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她姓夏

时间:2017-01-08 来源:原创 作者:浊酒清忧 阅读:9
  

  她姓夏二十三
  
  席念擦去汗水,把门打开
  
  “哎呀..”宋媚媚一下撞到,席念怀里,抬起头看着席念,隐藏着微笑
  
  “席哥哥,你让人家等了好久...”席念无语,明明是故意的,还笑的那么开心,竟然还一副等了好久的、很委屈的样子,那一刻,席念把对宋媚媚重新进行了定位,这货是孩子的脸,机灵古怪的心..
  
  “进来吧..”很乖巧的点点头,下意识的挽着席念的手
  
  “松开、松开,在不松开我生气啦...”
  
  “就不...就不...有本事你生气啊..”一副傲慢的表情,仿佛在说,我不松开,你能把我咋的..席念满脑子黑线,关上门,很无奈的让她挽着进去,一进去,气氛安静的很诡异,席念看着,心里想,这下估计解释不清了
  
  “咳咳,我来为大家介绍下...”在场的人反应过来,席念正欲说话
  
  “大家好,我是席念的小女朋友——宋媚媚,请大家多多关照...”说完,九十度鞠躬,席念傻眼,这什么情况,都没反应过来
  
  “啊!弟妹啊,来来,做...”万哥笑着说
  
  “小念,你真是的,带女朋友来,也不跟我们说,还让人家等那么久,真是该骂..”晓素接过话,席念正想辩解
  
  “就是..就是..”小伦竟然插话说道,席念望着小伦,眼神此刻不仅是鄙视,还是非常的鄙视,谁知,小伦双手一摊,那意思说“怪我咯..”,媚儿很礼貌的站着,仿佛在等席念说:入座吧,大伙看着席念呆若木鸡的样子,竟很热情的走过来,拉着宋媚媚坐下,把席念晾在那,这时,晓素走过来,轻轻的说
  
  “这下,我们可就放心啦....”席念当然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正欲回话
  
  “小子,不厚道哦!有女朋友还不说”陈瑶走过来
  
  “她..不是..我..”话还没有说完
  
  “就是,大家都别站着了,快做吧..”小伦又一次洒土,把坑填上,那一分钟,席念真想冲上去给小伦一巴掌,扇死他,不解围就算,还添油加醋
  
  “媚媚啊,饿了吧,想吃啥,随便点...”万哥说道
  
  “对啊,别客气,跟我们在一起,就像在家一样..”晓素接着说,媚儿笑着感谢,手指在菜单上一气乱点,一点都不客气,席念头上的黑线更重了几分,沉默着不说话...
  
  吃完饭,晓素和陈瑶拉着宋媚媚到了傍边,不知道说什么,而席念几个男的,该喝酒的喝酒,该玩牌的玩牌,夜逐渐降临,大伙都觉得差不多了,便各自离去,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宋媚媚和席念,席念站起来正想责怪,却被媚儿紧紧抱着
  
  “席哥哥,不要不管媚儿,媚儿好孤单,媚儿没有朋友,一天只能在家里待着,哪里都不能去,一出门就只能去医院,媚儿好讨厌这样的生活....”席念望着宋媚媚红的脸,心里竟有一些心疼,想着,她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席念摸着她的头,安慰道
  
  “放心吧,席哥哥不会不管你的...”席念一说完,就后悔了,因为席念看见宋媚媚若有若无的笑,正欲推开,却发现,宋媚媚眼角挂着的泪滴,那一刻,席念心里想着,或许,这样的简单才是她的幸福...
  
  出了饭店,手机震动,打开一看,短信显示卡上多了一百五十万的现金,不用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感叹。夜深了,席念扶着微醉的宋媚媚走着,不管席念怎么说,宋媚媚就是不愿意去休息,说要好好看看兴义的夜景,席念无奈,只得陪着,从街心花园到席念的店里,再到逢源市场,一直一直的走着,寂静的街道,除了还在做生意的店面和汽车的声音,整个城市就像沉睡的孩子,有街灯守护,月儿陪同,还有风和树的催眠,只不过,夜晚的小孩却无忧无虑的砰砰跳跳,很幸福很安心,仿佛过了今晚,以后再也不会有,席念望着她,竟然看到了她的影子,她的笑也是那么单纯、那么傻气,感觉没心没肺,记得她说“她可以上一秒笑,下一秒就可以哭..”..
  
  夜更深了,街上也越来越寂静,小孩子的媚媚,要席念背她走着,不一会,便感觉宋媚媚睡着在背上,席念带着她,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把她放到自己的床上,擦去她眼角的泪痕,为她脱去鞋子,盖上被子,走出房间,摸出手机,给远方宋媚媚的父亲宋立奎打一个电话,报个平安,顺便了解她的情况
  
  “喂,宋总,我是席念...”
  
  “嗯,我知道,这么晚,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还有事,要忙?”冷淡的口气
  
  “你着急的事是不是在找媚媚..”
  
  “嗯..你怎么知道,难道你....”
  
  “别瞎想,她今天给我打电话,说离家出走,在兴义机场,叫我去接她..”
  
  “她还好吧!”宋立奎放缓了口气
  
  “她很好,我给你打电话,一是给你报一个平安,怕你担心,二来是想问你什么时候过来接她回去....”
  
  “我马上订飞机票,今晚麻烦你照顾她,后有重谢..”有些急切的口气
  
  “谢就不必了,我就是想问一个问题...”
  
  “你说?”
  
  “媚儿受过什么伤害吗?”
  
  “你怎么这样问?”
  
  “媚儿说她在家没有自由,像鸟儿一样被关着,每天除了医院还是医院....”
  
  “唉...今晚你要小心些,媚儿脑部受过创伤,还受到过强烈的刺激,晚上睡着后会有曾经的后遗症,可能会袭击人,你要当心,其他问题,我们见面时在说..”突然,席念房间里,传出东西摔落的声音,还有媚儿哭泣的声音,席念跑过去,打开门,只见宋媚媚在砸东西,哭着说混蛋,走开,一直重复,电话那头急切的说
  
  “席总,拜托你,照顾好她,别让她受伤,”
  
  “好,我挂了..”挂完电话,席念冲过去抱着媚儿,大声呼唤
  
  “媚儿..媚儿..”宋媚媚看着席念,竟不在吵闹,只是嘴里叫着
  
  “叶辰..叶辰..”然后紧紧抱着席念,突然,媚儿发狂,推开席念,用枕头砸席念,嘴里念着
  
  “叶辰..叶辰..快走..快走啊..”席念看着,心里竟莫名心酸,为了结束这场恐惧,席念无奈,用手打晕宋媚媚,把宋媚媚安安稳稳的放在床上,盖上被子,静静的守在床边...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