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故事新编 >

僵持

时间:2016-12-10 作者:晓河 阅读:9
  

  周末,十七时三十分,孩子准时回到家里将书包往沙发里一扔,立即投入到手机游戏中,全然不顾周围的一切。
  
  “今夜作业多不多?”父亲悄悄来到身旁,低声问道。
  
  等了一会,见孩子豪无反应,心里来了气,提高了声音的响度:“今夜作业多不多?”“不多。”孩子头也没抬地说,两手不停地把玩着手机。
  
  父亲从孩子手里夺回手机,命令他写作业。孩子见父亲如此蛮横,很不情愿地从书包里掏出语文书看起来,不时地拿眼瞪着父亲。这可真让父亲生气了。他顺手抄起窗台上放着的长杆苍蝇拍子一阵狂打,直打得孩子呼爹叫娘为止,然后一屁股摔倒在沙发里,呼呼地喘着粗气,嘴里还在骂个不休。
  
  这不是第一次了,每逢孩子不做作业的时候,父亲说两句规劝好好学习的话罢了。
  
  今晚,父亲真的铁了心,他要看到底谁坚持到最后,所以一直盯着小家伙。
  
  “嘟――嘟――”
  
  就在父子俩不可开交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响起了振动声,父亲好像没听见,在沙发里蜷缩着。
  
  “嘟――嘟――”……
  
  “真讨厌!”父亲心里不无反感地说,同时慢腾腾地伸出手从桌子上构回了手机。
  
  “喂,你谁呀?”父亲有气无力地问道。
  
  “我是赵杰,怎么,不高兴?”
  
  “是的?”
  
  “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没谁!”
  
  “那你怎么这副酸样子?”
  
  “儿子作业没写。”
  
  “哎呀,多大点事,居然把你煩成这样。不是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吗?况且,儿孙自有儿孙福,由他去吧!”
  
  “那怎么行,你是吃饱了没事干的人,我哪能跟你比啊?”
  
  “老弟,别生气。兄弟一场,我们哪能见死不救,只是听你在生闷气,我们心里过意不去呀!怎么样,出来玩两把吧?”
  
  “不行,绝对不行!”
  
  “怎么,不给面子咋的?告诉你,我们只好过来了!”父亲一听,不好,一旦麻友过来,乌烟瘴气,孩子别说写作业,就连休息都成问题。
  
  自从孩子他妈与自己离婚后,这孩子整天像换了个人似的,再也不好好听自己的话,学习上开始松懈了,为此急坏了班主任老师,隔三叉五地打电话询问原因,有好几次公然要求登门拜访,要不是自己好说歹说,可就糟了。
  
  父亲千好万好,就是打麻将不好。别人是为了消遣,父亲则很投入,而且一打起麻将来,昏天黑地地不知道回家,家务事成堆,也不闻不问。更为严重的是开始输小钱,后来输大钱,把每月的工资打进去不算,还偷偷摸摸地将妻子的耳坠、镯子等等变卖了打麻将,总之一发不可收拾,任谁劝也不停,直至被单位辞退,还引不起注意,老毛病不改。
  
  其实,父亲起初并不是这个样子的,而是一个精干精明的人。记得大学毕业那会,一米八的个子,黑发隆鼻,两眼炯炯有神,看上去帅极了,别说女生,就连男生们都啧啧称赞。就是这样一位俊美的小伙,参加工作的最初,充满了理想和朝气,在本职工作中兢兢业业,富有责任心和同情心。一流的业绩赢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赞扬,没过几年已经春风得意,鹤声四起,真是青年才俊,不得了。
  
  没多久,父亲与单位一位被大家冠以“白公主”的美女同事结成伉俪,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事业上的干劲越来越大,谁不羡慕啊!
  
  有谁想到,父亲自从粘上了麻将,开始一蹶不振,越来越不像话,最终走上了家破业息的境地。
  
  父亲接完电话后,赶紧起身出门,临走时摔下一句话:“我有事出去一会,你好自为之,把作业写完,不然没完!”
  
  这一去就是整整一夜。
  
  第二天回来时,脸蜡黄,挂满了血丝不算。当他忍着饥肠辘辘的肚鸣,步履踉跄地摔进家门,见孩子趴在桌子上睡着,心里剧烈地抖动起来……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