不远处的路上呢。于是我不加思索地一个人从来时的原路返回,当我走了一段山路后发觉前面黑咕隆咚的大山上没有任何人的声响,当时也没有任何照明用具便大声地呼喊我一个最要好的伙伴的名字,然而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当时我犹豫不决到底是继续往山上冲还是往回走。也不知那时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想早点到家吧。于是选择了往前走,那晚是一个没有月亮只有点点星光黑夜。幸好那条路平时走的多了路况比较熟悉开始一段路也走的较顺畅。走着,走着路下面的树林里突然传出了哗啦哗啦的声响,于是我停下了脚步,仔细地听了听是动物的脚步声,应该是野猪吧,或许是听到我的脚步声惊醒了牠们。当时我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等到那急促而混乱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时我才敢重新迈开脚步。不一会儿就快到了山顶,我知道这条山路唯一的建筑是座小小的山神庙,就建在山顶下一块空地里。从小就听过村里的老人家讲的鬼怪故事,什么呲牙咧嘴,青面獠牙,披头散发,吊死鬼。还有山魈,五枪等这些恐怖的形象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听他说过一天中最吓人的时候是午夜十二时到凌晨的一时、此刻时段那些鬼怪都是聚集在凉亭和庙宇里面。因此时间上我正好处在那恐怖的时段自然而然地想起了那庙宇也是路上必经之地。然而已经到了这儿再也不可能再走回头路了。于是只能横下一条心硬着头皮往上走,于是我也在路旁空地里拾了二块石头,一只手拿一块心想走到那庙里真的有什么东西出来先吃我二记石头再说。当我战战兢兢地走近到庙旁我想千万别往里面看。当真的从那里经过时,竟情不自禁地瞪着双眼把里面看个一清二楚。其实黑乎乎地什么也没有。此时心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一关总算过去,于是顾不得息一会儿又迈开了双脚再往上走。没走一会就到了一片茂密的柏树林,遮天蔽日的。就是白天也是阴森森的。因此在这一段柏树林里我完全是凭着感觉连爬带滚而“走”出去的。从暗无天日的柏树林走出后便到了山顶。相对来讲山岗上的路要好走许多。大地已经沉睡,除了天空上偶尔划过的流星,还有那远处依稀可见的大山轮廓,再有的就是心中的恐惧了,走过夜路的人都知道,黑夜中太过安静也是可怕的。当时我也会觉得路的四周那个荒草中树林里,都有可能有野兽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你,想着想着,心中越发觉得害怕。此时能做的就是加快步伐。不用一会儿就看见村庄了
  
  有道是上山易,下山难,这走山路也是如此这岭在我村这边有些陡,加之又是石条路,有一块,无一块的,就是白天也是走不快的,当时我
  
  在走这段路时也摔过几次,幸运的是摔得不重。
  
  我从小就爱听大人们讲故事,他们讲故事中讲的最多的地点就是发生在我村这边山岭的中间旁的山地上,这儿我也得说说该处其实就是乱坟岗村子里人叫它骨文堂,我村的方言。
  
  村子里有小孩子哭闹很厉害时,大人们一句,再哭就把你扔到骨文堂去,小时候一听到骨文堂三字时,哭声便嗄然而止。就是到了十几岁,几个人一起大白天也不敢贸然前去,可以说,在我们的心目中骨文堂那儿就是禁区,那里就是恐怖之源。
  
  基于以上原因,待我快走到骨文堂那儿时,心中突显紧张起来,真的怕那乱坟堆里突然钻出个鬼模样的出来,这半夜三更的再这么办,但要回家又不得不往那条路上走,正在胡思乱想中,快要走到那禁区时,突然那乱坟岗处方向的树上传来了,哇、哇,刺耳,高亢的鸣叫声,那恐怖又淒凉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晚,当时我真的被吓得汗毛到竖,魂飞魄丧呀。不过那里离村庄已很近跑了一会终于到了自己熟识的村庄。心想再也不会有事了,此时心里踏实了许多,终于快到家了。
  
  不料想刚走到村口的第一家时,他家的厨房突然窜出了一条…恶狗,我本能地避开牠,但牠一连串的狂叫,又把左邻右舍的狗都唤醒了,于是四,五条狗围追了过来,我只有拚命地跑吧,但还是被追上了于是我只能用脚踢,大声地吼叫,也许是狗认出了我,或是我的吼叫狗被我给镇住了,终于是脱离了狗们的追赶,但到家时发现裤角还是被狗咬上过几次,幸亏是冬天。……
  
  当时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自家的门,从这可以想像当晚天是多么地黑暗。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