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心情日记 >

一个基督徒的喜乐生活【9】

时间:2017-05-11 作者:景山小爷 阅读:9
  

  今天是2017年5月10号,此刻我具体的位置在同里屯村这里,现在的时间是晚上的21点26分。刚才一个微信好友,是个女的,她今天发来两个信息给我,我没回,后来我打开微信以后看到就发了一个信息问她在干嘛,她用语音说在看电视。然后我就问她看什么电视,接着又发一个huangse的动态表情给她,我以为她会不再聊了,没想到她竟然说想要见到我。这就尴尬了,见到我,我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吗?对这种女生我想说的是,好好看你的电视,别没事老给我发信息。我心情好的话可以理你,我心情不好我就不想理你了。长得那么骚,还不矜持着点,现在的有些女生,真是的。好了,关于这方面的话题不说了,开始今天的日记
  
  昨天我在日记结束前说,要把接下来那些街头恶搞的点子在今天的日记里说一下,现在我没心情说接下来的那些街头恶搞的点子,等我什么时候有心情的时候再把那些街头恶搞的点子说完,今天就直接写今天经历的事情了。那么,就从今天早上的时候说起。
  
  今天早上,我看了一会电子书,那本电子书的书名叫《古代的中医》,今天早上我看的是朱丹溪的那一篇故事。我就简短的说一下今天早上我看的的这些内容。大体上是这样的,朱丹溪是元代时期的人,原名叫朱震亨,居于浙江义乌丹溪旁边。他的父亲是老师,他的母亲是大家闺秀,后来他的父亲得病死了,他的亲戚又相继得病。朱震亨小小年纪开始挑起家庭的重梁,他侠肝义胆,为地方的民众争利益,三十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因为长期劳作,生病了,看了一些医生没有看好,朱震亨于是自学了三年的《黄帝内经.素问》这本中医典籍,最终将他的母亲病看好。后来,朱震亨师从当时一个有名的学问家学习宋时的程朱理学,他的那个老师后来得病了,于是朱震亨就立志要系统的学习医学。他从义乌,一路北上,游历到苏州,南京等江南一带求学医术,后来辗转杭州,师从当时著名的医学家,叫罗知悌。一开始罗知悌根本不见朱震亨,后来朱震亨持续三个月每天都站在罗知悌的门外要求跟他学医,罗知悌知晓了朱震亨的决心,于是就收了朱震亨为学生,并很好的传授他医学知识。直到一年半,朱震亨学成以后,就回去给他的老师看病去了,那个老师的学生对那个老师说朱震亨学成回来了,那个老师就问他的学生朱震亨学了些什么内容,他的学生说朱震亨学的是黄帝内经等一系列典籍,那个老师又问他的学生朱震亨有没有学药方配置之类的具体东西,他的学生说没有。朱震亨的老师说,这样病有救了。原来当时的医生都迷信各种药方配置,那些药方配置有很多都是不根据病情胡乱配置的,因此说,朱震亨的老师才说他的疾病有救了。后来,朱震亨果然看好了他老师的病。在接下来的年岁里,朱震亨风里来雨里去,为人们去看病,穷苦人付不起药钱的朱震亨一律免费,多少次他摔倒在下雨的泥泞的路上,但是一颗悬壶济世的心却让他将这些琐事抛在脑后,他考虑更多的,是病人的及时救治,什么是医道的体现,这,就是医道的体现。
  
  那么看了一会这本电子书以后,我与母亲就准备去往北厍工业园那边的芦苇地采芦苇叶子了,之前的日记里我有说,上海汽车北站北广场那边有不少摆摊卖小吃的,因此我与母亲就决定以后再去上海,我参加受洗培训的时候,可以将提前一天包好煮好的粽子拿到上海汽车总站北广场那边去卖,我们准备每次去那边都要包好煮好一百个粽子,这样,就可以赚够来回一趟上海的车费了。对于上海总站北广场那边的市场情况,我觉得,不错,可以。
  
  我与母亲就将行李小车拉到了屯村站台,在等待公交车的过程中的时候,我与母亲临时改变去北厍的计划,转而去了7103路通往肖甸湖方向的公交车,至于为什么要去那完全陌生的那个叫肖甸湖的地方,是因为母亲想要去那边看一下那边是否也有芦苇。于是,我们计划好了就等那开往肖甸湖方向的公交车,去往肖甸湖方向的公交车往返一趟需要有点时间,我与母亲等了许久,以为7103路公交车不从这边经过了。后来终于等来了7103路公交车,我们就乘上了公交车,公交车经过屯村大桥南桥口时北转过去,我与母亲这才知道,原来屯村桥北面的不远处竟然还有一条街道。叫做屯溪村。那街道的级别属于乡镇级别,据说屯村以前也是一个乡镇,后来与同里镇合并,因此就成了今天的同里屯村。那屯溪村又是怎么回事,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屯溪村以前是屯村那个乡镇的中心吧。
  
  公交车一路开去,路面渐渐变得狭窄,路两边的确有芦苇地,我与母亲就把这地方给确定下来,到时候采芦苇叶子的时候可以在这边采。
  
  没过多远,公交车就到达终点站肖甸湖的南面了。我们下就车来,但甚觉这个地方如此阴森。并带点恐怖。这大概跟旁边的一片遮天蔽日的树林有关吧。不过,树林里边倒是很凉快。是乘凉的好去处。我与母亲在那边看了一会,就往北走去,寻找所谓的肖甸湖,天气还算炎热,柏油路面的两边树木阴凉稀疏。后来我与母亲走到通向肖甸湖的路的北边,就不再过去了。我想看湖,但是没有湖可以看,只有荒凉和阴森。这让我想起了前年的夏天,母亲和我出去找租房的时候,我们经过北厍东面的一个地方,那里有片较大的湖,那湖水波浪翻滚,好像湖底被火在烧一样。湖岸边清凉怡人,从湖面吹上来的风让我觉得竟然在炎热的夏季很到一种冷嗖嗖的感觉。这次我来肖甸湖也是想体验一下和前面在北厍东北的那片湖一样的感觉的,TM的,这次只有炎热。
  
  我们又沿着原路返回到同里湿地公园,又乘上返回的7103路公交车到有芦苇地那边的合心村站台过去一点下车来。我们就走到芦苇地边,母亲开始采芦苇的叶子,天气炎热,母亲先在有树荫凉的地方采芦苇叶。我也采了一会芦苇叶。然而天气太热,我就采了两大卷左右的枯萎叶子,就不再采了。转而来到路边的阴凉处站着了。合心村的不远处有一个小学,有不少的路人用电动自行车接他们的小孩放学走在这条路上。有一个骑着电动自行车的美女路过我的身旁,于是一阵清香从空气中传来,她不自觉的勾起了我荷尔蒙的分泌。又有一个女的腿上穿着肉丝袜,这一样又是不自觉的勾起了我荷尔蒙的分泌。那路边竖立着一个远光镜,我就站在远光镜前看镜子里的景象。这样,我不直接看路人,也可以看到路人骑电动自行车时的面部表情及举动了。
  
  采了足够包一百个粽子的芦苇叶后,我们就在合心村站台这边转而乘着7103路公交车返回屯村了。回到屯村以后,母亲去大桥北面的街上去买糯米,然而没有买到好的糯米,母亲回来之后说那些糯米并不新鲜,有些许泛黄的糯米混杂在里面。故此,母亲就准备明天去吴江江心路批发市场去买糯米,那边糯米的质量比较好。这里顺便说一下,泛黄的糯米或是泛黄的大米具有黄曲霉,黄曲霉是米受潮以后霉变生成的,具有影响人们身体健康的后果,因此,绝对不可以图便宜,就去吃那黄曲霉在里面的米做成的饭,还有一点我需要说明的是,稻子在收割以前要打农药以除掉虫害及除掉稻田里的草,因此我们在做饭之前,要用食用碱与食盐,将米中间残留的农药成分反复的清洗干净。不要听别人说反复的清洗大米会清洗掉其中的营养成分,你的身体并不缺少大米中被清洗掉的那一点营养成分,与残留的农药相比,清洗掉它比不清洗掉它而保留的那一点营养,哪个对健康更有益呢?当然,如果你舍不得那一点营养,那你就选择不认真清洗吧。这不仅仅是淘米做饭的道理,做人也是这个道理,你,领悟了吗?
  
  好,今天的日记就到这里。我在同里屯村这里祝你好梦。晚安。
  
  文/景山少爷/微信1327835231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