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画里画外

时间:2017-02-09 来源:原创 作者:河边栀子 阅读:9
  

  “靓妹,来画个肖像画吗?”一个声音从街上的某个角落传来。
  
  一位正值芳龄的漂亮的女孩听到了声音后,用眼睛四处搜寻了一下,目光最后落到了一个石柱旁,一位街头艺人在那里作画。一旁摆有一些寻常男女的肖像画,以及他的主打力作——对《泰坦尼克号》的精彩素描——船头的栏杆上,杰克托着罗丝伸展的双手,想像如鸟一样自由地翱翔。
  
  女孩没有走近他,而只是停下来片刻,看了看他旁边画好的肖像画,随即离开,与自己的男伴。
  
  艺人在继续招揽生意。这是步行街,人流很多,失去一个不怕。
  
  艺人是个年轻小伙子,看起来二十出头三十不到的样子。头发很长,凌乱,似乎有几个月没剪了。面庞还算英俊,只是不修边幅,糟蹋了天意。加上衣服破旧,皮肤黝黑,为经久阳光所晒,给人失魂落魄的印象。随身行头里除了绘画用的材料,再也没有别的值得一提的东西。朴素到了寒酸的地步。
  
  “爸爸,我要画一张自画像。”一个小男孩对自己的父亲说。
  
  男子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带着妻子还有儿子一起走到了艺人跟前。
  
  “你的肖像画多少前一张?”男子问道。
  
  “连画框在内,二十元全包,很公道的。在别的地方,你找不到这么好的价格,还有这么好的画作。”
  
  男子犹豫了片刻,最后点头同意:“给我儿子来一张。”
  
  艺人娴熟地准备起材料来,他用笔富有节奏地在纸上舞动着,不久男孩清辙的面庞就在纸上浮现了出来。众人围在旁边看着他,欣赏着他绘画的手艺。
  
  “你的画好了!”艺人将画递给男子。男子给了他二十元,然后带着妻子和幸福洋溢的儿子走了。
  
  接下来是一个开朗的妙龄女孩,她同自己的两个朋友来玩。其中一个朋友不以为意,说:“现在都是相机拍摄的年代了,哪还用得着绘画?”
  
  女孩则对自己的这个朋友说:“你这就不懂了,这叫艺术!”
  
  另一个朋友附和道:“你看玉多有艺术气息,哪像你这么老土!”
  
  于是艺人就给女孩绘了一张。
  
  傍晚的时候,人潮渐渐增多,但由于天渐黑,不好绘画,艺术准备离去。
  
  在艺人开始收拾行头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从街上路过,注意到了他手上的画作。中年男子凝神了一下,突然叫艺人停下。好像在那些画笔简单的素描作品里,他发现了什么。
  
  中年男子开始同艺人攀谈了起来,他问艺人:“你在这街上呆有多长时间了?”
  
  艺人本不想理会,但看对方可能有买的意思,不能错失生意,就回答他:“已经有三个来月。”
  
  中年男子再问艺人:“你一个月收入有多少钱?”
  
  这话问得让艺人有些痛心。
  
  艺人自小喜欢绘画,想成为达芬奇那样的人物,父母也朝那个方向培养他。艺人从上小学开始,就陆续得过不少绘画方面的奖项,后来更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这些都来之不易。不幸的是,在中国毕业往往意味着失业,拿着一个美术的文凭,要找工作并不容易。同时艺人也不想进入职场从事普通的工作,他仍梦想成为一名画家,因此他选择了从事个体绘画。在这里摆摊之前,艺人已经陆续在不同地方呆了六年多。
  
  其实除了绘画的成本,一幅画作,艺人只能赚个十元。这样算来,艺人每天画个十幅,全月不休,也基本只能图个温饱。
  
  但艺人可是个有梦想的人,且些许有点自负,他认为自己是被埋没了的天才,因此对于中年男子的提问,他多少有些愤怒。“你是来买画的,还是来探消息的?”艺人不客气地反问。
  
  但中年男子并没有因此而吓倒,他左手托住腮帮,微笑着,看起来兴趣不减。
  
  “你很有艺术天分。”中年男子说完后就走了,留下艺人愣在一旁感到莫名奇妙。
  
  一个多星期后的周四下午,有人来找艺人。来人对艺人说:“我们老板想见你,希望你能够跟我走一下。”
  
  “想见我什么?”艺人感到吃惊,问道。
  
  来人说:“我们老板对你的画作很有兴趣,想谈下这方面的合作。”
  
  艺人听到这,难掩激动的心情。“好的,我这就随你去。”于是跟随来人快步走出了步行街。
  
  停车场里有辆进口的黑色劳斯莱斯,极具质感的外观,与旁边的国产车相比,显得鹤立鸡群,同时又霸气十足。
  
  来人进了那辆劳斯莱斯,艺人则在一旁惊呆着,不敢相信自己今天能坐上这车。
  
  来人摇下车窗,皱了皱眉头,向艺人问道:“你还在等什么?”
  
  艺人赶紧进入车内。这辆劳斯莱斯很快消失在了鱼水马龙的大街上。
  
  劳斯莱斯从步行街旁边的马路,驶向了市郊的一个高级别墅区。一路上,旁边的车辆毕恭毕让,生怕擦伤了这辆名车,赔不起。
  
  劳斯莱斯驶入了其中一座豪宅。豪宅里修有泳池,建有一座假山,还做了一座小桥,整个布局非常奢侈。
  
  来人带艺人来到了书房,里面有人在那里翻着书。那人转过身来,令艺人大吃一惊,竟然就是上次一直向自己发问的那个中年男子。
  
  “没有想到是我吧?”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与此同时,来人离开了书房。
  
  “是有些出乎我意料之外,但不知道你找我来,有什么事?”艺人回答道。
  
  中年男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觉得自己的艺术才能怎么样?”
  
  “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艺人不解。
  
  “我想知道自己对面这个人,值不值得赞助。”中年男子回答。
  
  艺人知道下面自己的回答,可能关乎命运的转折。对方有提供帮助的意思,但他会开出一些条件。艺人必须要有出色的表现,才能够增加自身的谈判筹码。
  
  “虽然我现在只是一个浪迹街头的素描者,但我自小就参加过许多美术类比赛,并总是能够从中脱颖而出,位居三甲。而且进入过中央美术学院,并以优等的成绩毕业。”艺人对自己的回答不太满意,但他已经尽力说得最好。
  
  “那有没有因绘画赚过什么钱?”中年男子再问。
  
  “大钱没有,不足挂齿的小钱倒有一些。”艺人回答。
  
  “我这里有笔买卖,不知你肯不肯做?”中年男子问。
  
  “什么买卖?”艺人好奇。
  
  “是这样的,我决定资助你五年,用于油画创作。刚开始三年,每年给你八万,后两年,每年给你十二万。有没有兴趣考虑一下?”中年男子微笑道。
  
  艺人有些惊讶,怎么会有人无端地资助自己,就好似天上掉馅饼那般。但看中年男子一脸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有什么条件?”艺人问中年男子。
  
  “条件不多,那就是这五年内,你每年得给我创作出三十幅油画来。我这边会有专人提供给你绘画用的材料,还会包装你的产品,通过巡展的方式,来提升你的名气,并出售你的画作。所得收益,你三我七,也就是说你不只可以得到我五年资助给你的四十八万,还可以得到从出售画作获得的三分收益。”中年男子接着说:“你有天分,浪费不只可惜,而且可耻。”
  
  三七开,艺人觉得不够公平,凭什么自个呕心沥血出的画作,只能够拿个三成。但想想对方要筹办展览,这本身都要花费不少资金与心力,而且非常诱人的是平均每年给出的近十万的资助,比自己在街上摆摊要好得多。在街上摆摊,卖点肖像画,风吹日晒的一个月也只有三千多点,一年四五万的样子。而现在不只可以不用出去丢人现眼,还能够专心从事艺术创作,圆自己艺术家的梦想。想想自己出来已经有六年,人模人样都没有混出,而对方给自己开出的合约,五年内就可以让自己名利双收,三七开又怎么了!
  
  艺人刚准备开口同意,但中年男子先看艺人迟迟没有说话,就告诉艺人:“那你先回去想一想,等想清楚了再跟我说。”“这是我的名片”,他将名片递给艺人。
  
  艺人连忙答应过来,说:“我刚才还在考虑之中,现在考虑清楚了,承蒙你这么抬举,我当然乐意合作。”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签合约?”艺人赶紧问,怕中年男子反悔,不再认可自己的能力。
  
  “很快,很快,我这边会叫秘书起草一下,然后再看下有什么问题。你留个电话吧,到时我的秘书会打电话联系你。”中年男子沉稳地说,并递了笔和便签纸给艺人。
  
  艺人将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写到纸上,交回给了中年男子。
  
  “白河,好名字,有气魄。”中年男子说。“那就这样吧,你先回去,等我消息。我叫人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回去,不劳烦你了。”艺人赶紧说。
  
  艺人打了个的,回到租房。一般时候,艺人是只坐公交而不打的的,他想既然已经发了,就不必在乎这点小钱。
  
  艺人不再摆他的摊了,他决定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毕竟已经奔波了这么多年。他现在租的房子很简陋,他早就想搬走了。而现在房租马上就要到期,如果交了下个月的房租,他又不想再住的话,就是浪费钱。一旦与中年男子的协议签署完成,他就成了一个中产阶级,住在小区里的开销,他负担得起,而不是再住在集体出租房里。搬家是迟早的,晚搬不如早搬。
  
  因此艺人决定退房。
  
  艺人找到房东,说:“阿姨,这次房子到期后,我不租了。”
  
  “准备去哪里发展?”房东很自然地回答。
  
  “我在与一个大公司的老板签约,我负责绘画,他负责销路。”艺人答道。
  
  “那你以后每个月应当能拿到很多钱吧?”房东问。
  
  “比现在多一点。”艺人谦虚地说。
  
  艺人就这样搬离了原来的住所,住进了一个小区。
  
  新住所的房租不算太贵,八百每月,但比起之前的三百每月,仍高出了不少。住所里面有不少家电,电视、空调、网线、热水器都有,但好像还差了些什么。对,差了冰箱与洗衣机。冰箱可不能少,没有冰箱怎么保鲜蔬果和鱼肉,难道每天跑去市场买菜不成?洗衣机同样不能少,否则厚厚的被单怎么洗。艺人就从网上下单,买下了冰箱与洗衣机。新家可花了艺人不少钱。
  
  终于在新家安顿了下来,艺人非常高兴。艺人决定,一个星期内不再作画,要犒劳一下自己,
  放松一下身心,然后再全情投入到绘画的终极事业里去。艺人逛遍了温州市的各个旅游景点,心想着将这些风景名胜收录进自己未来的画作中。
  
  艺人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等中年男子那边将合约起草完成,然后双方签字,自己再留下一份。
  
  艺人就这样等啊等,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有接到中年男子的电话。艺人想可能中年男子这一做大老板的,忙得很,需要把紧要的事先处理好,再弄合约的事,就没有放在心上。
  
  但很快三个星期过去了,还是连个动静都没有。艺人急了,不会中年男子把这事忘记了吧?
  
  “怎么可能,这又不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一天忘记了正常,两天也很正常,现在三个星期都过去了,不可能不记得。”艺人在同自己做心理斗争。
  
  “会不会是他反悔了呢?觉得我的作品没有价值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也该同我说一下,让我知情。并且他也应该为自己的反悔以及我的久等赔偿一下,几百一千的对他这样的大老板而言,不是什么问题。”艺人再想。
  
  “会不会是他出了什么事,比如说出了车祸什么的?或者因为别的什么事故躺在医院?如果是这样,我就应该去医院看一看他,这样他就会感激我,最后兑现与我签约的承诺。”艺人尽力尝试往好的方面想。
  
  “我得打个电话给他,这样我至少可以知情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他悔约还是别的什么事出有因?”虽然心感不安,但艺人还是决定迈出这步。他打了中年男子的手机号。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手机里传出这样的语音提示。
  
  “怎么回事?难道他真的是出了什么事吗?不行,我一定要去他家看看!”艺人心想。
  
  于是艺人就坐车往中年男子家去。到达中年男子家豪华的别墅门前,他下了车,看到了一个大大的“封”字贴住大门,上面还有法院的盖章。
  
  艺人就跑去法院打探,法院的人告诉艺人:“他涉嫌非法集资,欠别人一大屁股债,还不起,就跑路了。现在他的所有资产已被查封,用来支付欠供应商的货款,以及工人的工资。”
  
  艺人瞬间感觉天塌了,他三个星期不工作,还搬到小区里住,竟等来这种结果。艺人既怨恨中年男子,也怨恨上天,唯独不怨恨自己。
  
  这个故事,就有点像我们听音乐时,听到不喜欢的歌,想要按“下一首”跳过。但当这首歌已经进入尾声,我们就会坐着不动,并期待接下来放的,能够是我们喜欢的。结果呢?十有八九叫我们失望。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