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故事新编 >

带你去看另一篇天空 第五章

时间:2016-12-15 来源:原创 作者:周小屋 阅读:9
  

  “啪啦!”打开了窗帘,阳光瞬间充满了整个琴房。逸阳搬起小板凳,对亓宇笑了笑,光线照亮了她的侧脸,自信。“那么我开始了!”
放下板凳,双脚轻放在凳子上,开始。逸阳弹起了莫扎特的奏鸣曲K545第一乐章。“do mi so si do re do,la so do so fa so fa mi fa mi……”轻快的音符在耳朵响起,如流水般,干净、清澈。
阳光懒懒的,趴在琴键上,还有逸阳跑动的小手。亓宇不懂音乐,也不知逸阳在弹什么,只是觉得从来没有那么安静过,与从前的寂静不同,这份安静多么让人舒服,这个曲子如此干净。亓宇看着逸阳飞快跑动的手指,觉得很神奇,为什么如此快的速度,却能弹出如此平静,像哄小婴儿睡觉、像摇篮摇啊摇。以前妈妈亲亲的拍着自己的背,唱着一首首熟悉的儿歌,自己迷迷糊糊的慢慢进入安静的梦想。他能感觉到妈妈给自己盖的小毛毯软软的,暖暖的。
逸阳轻轻的呼吸着,弹着一个又一个和弦、一段又一段的非连奏。她看到了一条街,有个花店,她穿着最爱的小皮鞋和一条花花长裙走进了花店对面的咖啡厅。她说她是个孩子,只能要一杯牛奶。牛奶没有很烫,温温的、香香的。那白白的牛奶看起来很活泼,因为她从牛奶里看见了正在闹腾的狗狗荣华,逸阳舍不得喝那牛奶,因为太美好。
弹完最后一个和弦,琴房仿佛没有静下来,那亓宇呆呆的看着,陶醉;那逸阳静静的闭眼,感受着最后和弦留下的泛音。微风轻起,空气感觉那么干净。
九九尽!闭粕蚱屏苏庖话簿病X劣詈鸵菅糇罚桓瞿昵岬拇蠊媚微笑中闪着泪花,姑娘称不上漂亮,缺个人一种简单大方的感觉,是一个让亓宇和逸阳都感觉很舒服的大姐姐。白衣蓝裙,干净朴实。
大姐姐走到逸阳旁边:“小朋友,你几岁呀!”
“我五岁,嘻嘻。”逸阳的声音几乎都是从她的蛀牙缝里发出来的,漏气的,可依然掩盖不住那种自信,骄傲。逸阳的回答震惊了杨璐,她完全想不到这样一个才五岁孩童可以弹下莫扎特的奏鸣曲,K545不算高难度,但也有中级水平。当然,逸阳的技术其实还是达不到这样的一个古典曲子,只是逸阳弹出了一种心境,也许莫扎特的作品由一个孩童去思考,可以弹出更美的味道吧。杨璐这样想着。
“你在这个琴房弹琴,你应该是杨雄伟老师的学生吧。”
“对的。”逸阳笑道
“嘿嘿,他是你的朋友吗?”杨璐指着亓宇。当杨璐在看到亓宇时,眼中已退去了刚才的那丝光彩,剩下的只是一片空洞。但杨璐确定,刚才眼里的,是对音乐做出的反应,那是对音乐的一种爱。
“对呀,他是同学,叫做亓宇的同学,刚才遇到的,然后我们都在等妈妈,我就上来弹琴给他听。”杨璐摸摸逸阳的头,一脸霸气“我叫杨璐,是杨雄伟老师的女儿,是W市一中的高一学生,16岁哈哈哈!”
杨璐站在钢琴旁边,甩手一弹,一条快速的降B大调音阶顺逆行快速完成。
“帅吗?”杨璐看着亓宇问。
一双大眼睛,里面满满的崇拜,更多的是喜爱。亓宇不禁点了点头。
“奇宇,你很喜欢钢琴吧!你几岁啦!”
“恩,8岁。”
“你看起来好害羞,嘿嘿,你姓什么?”
“亓。”
“奇?好奇怪的姓试……就是想和你们两个一起弹琴,奇宇你会弹琴吗?”
“不会。”
这时琴房的门打开了,一个有点虚胖的中年大叔走进来:“阿璐,还没好呀。”
逸阳:“老师!”
“哟嚯嚯,逸阳还在呢,妈妈还没来吗?这么用功!”孙雄伟用他肥肥的手跟逸阳挥了挥手。
“爸!我想跟你说件事。我想让他们两个跟我一起上课。”杨璐跑过来,激动地,期待的。
“上课?”孙雄伟一副“你又在闹什么”的表情。
“呀呀,不影响的,我才高一还没有那么快艺考的,就是想要和真正懂音乐的人一起……嗯……老爸你也很厉害!真的!”
孙雄伟:“那也要问问人家同不同意啊,人家父母同不同意啊。”
亓宇暗暗的听着杨家两父女辩嘴,看着窗外,阳光轻轻的,好像很温暖。逸阳看着亓宇,她记住了那种眼神,纯净、忧伤。
杨雄伟突然走过来,摸摸亓宇的头:“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老师好,亓宇。”一向淡淡语气的亓宇,这次语气中多了意思好奇。
“很喜欢钢琴?”
“不知道”
……一片沉默,安静,尴尬。“呵呵呵。”一声底气十足的笑声冲破了这样的气氛。杨雄伟笑着,这是一个总让人觉得有隔膜的孩子,无法接近。“恩,妈妈呢?”
“在忙。”亓宇看着老师,扣着自己的手指。
“如果真的喜欢的画,回家问问妈妈把,允许的话下节课和妈妈一起来吧。”杨雄伟站起来:“逸阳,你就和你的同学在琴房里玩一玩等妈妈来接吧,一会记得锁门。我们就先走了,还有点事情。”
逸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好的,老师再见。”
待到亓宇妈妈忙完工作已到了博物馆关门之时。车上亓宇握着那两张门票,听着老歌,看着车外的车水马龙。除了邓丽君的歌声,车里只剩下寂静。妈妈握着方向盘,感到这种安静似乎有些尴尬。
“宇。恩,我们下次再去看博物馆吧。今天我们先去吃饭好吗?”
……还是那片安静。
“妈妈也不知道会突然,额,临时出了点问题,那个……”
“妈妈。”亓宇打断了女人的话。转过眼看着她,女人看着前方的路,看不到亓宇眼里闪过的一丝期待。“我喜欢钢琴。”略带紧张的语气,亓宇没有说“我要学”而是说“我喜欢”这是一种恳求,在女人眼里,这更是一种……撒娇!没错,儿子从来没有这么对自己撒过娇!虽然这只是女人认为,但这样的想法让女人不得不成全亓宇,成全自己的儿子!
公寓的楼道间,两个孩子一前一后的扶着楼梯小跑着。略带轻盈的步伐走出楼道,向车子奔去。上车,关上车门。“出发啦!”逸阳的妈妈兴奋的一喊,踩着油门呼啸而去。这是女儿第一次去上钢琴课显得如此高兴。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