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散文 > 写景散文 >

流星山

时间:2017-03-17 来源:原创 作者:舒窈 阅读:9
  

  星子因“有星坠湖”而得名。做为星子的老百姓,可能说到落星墩都能耳熟能详,它的传说、过往也许都能如数家珍。而在我的记忆情感里,却有一座山更加深刻,更加鲜活地存在于我的记忆和脑海。那就是与落星墩同矗一湖遥相呼应的大哥——流星山。
  
  如果说落星墩是一叶漂泊的轻舟,那流星就像是一位眺望的父亲,在等着流浪儿子的归来。
  
  其实,流星山也不大,方圆不过两百亩。乍看像一只在浅水中爬行的乌龟,头伸向鄱阳湖,尾巴连着陆地,四道山脊东西各两道均匀分开,像乌龟的四肢。换个角度看流星山,又像一条在水中游弋的鲤鱼,朝着大海的方向,一直向前。
  
  流星山坐落在星子县城西3.5公里处的鄱阳湖畔,三面环水,西南方向与陆地接壤,从地图上看,就像一只长在地上的葫芦。正南方向是有着鄱阳湖百幕大的老爷庙,西北方背倚西牯岭,再往后层峦叠嶂,经羲之洞、玉帘泉、金轮峰,最远处则是庐山最高峰——汉阳峰。从星子县城看流星山,它就像一方印章,稳稳矗立于惊涛骇浪之中,在历史的长河里,盖下它深厚的传说。
  
  流星山是一座充满传说的奇幻之山。古代高官出差多走水路,自赣江下鄱阳湖,经吴城、鞋山至老爷庙,站在船头盼望,群峰簇拥层峦叠嶂之下的流星山,就像一颗镶嵌在皇冠上的明珠。而坐落在流星山脚的小村庄肖家嘴则前吞鄱湖浩渺,背倚匡庐巍峨,实为难得一遇的风水宝地。官船至此,见状,惊呼此处不出朝中宰相,必生社稷栋梁,急吩咐船工速降船帆以示恭敬。然而,船行经过流星山,见一湾湖叉环绕至山后,生生将庐山隔断。连连惊叹,可惜!可惜!虚惊一声,随即扬帆而去。村上长者常说,肖家嘴在从前住着很多姓氏,由于鄱阳湖水从老爷庙处直冲而下,刹气太重,其余姓氏逐渐衰败,最后只留有肖这一姓,这也应了风水相生相克一说。
  
  流星山原本不姓肖,是一彭姓小姐下嫁时的嫁妆。但时隔数十年,小姐百年之后,彭姓族人欲强行收回流星山,于是一纸诉状告至县衙。清官难断家务事,面对双方各执一词,时任县令拿不出什么好法子。遂听师爷出一主意,于堂前置一油锅,将油烧至滚烫,扔一铜钱入内,由彭肖双方族人各出一代表,能赤手进油锅取出铜钱者,便是流星山的主人。县令本意也是吓唬双方适可而止。双方族人面面相觑,一时无从敢上前一试。正当大家惊恐无奈之时,一肖姓老者颤颤微微站了出来,撸起衣袖,大呵一声,将手伸入油锅,滚烫的油烧的手臂的皮肤嗞嗞直响,几翻探寻,将铜钱捞起掷于堂前。县令遂将流星山判归肖氏,瞬间人群欢呼雀跃,老者却终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流星山是一座资源繁杂的矿产之山。山上有花岗岩、石英石、高岭土等矿产资源。在我的记忆里,这三种天然矿产都曾有人进行开发。开发之初都表现的矿质优异,前景很好,但一开工,却又不是品质突变,就是储量太小,每每都不得善终。老人们都说这是座灵山,是上古时代秦始皇赶山填海时落下的。不是矿产不优,是它们会自己徒涉,所以后来再无人问津。但前些年,又被投资人看上,准备开发旅游,几年下来,山也租了,田也征了,规划也好了,工程也开了,但在建了个临时工棚,修了条百米围墙,建了两处房舍墙基后,嘎然而止。看来又应了老人的金玉良言。
  
  流星山是一座充满童趣的科幻之山。小时候放牛,小伙伴们总是将牛从南山脚赶上山,牛群沿着山东面从南吃到北,再从山西面从北吃到南,到临近傍晚又从原地下山。所以放牛对于我的童年来说是一件轻松而又愉悦的事。期间我们总喜欢到山的最北端一个“倒凹咀”的地方捉迷藏,玩游戏。倒凹咀是流星山最北端的一个山崖,两条崖带伸出山体直至湖心,中间形成一个山顶突出,中间凹陷的U字型山坳,里头的缝隙里长满了长长的芭茅。在湖滩上散落着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石头,其中有一块最大的方形石块,压在三块较优大的石头上,里面形成的夹缝就成了我们探险、藏身、嘻戏的最佳去处。那时的我们充满着对整个未知世界的幻想,总以为这石块下面一定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也许是秦皇汉武,拟或是朱元璋等历史皇帝的墓地,那石块就被我们臆想成了整个陵墓的入口。倒凹咀其中一个突出的崖咀是石英石,附近的沙滩上散落着一些被湖水打麿出的晶体,形态各异,璀璨夺目,每每在凌乱的砂石间寻到一两颗,都有一种如获至宝的兴奋。倒凹咀另一处山咀伸向了湖心,即便是枯水季节,庐山而下的溪水汇流经过此地,也能确保山崖的尽头有水。远远看去,像极了伸长脖子在池中饮水的乌龟。“龟山”的旁边湖泽上,均匀散落着十二大小相仿的圆型石头。传说是两位神仙下凡游历,在此小酌几杯。身处湖光山之中,乐不思返,误了归期,双双坐化成山,即流星、落星两山。十二道美味也变化成了十二个碗状的石头。行走其间,似乎还能闻出来自仙境的香气。
  
  流星山是一座物产丰富的美味之山。一过迷雨季节,山上总有采不完的各种蘑菇。什么绿豆菇、胭脂菇、石灰菇、砧板菇,偶尔还能遇见灵芝菇。有时柳树、榕树等树上还能摘到一些木耳,特别鲜嫩爽口。这其中我最喜欢的还是“松树菇”。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种叫法是否正确,但妈妈这样说了我就认为是正确的。因为它每年三月九月才生长,又俗称“三九菇”。这种蘑菇一般生长在松树林里的蕨草里,很难发现,但只要找到一只,这附近就一定有一群。一般人都找不到,但我妈一找一个准,这是为什么也许是我妈个人的小秘密了。妈妈现在都六十多的人了,但每年还会在这个季节到山上去采松树菇,然后送到县城让我尝尝,那味道跟妈妈的笑容一样甜蜜。流星山的栀子花也特别美味。先放入开水汆下水,然后再与韭菜一起煸炒,栀子花与韭菜的香气相得益彰,让人垂涎欲滴回味无穷。毛栗和野生小草莓,更是我们童年记忆里大自然最美味的馈赠。毛栗摘来后放在箩筐里压实,等后熟了一段时间后再倒出来剥就省事多了,只需用木板轻轻一搓,满地金黄的栗子就唾手可得。初春季节,山脚下的沙滩和草地上长满了嫩绿的藜蒿,“鄱阳湖的草,城里人的宝”,就着留有年味的腊肉炒上一盘藜蒿,那一股浓郁的芳香让人神清气爽,百吃不厌。
  
  当鄱阳湖进入丰水期时,流星山脚便成了我少年时的鱼场了。我家以前是半耕半渔,每到暑假,我就会客串一把小小渔夫了。早在十来岁的时候,我便会自己去抓鱼了。那时爸爸帮我弄了一截十来米长的丝网,网格特细。农忙双抢时节,我一般就在家里晒谷煮饭,等我把家务收拾的差不多时,我就拿着我的那截丝网去湖边捕鱼。我用一个小木棒将丝网串好,一头紧紧地攥在手里,一头系上一个重量适当的石块,然后扔开膀子甩向湖面,那一排丝网顺着木棒,被石块的惯性带着撒向湖中间,然后用那个木棒把留在手里的一头插在岸边。过上一时半会,我把网收起来,总能收获几条小叉鱼什么的,就地把鱼的内脏收拾一下,回家一煎,再切上几只辣椒一香,一道爽口美味就完成了。近水知鱼性。“涨水鱼退水虾”“鱼有鱼路虾有虾路”等谚语大家都早已耳熟能详了。鱼一般在早上比较活跃,此时是上网的好时机,丝网放早了会被水草缠上,那就网不到鱼了。所以一般都是早上三四点钟起床下网,然后在船上小憩一会,等天色大亮了就收网。我爸是个特别偏执的人,他一但认准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我们经常会有争执,只有到第二天收网时没任何收获时,他才傻笑着挠挠头,算是对下网时错误判断的承认吧!记得有一次,网都快放完了,我跟爸商量,最后一条网让我决定放在什么位置,他勉强答应了,最后还是留下了一条最短的。我把船划到矗立在湖中的一个名叫“鸡卵子石”附近,将最后一条丝网围着石堆放了两圈。然后我把船靠近“鸡卵子石”,用船桨用力地击水,尽可能地闹出动静。桂鱼喜在石缝间活动,我是想惊动在石堆里过夜的桂鱼,让它们受到惊吓下忙乱外逃,正好来个瓮中之鳖。几分钟后,我们开始收网,当爸爸拉网时都傻了眼,除了浮标,哪里还能看到半点鱼网,全是一条条鲜活的桂鱼,总共一百多条。自这次“胜仗”以后,我在我爸那里说话的份量重了不少,偶尔还能主动征求一下我的意见,感觉自己在爸爸眼里一下子长大了似的。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我已不惑之年。由于工作的原因已经很少回山上转转了,偶尔想起总能会心一笑,恍若又回到了那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这段时间我突然迷上了养花。我想,如果用流星倒凹咀沙滩上散落的晶体石来点缀花盆,一定非常绚丽,格外亲切!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