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散文 > 抒情散文 >

赏花与读花

时间:2017-03-18 来源:原创 作者:薛洪文 阅读:9
  

  44、【散文诗】赏花与读花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3.18
  
  前些日子,写了一篇“写给春的诗句”一文,写了点关于春天的事,春的情愫。可总觉得,其余味悠悠,其后感绵绵,未能倦乏之笔意,未能劳苦其之字句。
  
  于此,就想再多写点什么。忽然想起春天的花,我又偏偏爱育花、爱赏花、爱独自与花默默相语、爱揉捻花的灵颜、爱粘湿花的晶露,那就写点“赏花与读花”的事吧!
  
  说起花儿,其实,在春天之外,也可随处见到,也可随意感怀。在南方,春天的花估计要比北方的开得早。可在北方,要想见到春天的花,去观那迟春盛开的花,总在育花的花房,花也多娇气与眼眉,花儿的种类也较繁多,如若是记性再不好点,估计,也说不上几种。
  
  我在北方居住,平时大多见得到,看得最多的,是那些不太有名气、也很不娇贵的花,它们大多开在萧杀的秋里,开在冰的夹缝里,花期虽不在春的浪漫,但那仅在冷风的头上,开得一束怒放的容颜,也让人顿觉有一股春暧的心流。
  
  是的,春天的花很艳眼;春天的花,有花海的温馨;春天的花,有春的潮涌的希望;春天的花,有无穷的绵绵遐想。可在这春天赏花的情绪里,如若,再多几株,再感灵几株,那生在苦寒季节的花,那笑在冰风尖上的笑脸,我们会更懂得了花的灵性与物性;更懂得了春的后背上早醒的秋冬之花;更得懂得了春的希望向前走,把花形笑进了那冰霜的路上,路上开得了冷季怒放的花容。
  
  尤其是那小河边,那小山坡,那荒草堆,那山石夹缝,我们时常会看到,总有一点惊眼的无名花,有的很微小,纤弱,开着紫的,红的,黄的。那微微的一点紫,平放在大地上,就像那浩瀚的星子,经过钻石的镜棱打磨后,滴出的大海的蓝眼睛;那小小的一点红,就像是春天的枝头上的花红,一只丹顶鹤噙在口里,尔后,飘落在原野,寄思着无穷无尽的摘花缘中人,在期待着来生的那一回头;那最伤怀的小黄花,如落泪的愁怨人,它们在秋凉的微风中,坐在风的头上,用千层的心思,用单瓣的飘零,望着断肠的夕阳,撒在荒野的小道,似于寻回来生的前世尘缘。
  
  若在这上帝恩赐的大地原野,你捡到的是平凡、微小的花容,它们是生活的,是生动的,也是写满了人生路上的风景与前行。人生的路上,我们都会变身,一朵小紫花,一朵小红花,一朵小黄花,在你赏尽了这大自然的奇幻魔法后,你才会真正地认识了,人生的花期与花形里装着的颜,也才真正地读懂了春天的花,春天之外的花,花上的人生真谛。
  
  有时,我们不得不这样地说:花的背面,是花体内的灵感回应绿叶的刺锦,花的皮肤是绿叶肉体的绽放,它们在相互种着希望的心,而心终于成了两种不同的形态的红与绿。回望我们的人生,我们的脚印化身了绿叶,我们的人生怒放,化身了花形,可我们总是站在脚印绿叶上,才有一个高度去绽放,也把脚印的希望开在前方。
  
  也不得不这样地说:花儿开在一朵灵魂的歌唱,灵魂的灵者,在阳光的圣堂里;而我们总有阴影的空魂,羁绊着脚印的沉实,时不时,会听得到,迷失倒堒的人生在断崖,也有没有花开而枯萎的人生。
  
  写到这里,算是我写的“赏花与读花”的感事。可总也觉得没有写尽,村子、院子里的已是春天了,可阴冷的空魂之尖风,生尖风的黑,生尖风的势,很大,很大,如我坐在一个春外的寒冷季节,我想,我应摘一朵秋冬的小花,来暧一暧我的心绪吧!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