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散文 > 抒情散文 >

叙一段人间真实: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时间:2017-05-24 来源:原创 作者:四夕清荷 阅读:9
  


叙一段人间真实: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申城的清晨来的特别早,每个晴天里的每个清晨,第一缕阳光总会在天边热情绽放,早早地唤醒了这座沉睡了一夜的不夜城,刚安静的大街小巷休憩片刻再次热闹起来,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人声鼎沸,鸣声笛响,交汇成一曲接地气的人间欢曲。

清风徐来,太阳温柔地洒在人间,很让人迷恋和欢喜,一个人倚在窗台沐浴着春阳,读着书,便进入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透过窗台,楼下的小河边,三三两两的人儿在垂钓,有来往欢跑的孩童,有步履蹒跚的老人,有漫步在路间的情侣,他们在春风里,在春阳里,和春天约会,和春风细语,一切自然而美好,这就是平凡朴实真实的人间生活

叙一段人间真实: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1-

想到下周就要逃离这个大上海,心心恋恋地回到自己的那个小小的故乡,放下书,想想自己交往的比较贴心的只有许姐。也许只有今天周末,大家才有空吧。于是,给她家的小宝宝买了一提儿童饮料,心里很是忐忑的,许姐已经多次发话了,来玩可以,不准带东西。

沿着小路,穿过一片金黄的油菜地,一片绿油油的蚕豆地,七拐八弯,绕过一座座上海老房子,终于到了一个院子,她家门是关着的,敲了门,没人,门前的场子上,坐在两个女孩,一个面朝一间敞开的小房子,一个背对太阳玩手机,旁边的邻居这次竟然门是开着的,有人在门后面看电视,我想,是哪个傻子吧!许姐说,这男孩留守在老家上学,不知道什么原因弄成傻子了,治不好,他父母和姐姐就带他一起来上海,父母和姐姐去上班时会留好吃的,他一个人天天,不,一年四季关在这间小房子里,小房间就是他的世界,他的一切,从不出门,不说话,要么呆呆地坐着,或是站在,或是躺着,我心里道,可伶的人啊!希望有一天你能好起来。

看着周围的小房子,已空空的不见人影,清净得很不自然,上次来,院子的人还很多,大家一起聊天,晒太阳,当看见墙壁上的拆字,就明白了,这些小屋,都是上海本地人在自家的院子周围搭建用来出租的,出租给那些租不起高价房子的人,这些租金在300-500的简单单间房,只有四璧墙,一个窗户,一个门,一个张旧床,一个木桌子,一个凳子,这些房子将迎来无数人的租住,床会被不同的人睡过,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各底层的人,很多时候,那些租客会在休息的时间里买来餐具,在那间几平米的小房子里做饭,和好友老乡亲朋们挤在一起吃饭,开心爽朗的用自己的乡音聊天。现在看不见了,他们也许搬走了,也许去别的地方,或是回家了。

看了会,准备走时,看见许姐在桥的对面,他们在洗车,我走过去,许姐的老公说:“瞧,谁来了?”他是和自家儿子说的,小宝宝瞄了我一眼,便没有像以往那样开心地扑过来,而是咧嘴一笑,便自己玩自己的,小宝宝,三岁半了,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喜好。

许姐说:“今天,曹姐叫我加班,我没加班,干完今天需要的活两小时就好了,我要回家,我要留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说:“她们加班刷油漆,加班费高。”

许姐又笑笑:“我们不缺那个钱,反正人多,想加班的人多着,今天最重要的是和家人在一起,今天太阳也很好,我也很充实,很忙,早晨起来,上了两个小时的班,给他们父子两带回早餐,又带小宝宝去理发,回来洗衣服,整理房间,帮洗车。我感觉这样很好,很幸福!“

我望着她幸福的笑容,在春阳里显得特别的美,像三十左右的都市女郎,尽管许姐四十多岁,从穷苦农村家庭里来的,没读过书,但她靠自己的努力,现在有房有车还有存款,儿女都很好,在做保洁员,虽然很脏很累,但工作勤勤恳恳,每天下班后换上自己的衣服开心地回家,她没有乡村人的气息,皮肤白皙,身材苗条,普通话标准,说话娓娓动听,始终保持一颗热爱生活的心,乐观对待一切的态度。

许姐说:”今儿来得正好,我炖汤了,等一会,你多喝一些。“

回去后,遇见房东,一个和善的上海老大爷,他说:”我家猫躲进楼上的衣柜里生了三只小猫咪。“许姐问:”它怎么进去的啊?好一个可爱聪明的猫妈妈!“

我看见,哪个猫妈妈在房东正厅里桌子下的红大盆里睡觉。接着就是房东大爷哗啦啦的说话声,许姐说:”叔叔,前面拆了房子的地方可以让我翻土种菜吗?“他说:”好啊,那个地,是谁翻土就是谁的,你去种菜吧。我家的工具你也拿去。”

许姐很开心地带上老公去翻地去了,我留下照看小宝宝,小宝宝不给我面子,他要和哥哥玩,就是哪个傻孩子,小宝宝在那个房间里跑进跑出,旁边的那个背晒太阳的女孩说:“哥哥要看电视,你出来,我和你玩。”原来这个就是傻子的姐姐,我仔细地看她,她大概二十左右,但皮肤有些黑,感觉很没营养的,很瘦,不过很高。

傻子姐姐进屋拿了几颗糖给小宝宝,许姐回来不让他吃,我要来一颗,边让他分享给妈妈和哥哥姐姐吃,吃糖间,小宝宝玩得很欢,竟然让傻子哥哥出来和他玩球,这次,我见到传说中的人,他不高,一个十五六的少年,脸很苍白,头发长长地,在头上乱成一窝,衣服皱皱巴巴的,白色的球鞋已花了,但他一直嘿嘿地笑。小宝宝大叫:“投球啊,哥哥!”

许姐说:“他现在眼里只有哥哥,一心只想和哥哥玩,连我们都不要了。“我看着他们玩。

许姐说:“外面风大,进屋吧,以后,就剩下我们两家了,都搬走了,没有以前热闹了,过来,看我的柜子,这个是山东的那家送的,我的那个送给一个老乡了,我很喜欢这个柜子,还有这个床头柜,她们去浦东了,我真的很幸运,总能遇见一些好人,连房东也是,上一个房东要我搬回去,这个房东也很好,可惜,办不回去了,小孩子爬楼不安全。”我心里感慨,不是你太幸运,是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我知道的是,那个山东的那家人没走的时候,一上班,小孩子丢在家就是一整天,许姐那时没上班,就帮忙照顾那个孩子,给孩子饭吃,陪孩子玩,照看孩子家,帮孩子的妈妈收衣服被子等,现在这个傻子,一般人是不放心或是不会自己几岁的孩子和他玩。

太阳西下,我谢绝了许姐的晚饭,和小宝宝挥手再见,他也举手摇动,然后说:“阿姨,拜拜!”

幸福不是惊天动地的事,而是生活中那些小美好和细微的感动

我们总是喜欢仰望和羡慕着别人的幸福,一回头,却发现自己正被仰望和羡慕着。其实,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只是,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看一场烟雨,从开始下到结束;看一只蝴蝶,从蚕蛹到破茧;看一树的蓓蕾,从绽放到落英缤纷。不为诗意,不为风雅,不为禅定,只为将日子,过成一杯白开水的平淡一碗清粥的简单。



叙一段人间真实: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2-

回去的时候走了另一条路,遇见以前的一个邻居胖子,她拖着一个大木棒,她老公在地里看着她,我问:“忙啊?"她说:”我们在种菜。“然后交叉而过,胖子现在不胖了,记得我刚来这边的那会,她真的很胖,还黑,他们是苏北的,她老公那时上夜班,工资很高,她来后,十五六岁的儿子也辍学跟来了,一家三口人挤在一个四平米的小隔间,房间又小又矮,只能放一张床。后来儿子上班了,听说工资每月有1万多,不过天天加班,上了半年不上了,春节一回家就相亲了,胖子说着就是开心不得了,那时她不到四十岁,胖子在农忙的时候要回家种地,她说家里种了很多地,农闲就到这里打工,家里的房子很大,有存款,但为了儿子还是要多赚钱好。一年后,不到十八的儿子结婚了,媳妇都一起带过来打工,一家人幸福快乐地过日子。后来,我搬走了,这次见到她,与几年前相比,她瘦了,皮肤白,看起来比以前年轻多了,还是不停地忙,连今天不上班也不空。

再经过昔日大片的农田,现在已被某某建设的铁皮围起来,高空吊架机不停地响,又在建新房了,谁让地铁修在这里来了呢?听说,这里的房间因地铁的搭建已经翻了几番,还在涨,很多厂房也被拆了卖了高价地皮给房产商做房子。

到了街上,没有前几年的人头攒动的盛景,但还是有人的,因为很多工厂卖地搬迁了,因为不许外地儿童入学,很多人走了。叙一段人间真实: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3-

路过常去卖菜的山东家,老板上周说要搬到那边去,因为租了多年的房子要拆了,要规划扩建街道建设门面,今天真的就搬到这个昔日还是杂货店的门面,门面被分为四个小间,一间某劳务公司,一间某驾校培训公司,一间还是那个杂货店的,播音器里正在大声播:”最后一天,所有商品,一元起价,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最后一间就是卖菜的山东家,唯独这里人最多,杂音也多”地方怎么这么小啊!好挤啊!"“老板这个怎么卖?”“两块!”我站在门外,地方是小了很多,人很多。

离菜场不到200米,但只要在这里买过一次的人,都再也不去菜场买了,因为老板人好啊,菜也好,关键是便宜,老板老实人,足斤足两,还免费送一大把葱或是香菜(在菜场不给送的,要买的,如此一把葱或是香菜要好几块),收款低于五毛的位数不要,高于五毛的只要五毛,如8.4元的菜,他会说,八块;12.8毛的,他会收12.5,有时候你没零钱,问可不可12块,他也说可以,如果你给13元,他会找你五毛。

我曾问过老板,怎么这么便宜,可以价格高点,但他笑笑说,他这里每样菜只成本价上加五毛钱,如韭菜菜场价是6块/斤,这里只要2.5,荷兰豆菜场二十多,这里只要六块,菜都是和菜场的那些商贩一样,由老板自己每天半夜两点开小货车自己去批发市场采购回来的,只卖当天新鲜的,从不像菜场的商贩一样不停洒水,很多时候菜被人翻来翻去,不好看,你若要,他给你降价,亏本卖,其实他可以像菜场里的商贩们一样,不准人乱翻乱挑,或是将翻坏的菜或是坏菜低价卖给工厂食堂或是饭店餐馆的。

有几次上午去买他的菜,他都坐在秤盘前困睡,有人放菜他就醒了,和善地报金额,这老板,有个儿子,如今成家还生了儿子,一小家三口在苏州打工,另外老板,还有一个刚上小学的女儿,高高大大的很像老板,女儿是儿子二十岁时老婆想要的一个,女儿嘛!贴心的小棉袄!老板娘个头小,声音大,脾气也不好,她负责做饭,有时候会帮忙看菜,因为有些人,特别是本地的上海人喜欢偷她家的菜。在这里买了多年菜,昔日的老板也苍老了,这些年,我从老板那里得知,儿子结婚了,孙子有了,女儿大了,他的老父母也这几年走了,生活还是如此过着,不喜不悲,有些淡淡的幸福。人世百态,总有百般滋味,有太多的事与愿违与心酸苦楚不忍言说。

去了菜场了,到了这个时间点,菜场前后摆满了农家人自种的菜,但人不多,卖菜的比买的还多,菜场里,还有很多鱼虾肉等,菜贩们急着叫卖,我路过,左右两边的老板热情地呼喊:”小妹,来点吧,新鲜的,便宜给你。“

出了菜场就是候车站台,人好像多些,来来往往的,各色车种在道路上运动着,去了一个开了五年的大型超市,尽管是周末,但是人依然很少,很多柜台都空出来了,职员们也无精打采的,有的聊天,有的偷偷玩手机,很多食品都铺上一层灰,本想买几包方便面,一看都过期了,新的还未上架,逛了一圈,啥也没买,灰溜溜地逃了出去。

眼下所见的一切,平淡,真实,平凡,确实纯真的生活。

幸福从来不是他人施舍的给予,而是自己不断的努力获得的,当你努力到一定程度时,才回有人愿意带着满满的深情爱意和诚意来与你共度此生,那样的人,那样的生活,不是你的将就,不是你的妥协,而是你的挚爱,你的福报。

最后,愿生命里的每个人都被世界温暖相待,愿每个流泪的人都是因为幸福而哭泣。

PS:插图源于网络,感谢原图!

四夕清荷(禾)/文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