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情感文章 >

你只是恰好长了我喜欢的模样

时间:2017-04-18 来源:原创 作者:心柔 阅读:9
  


  文/心柔
  
  (一)
  
  很多年前,我认识了一个比我小三岁的男孩子。那时,单身的自己,和朋友合租在一间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中。室友谈了恋爱,经常带男朋友回小屋。为了给他俩誊地方,我便经常一个人飘荡在外。就连晚上,都回去的很晚。没事儿的时候,就一个人躲进楼下的一家网吧,听听歌,写写文字。我是一个从来玩儿不了游戏,因此到现在都不玩儿游戏的人。
  
  那时的网吧,总有很多红男绿女,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染着五颜六的头发,一支烟在手,仿佛那是耍帅的必备武器,吞云吐雾间,整个人生都显得多了几分飘渺。
  
  还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因为休息而无所事事,便又躲进网吧下载些音乐。中途不知道怎么了,电脑就操作不了了。我站起身,弱弱的喊着网管,麻烦过来帮忙看一下。
  
  这时候,一个留着微爆炸头的小男生走过来,对我说:“怎么了,我帮你看看吧。”
  
  他不是网管,他也是来玩儿的,之前偶然看到过几次。
  
  “我也不知道,它没反应了。”
  
  然后,他一只手扶在椅背上,一只手拿着鼠标,点了几下。随后将放在我椅背的手拿过来,两只手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电脑就好了。
  
  我小声的道谢,他笑着说“不客气”。转身就回到了原位。
  
  后来,不知怎得,他就加了我的QQ,说他已经注意我好久了,能不能做个朋友。我向来是个有点清高的人。除非自己喜欢,我会主动相邀,不怕拒绝。但别人相邀,我着实得看心情,看自己喜不喜欢。
  
  我回复他四个字:“小屁孩子”。
  
  离开网吧的时候,他站在门口堵我,说:“我就是要让你看看,我怎么就是小屁孩子了。”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盛情”吓了一跳,毕竟,对方是男生嘛。自己一个人,还是胆怯的很。
  
  我依旧弱弱地抬头看他,清秀的小脸,微微卷翘的头发,但没有染任何夸张的颜色。说话的时候,嘴角总是轻轻上扬,一副文静的样子,甚是好看。
  
  这世上,不光男人是视觉动物,其实,女人也是。
  
  我被眼前这个男孩的容貌气质所动,心中不禁一阵波澜。但我还是想要离开,他却非要问我,为什么说他是小屁孩子。是哦,他个头确实比我高出一截。
  
  (二)
  
  他叫郭哲霖,比我小三岁。因为不喜欢读书,所以出来打工。在一家公司当一个小小的业务助理。
  
  认识之后,他总是很乖的叫我一声姐。然后每天在我去上网的时候,就要坐在我旁边。我在,他就在,我走他也走,总是跟着我。那时候,我上半天班,总有半天是闲着的。他就总是来找我,陪我散步,和我上网。他话不多,总是很安静,也比较腼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一副很乖的样子。后来,他干脆把工作辞了,来到我常去的那家网吧当了网管。
  
  他说,他只是喜欢看到我,能够陪着我就觉得很开心。我当时觉得,这孩子真傻。
  
  刚开始,我觉得自己突然就多了条尾巴,很烦。可慢慢地,时间久了,我竟也习惯了总有个人跟在身后的感觉。他就像我的小跟班儿,只要我有什么事儿,招呼一声,他就会很快出现在我面前。哪怕是心情不好,他也会安静的陪着我,或坐着发呆,或在公园转圈儿。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红着脸跟我说,他喜欢上我了,能不能处男女朋友。
  
  呵,或许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又或许,他只是恰好长了我喜欢的模样,让我产生了某种错觉。但我对他,始终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和感觉。
  
  我的拒绝,是那么的云淡风轻,就像一阵风,随意的刮过脸颊,却将漂浮的沙子吹进了他清澈的眼眸中,也打疼了他的心,他哭了。
  
  他流眼泪的样子,特别可爱。一张白白净净、棱角分明的脸,一双清澈如水、有着双眼皮儿长睫毛的眼睛,一副文静内敛循规蹈矩的样子,在那眼泪的点缀下,显得楚楚动人。他委屈难过的样子,着实让我心疼了一下。
  
  但我清醒的知道,我不能再心软下去了,否则,只会让他更加难过。于是,我很理智无情的转身,留下一个背影,让它在眼泪中消融,然后放下。
  
  (三)
  
  人生,不是所有的转身都意味着绝情,不是所有的绝情都意味着无情。尘缘如水,繁华似梦,梦要醒来,我又有什么办法?或许,他也曾路过我的心;或许,他是真心想要停留,而我,却终是无法收留。
  
  爱一个人,总难免要赔上眼泪;被一个人爱着,也总是会赚到他的眼泪。这红尘万丈,难免有很多缘分,或深或浅,皆以不同的姿态盛开在你生命的彼岸。或许,花,是色的归宿;林,是鸟的归宿,而我,却终究不是他的归宿。
  
  如烟的尘世,迷离浩茫,总有那么些人,突然间就闯入了你的视线,回首,竟是一副似曾相识的模样。于是,心情便开始了千回百转,跌宕起伏。对立遥相望,满心旖旎情,却尽在无言中。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你用沉醉的心情,来典当那一袭如水的夜色,换来一份甜腻的心情。那是一个人的清欢。向来情深,奈何缘浅,终究,也只是寂静喜欢,默然守望。
  
  有些感情,从一开始,就能预料到结果;有些缘分,自相逢,就已注定别离。与其日后两败俱伤,不如此刻,冷漠护身。与其相见,不如怀念。至少回忆在,情分在。
  
  其实,或许也会有那么一转念的冲动,想要告诉那个人,我很欣赏你,可否,做个朋友。可坦白有风险,动情需谨慎,最后,却只能相顾无言。
  
  这一程相逢,不过是一场意外。固然心有千千结,也唯有低头不语任自解。或许,你只是长了我喜欢的模样。
  
  是,也不是,但我只能这样说,这样去想起......
  
  作者简介:
  
  心柔,原名谭成妍,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馆签约作者,自媒体签约作者、专栏作者。作品见《青年文学家》《读者文摘》《库尔勒晚报》《重庆日报》《祁东新闻》《搜狐新闻》等媒体报刊杂志及各大文学网站,文学作品在《喜马拉雅》多篇诵读播出。出版合集《散文经典选藏》。新书个人散文集《心柔若水》限量珍藏版正在热销,微信1956930265,微信公众号:XRxinyu。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