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鬼故事 >

祭鬼之你相信世界有鬼吗?

时间:2016-12-26 来源:原创 作者:龙猫 阅读:9
  

  01

  

  夜雾袭来,仲夏的夜晚倒有点凉意,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不远处七八个人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让原本寂静的夜晚添加了几分热闹。

  

  月光透过缓慢移动的黑云洒在大地上,一棵高大的槐树下站着一个诡异的人影,她静静站在那儿,一阵阴风吹过,脸有些憔悴苍白,凌乱的发丝在风中微微摆动,眼睛空洞直勾勾望着远处的人群。

  

  文雅若感到有人注视着自己,转身却见槐树下站着一个人,脸色刷一下变得苍白。

  

  “若若,怎么了?不舒服吗?”一旁的陈豪杰发现文雅若的异样,关心拍一下她的肩膀。

  

  “啊...”文雅若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同时也回过神来。

  

  “彤彤?”文雅若惊呼出声,一旁几个人听到彤彤两个字,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们聚会怎么不叫上我?”槐树下的人影缓缓走过去,大家看到越走越近的人,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

  

  “你前段时间不是没去学校吗?所以..”文雅若说话有些结巴,眼睛死死盯着那人看。

  

  “所以你们就不叫我了?”那人眨着她亮晶晶的眼睛,走过去亲昵挽住文雅若的手臂。

  

  “是...是啊...”大家都尴尬回答,见真是彭彤彤,都松了一口气。

  

  “彤彤,这几天你怎么去学校上课?”神经有些大条的苏敏敏,两手抓着鸡腿啃咬着,嘴角沾满油渣,睁大眼睛好奇看着彭彤彤。

  

  此话一出,问出所有人的心声,他们也好奇那天的那件事。

  

  “上次写生回来就生病了!”彭彤彤囧囧望着大伙,嘴角却勾着一抹无人察觉诡异的笑容。

  

  突然一阵狂风刮过,天空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划破整个天际,下起了毛毛细雨。

  

  ”真是晦气,怎么突然下起雨来了?“陆丝咒骂一声,赶紧收拾东西。

  

  大伙觉得这雨来得诡异,也不多想开始收拾起来,只有李美丽安安静静站着,有些惊恐望着彭彤彤,身子还在微微颤抖。

  

  ”美丽,下大雨了,你怎么还站着?“彭彤彤露出甜甜的笑容,笑容灿烂又有些诡异。

  

  ”啊...你不要过来...“李美丽跌坐在地上,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双手紧紧把自己抱作一团,眼孔微缩。

  

  ”美丽怎么了?“彭彤彤走了过去,伸手想拉她起来,李美丽一把拍掉彭彤彤的手,胡乱在空中挥舞。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关我的事,不是我们要...“李美丽还没等话说清楚,陆丝跑过来捂住她的嘴。

  

  “不是你们什么?”彭彤彤疑惑问道,眼眸闪过犀利的杀意。

  

  正好被李美丽捕捉到,她两眼圆睁,神情有些许狰狞,心脏像充了电的发动机般‘卟通卟通’地急剧跳动着,血液如出匣的猛虎般到处肆虐乱撞着,她甚至可以清晰感觉背部的每一根汗毛直立挺起不断的瑟瑟发抖。

  

  李美丽眼前一黑晕厥过去,天空下了倾盘大雨,雨水与地面敲击声让人听起来竟然觉得诡异。

  

  “我们到前边避雨吧!”端木森走过来拉起彭彤彤的手,向附近一间破旧的学校跑去。

  

  众人跟了过去,在他们刚离开的地方,一道诡异的黑影一闪而逝。

  

  这是一间废弃多年的学校,学校周围长满苲草,墙壁上到处是青苔,阴森森让人不自觉毛骨悚然。

  

  众人推开比较完整的一间教室门,陈豪杰放下了李美丽,一群人围上来,外面的雨式一会半会停不下来,风声雨声雷声交织一起,不好的预感笼罩在众人心里。

  

  “怎么办?要不要打电话叫人接我们?”苏敏敏望着昏迷的李美丽,心里焦急不安。

  

  “对哦,还是敏敏聪明!“高峰忙从兜里拿出手机,手机亮了亮竟然黑屏了!

  

  ”用我的...“陆丝觉得这雨来得莫名其妙,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拨通了号码,却一道闪电劈了过来,陆丝下了一跳没拿稳,手机摔在地上。

  

  ”该死的,这什么鬼天气?我曹,手机坏掉了!“陆丝从地上捡起手机,按了按却怎么也开不了机,整个破旧的教学楼显得更加诡异。

  

  “没办法了,只能等雨停!”陆丝压制心中的不安,双眸含春望向端木森,却见端木森搂着彭彤彤,而彭彤彤整个人都快钻进他的怀里了。

  

  “彤彤,你不是跟森分手了吗?”陆丝跺跺脚,语气不满的道。

  

  彭彤彤记起了上周两人闹矛盾,自己提出分手,立马从端木森怀里起来,端木森搂着自己不放。

  

  “放开我...”彭彤彤捶打端木森胸口,像炸毛的野猫在他手臂狠狠咬一口,甜腥的味道进入口中,她眼睛闪过嗜血的光茫。

  

  “我可没答应!”端木森好笑看着怀里发狂的小野猫,无动于衷任她咬打。

  

  “为什么?”彭彤彤停下动作,抬头望着端木森,端木森趁机低下头,吻住彭彤彤诱人的小嘴。

  

  彭彤彤只觉得微冷的舌头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直到有些喘不过气来,端木森才恋恋不舍放开了她。

  

  “傻瓜,因为我爱你啊!”端木森好笑敲彭彤彤的脑袋瓜,彭彤彤吃疼皱着清秀的眉目,嘟着红肿的嘴。

  

  “彤彤,当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又怎么回来的?”苏敏敏打破了沉默,伸出手拉了拉陆丝的衣角,陆丝不满背过身。

  

  “你们想知道啊?”彭彤彤神秘一笑,众人都把耳朵竖起来,生怕错过什么。

  

  “我看见了...”彭彤彤低下头,两根食指打着圈,众人心都提到嗓子眼”我看到了陆丝跟高峰有暧昧哦!“

  

  ”彤彤,你瞎说什么?“陆丝转过身不安看着端木森,端木森抚摸彭彤彤的手顿了顿,没抬头看陆丝。

  

  ”丝丝...我们的关系就不用瞒着大家了!“高峰立马站了出来,伸出手想牵陆丝的手,却被她甩开。

  

  “其实我还看见了...”彭彤彤的声音很轻,众人听得一清二楚“看见了鬼!”

  

  “鬼?彤彤,你是被吓到了吧?世界上哪有鬼啊?”苏敏敏呵呵的傻笑。

  

  ”对啊,鬼才相信有鬼!“陈豪杰鄙夷撇了彭彤彤的一眼。

  

  ”是吗?“彭彤彤诡异的笑了。

  

  02

  

  清晨,淡蓝色的天空飘浮着朵朵白云,微风吹拂着路旁的树叶,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来回地蹦跳着,仿佛在告诉人们新的一天开始了。

  

  彭彤彤眯着眼慵懒靠在文雅若身上,初夏的阳光暖暖地,透过指缝看阳光,光芒刺人眼膜如梦如幻。

  

  “彤彤...”端木森走过来,他的声音让人着迷,很有磁性,显得很沉稳,给人一种安全感,感觉很踏实。

  

  彭彤彤别过脸不去看他,端木森轻轻叹了一口气,对文雅若微微点头。

  

  “森,过来这边坐!”陆丝眉开眼笑向端木森挥手,端木森瞧了瞧不理睬自己的彭彤彤,转身走向陆丝。

  

  “彤彤,你俩闹脾气了?”文雅若勾起落下的发丝,有些调侃的问道。

  

  “我们分手了!”彭彤彤淡淡的开口,语气带着些许的怒气。

  

  “哦?这样分手了?森可是很抢手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丝丝喜欢森,你这不是拱手送人吗?”文雅若食指点了点彭彤彤的额头,彭彤彤没回答,在温和的阳光下,车子摇摇晃晃,不知不觉睡着了!

  

  “啊...”彭彤彤尖叫了一声,双眸睁开,脸色苍白,心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头压住,身子不停颤抖,脑袋有一刻空白。

  

  “彤彤怎么了?”端木森的声音把她思维拉了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趴在端木森背上,彭彤彤如碰到烫手山芋跳了下来,不顾现在什么情况就往前跑,步伐有些蹒跚。

  

  “彤彤怎么了?”文雅若走到端木森身旁,低声问道。

  

  “不知道,可能做噩梦了吧!”端木森望着彭彤彤的背影,眸子闪过不明。

  

  “她不会发现了什么吧?”文雅若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不可能,这些日子除了和我闹脾气,一切都很正常!”

  

  “那就好,不知为何我心里有些不安!”文雅若低下头,若无其事从端木森身边走过。

  

  彭彤彤跑着跑着发现自己来到一座古老的宅院,这座老宅看上去有些年头,宅子两旁载满了梧桐树,透过生锈的铁门可以看见院子一片绿草如菌的草地,上面开满各色的鲜花,蝴蝶萦绕其中,煞是妖娆。

  

  彭彤彤看着眼前这一幕,瞳孔透出恐惧,这和自己梦中的一样,难道那个梦是真的?

  

  “彤彤,你怎么知道这次来这儿写生?”苏敏敏跑了过来,见到院子的景象禁不住发出惊叹:“哇,好美,这可真是一处世外桃源啊!”

  

  “我们...在这写生?”彭彤彤声音有些颤抖,身体的血液仿佛冻结了,四肢像扎根在原地,无法挪动半步,整个人仿佛陷入无尽的绝望之中。

  

  “彤彤,怎么了?”听到端木森的声音,彭彤彤吓了一跳。

  

  “我要回家...”彭彤彤哇一声大哭起来,泪珠一窜窜往下落,让众人都是一愣。

  

  “彤彤,怎么了?是不是森欺负你了?有什么事可以说出来,有我在呢!”文雅若走过来轻声细语安慰彭彤彤,彭彤彤抱着文雅若哭得更大声。

  

  “彤彤,你就别哭了,这荒山野岭哭那么大声,会招山鬼的!”陈豪杰调侃的说道,这话一出,彭彤彤哭得更大声,身子微微颤抖。

  

  “呜呜...我想回家...”彭彤彤起梦中可怕的情景,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乖...现在也没有车子,要一星期后才有车子过来接我们!”文雅若轻轻拍着她的背,温柔细语让彭彤彤停止了哭泣。

  

  “真的吗?”

  

  “真的!”

  

  慵懒的午后,调皮的阳光不安分透过生锈的铁门,挤入绿色的草丛,偷偷探窥那熟睡的香甜,呢喃的呓语让它吃吃地笑弯了腰,一不留神忘形地滑落跌碎一地,纤淡印迹扰醒清梦悠悠。

  

  高峰从背包拿出一把螺丝器,两根铁丝,一个压力钳,一把锤丁等撬锁工具,不一会生锈的大铁门被撬开了。

  

  一群人走了进去,宅子很大,因屋里终年不见阳光,昏暗潮湿,墙皮早已脱落,墙上凹凸不平。

  

  “咳咳咳...看来这宅子很久没人住了!“陈豪杰推开大厅的门,门发出嘎叽嘎叽的响声,里面一阵霉味和灰尘扑面而来。

  

  “我们不会就住在这里吧?”彭彤彤还抱着一丝希望,手心直冒冷汗。

  

  “是啊!”文雅若观察彭彤彤,彭彤彤低着头,抓着她衣角的手握得紧紧的,身子微微颤抖。

  

  “彤彤,怎么了?”端木森走过来想去握住彭彤彤的手,彭彤彤躲到了文雅若身后。

  

  端木森摆摆手,有意无意向文雅若眨了眨眼睛,微小的动作被彭彤彤瞧见了,更加肯定那个梦是真实的,心里的不安也愈加浓厚。

  

  最好的朋友背叛了她?男友欺骗了她?这里所有的人都厌恶自己?一滴泪水在彭彤彤心里划落,冰冷刺骨带着无尽的绝望。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当天边隐去最后一抹晚霞,夜幕降临了。

  

  “森,我有事找你谈,过来一下!”陆丝靠在门口,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穿着低胸黑色背心,一条超短裤,婀娜多姿的身材,看得一旁高峰直咽口水。

  

  端木森走了过去,神情坦然,跟陆丝出了大门。

  

  “彤彤,你不担心森跟丝丝好上了?”陈豪杰大声嚷嚷,彭彤彤始终低着头,陈豪杰见没戏好看,转身找苏敏敏去了。

  

  高峰趁大家没注意也溜了出去,正好是陆丝跟端木森离去的方向。

  

  晚上九点钟,端木森回来了,衣服有些凌乱,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彭彤彤知道那是陆丝喜欢的香水味,她挽着文雅若回到帐篷里。

  

  彭彤彤又做个梦,梦到自己走到后面的小院,小院不大,因没人住杂草丛生,她在茂密的草丛听到细细的响声混合这男女的喘息声,她悄悄走过去竟然看见陆丝跟高峰赤裸身体交锋着,他们周围都是一堆死人,他们两人似没察觉继续缠绵。

  

  “彤彤,干嘛呢?”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彭彤彤转过头,一个人都没有。

  

  她皱了皱眉,刚刚是文雅若的声音,却不见人影,彭彤彤准备打道回府,脚踩了个空,整个人陷了下去,她闭上眼睛,当屁股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她睁开眼睛一看,自己掉到地下室里了。

  

  彭彤彤有些害怕,准备爬上去,里面传来两个熟悉的声音。

  

  彭彤彤好奇的靠过去听,文雅若声音低咛:“你说彤彤知道咱俩的关系么?万一她知道了怎么办?而且真的确定我们要在...在...嗯...”

  

  彭彤彤探出头,看到两个人狼狈为奸,她脑袋一片空白,眼睛睁得老大,他们...

  

  “知道又如何?我一直爱的是你,虽然我们名义上是兄妹关系,我们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呢?”端木森眼睛有些通红,或许是愤怒,又或许是兴奋。

  

  “可是我们也不该把彤彤杀了啊?”彭彤彤只觉得耳朵里嗡嗡的响,脑袋有一刻的空白。

  

  “必须杀,不然我们的事情早晚会败露的!”端木森眼里划过狠辣,是彭彤彤从未见过的,她双腿在打颤,恐惧笼罩心头。

  

  “谁?”端木森听到一声轻响,转身往彭彤彤这边望去,彭彤彤一惊,自己刚刚不小心踢到一旁的杂物。

  

  文雅若跟端木森走了过来,彭彤彤一颗心悬着不敢动,大气也不敢出,就在他们快走近的时候,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彭彤彤汗毛都竖了起来,她看不清黑影长什么样,但确定那黑影对她笑,笑的很诡异。

  

  “鬼啊...”文雅若大叫一声,一把抱住了端木森,敞开的衣服一下划落。

  

  端木森也被吓一跳,不敢在地下室逗留,拉着文雅若离开。

  

  彭彤彤松了一口气,转身要离开,一转身却看见刚刚离开的端木森和文雅若,.这怎么可能?他们明明不是离开了吗?

  

  “你们...刚刚不是走了吗?”彭彤彤错愕。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别想离开!”端木森的手举了起来,一把锋利的刀对着她的胸口捅去,文雅若举起一块大石头向她脑门砸去,彭彤彤眼前一片朦胧,在失去意识前见到了所有人,他们脸上露出丑陋的面孔,走过来踹自己一脚。

  

  “啊...”彭彤彤坐了起来,后背早已湿透,原来是个梦!

  

  彭彤彤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躺下,却见两个人影鬼鬼祟祟朝后院走去,她转头看着睡得安稳的苏敏敏,蹑手蹑脚跟了过去。

  

  后院一片狼藉,杂草丛生,月光淡淡洒下,显得几分诡异阴森。

  

  彭彤彤有些害怕,一道诡异的黑影在眼前一闪而过消失在丛林里。

  

  彭彤彤揉了揉眼睛,一个人影也没有?她晃了晃脑袋转身回去,却撞上一堵肉墙,抬头一看竟然是端木森。

  

  “彤彤,我好想你!”端木森一把抱住彭彤彤,低头吻住她的唇,彭彤彤挣脱不开,只好放弃了。

  

  “彤彤...”端木森边吻边往茂密的草丛走去,两个人点燃了烈火,端木森的手不安分开始乱摸,彭彤彤几乎快半裸,转头却对上一张脸,一张恐怖的脸。

  

  那是一张几乎腐烂的脸,干枯的皮肤,眼睛空洞无神,里面爬满密密麻麻的蠕虫,他咧开嘴对自己笑,嘴里掉下一大片虫子和内脏。

  

  “啊...”彭彤彤推开了端木森往屋内跑去,跑回自己帐篷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

  

  “敏敏...若若...高峰...你们在哪?”彭彤彤拉开嗓子大喊,没有任何人回应,回应自己的是一片寂静。

  

  彭彤彤蹲了下来害怕的抱着自己,身子微微颤抖。

  

  “你在找他们吗?”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声音有些沙哑和苍老,彭彤彤转头却看到六个人头,血淋淋的头颅正滴着血,他们嘴角挂着渗人的微笑

  

  “啊...”彭彤彤抱着头尖叫,恐惧的望着六个人头,脑袋一片空白,内心充满绝望。

  

  “你不是希望他们都死吗?他们死了,你就能活下来了,呵呵呵...”一阵冰冷刺骨的风在耳边吹过,笑声回荡在空荡的大厅,彭彤彤只觉得眼前一黑,再睁开眼睛时,自己睡在后院。

  

  03

  

  阳光透过树枝洒在彭彤彤身上,微风浮动草丛发出沙沙响声,树上鸟儿“叽叽喳喳”蹦跳着,她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全身酸痛,低头一看自己身子半裸,昨晚不是个梦?

  

  彭彤彤整理了一下衣裳,起身走回里屋,她的心有些忐忑不安。

  

  “彤彤,那么早?”文雅若的声音有些慵懒,眼睛有些迷离还没睡醒。

  

  “嗯!”彭彤彤见到大家都起床了,昨晚大家什么事都没发生,她向端木森望去,神情也很正常。

  

  “啊...”李美丽尖叫一声,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李美丽,一大早叫什么?想吓死人啊?”高峰掏了掏耳朵,不爽瞪了她一眼!

  

  “不是...你们看...我昨天的画,有人用红色染料画了“死”字!“李美丽胆子小,看到画里用红笔画的死字,把画往地上一扔丢。

  

  众人走了过去,果然如李美丽所说,画里被人用红笔画了个死字,笔墨还没干,字栩栩如生,让人觉得一阵诡异。

  

  ”谁那么无聊?那么晦气...“陈豪杰有意无意瞥了一眼彭彤彤。

  

  ”彤彤,你不是最早起来的吗?看见谁画的吗?“文雅若轻声开口问道,所有人都望向了她。

  

  ”没...“彭彤彤有些没回过神来,声音打颤,在所有人看来似乎是她捉贼心虚!

  

  ”彤彤,你太过分了吧?干嘛在我的画动手笔...“李美丽双眼红通通望着彭彤彤,认定是她干的。

  

  ”不是我...“彭彤彤惊恐望着李美丽背后,黑影出现了,在李美丽背后,对彭彤彤诡异的笑。

  

  ”彤彤...“端木森走过来,语气里带着责备和不满。

  

  ”不是我,是他干的...“彭彤彤指着黑影,众人向望去,什么都没有!

  

  ”彤彤...你是说我自己画的,然后陷害你吗?“李美丽指着自己,眼睛通红快哭出来了。

  

  陈豪杰走过去轻轻拍李美丽的背,彭彤彤却惊恐望着黑影,黑影张开大口向李美丽咬去。

  

  ”啊....“彭彤彤用双手遮住眼睛尖叫,众人被尖叫声一下子振醒了!

  

  ”彤彤,你怎么了?“文雅若走了过来,轻声问道。

  

  ”若若,你看不见吗?美丽身后站着一个黑影,不...是鬼!“彭彤彤抓住文雅若的胳膊,身子忍不住颤抖。

  

  ”彤彤,你不要自己吓自己!“文雅若眼眸闪过一丝不明,嘴角微微勾起!

  

  彭彤彤抓着文雅若胳膊不放,众人只当彭彤彤被吓到了,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李美丽狠狠瞪了一眼她,转身离开。

  

  碧蓝的天空漂浮几多乌云,遮挡了太阳,彭彤彤没心去画画,心里越是不安!

  

  ”彤彤,给...“文雅若递过来一只水,彭彤彤接过喝了几口,神经放松下来。

  

  文雅若嘴角露出一丝浅笑,不动声色看着彭彤彤!

  

  夜晚又来临了,彭彤彤觉得头晕乎乎的,回帐篷睡觉去。

  

  “彤彤,你没事吧?”文雅若走过来扶着她,眼神关切。

  

  “没事,就觉得有点头晕!”彭彤彤晃晃脑袋,强压困意,眼神迷离看着好友,傻呵呵的笑。

  

  “听说今晚的星星很多,月亮很圆,我们去后院走走吧!”文雅若没等彭彤彤回答,拉着她就往后院走去。

  

  后院一片寂静,圆圆的月亮洒下,倒映出她俩的影子,影子?彭彤彤望着地下的影子,怎么文雅若的影子只有上半身?

  

  彭彤彤整个身子僵住了,低头看着挽着自己胳膊的手,哪里是文雅若?一只干枯的手,长长的指甲滴着鲜血,深深扎进她的手臂里。

  

  彭彤彤慢慢侧过头,心砰砰乱跳。

  

  “啊...”彭彤彤一把退开她,直接跌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怎么了?彤彤...”声音很轻很温柔,彭彤彤身子不自觉颤抖,这声音不是和梦中的一样吗?

  

  “你...你是谁?”彭彤彤往后挪,惊恐看着眼前的人,有着文雅若的声音,却不是文雅若的脸,她的下半身是空的,那张脸狰狞可怕。

  

  “我是谁?我还想问你呢?”她咧着嘴笑了,嘴里吐出让人恶心的虫子。

  

  “我怎么知道?”彭彤彤想爬起身来,却使不出力来,眼睁睁看着她慢慢靠近自己,甚至把整张脸都贴到她的脸上。

  

  “你的皮肤好光滑啊,水嫩有弹性,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她磨蹭着彭彤彤的脸,彭彤彤觉得四周寒气逼近。

  

  “不要...”彭彤彤想哭,却哭不出来,绝望、恐怖占据她整个人。

  

  “要嘛...”她伸出长长指甲往彭彤彤的脸上刺去,彭彤彤感觉自己脸火辣辣的疼。

  

  “啊...”彭彤彤捂住血肉模糊的脸尖叫,四周寂静一片,脸上的痛感也消失了。她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刚刚又是梦?

  

  “是不是觉得刚刚又是梦了?”一道沧桑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彭彤彤整个身子僵住了,瞥眼看去,一个黑影在她耳边吹着气,一张恐怖的脸带着笑容。

  

  “啊...”彭彤彤冲出了帐篷,四周诡异般安静,再往帐篷看去,黑影不见了,苏敏敏抱着被子呼呼大睡。

  

  彭彤彤松了一口气,经过这几天折腾精神一直紧绷,现在完全没睡意。

  

  “咚咚咚”有节奏的敲门声在前院响起,彭彤彤吓了一跳,那么晚怎么还有人敲门?

  

  “咚咚咚”敲门声依旧继续,彭彤彤害怕往前挪,透过门缝想看清晨,门外的人也刚好从门缝看了进来,彭彤彤对视。

  

  “啊...”彭彤彤吓得往后退,差点跌坐在地上。

  

  “格叽格叽...”敲门声消失了,却传来用利爪抓门的声音,很快门有些承受不住,出现了裂缝。

  

  一只干枯满是鲜血的手伸了进来,彭彤彤转身往后院跑去,风呼呼列过耳畔。

  

  “悉悉索索...”草丛传来声响,伴着男女娇喘的声音,彭彤彤靠了过去,见到高峰跟陆丝两人赤裸着身子缠绕在一起,他们周边围绕着很多蛇,吐着杏子看着他们,彭彤彤差点没叫出声。

  

  彭彤彤捂住自己的嘴往后退,后面却有人轻轻拍她的背,彭彤彤转身看去空空如也,她突然想起梦里的场景,全身微微颤抖,此时高峰和陆丝听到细微的声音抬头望了过来。

  

  彭彤彤想转身就跑,结果脚下一空,整个人陷了进去,屁股传来火辣辣的痛,她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

  

  彭彤彤愣了好一会才适应过来,这是个地下室,因年久的原因,四周都布满灰尘。

  

  “恩恩...啊啊...”前方传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声音有些熟悉,彭彤彤眼孔放大,这不是文雅若的声音?那...

  

  “若若,我好想你!”端木森声音有些沙哑急促,享受着身下的女子带来快感。

  

  “嗯...讨厌...”文雅若抱着端木森,眼神有些迷离,突然想到什么“我们这样...会不会被彤彤知道?”

  

  “放心,你不是在她喝的水,下了药吗?那药会让她陷入沉睡,会让她精神慢慢变得不正常!”端木森眼里闪过狠辣,见眼前女子娇羞的模样,眼神变得温柔起来。

  

  “可我还是有点担心,那药让彤彤这几天经常做噩梦,但不知为何我心里不安,好像彤彤知道了什么!”

  

  “那就让她死在这里!”端木森望着文雅若,文雅若是他的妹妹,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妹妹,因为父亲跟她母亲的原因,让他们无法在一起,想到父亲阴狠的手段,端木森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不好吧?我们岂不是成了杀人犯?”文雅若双眼泛红,惹得端木森一阵怜惜。

  

  “这荒山野岭的,谁会发现呢?就算发现了,估计她的尸体早被野兽吃个干净!”端木森早就想好怎么弄死彭彤彤了,就等一个好时机。

  

  彭彤彤不可思议听着对话,她只觉得全身发冷,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好友跟男友勾搭成奸,还想害死自己。

  

  “谁?”端木森突然转身望了过来,彭彤彤吓了一跳,身子僵在原地。

  

  端木森把衣服穿好,拉着文雅若往彭彤彤这边走过来,手里拿着棍子。

  

  彭彤彤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她躲在一堆杂物后面,刚刚激动过头不小心碰到一个破罐子。

  

  “呵呵...”地下室传来诡异的笑声,吓了端木森跟文雅若一跳,就在彭彤彤的杂物堆停下了脚步。

  

  一道黑影在他们面前一闪而过,消失在前边的走廊里。

  

  “啊...鬼啊!”文雅若紧紧抱着端木森,被黑影吓得失去了端庄优雅。

  

  “别怕,我们回去吧!”端木森镇定了一下神情,拉着文雅若离开了。

  

  彭彤彤吓得跌坐在地上,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被发现了,好在...

  

  彭彤彤脸色刷一下白了,突然想起那个梦,她僵硬在原地,双手死死抓住衣袖,小心翼翼转身,生怕端木森和文雅若就站在自己后面。

  

  空荡荡的地下室什么都没有,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寂静得可怕,似乎预告着危险来临前的安静。

  

  彭彤彤不敢往他们离开的方向回去,只能从刚刚掉下来的地方爬上去,彭彤彤抬头看着被枯草遮住的洞口,心里隐隐不安。

  

  彭彤彤找到了一个可以垫脚的东西,推开那堆枯草努力往上爬,却见到李美丽他们,他们神情冷漠的望着她,好似看一个死人。

  

  “彤彤,你躲啊?我们的游戏开始了!”李美丽呵呵怪笑,双眼通红。

  

  彭彤彤还没弄清楚什么状况,却见李美丽搬来一块大石头就往彭彤彤脑门砸。

  

  彭彤彤睁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为什么?还有李美丽说什么游戏开始了?彭彤彤不等思考,石头就砸了下来,彭彤彤立马跳回地下室,险险躲过这一击。

  

  这个洞口没法出去,那么就只能另找出路?逃生的欲望让彭彤彤忘记了恐惧,她果断往端木森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从杂物堆拿起一个陈旧的瓷器做利器。

  

  彭彤彤慢慢走过去,地下室死一般寂静,只听见她的心跳声,前面黑暗的尽头未知的危险让彭彤彤几乎崩溃。

  

  “噗嗤”彭彤彤觉得背后一阵刺痛,她手上瓷器“啪噼”掉落地上,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她不可思议慢慢转过头,见文雅若脸上狰狞,双手紧紧握住匕首的把柄。

  

  “你...”彭彤彤嘴巴张了张,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心脏的位置很痛,然后渐渐脑子发晕,眼睛有些模糊,隐隐约约看到一群人围了过来,冷冷看着自己。

  

  为什么?彭彤彤失去最后意识问出的话,她不甘,痛恨,难道就这么死了吗?而罪魁祸首却逍遥法外吗?

  

  黑影出现了,对她诡异的笑,本来狰狞可怕的脸更加恐怖恶心,干枯的皮肤开始裂开,渗出腐烂污黑的血水。

  

  “你...死...得...甘...心...么?”

  

  04

  

  “彤彤,你是被吓破了胆吧?才说看见了鬼,哈哈哈...”陆丝不顾及面子哈哈大笑,彭彤彤把脸埋在端木森胸口,眼睛闪过诡异的光芒。

  

  “我奶奶说过,宁信其有也不信其无...”文雅若玉指放在唇边,做出一个小声的动作,彭彤彤注意到端木森向文雅若眨了一下眼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耐不住寂寞的陆丝向端木森抛了个媚眼,端木森假装没看到,陆丝有些负气拉着高峰走出了教室门。

  

  “森,不担心他们吗?”文雅若轻声开口,端木森轻轻摇了摇头,没有人注意到彭彤彤的异样。

  

  陆丝和高峰来到比较偏辟的地方,高峰一把搂住陆丝,开始脱她的衣服,陆丝被挑起了欲望,放出娇滴滴的呻吟声。

  

  “咯咯咯...”突然响起诡异的笑声,陆丝和高峰吓了一跳,赶忙穿上衣服,四处望了望,却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

  

  “咯咯咯...在找我吗?”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人影,她站在雨中,雨水打湿了她的衣裳。

  

  “你...你是谁?”陆丝和高峰假装很镇定,雨里的人影怎么像彭彤彤?

  

  “咯咯咯...我是谁啊?你问我是谁啊?”又一个诡异的笑声在他们背后响起,他们只觉得脖子好像有人在吹冷气,一转头见到一张恐怖的人头,那是高峰的人头,陆丝慢慢转过头,抱着自己的哪是高峰啊,而是彭彤彤,她的脑袋浆直往外冒,从嘴里吐出让人恶心的虫子。

  

  “你...你是鬼?”陆丝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在教室里聊天的众人听到尖叫声,立马跑了过去,恐怖的一幕映入大家眼帘,陆丝手里提着高峰的头,一只手拿着刀,刀尖还在滴血,高峰的身子被砍得血肉模糊,陆丝双眼睁得大大的,她身子被墙上一根尖尖的铁棍刺穿。

  

  “啊...”女生见了忍不住尖叫,彭彤彤害怕躲到端木森怀里,苏敏敏一把抱住陈豪杰,只有文雅若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原地。

  

  “怎么会这样?”文雅若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高峰和陆丝的死状很奇怪,如果陆丝要杀高峰,为什么高峰没有发出惨叫声,而陆丝是怎么撞到墙上的铁棍上?

  

  “鬼啊...难道有鬼?”苏敏敏颤抖着身子,抱得陈豪杰有些喘不过气来。

  

  “什么鬼不鬼的,肯定是他们发生争执才这样,世界要是有鬼,我立马上吊自尽。”陈豪杰鄙夷看着苏敏敏。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天很暗,闪电雷鸣,大家只能回到教室,全挤在一块。

  

  “彤彤,你的手怎么那么冷?”端木这才发现彭彤彤手冰凉冰凉的,一旦温度都没有。

  

  “可能是刚刚被吓到的...”彭彤彤说话声音都在颤抖,端木森见她这样也没再说什么,眼睛是不是往文雅若看去。

  

  “哎呦,我要尿尿去,苏敏敏你能不能不要抱得那么紧?”陈豪杰推了推苏敏敏,苏敏敏还是死死搂住她,就是不撒手。

  

  “豪杰,忍忍吧,大家不要分开,不然你也会不安全的。”文雅若淡定从容,让大家都对她竖起大拇指,端木森嘴角露出骄傲的笑容。

  

  “哎呀,我可不相信世界有鬼...”陈豪杰推开了苏敏敏,自己走出教室,淹没在黑暗中。

  

  “嘶...大家怎么了?”李美丽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美丽,你醒啦?”文雅若来到李美丽身边,帮她拍去尘土,李美丽一看到彭彤彤,害怕躲在文雅若身后。

  

  教室四周很安静,只听见外面哗啦啦的雨声和雷鸣闪电,陈豪杰到现在还没回来,连叫声也没有。

  

  “豪杰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事了?”苏敏敏牙齿都在打颤,她怎么觉得教室越来越冷。

  

  “咚咚咚...”教室门突然传来敲击声,苏敏敏惊喜的跑了过去,以为是陈豪杰回来了,一打开门,吓得往地上一坐。

  

  “啊...”苏敏敏惊恐看着门口,众人也看了过去,见到陈豪杰的头颅被吊在门口,身子却不见了踪影。

  

  众人害怕了起来,拿到这个旧校区真的闹鬼?

  

  “咯咯咯...”诡异的笑声回荡在空荡的教室,大家惊恐抱在一起。

  

  “怎么办?有鬼,好可怕...”李美丽两眼一翻又要晕过去了,文雅若拍了拍她的脸,不让她晕过去。

  

  “看来只能冒着雨跑到小区了.,大家手牵手,别走散了...”端木森皱了皱眉,拉着文雅若的手。

  

  彭彤彤假装没看见,拉着文雅若的手,另一只手拉着苏敏敏,众人冲进了雨里。

  

  “大家报一下自己名字,别走丢了...”在雨中端木森奋力向前冲,回头向众人喊道。

  

  “端木森在”“文雅若在”“彭彤彤在”

  

  后面没了声音,端木森停了下来,奇怪的问答:“美丽和敏敏呢?”

  

  “我手里拉着敏敏啊,敏敏你怎么不回答的?”彭彤彤也是疑惑的问道,众人不约而同向后看,这一看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彭彤彤后面拉着一个人,然而却不是敏敏和美丽,而是没有头的陈豪杰,陈豪杰手里拉着死去的露丝,而陆丝提着高峰的头。

  

  “啊...鬼啊...”文雅若终于尖叫出声,松开了彭彤彤的手,一把抱住了端木森。

  

  “咯咯咯...我们好孤独啊,陪陪我好吗?”陈豪杰,陆丝,高峰不约而同开口。

  

  “若若,森,救救我...”彭彤彤恐惧的看着陈豪杰他们,整个人被树枝搬到了。

  

  文雅若和端木森充耳未闻向前跑,雷鸣闪电,漂泊大雨,突然一根电线杆砸了下来,文雅若和端木森来不及惨叫,双眼恐惧看着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人。

  

  “咯咯咯...我死得不甘,我要让你们也到地狱陪我,咯咯咯...你相信世界有鬼吗?”

  

  第二天有人发现在旧学校死了留个学生,他们赤裸着身体男男女女抱在一起,被倒下来的墙压住了,早已经断了气。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