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情感文章 >

一首诗的风花雪月

时间:2017-06-15 作者:明玥花 阅读:9
  


  一
  
  小寒不写诗,已经很久,得从2005年的冬天说起。
  
  一个周末,小寒给远在贵州的男友华子打电话,是华子室友接的,语气匆忙而真切——“华子和他女友一起看电影去了!”电话这头的小寒蒙圈了,自己不就是他女友吗?那个晚上,小寒在宿舍里等到12点,再给华子去了一次电话。
  
  “你刚才去哪了?一直找不到你。”小寒的语气里没有质疑,没有愤怒,她坚信爱情,坚信华子当初追她的誓言——“小寒,我喜欢你!”
  
  “可我,并不漂亮。”面对一表人才的华子,小寒有些自卑。
  
  “我喜欢你与容颜无关!我喜欢你的诗!喜欢你的文章!”华子的话犹在耳边。
  
  而此时,电话那头却传来华子嗤鼻的声音,“刚才不是有人告诉你了吗?”
  
  小寒身子一颤,故作镇静,“我没有听清。”
  
  “好。那我来告诉你——我陪女朋友看电影去了!”华子故意在“女朋友”三个字上音量提高几个分贝。
  
  小寒握着话筒的手开始抖起来,“那我,算什么?”
  
  “我们分手吧,以后你不要给我打电话,也不要给我写诗了!”华子说完决绝地挂断电话。
  
  那晚,小寒烧掉了所有写诗的日记本,并暗自发誓绝笔不再写。只是,小寒依然爱看书。周末,她常常在学校图书馆一呆就是一整天。她会为简爱的坚强朴实感动;会为茶花女悲苦的一生黯然落泪;会因唐吉可德的滑稽捧腹大笑;她会在下雨的天气里思念戴望舒笔下的丁香女孩;会在落日的余辉中看乡村的小桥流水老树昏鸦……那段青春失恋的日子,没有人能从她眼中看出忧伤。
  
  二
  
  因为工作,小寒认识了高阳。这个男人,一般的身高,一般的长相,一般的学历,是个混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人。可他特能侃——古今中外,人文地理,说起来滔滔不绝。他也特爱看书,特爱写小说。工作之余,单位很多同事都喜欢找高阳聊天。小寒只是在一旁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侃侃而谈的优雅,听着他引经据典的阔论。小寒觉得,这个男人时而像高山一样深沉;时而像鸟儿一样欢悦;时而又像月亮一样静谧;但他始终如书一般渊博。
  
  日子一复一日。高阳工作出色完成之余,还是那样痴迷地看着小说,心无旁骛地在创作。他的文章频频刊登于各类读物。小寒读过他的每一篇作品,他的文字朴实无华,可却能轻易触动她的心。
  
  小寒琢磨着高阳的文章,也开始琢磨起他这个人——这个男人,常常一本书,一盏茶,可以默无声息地坐上很久很久。他看着书,着魔。她看着他,着魔……
  
  一日,小寒笑着问他:“你为什么不写诗?”
  
  高阳推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说:“其实我也有过写诗的岁月,但现在的我更适合写小说。”他笑着,像春日里的阳光。
  
  “我看过你所有的文章,唯独没有读过你的诗……”小寒的话语里带着满心的期待。
  
  “也许,现在的你就很适合写诗!”高阳神秘地笑了笑。
  
  小寒如电击般杵在原地,一时间只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的跳动声。
  
  三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日小寒都没有见到高阳。有人说他跟着部门领导出差了,也有人说他休年假带妻子孩子出去旅游了。
  
  那晚,小寒躲进被窝里,第一次认真地审视自己这颗越走越远的心。听着窗外的雨声,她突然有了写诗的冲动,带着满心的忧伤,她在朋友圈写下了一首——《不该的开始》
  
  三月天里/我认识了你/一本书/一盏茶/不染尘世的俗/不惹闹市的嚣/你如书/书如你/从此/你在我心底生根/白天/你填满我的生活/夜晚/你装饰着我的梦/天知道/我爱上了你
  
  今夜的雨水/肆无忌惮/击碎了我关于你的梦境/醒来/我还在/你已散/梦里牵过你的手/余温似乎都未褪尽/我却无法寻你/瞒着四海八荒/我爱着你
  
  没有结局的故事/注定是一场悲剧/可我还是不可抗拒地/开始了不该的开始
  
  朋友圈刚发出去,各种留言纷纷而至。朋友热情地关心剩女小寒终于心有所属,同学八卦着这个不该爱的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庞大的留言阵容里唯独不见高阳的评论。小寒被热心八卦的朋友扰得心惊胆战,最后做贼心虚般删掉了这条朋友圈。
  
  第二天一早,顶着一双熊猫眼,小寒在电梯里见到了高阳。她故作镇静地跟他打着招呼。出电梯时,高阳邪魅地笑着回过头对小寒说:“你昨晚的那首诗写得很好!只是不要熬得太晚。”小寒揉揉红肿的眼眶,原本忧伤的心里有丝丝窃喜——原来他有看过。
  
  周末,公司组织聚餐。觥筹交错之后接着就是海阔天空地侃。一向和小寒要好的同事小丁把小寒那首《不该的开始》诵来,满桌子的人都如同探秘似的望向她,大家推推嚷嚷,要小寒坦白从宽。
  
  “只是一首小诗而已。”一向大方的小寒倒有些羞涩起来。
  
  “不对!不对!高作家写文章在现实生活里都能找到原型,不要狡辩了,从实招来!”小丁追问着。
  
  “咳、咳”高阳清了清嗓子,说:“也不是所有的人物都有原型的。”小丁失望地作罢。
  
  四
  
  在微信里一向沉默的小寒,越来越喜欢发朋友圈。或是些心情,或是些感触,或是些没头脑的零散诗句。她越来越喜欢读顾城的诗,觉得很多句子里都应着她自己。顾城的诗里说“你应该是一场梦,我应该是一阵风。”是的,此生再长再痴的等待,都是徒劳。带着落寞的心境,小寒写了一首《等》:在日出时等你/夕阳拉长了我的身影/在黄昏里等你/晨露打湿了我的衣衫/在青春懵懂里等你/岁月皱了我的眉眼/在下一个轮回里等你/孟婆汤夺了我的记忆/就这样/生生世世/我错过了你......
  
  鼓起十二分勇气,她把这首诗发给了高阳,末了,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你觉得这首诗如何?”
  
  微信很久很久都没有回应……
  
  直至夜里,高阳的信息发来,俩字:“很好!”小寒心里五味杂陈……
  
  第二天,因为工作任务多,小寒加班到晚上9点才准备离开。微信“嘟嘟”响起,是高阳!
  
  “我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厅,过来一起喝一杯!”
  
  带着一颗喜欢他的心应邀,小寒觉得自己如同小偷一般,她想拒绝,可双腿却像下了魔咒般朝咖啡厅走去。
  
  咖啡厅里,蓝色的灯光轻柔而浪漫,沙克斯优美的旋律细腻而委婉,小寒心里感慨着这真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这里!”临窗而坐的高阳向小寒招手。
  
  坐在高阳对面的小寒拘谨不安地搅动着杯中的咖啡,两人很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我结婚了。”高阳最先打破了沉默。
  
  原来他都懂!
  
  “我知道。”小寒抬起先前埋着的脸,目光清澈如水。
  
  “我有孩子。”高阳继续说着。
  
  “我也知道。”小寒望着他,转而低头继续搅动着杯中咖啡,可高阳清晰地看见一滴泪掉进了杯中。
  
  “帮你换一杯吧!”高阳正欲叫服务生。
  
  “不用了。”小寒端起咖啡一饮而尽,“这样喜欢着你,我很抱歉,我会整理好心情的……”小寒起身准备离去,高阳伸出手,捋捋她额前散落的发丝,柔声说道:“你是个好女孩,不要在感情的歧路上越走越远。”
  
  那夜,月色朦胧。高阳驾车一直把小寒送至家门口,说“晚安”,如同绅士一般离开。看着高阳的车子汇入车水马龙中,小寒想起了顾城的那句诗——我是黄昏的女儿(儿子)/爱上了东方黎明的儿子(女儿))/但只有凝望/不能倾诉/中间是黑夜巨大的尸床……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