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散文 > 抒情散文 >

等待深情

时间:2016-12-14 来源:原创 作者:勿忘心安 阅读:9
  

  纵使西风荒凉,尘世布满尘埃,我相信前方总会有春暖花开,只因有风在,有云在,有……你在。————题记
  
  白落梅说:“万物有情,我便是那离不了情的人,一株草木,一方老玉,一首古曲皆令人心生感动,好似前世与之情未了,缘未尽”。一生与情字纠缠,羁绊了手脚,哪管亲情,友情,还是爱情,皆因你我都是凡人,做不到四大皆空。唯有那泛了黄的等待,依旧守候在晚风中,荏苒的那么风情万种。
  
  莫如在落时候,愿等一树梅开,等暗香盈袖,只因墙边会有故人来,你说:“别怕,我会一直在”。许是这一场守侯等的太久,深情也就迟了,徒留一抹红,润了眼眸。忽而爱探出头,让栖息在梅稍的暗香,一瞬间温起来,软起来,承诺就有了意义。于是,你将流年寄给我,并轻声说,你在,我爱。
  
  有时,回忆总与岁月隔着一程山水,等待就萧萧了,寂寂了,不那么铁骨铮铮了,许这算不得薄情,只是风寒水瘦,红尘也滚滚了。暗香浮动会终老,会失味,会无,所以需要思念来喂养,直到委婉的动了情,收了心性,一个人就这么守着,俗尘的地老天荒,人生的黯然销魂。
  
  当一段往事落在眉心,与寂寞栖,与凛冽栖,忽而,思绪就凌乱了,远方也只是远方,不是所有的相遇都会重逢,或许擦肩更值得珍惜。人生大抵都是如梦初醒,飘飘然一阵,失落落一阵,后来明白,诺,断然不能轻许。
  
  几只鸟雀清脆的鸣叫声把我从悠长的梦里拉了回来,蓦然,眼角还残留着泪痕,哦,原来是做梦了。梦里有懵懂的小儿,微笑母亲,许是离家太久了,许是太过想念了,又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才会夜夜来到梦中,不可自拔。我该回家看看了,出门已两月有余,的确是该回去看看了。相逢总是短暂的,每一刻的聚首就成了最珍惜的时光,是谁说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句话在离别之时讨厌极了。幸喜春还未薄情,想念还在逶迤,距再次相见也就不远了。
  
  人生没有岁月可以回头,没有光阴可以等待,你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努力着,编织着,等到白发苍苍之时暂且不留遗憾吧。思念会随着时日一起生长,依着春夏,漫过秋冬,磨平了岁月的棱角,圆润了,旖旎了,和爱打成一片了,以致后来怀念的时候,竟分不清你我。
  
  金岳霖对林徽因的喜欢,岂止是深情可以比拟,他用一生演绎的等待,漫长而安稳。你在,我用情守候,你走了,我用心守候,乃至暮年,他宴请了各位好友,只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仓央嘉措的等待,耗尽了心血,将深情镌入禅心,临在宣纸上,架着翱翔的雄鹰,飞起来,飞起来。不思量,自难忘,世间还有一种情是平平淡淡,一如,雪落了,你我一不小心就白了头。
  
  从来不怎么喜欢过于浮躁与华丽的事物,许是觉得总是缺少真实感,摸不着底蕴。浮躁,是浮着的,飘着的,是艳丽丽的山水蒙上了一层薄雾,失了灵魂,失了血肉。喜欢着风轻云淡,喜欢着细水长流。那些山盟海誓,天长地久,终究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也许越是尘埃的,散淡的,越能入心吧。后来,山长水远却是一个人的事!
  
  冬是烈艳的,露是清冷的,与之相遇,便会生出一枚薄凉,彼时的娇羞已不在,当烟火撞击着烟火,岁月呀,以不可回头的姿态独立,浓情而又蹉跎。
  
  光阴到底是颓了,且颓的那么妖娆。
  
  西风瘦了,等待依然圆润着。
  
  文字/勿忘心安
  
  QQ/1451613182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