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百味人生 >

艾粄

时间:2017-03-04 来源:原创 作者:留芳 阅读:9
  

  记得奶奶生前说,清明节的艾粄是先给死人吃的,活人先于死人吃会遭罪的。但是,后来的年轻人似乎遗忘了,可也好像没发生什么。
  后来,一天晚上凌晨,有一位儿时的朋友来找我,我们就谈起了当年的事,他说我变得迷信了,因为他没经历过我的事。
  
  “几年前初春,奶奶得了一场大病,求了很多药,问了很多人,频繁进出省市各大医院,经常来往闲谷野涧苦寻“仙医”,最终父亲花光大半辈子种水稻供我姐弟俩上学的钱,迫于生计,父亲就到省里寻营生去了。没过多久,在近清明节的一天,冷雨霏霏,阴云祟祟,父亲接到村里梁阿伯的电话,就连夜急匆匆从城里连夜赶回了。
  
  是奶奶死了。
  
  当时我还小,只记得奶奶生前最爱吃艾粄,是趁喝初春降下的雨水刚萌发的艾草绿油油、毛茸茸的枝叶还没长深的时候采下,“啪、啪、啪”用铁刀剁碎,撂去水花起滚的热锅里煮一会儿,再用饱满的农家糯米掺活鲜绿的艾汁掐成饼状,放上蒸笼。父亲是吃这艾粄长大的,以前我也是。
  
  似乎父亲是继承了奶奶的手艺,做出来的艾粄是一绝,方圆百里没谁不称赞的,村里家家户户都来讨艾粄,再接着外村的人也慢慢知道了这回事,最后甚至有省里来的人向父亲买去,所以日子也就渐渐宽裕了起来,快到清明节时,父亲才停手了,准备做些供给祖先享用。
  
  清明节那天,我听梁阿伯说,人死了不久是会回来的。所以那天晚上我不敢睡,我就躲在被窝里,直冒一身冷汗。当夜深了,四下静的出奇,我听到父亲均匀的鼾声浑厚而低沉,还听到屋外的树枝的婆娑声似厉鬼衰微的哀泣声,可是眼前是一片黑暗,我只能露出一只眼睛颤抖的窥视。突然间,我听到一声“哐铛”掀开锅盖的声音,顿时我以为是老鼠偷吃艾粄了,可接着又是一阵熟悉的拐杖杵地的“铿、铿”声,不久,又听见推大门得“咿呀”声,后来,邻居家的狗像疯了一样,一直狂叫不停,直到黎明归来。
  
  第二天……”我停住了。
  
  “第二天怎么了?”朋友急切的问道。
  
  “第二天,父亲发现锅里的艾粄少了,就责骂是我偷吃了。我没有辩解,因为我知道,昨夜大门是紧锁的,那锅夜封得严实,没手的动物是不可能吃到的。”
  
  “那不就是说……”我被朋友打断。
  
  “后来全村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像是遭了奶奶说过的诅咒,一个个死相离奇,面目狰狞………”
  
  “那你当时在……”他像是急了,站起身来插话。
  
  “呵呵”,我脸阴了下来,苍白无,露出獠牙,“终于又有肉吃了……”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