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撒哈拉奇遇记

时间:2017-02-02 来源:原创 作者:河边栀子 阅读:9
  

  有个女孩,她叫——“稚”。
  
  稚来自于一个你我不知道的小镇。值此一生,我就只见过稚一面——在依稀的梦中。八个小时内,我们就完全了解了对方。因为每分每秒,我们都心心相动。稚家正对着我家,我却忘了我家在哪。
  
  稚十岁那年,父亲狠心地抛下了她们母女俩,躲到了一个她们都寻觅不到的地方。从稚开始记事起,谩骂就已是父母之间唯一的沟通方式。稚则被无端端地夹在中间,成了被父母间各自发泄的出气筒。后来当稚向我提及这段往事时,泪在晴空中哗哗地落。
  
  稚讨厌自己的父亲。在稚看来,父亲是一个毫无道德感可言的人。父亲经常辱骂、殴打母亲。稚有恋母情结,心疼母亲,想要母爱,却总被母亲嫌这嫌那。母亲认为稚就是累赘一个,因为稚的出生,所以丈夫才讨厌自己。
  
  时间又匆匆过了八年,稚的母亲也离开了人世。现在在这世间,就只剩下稚这孤独的一人。稚虽有爷爷奶奶,不过早就忘了他们的存在,因为这爷爷奶奶,在面对父亲朝母亲和稚下狠手时,从来都没有摆出想要干预的姿态。
  
  母亲的离去,让稚悲痛不已。稚在这世间唯一的牵挂没了,稚也就变成了无根的浮萍。这浮萍它飘呀飘呀,却总找不到依靠。稚想去一个无人愿意造访的地方安静一下,清空一下思绪,在此世界偏僻之隅,只有稚和稚的影子,以及大方到可以略微施舍点食物的当地人存在。必须与世隔绝,才能让这个世界找不到稚,稚也找不到这个世界。
  
  稚想起了撒哈拉,这蓝星球上最大的沙漠。无边的沙丘就是天然的屏障,足将人拒于千里之外。寸草不生,正如稚此刻低落至谷底的心情。浩瀚无边,空虚无尽,却又为沙粒所填满。那里的某些地带,仍处于“盘古开天地”的蛮荒时期,那里的人纯真朴实,没有心机,不会打外人的主意。
  
  于是稚卖掉了母亲留给自己的房子,挥别了朋友,买了从广州到北非的机票,踏上了那段遥远异乡的旅程。
  
  当飞机徐徐升空后,稚又竟心生丝丝留恋。脚下这片土地,既是生养稚的地方,又是稚的伤心地。爱恨交加。
  
  在飞机上,稚多少有些担忧。毕竟北非那块神秘而又陌生的大地,不知道会因为语言的隔阂、文化上的差异,而给自己带来什么。稚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接受当地的菜肴,不致吃后吐得一塌糊涂,令场面难堪。同时,稚又满怀期待,希望能够在那里,在那个星月之乡,可以将迷茫的自我拯救。
  
  稚手上戴着的金手镯,是妈妈临行前留给她的。它曾是妈妈出嫁时,外婆给的嫁妆。在祖辈看来,金银首饰能够驱邪避灾。因此妈妈也希望这个手镯,能够保得稚一生平安。
  
  飞机到达停机坪后,已是正午时分。机场的过道里,稚看到了上方她根本就看不懂的指向牌。与稚擦肩而过的人们,说着稚根本就听不懂的语言。本地男人头上戴着头巾,女人们则用面纱将脸严实裹住,只剩下一双双皎洁的眼睛露在外边。仅只一瞬,稚就迅速感受到了文化上的巨大差异。
  
  飞机场外,阳光炙热有如火烤。稚搭乘的士到了一个沙漠的入口。她等了一下,碰上了一个正欲进入沙漠的骆驼商队。稚塞给他们一张纸条,上面用生硬的阿拉伯文写着——“请带我到沙漠里一走。谢谢!”
  
  那张纸条,是稚找一个略通阿拉伯文的朋友写的。当初找朋友写这张纸条的时候,朋友百般不肯。朋友劝道:“那地方你人生地不熟的,出了事怎么办?虽然你父母已经不在了,但我想他们若在天有灵的话,还是希望你这一生都能够少些风浪。”可稚还是嘴硬坚持要去,说了一大堆必去的理由来搪塞,什么“那个地方的风景超美,人又朴素。”这些净不沾边的话。朋友自知留不住稚,不管自己写还是不写,稚都一样会去。写,表明支持;不写,留住空气。索性就写了给稚。朋友最后对稚说:“你既然一定要去,我也拦不住,但希望你在身居异乡时,能够小心为上。我见多了世态炎凉,希望你能够避免。”稚对此表示非常感激。
  
  商队的领队看了一下稚,就试着用简单的阿拉伯语同稚沟通,但稚一个词都没听懂。稚觉得对方一定是在伸手向自己要钱,便掏出了一些钱给领队。领队在接受后,好像还想再表达些什么,最终却还是没有开口,而是让稚坐上了其中的一头骆驼。
  
  商队继续往沙漠里走着。越往沙漠里走,气温就越热得叫人难受。稚艰难地忍受着,就像小鱼被放入热锅里面煎,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够蹦跶个两下,但很快连蹦跶的劲都没有了。但沙丘的美仍旧不改,它延绵没有边界,它在轻声细语下低吟。生机在这里匮乏,沙子是这里的一切。
  
  傍晚时分,商队停了下来。稚分到了两个馕,外加一点调料,这是商队唯一的主食。稚不怎么吃得习惯,嘴里除了那种干吧吧的感觉,和调料稀奇古怪的味道外,别的就什么都没有了。月色正美,人们围坐在一起吹嘘。尽管稚侧耳倾听,但还是什么都没听懂。
  
  沙漠的夜,美得出奇,因为它不受城里灯光的烦扰,天空明净,银河可被看得一清二楚。稚从未像现在这样痴迷于天上的星星。或许稚的母亲,就已经化成了其中的一颗,在天空中默默地看着她。
  
  每一颗星星都看似那么远,高悬在天;每一颗星星又看似那么近,仿佛伸手可及。当稚忘情地看着挂满天空的这些星星时,她明白了人生中许多的追求,其实都没有多大存在的意义。即便拥有再多的财富,与想要获得安宁的原始渴望相比,仍然渺小无比。与其在城市忙碌地工作,数着银行里存款的位数,不如成为一介不受束缚的野夫,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想乐呵的时候,可以钓鱼、登高、观星,也可以牧养肥嘟嘟的绵羊。
  
  沙漠的白天,非常酷热,晚上就清凉了很多,甚至会有一丝冷意,随风飘至,散落肌肤。总体而言,沙漠里的头一夜,稚睡得还算舒服。
  
  第二天一大早,在简单的收拾与进食后,商队又开始了崭新一天的行程。早上的气温恰好,不冷不热,因此队伍快步前行。但没过多久,天气又变得酷热起来,大家再次显得无精打采。幸好,稚已经对沙漠的暑热,经过一天之后,有了最起码的适应。
  
  从昨天直到现在,稚只见有一队人马与自己擦肩而过。稚不得不把自己的命运,和商队紧密联系。稚开始越来越多地信赖他们,并在他们互相之间的招呼中,知道了大多数成员的名字。比如商队的领队,叫“阿卜杜拉”,为稚牵骆驼的小男孩,叫“法赫鲁”,还有一个圆头肥耳的大胖子,叫“马尔万”,等等......。
  
  商队又在路上走了十天。
  
  在这十天里,偶见绿洲。只要碰上绿洲,商队都会进去,和当地人做些买卖,补给一下水源和食品。稍作休整,就又开始重新上路。
  
  经过长时间的杳无人烟、生灵绝灭之后,终于见到了绿意盎然的村庄,而且是稚头一回见到绿洲,稚很是高兴。稚到处去走,到处去看,绿洲里一切都让稚充满了好奇。同时,绿洲里的人们也都好奇地围着稚看,黑头发、黄皮肤的稚,有着与他们极为不同的外表。小孩们更是兴奋,都纷纷跑过来和稚打招呼。他们想很想知道稚这个外国人为什么要来这里。有些人尝试同稚说话,但很快发现稚根本就听不懂。
  
  有个小女孩拿了个刺角瓜给稚,示意叫稚尝一下。第一次看到刺角瓜的外形,就着实把稚吓了一跳。刺角瓜表面看上去有点像刺猬,瓜皮有着一粒粒的突起,外表确实怪异。但稚还是剥开了稚角瓜的外皮,咬了一口试吃。刺角瓜的味道很普通,水水地像黄瓜那样的口感,但至少能够消渴。稚点头向小女孩表示谢意。
  
  商队继续往前走着。已经有十来天了。某个早上,快到正午的样子,突然有一大伙人从旁边的沙丘中冒了出来,快速冲向商队。商队的领队知道遇上了抢匪,便通知大家各自逃命。为稚牵骆驼的小男孩,拔脚就跑,把稚甩在身后。稚不会驾驭骆驼,又不敢从高高的骆驼背上跳下。眼看抢匪已经到了跟前,下骆驼已是无用,只能呆在原地,接受命运的审判。
  
  抢匪里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高约两米的大个,在人群中格外显眼,其他人不过都只到他肩膀而已。看他指挥其他抢匪的样子,便知道他是抢匪的头目。抢匪一伙走到了稚的跟前,头目叫他们中的一个留下,其他人随他一起去追赶那些商队。
  
  留下来的那个抢匪,是了身材消瘦的年轻人。他叫骆驼跪在地上,让稚从骆驼背上下来。他将稚打量了一番,却没有搜稚的身,反倒给稚留下了一瓶水和几个馕,伸手示意让稚往他所指的方向走。在稚看来,这是抢匪心不算太坏,他看稚一个外国人来到这里并不容易,抢完稚的东西,等于让稚自生自灭。但年轻人还是牵走了稚骑的骆驼,他总得有个交差。
  
  而如果是别的抢匪留下来,估计就不是这个结果了。
  
  稚不敢再朝原来的路走,害怕这些追赶商队的抢匪再次回来,对她洗劫一空。
  
  稚就这样,偏离了商队原来的路线,进入了未知的、孤独的行程中。炎热的天气,很快就会叫人喉咙干渴,但稚又不敢大口大口地喝水,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碰上绿洲。也许很快,也许几天,也许水用完、食物吃尽都碰不到,而渴死、饿死在这凄凉的沙漠里,成为客居异乡的鬼。
  
  稚独自在沙漠里走了两天,可连绿洲的影子都没有碰到。最后一滴水已经喝完,最后一口馕也已经吃尽。终于在这天的某一时刻,体力不支的稚晕了过去。
  
  稚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周围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在围着她。在他们的眼中,不难看出的是友善与好奇。他们给稚水喝,又给稚东西吃。稚对此非常感动,眼泪哗啦啦地下落。他们尝试与稚进行一些简单的沟通。稚从他们的手势可以看出,他们问稚从哪里来。稚指向了远方。但远方是哪里,大伙搞不懂。
  
  稚就在这家住了下来。稚随后知道,这家的男主人叫“扎伊德”,女主人叫“米撒”,他们有个12岁的女儿,叫“法丽达”。这家人对稚非常友好,把稚当成自家人来看待。法丽达很喜欢与稚一起玩,总是带稚到处走。
  
  这片绿洲,完全符合稚最初的期望,它非常原始——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没有手机,没有现代文明世界里新生的一切。在这里,日常所需的一切都靠自给自足来解决。
  
  部落里的男女老幼,是不穿上衣的,只用一块布把下半身给围着。因此稚这身打扮,被许多洲内人当成是怪人看待。米撒见此,就微笑地扯了扯稚身上的衣服,示意她脱掉,好入乡随俗。稚刚开始还觉得有些不太习惯,但见大家都已这样,脱了也没多大关系,就不再穿上衣了。
  
  两三个月后,稚基本上可以听懂洲里人平常所说的话,也能够进行一些最基本的沟通。稚每天都与米撒一家人劳作,种植些庄稼。稚也慢慢遗忘掉了自己原本所从属的世界,现在这个小小的绿洲,就成了她生命的全部。稚非常享受在绿洲里的生活,无忧无虑,还有美丽的沙漠作陪。
  
  半年后,稚已经可以流畅地同本地人沟通了。稚告诉大家,自己来自中国,来的原因,是因为父母双亡,使得心情低落,因此想出来散一散心。
  
  一个洲里人就问稚:“要散心,为什么要来这里?这么遥远的地方。”
  
  稚回答道:“因为遥远,因为沙漠,因为异国,因为神秘,所以才来这里。”
  
  “你的家乡是什么样子的?”米撒问道。大家好像都突然来了兴趣,想听听稚怎么说。
  
  “我的家乡被青山环绕,那里绿水常流。夏天的时候,暴风骤雨时常造访;冬天的时候,冰将树枝冻结。”稚动情地形容。
  
  这些对于世代居住在绿洲里的人而言,无异于天方夜谭,根本无法想象。沙漠里的原住民们,长期活动的区域,不过就是一块绿洲而已。绿洲之外,生灵绝灭,就连苍蝇、蚊子都找不到一只。到处青山环绕,这相当于多少个绿洲这么大呀?雨更是极度奢侈,在绿洲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们,一生就只见过那么几场雨,那种雨把道路淹没,将房屋冲垮,在他们看来是无想想象的。冰雪更是万万不可能有的,因为在撒哈拉,只会有永恒的夏天,却不会有片刻的冬天。
  
  许多人都不肯相信这是真的,大家都认为稚是骗子,在吹嘘自己家乡的好。只有天真的法丽达肯相信稚说的话。
  
  稚非常难过,稚没有说谎。稚的家乡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中国村庄。难道稚就应该为了能让家乡看起来更为“真实”,而拣“可信”的说吗?基于良心,稚不能这么做。稚很诚实,宁可让天下人骗稚,稚绝不骗天下人。
  
  一日稚在河边发呆,突然听闻洲里有个年过9旬的老太去逝了。难过之余,稚又对洲里的葬礼感到好奇,稚不明白这里的葬礼,与自己的家乡相比,会有怎样的雷同或差异。就问了一个同在河边游玩的名叫“萨拉赫”的女孩。
  
  萨拉赫将她们当地人的风俗说给稚听:“我们这里的葬礼,是人过世之后,当即下葬,不得拖延。早上死的,中午之前要下葬;下午死的,黄昏之前要下葬;晚上死的,第二天一大早要下葬。”
  
  稚感到不解,进一步问道:“下葬不挑选时间的吗?在我们中国,下葬可是要选日子的。”
  
  萨拉赫表示不屑一顾:“你们那边什么风俗,人死了,还要拖延着不葬,让亡灵在人间受苦?尽早下葬是为了能够让亡灵得到安息,让有福者延续幸福,让有难者逃脱苦难。”
  
  稚又问:“这里的人过世之后,会宴请亲戚、朋友吗?”
  
  萨垃赫挖苦道:“难道你们那边的人,将老人视为一种累赘,为她们的死感而到高兴,而要摆上宴席大肆庆祝?”
  
  这样稚也就不便再说、再问些什么了,反正多说无用,只能徒增烦恼。在整个谈话过程中,稚发觉萨拉赫总是时不时盯着自己的手镯看。
  
  回去后稚才从米撒那里知道,洲里的人去世,是不宴客的。人离世是因为神的召唤,应当平和地予以接纳。宴客会破费钱财,令亡灵感到不安,因此不可进行。
  
  第二天,稚在河边游玩时,米撒心怀不安地来找稚,叫稚跟她回去,有话同稚说。回到住所后,米撒把门关了起来,然后小声地对稚说:“昨天你同萨拉赫说的话,萨拉赫跟她奶奶说了。她奶奶是洲里的巫师,说要召见你,说你受到了魔鬼的影响,灵魂不洁,要为你驱魔。这个萨拉赫,太坏了。”
  
  稚不解地问道:“魔鬼?什么魔鬼?”
  
  米撒解释说:“在我们这边,如果一个人脑袋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做了什么坏事,就会被认为是魔鬼附了身。没被魔鬼附身的人,是纯真无瑕的,宛如同天上的月亮。”
  
  稚为自己辩解道:“我们那边的风俗,就是这样的。每个地方都有它各自的风俗,是从祖辈传下来的,与魔鬼无关。”
  
  米撒说:“你同我说这些是没有用的,你必须要接受巫师的召见,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你如果不去,就说明你不尊重这里的神明,会得罪众人的。巫师为你驱魔的时候,你不能说话,也不能为自己辩解,否则会被视为蔑视神明,对你不利。”
  
  稚点了点头。
  
  巫师是个年过六旬的阿婆,她家世代就是洲里的巫师。她是个看不见任何东西的盲人,天生如此。她的头发散乱,但毫不影响人们对她的肃然起敬。她平时是不说话的,只以点头、摇头作为回应。她无需劳作,她的衣物、食物全由洲人轮流供应。她在仪式中说的每一句话,都代表神的旨意,不容诋毁。
  
  下午,稚前去巫师那接受驱魔。许多人围在一旁,看巫师怎么给稚驱妖赶魔。
  
  仪式开始后,巫师的身体逐渐颤动,好像是着了魔一样。过了一会,她猛地一开口,说“我是耶拿神降世,我奉命守卫一方和平,我是人类之友,魔鬼之敌。”大家见此景象,都纷纷跪拜在地,表示臣服。只有稚傻傻地站着,为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所惊呆着,不知如何是好。米撒赶紧轻扯了扯稚的裤子,稚这才回过神来,双膝跪地。
  
  巫师示意稚走到自己跟前,稚就上了前去。巫师尝试用手去抓住稚的身体,但由于失明,只能够凭感觉去抓,因此落空了几次之后,才终于成功。巫师让稚转过身去,然后巫师用双手推搡稚的后背,说道:“恶魔啊!我命你快快从这人的身体离开,令你不能再借由这具身体,或是其他任何人的身体,来影响我族人。恶魔啊,我知道你不远千里来这里的缘由,就是为了让整个绿洲里的人,变得如你这般地堕落。”
  
  巫师顺着稚的肩膀往下摸,当碰到了稚的手镯时,她停下手来。说:“恶魔啊,不要认为你变成了手镯,就可以蒙混过我的慧眼。我将把你封印,令你永世不能害人。”
  
  当巫师说到这的时候,稚再也忍受不住了。这个手镯,可是妈妈留给自己的遗物,说什么也不能给。
  
  她就同巫师理论起来,说这是妈妈留给她的,不是什么恶魔变的。
  
  巫师对此却置之不理:“恶魔啊,你休想藉由这个女孩的嘴巴,而影响人们的心智。恶魔啊,你的死性不知悔改,以致罪恶深重,不可饶恕。恶魔啊,你将遭受严惩,在暗无天日中在被永恒囚禁。”
  
  巫师接着说:“尔等众人,快将恶魔从她手上拿下,使她从无边的苦海中得以解脱。”
  
  众人听到这里,便一起去抢夺稚身上的手镯。稚虽然拼死护卫着手镯,但仍是拗不过众人,还是被人抢走了。手镯最后被交给了巫师放置。
  
  稚哭倒在地。
  
  稚很伤心,稚知道,巫师这样做,只不过是贪图自己的手镯而已,哪有什么恶魔。
  
  回到米撒家后,稚将自己对巫师的看法告诉给了米撒。米撒劝她不要张扬出去,说:“巫师德高望重,她说的话,她做的事,代表神的旨意,至高无上。没人会相信你的。虽然我也很想帮你,但没有办法。你斗不过她的。”
  
  从那件事之后,稚就常常跑去绿洲旁的沙漠边发呆,稚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要继续呆在这里。而稚的故乡,早就没有了稚的位置,就算现在稚回去,一切都要重新安顿。同时稚也清楚一点,这片沙漠之舟,已没可能将自己从失落的苦海中拯救。而且,这里同样不缺人情世故。留在这里,已经没了当初的意义。但若回去,让人知道,又怕闹个笑话
  
  稚将自己犹豫不决的想法告诉给了米撒。米撒就跟稚说:“如果你准备找个本地人结婚,老死在这里,你可以选择留下。但如果你终有一天要离开,只是或早或晚的问题,那我希望你能够订个日程,不要拖太久。你正值大好年华,应当好好珍惜。”
  
  米撒又说:“你住在我家,我是很高兴的,而且法丽达也很喜欢和你玩,我也有幸从你身上听到了那么多有趣的异乡见闻。但我知道,你终究是要走的,你的世界,不只绿洲这么小。”
  
  听完了米撒的话,稚想了一夜,最终决定离开沙漠。
  
  稚出发的那天,米撒一家把稚送到了沙漠里的商路上。直到将稚托附给人来往的商人,米撒一家才离去。
  
  稚就这样离开了沙漠,离开了这个稚以前偶尔会梦到的地方,离开了这个稚曾不远千里去寻找去发现的地方。但最终,稚所有希望的泡沫,都在撒哈拉干燥的空气中破灭。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