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百味人生 >

《不幸之后还是不幸》

时间:2017-01-10 来源:原创 作者:陈欣 阅读:9
  

  人各有各的死法,在当今时代,最流行的死法当然是酒后驾车!
  
  王丽的丈夫,就赶了这种流行!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黄昏,在喝了一瓶白酒后,王丽的丈夫骑摩托车穿过那条慌无人烟的乡村公路回家,从后面撞上一辆慢腾腾行驶的小四轮拖拉机。
  
  一夜之间,王丽成了位二十五岁的小寡妇。
  
  王丽丈夫生前是乡卫生院的医生。王丽是卫生院的护士。
  
  王丽丈夫死后一个月,王丽由乡卫生院调入县医院。据说,这是绿原县卫生局的领导考虑王丽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呆在那么艰苦的乡卫生院不容易,特意将她安排到了条件优越的县医院。
  
  对这样的调动,谁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同情妇女儿童,一向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大家跟谁争来县医院工作的机会,也不会跟一个才死了丈夫,又带着孩子的女人争。对这种因祸得福的事情,大家都能宽容。
  
  县医院特意为王丽安排了单间宿舍。院长又特意把王丽叫到办公室一再叮嘱:“如果你觉得还有什么实际困难,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最后,院长拿出一个装了钱的信封,递到王丽手上,满脸同情地说:“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儿心意,收下吧。你刚来,又带个孩子,用钱地方多,其他,我也帮不了什么,别嫌少就行。”
  
  王丽想,自己能来县医院上班儿,就很不错了,哪能再收院长的钱呢!坚持说不要。
  
  院长脸上显出几分难看说:“你要推辞,就是看不起我这院长了!”
  
  王丽看院长不高兴了,心想,自己将来还要在院长手下工作呢?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院长,只好收下,连着说了好几声谢谢。
  
  以后,院长又来宿舍看了王丽几回,问寒问暖,很是关心。因此,王丽心里对院长充满感激之情,常想,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院长。一时又想不出什么报答的办法;就把这种感情全部用到所从事的白衣战士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工作中。每天除把本职工作兢兢业业做好外,还帮其他同事。不久以后,就羸得全院同事一片赞誉。评先进时,大家一致推举王丽,评优秀时,大家也一致推选王丽,评劳模时,大家还一致推选王丽。一年间,王丽大大小小获得了不少荣誉。
  
  每次在大会上给王丽颁奖时,院长都会激动地握住王丽的手使劲摇着说:“祝贺你!我没看错你!”听了这话,王丽心里总是暖阳阳的,像冬天晚上,喝了杯热乎乎的牛奶,或者豆浆。
  
  眨眼间,一年过去了。
  
  一天,院长把王丽叫到办公室,问她是不是考虑过再找个男人重新组建家庭。又说:“死的已经死了,咱们活着的还要好好活!这都一年多了,我觉得该考虑了;有了家庭,对孩子的教育也有好处。”
  
  王丽不自信地说:“我这种带着男孩儿的女人,恐怕没人敢要!现在娶媳妇,那得多少钱呀!这么重的负担,哪个男人愿意往自己肩上扛!”
  
  院长点点头,认真地说:“你说的这个,确实是个问题;所以,像你这种情况,要找就得找个能负担得起的男人!挺长时间了,我一直在为你物这样的男人,你别说,还真让我相中一个,他是咱们绿原县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叫赵长胜,你听说过这人吗?”
  
  王丽摇摇头说:“没听说过,再说了,人家那么好条件,后面恐怕跟着一大帮女人想找呢,会看上我这样的!”
  
  院长说:“这家伙的情况我知道,离婚三四年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我们一块儿喝酒时,我问过他,依他的条件,你很合适!”
  
  王丽好奇心被激发起来,追问道:“他为什么离婚的?我什么地方合适他?”
  
  院长说:“他们离婚的原因,是两人感情不和;他过去的老婆,老猜疑他在外面混女人,整天闹的鸡犬不宁,两人三天两天干仗,最后只好离了。”
  
  王丽说:“他是不是真有这毛病?如果真有,我可不敢找。”
  
  院长说:“据我所知,这人还真没有;我觉得可能是他老婆长的不好,他又当那个副检察长,老婆不自信闹出来的;他老婆闹的多了,社会上捕风捉影的流言不免出现。这人真不错,你可以先接触一下,如果看不上,打退堂鼓不就行了嘛!再遇这么好条件的人,真不容易,咱宁愿碰了,也别误了,你说是不是?再说,你真的很适合他:第一,人长的漂亮;第二,人品好;这些,都是咱们全院上下有目共睹的。”
  
  话说到这份上,王丽没理由不看。这一看,还真看上了。副检察长除了长的不好,几乎没什么不好。会做饭,会洗衣,会照顾人,说话风趣幽默,知识渊博。不久后,结婚就被提上议事日程。
  
  一日,王丽走进院长办公室,亲自向院长送结婚请帖。并告诉院长,副检察长和她晚上请院长吃饭,作为对介绍人的感谢。这顿饭,作为大媒人的院长当然要去。
  
  晚上,院长走进那个约定好的饭馆雅间,看到菜食丰盛的桌旁只有王丽一人坐着,问副检察长哪儿去了。王丽说:“他临时有事,一会儿就到。”
  
  王丽给院长倒了一杯白酒,她自己也倒一杯说:“咱们一边儿吃着,一边儿等他吧,来,我先陪你喝一杯,就为能把你这个大忙人请来吃这个饭干吧。”说完,一口先干了。
  
  王丽一个女人都干了,院长哪有不干的道理。院长喝完杯中酒说:“王丽,没想到你会喝酒!”
  
  王丽说:“今天是我请客,当然要喝了。”
  
  吃了几口菜,王丽再次把杯倒满,举起说:“这回,我敬你一杯吧,这杯酒,是感谢酒,感谢你帮我介绍这么好一个对象。”说完,一口先干了。
  
  院长只好也干了。接下来,王丽又敬院长一连串的感谢酒。评先进敬一个酒,评优秀敬一个酒,评劳模敬一个酒,过节看望敬一个酒,送钱帮衬敬一个酒,帮孩子联系学校一个酒……
  
  每个敬酒,都是王丽先干,院长只好陪着干。王丽的脸很快变成红通通了。
  
  喝了许多酒的王丽,越来越豪爽,一杯比一杯喝的干脆利落。
  
  院长担心王丽喝多,几次提出让王丽给副检查长打电话,催促一下,都被王丽拒绝。
  
  一连喝了十几杯后,院长的脑子渐渐变得飘飘然起来,在明亮的灯光下,看王丽的样子,比平日又漂亮好几分,心想:“和这样的女人一块儿喝酒,真是人生快乐的事!”想到不久后,这个女人要被副检查长搂进怀里睡觉,心里酸溜溜的,喝酒也渐渐主动起来。
  
  当两人把第二瓶白酒喝到多一半儿时,差不多都进入醉酒状态。只不过王丽醉的厉害一些,酒林中摸爬滚打多年的院长醉的轻一些而已。
  
  院长担心副检察长说不定哪会儿办完事进来,看到他和王丽醉成这样有什么不妥的想法,便一再说:“王丽你喝多了,不能再喝了,我给赵长胜打电话,过来把你接回去。”说着,拿出手机找赵长胜的电话号码。
  
  王丽笑嘻嘻说:“你别给他打,我今天叫你吃饭喝酒的事根本就没跟他说,你叫他来看我们俩好看呀!”
  
  这话说的院长心里一激灵,马上打消了打电话的想法,站起身说:“那我送你回去吧!”
  
  王丽问:“不喝了?”
  
  院长说:“不喝了。”
  
  王丽又问:“喝好了?”
  
  院长说:“喝好了。”
  
  王丽说:“如果真喝好了,那咱就走。”说完,也站起身。
  
  两人来到吧台结账。院长要主动付账,王丽坚决不让。
  
  付账出来,没走两步路,王丽两腿发软,身子一歪坐到地上,院长连忙把手伸到王丽腋下,抱起来,一直扶到车门前,送进前排司机旁边儿的侧座里。
  
  院长开的是医院配给他的公车,自从考了驾照后,司机基本不用,图的是办事方便。
  
  院长把车打着,准备把王丽送回医院宿舍。王丽说她现在不想回去,让院长开车去兜风。
  
  喝了小酒,而且是花儿酒!车上又拉了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院长心里飘飘然,腾云驾雾似的。听了王丽的话,心猿意马地把车拐上了出城的公路。
  
  王丽从车窗伸出手去,抚摸着从手边滑过的风,嘴里不停地嚷着:“这种感觉真好!要是就这么不停地开,一直开到天边,那就更好了!”
  
  那时那境,院长自然也有同感!很愿意拉着这位漂亮女人一直开到天边去!
  
  城外十里,有一处沙窝,沙窝的旁边儿,是一个海子。院长把车子一直开到沙窝与海子相接的地方才停住。
  
  王丽打开车门,冲出车子,张开双臂,挥舞着向前奔去,一边儿奔跑,一边儿大声叫着:“这地方真美!”
  
  院长走出车子,看着王丽远去的身影,感觉自己突然年轻了十岁、二十岁;也不由跟在王丽后面向前奔跑起来,酒在院长的血液里汹涌着,院长觉得他身体里正产生出无穷的力量。
  
  突然,院长看到前面王丽的身影倒了下去!随即,王丽的呼叫声也嘎然而止!院长一惊,叫着王丽的名字,加快了奔跑的速度,当他气喘吁吁赶到王丽跟前时,看到王丽四肢滩开,平展展仰面躺在地上。
  
  院长呼叫王丽的名字,她也不应声!院长在王丽旁边儿蹲下身子,看到王丽两眼闭的紧紧的。职业的敏感使院长迅速把手指搭在王丽的手腕上,脉搏还在,院长这才松了一口气。
  
  院长再俯下头去,借了薄明的月光去察看王丽的脸。突然,王丽两手一伸,一把搂住了院长的脖子,随后,一张温暖的小嘴就贴在了院长的嘴唇上。
  
  两个被酒精燃烧起来的男女,很快就粘合到一起,他们身上的衣物被随手扔的到处都是。两人在薄明的月光下,渐渐变成了两条刚从水里被扔上沙滩的鱼,不停地跃动,翻滚。
  
  在往回走的路上,两人仍处在激情后的兴奋中,他们今夜喝了太多的酒,虽然刚刚释放了一些,但还有许多残留在他们的身体里,挑动着的他们的情绪。
  
  院长一边开车,一边儿还不住用情意绵绵的眼睛去看王丽的脸。王丽把手伸到打开的车窗外,抚摸着外面温暖如丝的气流,不停地念叨着:“这种感觉真好!”又回过头来说:“我觉得我今天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为了让王丽的幸福感更浓,院长渐渐加快了车速。
  
  头和手伸在外面的王丽,突然撤回一只手来,兴奋异常地使劲儿去摇院长的胳膊,用另一只手指着车窗外的天空叫道:“你快看!一颗流星正划过夜空,多漂亮呀!你快看呀!”
  
  院长抓方向盘的手在王丽推动下,跟着转动。随即,车子以流星一样快的速度飞出公路,腾空冲下路基!
  
  寂静的夜空中传出王丽一声凄厉的叫声,像一把快如闪电的利剑破空划出!很快,嘎然而止!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