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散文 > 写景散文 >

杨柳风拂面,王谢燕归家

时间:2017-06-30 作者:梦西州 阅读:9
  

  文/梦西洲QQ407377548
  
  记忆中的迎春花是单层花瓣的,总是一副娇小柔弱的模样,在初春单调的景中仍然惹人眼球。许是多久不曾再见过的缘故,如今的迎春花已是双层花瓣,比起之前更热烈也更温婉几分。如果幼时初识的是小家碧玉,那此刻重逢的便是大家闺秀了,唯一不变的还是那金黄灿烂的色彩以及随风摇曳的婀娜风姿。
  
  又一夜的风,桃花在皑皑白雪中尽数开放。千里冰封中透露点点新红,竟似刚睡醒的美人儿略施粉黛,又似初生婴儿的嘟嘟粉唇。这样的清晨是谁早起踏雪而来后赏花归去了吗?只是那一夜大风雪出卖了你细微斑驳的心事,桃林小路上深浅不一的脚印就这样无声的留了下来。
  
  想是春天真的到了,河岸边的柳树抽出新的枝条,枝条上嫩绿的新芽如一粒粒饱满欲放的花蕾——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二月的风又称杨柳风,此时气温回升,风中夹着初春所特有的湿润轻轻拂过面颊,少了冬日的凛冽也多了几份亲近之感。难怪古代文人墨客总喜欢在初春时分和三两志趣相投的友人,在岸边、在水榭、在楼阁吟诗作对,曲水流觞。
  
  虽然斯人已逝,事事诸多变化,但是面对此般风景,仍不免感叹,一句“吹面不寒杨柳风”真是悉数道出了我此刻切身所感。饶是想要再找个更贴切的已是完全不能够了。
  
  安静等待今年的第二场雪融化,最后一次南下的寒潮离开,带走了二月里最后的一丝寒意,朝阳桥下迎来了一批好动的精灵。
  
  记不得已经多久没见过燕子了,那些活泼、敏捷、热闹非凡的小燕子。还是如记忆中一般,身着黑色丝绒的礼服,每一寸裁剪都恰到好处。我似乎忘记了,它自己便是十足的巧裁缝。这样一件春闺装在它的剪裁下,更多了几分神韵。它挥舞着剪子,从河面滑翔而过,一剪河水流长;它收缩身姿,从空中俯冲过来,二剪山川如画;它变换位置,两两相携掠过,三剪绿意红妆……
  
  看着电线上排列整齐的音符,我不禁想起那个替王子救助难民的你。你是他的眼睛、他的双腿、他的牵挂,你为了陪伴他抛弃了享受南方冬季的温暖,选择在大雪纷飞的夜里永远沉睡在了他的肩上。你是自由的精灵啊,谁能留得住你呢?除了那份深沉博大的爱。
  
  “啾啾啾……”几声清脆灵动的叫声响彻在东晋宅院之中,此刻王谢两家何等繁华,雕梁画栋门庭若市。如今我虽不能目睹当初的恢弘气势,但是仍能在你们身上看见那份宁静致远、超尘脱俗的气节。
  
  或许这本就是从几千年前吹来的风,它吹尽繁华,也吹来繁花。幸好有这烂漫多情的二月,它可以使杨柳风拂面,也能让王谢燕归家。
  
  

分享到:

猜你喜欢

    • 上一篇:春天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