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王二丫的初恋

时间:2017-02-09 来源:原创 作者:赵四小姐 阅读:9
  

  王二丫18岁那年,曾经经历过一次满村风雨的初恋
  
  在苏北一个相对比较偏僻落后的小村子里,曾经发生过很多很多的故事,但是曾经闹得满村风雨至今还有很多人只要提起就满腹兴致,感觉怎么也听不厌倦的则是王二丫的初恋故事。
  
  几十户人家被一块不宽的田地分为东西两个小村子,故事就发生在西村的王二丫看上了东村的黄小五。东村的黄小五家里弟兄五个,他排行老小,第五。家里大哥早年在部队当兵当了干部,转业后在县城的邮政局上班,平时一家人住在县城,一年也能回来一两次。二哥是个瓦工,年轻时还爱打猎,经常没事扛着猎枪田间地头到处去打野兔、野鸡、麻雀什么的。后来取了西村的王贵叔家的大姐,结婚后不久就分家出去自立门户了。三哥是个木工,取了三嫂以后也是很快的分家出去自立门户了。家里还有老四老五弟兄两个,为了能够改善家庭条件,能挣到足够的钱给下面两个小的取上老婆,黄家弟兄两在村支部那里承包了个粮食加工厂,负责全村的粮食加工业务。一年下来,还能攒个几千块钱,很快的两三年功夫,家里条件得到改善,不但又盖起三间新房,老四也找到了满意的四嫂,结婚成家后搬进了新房,就不管加工厂的事了。加工厂就只剩下老五一个人了,老五虽然年纪不大20出头,但是生得身强力壮的,干活也是一把好手,从不偷懒。白天在加工厂忙得满头满脸满身都是白粉也顾不上擦一把,歇一歇,有时候晚上还加班到很晚,累得筋疲力尽,懒得回家。就干脆在加工厂里隔出一个小房间,铺了张小床,加班太累时晚上就睡在加工厂里。
  
  王二丫是西村王贵叔侄儿家的第二个丫头,平时家里的牛啊、羊啊、猪啊的等家养的牲口吃的青草全部是靠大姐妹三个割草喂养,冬天时候还要出去捡拾干草。平时除了帮忙父母忙好田间地头的事以外,家里家外也收拾得很是利索、干净。这样的勤劳三姐妹在这个不大的村子里可以说是远近闻名。谁提起谁夸,王二丫的母亲更是逢人就夸自家的三个闺女多好多好,很是满足和得意。
  
  王二丫家里的粮食加工一般都是让王二丫去,因为一袋粮食用平板推车推出去加工后还要再推回来,一路上颠颠簸簸的也够费力够折腾的。大丫和三丫两人虽然也很勤快,但是比二丫心眼多,所以平时家里这些重活累活不是父母逼着干的,一般就哄着二丫干。二丫由于人比较实在,还稍微有点差心眼似的,所以每次也都不假思索的就接手干了。
  
  就在王二丫18岁这年,由于经常去加工厂加工粮食,而加工厂的黄小五叔叔由于看在她是二嫂娘家人份上,对她也比较照顾,经常的帮她把加工好的粮食搭手搬上推车,还有的时候,加工费的零头不收了。就是这样一来二去的,王二丫竟然对小五叔产生了好感,而且那种感觉就像是怀里揣了小兔子般,每次见到小五叔时,总是突突突突的跳个不停。说话也开始变得语无伦次的,说半句停半句。看小五叔时的眼神也更是怪怪的,总感觉不敢直视他,看一眼就感觉浑身像被火烧一样,满脸通红,浑身发热。只是在他忙的时候才敢偷偷的偷瞄他几眼。时间长了,次数多了,黄小五也发觉了一些不正常,但是,黄小五比王二丫大几岁,对于村里的一些人情世故还是有所了解有所顾忌的。自己的亲二嫂就是王二丫的同姓家族大姑,论辈分自己比王二丫长了一辈,王二丫以前每次也都口口声声叫自己小五叔的,眼下,假如自己顺应王二丫的意思,和她谈恋爱,恐怕会引起家族大反对,大暴动。因此,黄小五也就没多理会王二丫的多情。每次王二丫来加工厂,他是照常搭手,照常少收加工费,但是后来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的是王二丫明显的来加工厂的次数比以前多了,而且每次来加工的粮食斤重也越来越少。以前一个月一次,现在几乎是一个星期一次了,更有趣的是,有时候晚上不加工粮食也跑来,来了以后就一直在加工厂外面转悠,直到等到小五叔送走最后一个顾客,她就赶紧冲进来,给小五叔递上还冒着热气的馒头,包子类等吃的东西。小五叔刚开始几次还责怪,推脱说不饿不吃,回家吃,后来几次终于由于忙了一天又累又饿,顾不上许多,接过也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还边吃边感谢二丫,夸她是个好姑娘。就这样,黄小五被王二丫的真诚执着而感动,他也顾不上许多,竟然偷偷的和王二丫开始恋爱了。
  
  俗话说,纸是包不住火的,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两虽然是经常在晚上约会,防止被人看见说闲话,可是时间长了,由于来加工厂加粮食的大都是村里的乡里乡亲,左邻右舍的。有些热心人还是发现了一些苗头,甚至有邻居看见王二丫晚上来加工厂没加工粮食却很晚回家的事。后来一传十,十传百,经过大家口口相传,这事也就在满村子里传开了。其中最热心的就是黄小五的二嫂,她一听说以后,就赶快跑来找黄小五,证实是否确有此事,由于黄小五也确实渐渐地喜欢上了王二丫,但是最担心的就是怕二嫂不同意,也正想找机会跟二嫂谈此事呢,谁知二嫂竟然先来找他问,干脆就实话实说吧,黄小五大胆的承认了和王二丫正在交往的事实,希望二嫂能够成全。谁知二嫂确认完后,气得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跑回家去了。回家后就找到家里老人告状去了,自己的小叔子和自己的娘家侄女恋爱了,以后怎么相处啊,如果成了,自己和侄女以后怎么称呼啊?这不是乱来吗?黄小五的父母是个老实人,一辈子拉扯大五个男孩一个闺女真是不容易,如今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了,再也盖不起新房子了,家里这个老宅已经住了三四十年了,没有钱盖新房怎么能引来金凤凰呢?就在老两口犯愁的时候,被二儿媳妇这样一哭闹,老两口也没了辄,虽然是担心小五找对象难吧,但也不能乱来啊,找个亲二嫂的侄女,乱了辈分不行。老两口于是答应二儿媳妇,绝对不会同意小五这门亲事,好说歹说把二儿媳妇劝回家去了。小五回到家后,全家人都来做他的思想工作,尤其是几个嫂子,拍着胸脯保证,只要不跟王二丫谈,以后找对象的事,她们包了,另外等他结婚时,大家还多少贴补点钱给他翻盖新房子。结果和小五料想的一样,全家人都反对,都不同意,理由就是辈分乱了,以后不好相处。小五眼看着没办法说服他们,也不想最后落得个众叛亲离,没办法,只好尊重家人意见,答应和王二丫断了交往。
  
  于是,从那以后,黄小五就渐渐的开始疏远王二丫了,而王二丫家里,也由于听到村里风言风语的议论,说什么的都有,王二丫母亲是个很不讲理的急性子女人,一听到这些,回到家,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二丫关在屋里痛打了一顿,听说打得不轻,因为好多天都没看到王二丫出门。就在王二丫被打后的不几天,王二丫的母亲在地头碰见了黄小五的家人,她由于气愤,开口就大骂起来,说什么黄小五家里穷的叮当响,找不到媳妇,天生的光棍命,断子绝孙命,竟然骗自家的小二丫,真是个缺德鬼,不得好死。黄小五的几个嫂子也不是善茬,听到王二丫母亲这样骂,觉得真是蛮不讲理,在乡邻们面前很丢人,觉得气不过,几个人把她围起来准备摸鸡屎给她吃。要不是被村里邻居拉开拦住,王二丫的妈妈可能真的要吃鸡屎了。最后好不容易被她家的大丫给拖回家去,边走还边骂骂咧咧的。就是这样,王二丫和黄小五的恋爱还没正式开始,两家却从此成了冤家对头。
  
  可是后来,听说王二丫又偷偷的跑去加工厂找过黄小五几次,可是黄小五自打听说被王二丫的妈妈当众骂得很难听时,再加上家人的全体反对,就真的彻底的断了跟王二丫再交往的念想。不管王二丫如何求他,甚至求他带她私奔,离开家乡,他也再也没有那个想法和打算。甚至开始烦王二丫了,任凭她怎么说都像没听见一样。甚至都不给她一个好脸。尽管如此,王二丫还是死心塌地的坚守自己的爱情,认为只要自己坚持执着,一定能够冲破重重阻拦,获得真爱。
  
  王二丫对于黄小五的彻底死心是来自于黄小五的一次恶作剧。一天中午,刚吃过午饭,黄小五就到隔壁赵家去串门,赵家的大哥大嫂,还有红粉妹妹几个人正在吃中饭,由于平时很熟悉,玩得也很要好,就随意的开起他和王二丫的玩笑来,问他和王二丫何时结婚?给喜糖吃啊?谁知黄小五竟然露出一副怪笑,那个傻妞,总是缠着我,让我带她私奔,看她母亲那个德行,就是把她闺女白送给我都不要。说完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赵家几个人竟然不以为然:“别吹牛了吧,还说白送给你不要,是人家不肯把闺女嫁给你,嫌弃你穷,还嘚瑟什么啊”。黄小五被他们这样一说急了:“你们别瞧不起人好不好,不信我们打个赌,假如我赢了,把你们家这个吃饭桌子赌给我,要是我输了,给你们50块钱,现在就压在这里。”话没说完,黄小五就伸手要去搬桌子。赵家几个人以为小五在死要面子,在吹牛,以为这次肯定赢定了,就都很配合的站起来,把正在吃的饭碗端起来捧在手里吃。“赌什么?”“就赌她现在就躺在我家床上。”真是玩笑开大了,怎可能啊?“赌就赌,一言为定,不准赖皮。”两家人说好后,黄小五就搬起赵家的吃饭桌往家走,赵家大嫂和红粉妹妹就一路小跑去黄小五家。到了他家直奔黄小五的房间,说时迟那时快,被子一掀,王二丫还真的就躺在被窝里,但是穿戴整齐,没有露出不雅。但是此时更尴尬难堪,惊讶不已的不是赵家大嫂和红粉妹子而是王二丫,她羞得满脸通红的赶快跳起来,穿上鞋子趔趄着跑着离开了。赵家大嫂和红粉妹子虽然是赌输了还是软施硬磨的姑嫂两个人合力又抢回了饭桌,也退回了黄小五的50块钱现金。
  
  但是,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听到王二丫还在纠缠黄小五的事,黄小五再也没有跟谁打过还能发现王二丫的赌。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