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亲情文章 >

母亲的“枷锁”

时间:2017-05-24 来源:原创 作者:王秋伟 阅读:9
  

                                                                     
 随着一声啼哭,一个婴儿呱呱坠地,我的母亲便被“套”上了“枷锁”。

 我的母亲,身高1米64,气质出众,亮晶晶的大眼睛上刻着深深的双眼皮,秀气的鼻子下嘴角弯弯的,大笑时,尖尖的下颌尤为明显。她善良、开朗、活泼、大方、聪慧、漂亮……我认为,凡是形容女子美好的词语用在她的身上都不为过,因为她是生我养我的最亲爱的妈妈。

 别看母亲现在已经50岁出头,在2014年之前,她的“折腾”让父亲和我心余力绌,但母亲却乐在其中。只要是农闲时间,她都会想方设法的“四处奔波”,邀上三五好友,背上简单行囊,看花草之乐,赏山水之阔,走田园之风,品世事之情。

 其实,儿时印象中,母亲的脾气并不是很好,经常生气动怒,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母亲愈发内敛,脾气也不似从前那般急躁。之前,知根知底的邻居对于妈妈偶尔的坏脾气会说“都是你家老王惯的”,而邻居口中的老王就是我的父亲了。父亲母亲是他们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自由恋爱,父亲耿直踏实,他们俩高兴时会嬉笑打闹,意见不合时,互不理睬,但过不了多久,又会重归于好。

 2013年,我离开了父母的保护,组建幸福小家庭。出嫁前一晚,母亲坐在我的床前半开玩笑的对我说:“小妞,别看你嫁人了,有了自己的家,但是妈妈和爸爸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脸上皱纹浅刻、白发萌生的母亲眼中含泪,而始终没有落下的泪,滴滴钻入我心,温暖又感动

 从我出生的那天起,父亲在我的生活中常常扮演着包括“母亲”的两个角,那时母亲是连队的出纳,工作繁忙,不定期的外出学习,再加上那时的她还像小孩一般,“贪玩儿”了点,所以,她的精力完全不在我的身上。渐渐地,我大学毕业了,母亲也随之“长大”了,她开始关注关心我的生活起居、兴趣爱好、朋友关系等等,但是,由于学习和工作的原因,我围在她身边的时间只是弹指之间,直到我的女儿出生,一个家庭小成员的出现,母亲的爱才得到了传递和释放。

 心疼女儿的母亲包揽了所有与宝宝有关的事情,洗澡、换尿布、洗戒子,包括晚上哄宝宝睡觉,母亲虽然忙的不亦乐乎,但由于晚上带孩子,睡眠严重不足,让母亲原本容光焕发的脸色变得黯淡无光。我多次提出晚上时间由我来带宝宝,都被母亲强烈拒绝了,她说:“你好好睡觉,我没事,身体养好了才是最重要的。”就这样,自宝宝出生,旅游、聚会、逛街等词汇,母亲再没提过,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倒成了她的生活写照。被爱包围的我,心里满满的心酸与心疼。

 时间匆匆流过,在宝宝出生两个月零3天时发热至40℃,“都说刚出生的孩子抵抗力最强,怎么还发烧了呢?”心慌的母亲面对哼哼唧唧的小婴儿眉头深锁、坐立难安的嘀咕着,“去看医生吧”,我征求母亲的同意,“吃点退烧药等等看看,这么点的孩子去医院折腾一遭下来更受罪,”母亲坚决的说。就这样,在这两天里,温水擦身、测量体温的动作,母亲不厌其烦的反复做,宝宝退了烧、烧了退,如此反复两天两夜,母亲不眠不休。到了第三天清晨,白发苍颜、面容憔悴的母亲抱着宝宝倚在床头无声的流泪,“明天去看医生吧,孩子虽小,医生应该也能看吧”,舍不得带宝宝去看医生的是母亲,最终提出就医的依旧是母亲。

 一刻也耽误不得,一家人驱车到了医院,在医生查看问询了宝宝的基本情况后,我们来到了化验室,母亲扒开宝宝的裤子,手法娴熟的医生精准的扎在宝宝的脚踝处进行抽血,感受到疼痛的宝宝蹬着腿哇哇哭,难过的母亲一边按住宝宝的腿一边“偷偷”的抹眼泪。怀着煎熬的心情,检查结果终于出来了,医生诊断宝宝没有大碍,是由疫苗引起的发热反应。对于这个回答,母亲并不“买账”,她焦急的追着医生不停的问,宝宝的病什么时候痊愈,还需要什么治疗等等。回到家中,宝宝吃了退烧药后,一会儿功夫,宝宝退烧睡着了。但是母亲依然正襟危坐,目光呆滞,看着母亲疲惫枯槁模样,本担心宝宝的家人,又担忧起了母亲。我劝她,“妈,睡会吧,宝宝总会好的,你别把身体熬垮了,”母亲看了看我,机械般的躺在了宝宝身边有气无力的说:“你去睡会吧,都累了吧。”那时的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关于母亲的儿时记忆奔涌而来,想起了母亲为我扎小辫、送我上学、给我洗头,晚上临睡前我赖在她的被窝里,被母亲假装嫌弃的场景,不禁泪流满面。

 宝宝生病四天,母亲熬了四天。记得宝宝初愈那天,风和日丽、天朗气清,阳光洋洋洒洒的射进屋内,正好照在母亲微笑的脸庞上,明媚、温暖又动人。

 有了母亲任劳任怨的支撑,宝宝出生的六个月后,我神采奕奕的上班了,同事、朋友都认为是伙食好才“导致”我的肤色白皙红润有光泽,我不予置否,只是幸福的笑着。我知道,我的“光”源于爱,源于母亲无怨无悔的陪伴与付出。我的感谢、感激、感恩很难用言语表达,只能在纸笔之间并不完全的倾泻而出。

 时光荏苒,转眼间,宝宝32个月了,算起来,母亲守护在她的身边已有近千个日日夜夜了。母亲看着宝宝的个子一点点长高、体重一点点增加、慢慢的学会走路、学会吃饭、说话咬字越来越清晰……母亲的幸福溢于言表。

 很多人说,母亲被我家小宝套牢了。其实,我想,母亲是被“爱”套上了“枷锁”,一道让母亲甘之如饴的“枷锁”……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