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爱情日记 > 爱情日志 >

诛仙新编 & 四

时间:2017-01-07 来源:原创 作者:璎芸湘瑶 阅读:9
  

一灯如豆。
明明灭灭的烛火在这略显凉意的深夜里添了些许温暖,白玉茶杯里飘着几叶桂花花瓣,有幽幽香气弥漫了开来,一只玉手握住了这微微发烫的杯子,眼眸的主人静静的看着前方的红衣女子。

金瓶儿喝了口茶,沉思了一会儿,抬眸看了看眼前的少女,似是想了想,终于还是问了出口:“这件事,你为何不亲自去找小环?当年你与野狗对她也算有救命之恩了。”碧瑶闻言怔了一下,她的脸垂在烛火看不到的阴影里,似是挣扎了些许,握住茶杯的手也倏然一紧,终究还是轻轻说道:“青云门的人也在。”她顿了一下,看了看前方的女子,见金瓶儿并无搭话的意思,继续说道:“此事若让他们知晓,怕是有害无益。”金瓶儿微微一笑:“确实如此,这些正道英雄们,最喜欢做的,便是多管闲事了。”碧瑶点了点头,正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金瓶儿已然起身,一振衣袖:“明日此时,你在锦绣坊等我。”碧瑶闻言,仿佛心里一块大石卸去了,脸上是因为紧张而骤然放松的表情,她微微舒了口气,郑重又感激的道:“金姐姐,多谢你。”金瓶儿看她这幅模样,不禁哑然失笑“怎么?你觉得我不会答应帮你?”碧瑶点了点头,脸上有明显的歉意和黯然,声音也有些低沉:“当年若不是我爹硬要你接下鬼王令,此后二次攻上青云,我圣教各派死伤无数,我……”“你爹是你爹,你是你。”碧瑶想不到金瓶儿竟会如此回答,心里更为歉疚,却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只得微微施了一礼,转身欲离去。正当她打开房门的瞬间。

“碧瑶。”
金瓶儿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前方的少女身子一顿,并没有说话,也并未转身。
她站在金瓶儿的前方两三丈的位置,一动未动。只有冷冷的月光,照着她纹丝未动的背影。
房间里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屋外的冷风从门的缝隙里窜了进来,吹的屋子里的烛火忽明忽暗,照在金瓶儿的脸上。她轻轻的仿佛只用自己能听到语气
“你后悔吗?”
前方少女的身子似乎抖了一下,她的衣襟被风吹的微微鼓起,金瓶儿从后方看去,她的身影看起来似大海里的浮萍一般单薄而不禁风雨,等待她的是良久的沉默。
她突然有些后悔一时冲动问的这个问题。
许久之后,回应她的,只有吱呀一声关门的声音。
金瓶儿叹了口气,吹熄了烛火,走上前拉开房门,冷冷的夜风从她的脖颈灌入,身子不由自己的一缩,中秋的月亮在天空高高悬挂,金瓶儿抬头望天,一滴冰冷的雨水滴在脸上,起风了,开始下雨了。

渝都自正魔大战以后,成了正魔两道人和平共处的地方,不论其他地方两派人员相遇如何搏命争斗,只要进了渝都城,都不约而同的再不提起门派之争。这里面的缘由自然是因为新任城主曾书书要继承那去世的外公最后的遗愿,而放弃了自己最为向往的修仙生活,而在渝都城老老实实的做了三载城主,与城主老友周一仙的闺女周小环共同治理的成果。

想来也是有趣,周小环的性子十分飞扬洒脱,喜动不喜静,当年周一仙不耐这渝都城里的凡尘俗世,一人去云游四海,三载都未曾回来。而周小环平时闲的无聊,便摆了个摊在城主府前干起了老本行算命的差事来,因她于算命问道这一事情上天赋异禀连那老骗子周一仙都啧啧称奇,早些年没少靠着自个儿小孙女算人家的前程往事来赚点吃饭钱。而这渝都城地处青云山脉下,地产丰厚,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大多富足又安逸,这人一富足安逸起来,也
就关心关心自己的大好姻缘之类的事情起来,早两年还有些问问前程后事之人,近一年来,却全都是些问姻缘的年轻男子女子,只恨的周小环没把摊子前木帐上周一仙留下的挂着的白布上写的仙人指路,换成月老再世了。

而也正因为周小环深谙此道,一算一个准,准红娘的外号就此在渝都城里传了开来,后来她深感不耐,但烦过来询问姻缘之事的年轻男女,都不耐的朝城主府对面的拱桥方向挥挥手,示意快快走开本姑娘很不耐烦。但这个动作在来询问姻缘的大好男女面前变成了指点迷津的圣旨,久而久之,门口那拱桥居然演变成言了只要在过了午夜子时男女一起在那桥头望月,便可白头偕老的传闻。周小环后来听闻此言哭笑不得,也懒得再干帮人家牵线搭桥的不耐事,便收了摊,专心的帮着曾书书管理这渝都城内大大小小的事情。

碧瑶知道这个传说也是前天刚到渝都从野狗嘴里得知的,她听得不觉好笑,人这一辈子的缘分,怎么会靠在这桥上站一站,望一望月亮便可定了终身的?可她看着属下那一副小环说的怎么可能会错的表情,看了野狗两眼,反驳的话在嘴边滚了两滚,也就懒得多说了。
而今夜她从锦绣坊里出来,路过这拱桥之时,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有个少年坐在她的对面温言软语的安慰着她,叫她有空便可以来看他演的戏本,那时候少年眸子清亮温润,还没有经历过那些死别生离。还笑她把正魔不两立挂在嘴边说自己是魔教妖女。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她突得笑了笑,心下一软,仿佛在今夜,又回到了年少两情相悦,不问正邪的岁月,她竟鬼使神差的站住了脚步,抬头向这拱桥上望了去。

雨渐渐的大了,打湿了她水绿衣裳,她在抬眼望向桥上的两个身影的时候,嘴边的笑意骤然凝结!
那个白衣男子的背影出现在她的眼前,仿佛穿越了无数的岁月与鲜血来到她的面前,她心里明白,就算他挫骨扬灰,只要一个影子,一片衣角,她便能认出他来,是万万不会错的。
她怔怔的看着那个男子还有他身边的白衣女子,他们站在这拱桥之上,目光望向的,正是下面的戏台。
这个戏台上刚刚上演的正是她仿若笑话一样的人生,还有大英雄与绝世美人最终终成眷属的感人肺腑的赢得众人称赞的故事。

她的一颗心渐渐冷了下去,此时雨势渐大,她半边的身子都被这风雨淋湿了,她看着上面的两人的背影,恍若神仙眷侣一般,不知过了多久,张小凡打起了一把伞,她看不清那两人在说些什么,也看不清他们两人脸上的表情,只看见他们两相携的身影,渐渐淹没在了这寂静的雨夜。他们回去的路,正是当年青云之站前,她不顾家人打着油纸伞往青云山上走的路。

夜雨如刀子一般密密麻麻的砸在了她的身上,但她似乎毫无所觉,视线也渐渐被这瓢泼大雨淋的再也看不清前方的路,这清冷冷的街上终于再没有路人。

天地之大,仿佛只剩下了这一处地方,只剩下她一人。

不知过了多久,她霍然转身,决绝的往相反的道路上走去,再不转身,仿佛此生只剩下这一条路,只有那一个选择。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