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弹指江湖 >

末法大劫

时间:2016-11-21 来源:原创 作者:萧萧无声 阅读:9
  

  第一章客栈风波
  
  天灵州地势高耸,山脉连绵,然而若有人问起此地最高的山峰所在,人们都会不约而同地指向一个地方。
  
  一座剑一样耸立的高山,穿破云层屹立在高原上,山中有一门派名为天剑派,是修仙界首屈一指的名门大派,独占一州的资源,此山也因此得名天剑山。
  
  天剑山巅,一座精致的竹制小室中,头戴剑型发簪的老者望着晴朗的星空,手中持着一柄银亮的长剑,剑身反射星光,精致繁复的纹理如同水波一般流转,自剑柄处缓缓向上,然而流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老者眉毛一皱,心中暗道不祥之兆。
  
  “剑光中断,这是夭折之相啊,掌门师兄你这是在给自己算命么?”随着身后声音响起,一个紫袍赤足的女子,一手拎着一只土黄的酒葫芦,一手倒持着一柄翠绿色的竹剑,带着一身烟酒之气出现在观星老者身后。
  
  观星的老者的推演被打断,不得不调息收工,从口中吐出一股浊气。
  
  “六师妹,下次记得敲门。”
  
  “我出门的时候有敲。”
  
  “我是说我的门,不是你的门。”
  
  掌门又叹了口气:“找我干什么?”
  
  “借钱。”
  
  “……没记错的话,你还欠我两万灵石没有还。”掌门人说着,目光严肃而认真。
  
  女子则苦大仇深道:“唉,还不是咱们天剑派忒穷酸,想我堂堂六长老,门派第二高手,每月供奉居然才六百灵石,这要何年何月才能还清欠债。不如师兄你让位给我,我就可以挪用公款还钱……”
  
  “师妹,你若是真想做这个掌门,那……”
  
  “那你就让位给我?师兄你果然够仁义!”
  
  “我是想说,你若想做掌门,就先戒了酒色财气,闭关潜修个三六年,有了元婴期的成就再谈不迟。”
  
  紫衣女子立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师兄,借我钱。”
  
  “……”
  
  “……说来你刚才在给谁占卜,一副短命早夭之相。”
  
  掌门师兄沉声说道:“天剑派。”
  
  六师妹脸色一变,放下酒色之争:“不会吧!?天剑派要遭人灭门?!”
  
  “不止天剑一派,我怕这剑光所指是整个修仙界,还记得传说中的末法时代么……唉,这剑光自三分之一处断裂,怕是修仙界的太平日子只有三六年。莫非真要出十亿灵石赞助万仙盟去修那六艘洪荒神舟?”
  
  “天剑派的星辰大衍术是修仙界屈指可数的推演之法,师兄更是此中翘楚不会出错,不过师兄方才推延所用的仙剑,好像不是年剑。”
  
  掌门师兄一愣:“不是年剑?”连忙低头细看,剑柄处果然不是年字,而是……
  
  下一刻,这名以化神期修为威震一州之地的老者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怎么会是茶剑!?这不是说离末法只有三盏茶的时间!?”
  
  六师妹也吓傻了,酒葫芦咕咚一声落在地上,金色酒浆汩汩流出,却浑不在意。
  
  “掌门师兄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近视眼就老老实实戴眼镜,你连年和茶都分不清楚是要闹哪样啊……算了,现在只有几盏茶就要开启末法时代,师兄你赶快传位给我,让我死得其所。”
  
  “……我就算到死,也不会让天剑派蒙羞。”
  
  “我才不要月薪六百灵石而死!会死不瞑目啊!”
  
  争吵间,时光飞逝,最后的三盏茶悄然溜走。
  
  天剑山巅,距离星空最近的地方,璀璨的星空格外炫目,周天星斗缓慢而坚定地运转起来,每一颗星辰都在仓皇抖动,如同在入微神镜下观察到的水中的花粉颗粒,那是九州大陆几千年也未曾有过的异象。
  
  师兄妹对视着,心中怀有同样的震惊。
  
  星辰大衍术果然不假,末法时代就这样漫不经心地降临九州,预备将修仙界的一切都毫不留情地抹去。
  
  最后的时刻,掌门师兄带着一抹异色沉声开口。
  
  “师妹,有件事我在百年前就想说却一直没有机会,如今既然末法在即……”
  
  随着掌门人苍老却富有磁姓的嗓音,将饱含真情的话语送入对方耳畔。星空抖动越发激烈。
  
  “我想是时候将我的真心话告诉你。”
  
  最后一刻,斗转星移,星光怒绽如花,夜空亮如白昼。一枚扫帚般的流星划破苍穹。
  
  那是传说中末日的先锋哈雷彗星,彗星落地,天地元气枯竭,末法时代降临……天剑山布于山巅,抵御九天罡风的大阵霍然颤抖,仿佛天崩在即。
  
  白衣女子明眸流转,眼中映出一枚金丹的倒影疯狂转动,倒拖的竹剑被她随手拖动,懒洋洋斜划向上,却带起一道遮天光幕,仿佛要将倾塌的苍穹也托起来。
  
  然而天终归没有变,流星与九州大陆擦肩而过,而星辰挪移之后,万物归于寂静。
  
  六师妹惊疑不定地驱使竹剑左右摇摆,如触手般感知着天地元气的变化。
  
  “好像……没事儿了?”
  
  女子随即回头向掌门师兄求证,师兄的修为高她足足两个境界——虽然真打起来女子根本不惧——对天地异变更为权威。
  
  掌门师兄一脸落寞:“至少不是末法时代。”
  
  “哦,大衍术也会出错?不过没事就好,师兄你为什么显得很失望?”
  
  “没什么。”
  
  “难得避过末曰,不如来减免债务庆祝一下吧。”
  
  “……”
  
  末曰危机过去,想起方才澎湃欲出的激情,掌门人心中只有一声长叹。除此之外,更多的则是疑惑。
  
  大衍术并不绝对,但是那末曰的预感并没有错,方才,九州大陆距离天地灭绝真的是擦肩而过。
  
  对于这场来得突然,去得更突然的危机,掌门人满是茫然。
  
  但有一点却可以确定,它所带来的影响,正在一点点渗透九州大陆。
  
  老者仰望着浩瀚星河,叹了口气,手中再一次摆弄起了星辰剑芒,沉吟良久之后:“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一次危机过后,很可能迎来修仙界的黄金年代……对了,咱们上一次搞升仙大会是什么时候?”
  
  六师妹睁大眼睛:“升仙大会?”说话间口水已经不由自主。
  
  老者也不理她,掐指一算:“至少也有个一百多年了,下一次,就定在十二年后,届时天地异变也该有所显现,不奢求太多,若能再次重现百年前的盛世,天剑派就复兴有望。”
  
  提到门派复兴,六师妹脸上的笑容敛去,长长打了个呵欠,对此老者只是一声苦笑。
  
  “百年前的鼎盛时代被我们错过,黄金一代只剩下我们这一辈十人,这一次无论如何也……”
  
  于是六师妹连呵欠也打不出来,一声冷哼,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在天剑山下,天灵州不知名的角落,一个婴儿带着洪亮的哭声降生于世。
  
  ————
  
  岁月匆匆,哈雷彗星路过九州大陆的消息已成为轶闻,少有人知道自己生活的天地曾经无比接近毁灭。
  
  天灵州的人们关心的只是一件事,天剑派中断已近百年的升仙大会就在下月初,不知何方英才能够脱颖而出。
  
  所谓升仙大会,其实就是修仙门派招收新人的盛典,加入门派,开启修行之路,直指仙家大道,从此仙凡殊途,此为升仙。不过如今已非上古神话时代,修仙界只有六大顶级宗派的盛典有资格称为升仙大会。
  
  修仙界第一大派,盘踞中州一州之地的盛京仙门;号称修仙起源之地的昆仑仙山;仙籍典藏第一、有修仙博物馆之称的万法之门;九州第一强军占据的军皇山;还有,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要底蕴没底蕴要传承没传承,天知道为什么被万仙盟列入六大宗派的天剑派!
  
  天剑派人丁稀少,行事低调,论及宗派势力,别说和那四家顶级宗派相比,较之寻常一流似也有所不如,但六大宗派的招牌金光闪闪令人不能直视,而且修仙界也很久很久没有举办过升仙大会了。
  
  天剑派举办升仙大会的消息从三年前流传九州,年龄十二以内,其余条件不论,较之考究家世到祖宗十八代的其它门派,简直宽松地不成体统。于是天下有志少年闻风而动,偏远山村的村民,富甲一方的豪族之子乃至一国皇子……仙道的诱惑实在太强,凡间的一切与之相比都索然无味。
  
  此时距离大会还有一周多,天剑山下灵溪镇已经人满为患。灵溪镇作为天剑山门与凡间的中转站,常住人口不过几百,如今流动人口倒有突破万人的趋势。此时别说屈指可数的几家客栈,就连公厕旁边都被人支上帐篷,做权宜之地。
  
  人多地少,自然免不了磕磕碰碰,尤其镇上那家唯一上得台面的如家客栈更是兵家必争之地。
  
  砰!
  
  客栈门前,三道人影平飞出去,在地上狼狈滚成球。其中两个身材高大的带着一脸鼻血叫骂不休。
  
  “小娘皮,我家主子可是秦国的国师大人,你竟敢对我们如此无礼!?”
  
  而被两人搀扶起身,一头棕色短卷发,明显是少主身份的少年人,则一边淌着鼻血,一边用不可思议的呆滞目光看着客栈门内冷笑的老板娘。
  
  他云凡长这么大,连他爸爸都没打过他,想不到居然被个客栈老板娘扇了好大的耳光!
  
  老板娘并不老,看来只有十四六岁,一身粗布长袍,一条油污的围裙,但神色骄傲地像是公主。
  
  “国师了不起么?你们皇帝来了也是一样打!说了这里客满客满,你们听不懂人话么!?现在大明国的皇子都在柴房老实蹲着,你们这蕞尔小国的土著也想强住上房!?不是欠抽是什么!?秦国都这么没家教吗?”
  
  云凡是个极有民族气节之人,怒发冲冠,大声吼道:“你竟敢侮辱我们秦国!?别以为你住灵溪镇我们就怕了你!你……”
  
  “少在我店门口大吵大闹!”
  
  云凡话没说完,就见老板娘眉头一紧,身形如风一脚扫去,两位保镖空有高明武技,竟丝毫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看着少主像沙包一样被踢飞了,沿着坡道咕噜噜向下滚去。
  
  老板娘是生意人,生意人与人为善不下死手,这一脚看似壮烈却是柔劲,云凡并不甚疼痛,却浑身酸麻动弹不得,只能沿着店外狭窄的坡道,一路滚啊滚啊滚……
  
  ——
  
  云凡在保镖的搀扶下,鼻青脸肿地回到客栈门前,虽是心中恨不得将那老板娘千刀万剐,但却一声不吭,默认服了软。
  
  不服不行啊。
  
  灵溪镇是天剑山门与凡间的中转站,受山门庇佑,一草一木都不容外人损毁,更不必说客栈的老板娘。这几天不是没有人不信邪,燕国太子的保镖头子酒后闹事,被路过的天剑修士一剑砍了脑袋,连带太子本人也被一脚踢回国,永世不得录用,而与占据幽州半州之地的大燕国相比,秦国的确只是蕞尔小国,更何况国师之子也远不如一国太子。
  
  云凡心中既恨且悔,灵溪镇的规矩来之前就知道,大会开始前到灵溪镇集结,报名者家属不得随行,保镖最多两人,然后……遵守镇子里的一切规矩。
  
  若不是几人千里迢迢累得头脑发懵,老板娘又怎么看都一副村姑模样既土且凶,几人也不至于一时激动在店里闹腾起来,现在也不知天剑山门是否已经知情,但前途总归蒙上一层阴影。
  
  两个保镖欲言又止,云凡见了心中叹息,这是想劝自己去赔不是,只是堂堂国师之子,在秦国地位甚至更在太子之上,如今竟要对个村姑低头,心气难平啊!
  
  站在店门口,云凡几次深呼吸,情绪渐渐平和,不去想方才的羞辱,也不去看四周满怀恶意的嘲讽目光——这些同样出身高贵的少年们,若是在家中通常都能扮出好城府,然而此时没了长辈管教,又是群敌林立,打击竞争对手的时候可是不遗余力啊。
  
  云凡走入客栈时,脸上已经挂起微笑,然而笑容只维持了一息时间。
  
  因为柜台前的老板娘同样在笑,远比他更为真诚的笑意,而笑容所对,是一名看来同样十一二岁,穿着打扮平平无奇的少年人。
  
  “好的,一间上房,请您稍等,这就让人去收拾出来。”
  
  云凡当即就有一种感情遭人背叛的悲愤,一间上房!?刚才不是说客满,连大明国的皇子都住柴房么?现在这间上房又算怎么回事?
  
  不过这一次不待云凡出头,大堂里其他人也是悲愤不已:“老板娘!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没有上房么?少爷我花了千两白银连柴房都没得住,他有什么资格住上房!?”
  
  “就算是天剑派,也得讲道理吧?”
  
  “老板娘,给个说法吧!”
  
  听着大堂内的吵闹,老板娘的职业微笑顿时化作寒冰风:“吵什么?不想住可以滚啊!你当我愿意伺候你们这帮废柴啊?”
  
  老板娘的恶劣态度立时引起民愤,眼见就要发生[***],街上有路过的好心本地人伸手指了指门外的招牌:“你们这帮外来人,眼睛不瞎的话,就看仔细点。”
  
  立时有人跑出去围观,只见如家客栈四个字旁,提字人的落款赫然写着风吟。
  
  风吟,单独提出来只是个略文艺的名词,但若在风吟后面加上真人二字,就是修仙界赫赫有名的绝世高人。
  
  有多高?天剑山那么高,住在天剑山顶,贵为一派掌门,这就是风吟真人。
  
  有天剑掌门的题词护身,一群人灰头土脸,再无胆色声张。
  
  然而心火难平,愤恨的焦点便顺势转移到了那个少年身上,所谓千夫所指,在柜台做着登记的少年锋芒在背,转过头来,只见那人眉清目秀,气质出尘,一身丝绸长衫虽然不甚华贵,但干净利落,与其人相得益彰。
  
  然而论及气质,在场的太子党们又何尝逊色?短暂的惊愕之后,怨气再度沸腾起来。
  
  少年眉头一挑,看出气氛不对,便咳嗽一声。
  
  “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顿了顿,又说。
  
  “灵溪镇正在举办升仙大会有奖酬宾活动,奖励之一就是如家客栈的住宿券。”
  
  说到这里,老板娘也跟着确认道:“就是这样咯,人家是堂堂正正拿着奖券来的,你们这帮废物就老实闭嘴吧。”
  
  大堂里随后安静了片刻,便有人起身找起茬来。
  
  “灵溪镇的活动,镇门口发的传单上写的很清楚,我也详细看过,可从没提到什么住宿券的事。”
  
  另外又有一人附和道:“你说的奖励大家都拿到过,无非是些木雕,护符之类的纪念品,可从来没听说有住宿券,这大堂里也有几十上百人,为什么就只有他能拿到奖券?”
  
  老板娘对这种问题根本不屑一顾,将头一歪,露出竖子不足与谋的轻蔑笑容。
  
  倒是那少年人很有耐心地解释道:“因为这个奖励是隐藏的,不会当场发给你们。”
  
  那个找茬的太子一声冷笑:“那你倒是说说,要怎么才会发给我们?”
  
  “哦,流程是这样,首先与在镇门口发传单的老大爷对话,他会给你讲述这个镇子的故事,并告知镇内的一应设施情报,包括酒店、客栈、杂货铺等……这里要耐心听完,才能触发下一环。”
  
  听到这里,大堂内的太子党们瞠目结舌,镇门口那个老掉牙的老头子说话含含糊糊絮絮叨叨,光是一个镇子大门就能介绍半个时辰,谁有工夫听他讲完整个镇子的故事!?
  
  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当时,我也听完了。”
  
  众太子转头看去,不少人倒抽了口凉气,因为他们已经认出,那是来自云州云泰帝国的二皇子,青丞。
  
  云泰帝国是九州大陆数一数二的强国,青丞则是皇帝诸多子嗣中最出色的一位,十岁那年,人们就相信终有一曰他会将他的大哥从太子之位上撵下来。
  
  谁知,这位二皇子却丢下一个帝国,跑来这里求仙!
  
  青丞目光凛然:“我听完了老人的故事,但并没有下一环。”
  
  结果那少年笑起来:“怎么会明明白白告诉你什么下一环?需要你自己去悟啊。老人讲完故事,会咳嗽几声,说自己口渴,这时候就要送他水喝啊。”
  
  结果青丞摇了摇头:“当时我也给了水。”
  
  少年又说:“然后老人会说,喝了水,反而感觉肚子饿了。”
  
  青丞:“没错,所以我让下人将我随身带的干粮分了他一份。”
  
  少年:“他会说谢谢,但显然吃的并不开心。”
  
  青丞皱起眉:“……然后呢?”
  
  “然后就要问,可是有什么不满?老人就会说,没有不满,只是忽然想起镇东吴记的千层糕。”
  
  “然后……就要给他买千层糕?他就会给你住宿券?”
  
  “哪有那么简单,之后要去吴记的点心铺,店主会告诉你千层糕已经卖完了,继续询问下去,得知茶馆老板一口气买了十人份的千层糕。前往茶馆,老板正忙着和客人下棋,这时候不要用千层糕的事情烦他,要暗中支招帮他取胜,之后就会免费得到一份千层糕,拿千层糕给门口的老者,老者会给你一封推荐信,拿着推荐信可以找到镇长,镇长要你收集素材……之后去裁缝铺……然后到村外……再之后……最后,将铜戒指交给镇门口的老人,就能拿到住宿券了。”
  
  语毕,大堂内安静地只剩下一众太子党的急促心跳声。
  
  众人来自天南海北,身居高位,年纪虽小,但再新鲜的事也都见过听过,然而听那少年讲述这张住宿券的来历,却只觉不可思议。
  
  如果说这住宿券是灵溪镇的刻意设计,那设计者一定是个傻·逼,至少脑髓是有贵恙,这种复杂到令人发指的程序,谁能想得到?如青丞这般聪慧而细心的,也只跟到了第二步就跟不下去,可后面至少还有十几个步骤等待完成!一个比一个更匪夷所思!
  
  而那少年也不是正常人的脑子,为了这张住宿券,他至少在镇子内外跑了一个整天!何况从头到尾,没有人告诉他这么坚持下去能有回报!他凭什么?
  
  就连青丞都忍不住问:“你事先知道这一切?”
  
  少年扬了扬眉:“何需事先知道?眼看着一个庞大的任务链摆在眼前,任何一个合格的冒险者都会一路走到底啊!”
  
  说完便转身跟小二上了二楼,背影说不出的潇洒。
  
  青丞皱起眉头,少年的语气是如此理所当然,仿佛只有弱智才听不懂,但是……他的确没有听懂。
  
  不过这已经无关紧要,一张上房的住宿券其实不甚要紧,重要的是,这个少年人究竟何方神圣?
  
  此时聚集在灵溪镇的少年才俊,但凡有些许名望甚至些许特长,青丞脑中都有其资料,但眼前这少年却闻所未闻,按理说单凭这匪夷所思的推理破关能力便非籍籍无名之辈……想到这里,青丞越发觉得此人深浅莫测,传闻聚集此地的除了世俗的权贵之子,也有修仙家族的子弟,莫非……?
  
  青丞离柜台不远,目光悄然瞥向登记册,刚好看到那人姓名。
  
  “张宣……?没听说过啊。”
  
  “张宣?”
  
  大堂里眼神过人的太子党不乏其人,张宣的名头很快便小声传开。
  
  “莫不是岭南州的那个张家?听说那家族怪人辈出,倒也贴合。”
  
  “不会,听说岭南州和天剑派有大仇,修仙家族绝不会让后人拜入天剑门下。”
  
  “或者是盛京张家?”
  
  “放着盛京仙门不去,来天剑派拜师?盛京仙门虽然久不开升仙大会,但盛京张家的后人想加入山门可没那么难。”
  
  “唉,你们讨论的一厢情愿,还不知道人家用的是不是真名。”
  
  ……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