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爱情故事 >

不论如何,我只是你的何以玫

时间:2016-12-12 来源:转载 作者:萌萌哒 阅读:9
  

  (一)
  
  那个时候,柠檬姑娘喜欢的那个人突然在空间发了条说说“有人说我像何以琛……”,于是柠檬姑娘就一个人默默地追完了整部剧,尽管柠檬是个不喜欢看剧,看电影的奇葩,可还是因为那个人一句话,默默去看了剧。看着那个剧,想着她喜欢的人,一个人在电脑前哭的稀里哗啦。
  
  是的,像这样的事很多,因为那个人的喜欢,她去读《上下五千年》,她去看篮球赛,她去写诗,去爬山。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大概最后就是成了那个人的样子吧。那么柠檬姑娘就是这样,慢慢的向着那人靠近。
  
  同赵默笙一样,同样是七年,柠檬姑娘已经喜欢那人七年了。为他哭,逗那人笑,一切那人都知道,可是始终不冷不热。他拒绝了柠檬姑娘,却又在柠檬姑娘下定决心不再联系那人时,打来电话,发来短信。于是,就这样,无法靠近,却始终又无法放弃。
  
  我们骂她傻,可她只是淡淡笑,目光悠远,“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作为有着花心滥情之名的双子座,柠檬姑娘是个异类。平常时候几乎不与男生讲话,几乎没有异性朋友,洁身自好的令人发指。有人追她,千里迢迢送一箱又一箱的水果,每天做叶子标本记相思,柠檬姑娘一退再退,最终也只是以“朋友”作为最后的底线,让追她的人哭笑不得。最终出于道德愧疚,还是与追她的人断绝联系,她这样说,“对不起,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也不想浪费你的时间,所以,我们也无法做普通朋友”。我们又说她,那人喜欢你是他的事,你又何必?她又笑,淡淡恬静中是无法忽视的坚定,“因为我会不安”。
  
  (二)
  
  看完了《何以笙箫默》,柠檬姑娘终于发现,那人不是何以琛,她却是何以玫。
  
  何以琛对喜欢的人一往而深,其他人在他眼底都是浮云。而那人,她喜欢了七年,一起难过,一起笑,一起走,是友谊,却永远无法超越到爱情。她于那人是可有可无的葱花,汤加上葱花,会好看,很香,可是不加,也可以。她却将他,当成了自己唯一的信仰。他想去的地方,始终是她的远方。只是,她永远不在他的眉间心上。她看他徘徊在各种人之间,肆意调笑,从容自如,而她的道行远远不如她高深。他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她一个人活成寂静,素成了岁月里的时光。这样的两个人,最终会走在一起吗?第一次,柠檬姑娘这样问。
  
  何以琛和赵默笙之所以七年后依然在一起,是因为彼此心中有对方。这样的两个人,只要彼此初心不改,七年,十七年,都不会成为阻挠。距离虽远,心却很近。而她与那人,是吗?她和他一路走过,七度春秋,却始终看不懂他,看不到他的真心,看不到他的在意,或笑或语,她哭,她笑,她闹,他始终都是那样的一个存在,不远不近。是平行线吧,不是我在你也在,而是从不会交叉,只要你一个转身,他便不见。如此,故事中的何以玫,大约也是幸运的,毕竟是兄妹,毕竟怎样都无法割舍。而她呢,她是什么?朋友不是朋友,恋人不是恋人,她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始终都是一个尴尬的存在。原来,自己是这么可悲。
  
  想起以往,她发空间,记录心情。是欢欢喜喜的,是字斟句酌的,每字每句,像是装饰,像是盼望。终于,日子久了,竟像极了面具,明媚阳光的面具。再多的风雨袭来,柠檬姑娘也是习惯性的弯起嘴角,淡淡的,恬静的笑,自嘲着,却也无畏前行着。越来越远的时光拉长,怎样考虑,原来她于他,从来都是浮云。那么多日子,她的时光里,似乎满是他的影子,朦朦胧胧,却始终遥不可及,竟是从未留下痕迹。
  
  于是,柠檬姑娘终于狠狠心,想哭,却又习惯性微笑,“对不起,我终于发现,你是我看不到的明天”。在这个时候,那个人才从以往的“嗯”,“好”,“知道”之类的回答,转为大段大段的询问,在这个时候,柠檬姑娘才知道,原来他不是打字不快,而是通常他不愿罢了,习惯性敷衍。想起那时候,她总是为他找着借口,他忙,他有事,虽只是一个字,可他还是回我了,那些小心翼翼,不安彷徨,总是被她习惯性忽视,习惯性藏起,只是这个时候的真相,在她懂得时,终于从心底冲出,在他大段大段的文字里,柠檬姑娘模糊了泪眼,什么都看不见。只是到了最后,她也确确实实活成了他的模样,最后一句“嗯,知道”,结束了全篇。
  
  青春期的第一场懵懂,就这样作了告别。原来在人生的剧场上,谁都不是赵默笙,能遇见何以琛那般的幸运。我们都是何以梅,倾尽全力地满心欢喜去努力,后来才发现都辜负了流年,匆匆错赋予。但,即便是这样,也有过欢喜,有过难过,其中滋味,多年后,再来看,也不算白白淌过。好过月白风清,却没心没肺的不在意,青春也总要有点苦涩。

分享到:
  • 上一篇:她说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