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弹指江湖 >

雪落无声

时间:2017-07-21 来源:原创 作者:星辰.幻灭 阅读:9
  

  “噗!”刀剑划过皮肉的声音响起,一名白衣老者身形暴退,与另一名灰袍老者拉开了十几米的距离。
  
  看了看左臂上的那一道伤口,白衣老者抬头,道:“陌无涯,几十年不见也没见你有多少长进啊!”随即体内真气涌向伤口,止住了血。
  
  灰袍老者晃了晃手中的剑,道:“哼,只要你中了我一剑,便足够了。我说过,你凌风朔必死!”“什么!?”凌风朔心中一惊,立刻撕下了衣服的左袖,那里,有着一道并不太长的伤口,伤口周围,是丝丝呈放射状的黑线。
  
  “你!你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凌风朔驱动真气,想要将那些毒驱逐出去,却发现怎么也做不到。
  
  “别白费力气了,魔蝎毒无法驱除,也无药可解!三天之内必将经脉溃烂而亡!当年你灭我魔蝎门,今日我终于大仇得报。哈哈哈哈!在绝望和痛苦中死去吧!三日之后,我会来给你收尸的!”说着就欲转身离去。
  
  虽然中毒才那么一会儿,但凌风朔已经感受到体内真气正被那魔蝎毒疯狂地吞噬,腐蚀,而且速度之快远超他的预料!见陌无涯想离开,惊怒交加的他顿时大吼道:“给我站住!”
  
  “哦?”陌无涯转过身来,不屑地道:“还想反扑吗?你的天霜十二式虽说能伤了我,但我若是执意要走,你也是留不下我的。”
  
  凌风朔将天霜剑横与身前,凛然道:“谁说我的天霜剑法只有十二式的?看好了!此招名曰‘雪落无声’!”
  
  一股通天剑意自他身上骤然勃发,剑尖前指,整个人就化为一道白色残影冲向了陌无涯。
  
  陌无涯大惊,下意识地抬剑相迎。而凌风朔却是如飘渺的雪花一般避开了剑刃,随手一挑,陌无涯的剑竟就这样被他挑飞。随之,连绵不绝的攻击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嚓嚓嚓嚓嚓!”密集地分不清先后的穿刺声响起在陌无涯身上,一袭白衣的凌风朔环绕着他不断移动着,同时手中天霜剑一次次毫不留情地刺在他的身上!冰寒的剑气不断迸发,侵入他的身体。
  
  五秒后,凌风朔终于停了下来,遁开几米。已是满头大汗,刚才的五秒中,他一共刺出了整整一百剑!
  
  五秒,百剑!
  
  “噗!”陌无涯的身上爆出了大片的血雾,在离开他身体的那一刹那化为了片片冰晶,如雪花一般笼罩了他身体周围的大片范围。
  
  “血花”缓缓落下,露出了里面已经不成人样,死相无比凄惨的陌无涯。
  
  雪落无声。。。。。。
  
  “当年,是你魔蝎门灭我全家在先!今日,我终于大仇得报。。。。。。”凌风朔软软的倒了下去,陷入了昏厥。。。。。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身处于自己的木屋中。这里是他隐居的地方,知道的人极少。一股药香飘入他的鼻中,扭头看去,只见一名二十来岁的女子正坐在炉前熬药。再看了一眼左手,伤口已经包扎好。显然是那位女子做的。
  
  那女子见他已经醒来,便走了过来,扶着他从床上坐起,道“师父,徒儿冉雪晴回来看望您了。”凌风朔打量了她一番,笑道:“呵呵,当真是女大十八变,为师都快认不出了。”
  
  冉雪晴盛了一碗汤药,道:“师父,先把这药喝了吧,补补身子。”凌风朔接过来,也不吹一吹,就这么滚烫着一饮而尽。虽说现在他身中魔蝎毒,真气被腐蚀殆尽,但这点温度还是能承受的。
  
  “雪晴,想必你也看到了。”凌风朔放下碗,擦擦嘴角道:“那个人是为师当年的一个仇家,今日竟然找上门来,用卑鄙的手段使我身中剧毒,不过,他也被我所击杀。”
  
  冉雪晴眉头皱了皱,道:“在师父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我也尝试过为您驱毒,却是未能成功。师父,请告诉徒儿那是什么毒,我立刻下山为您寻找解药!”
  
  凌风朔摇摇头:“不必了,魔蝎毒乃是天下奇毒,根本无药可解。”“什么!?”冉雪晴猛地站起:“竟然是魔蝎毒!这。。。。”凌风朔抬手打断了她,道:“罢了,我这把老骨头也活了有一百多年,早就够本了。这世上也没有什么值得我太过留恋的东西,你也别太伤心了。嗯。。。。你应该知道我是怎么杀掉那个人的吧?”
  
  冉雪晴努力压下心中的悲痛:“莫非那就是您的天霜剑法第十三式——雪落无声?”“对,”凌风朔点点头:“想要驾驭这最后一式,心性,剑意,悟性缺一不可。所以我当年才会让你和师兄出去历练十年,为的就是磨练你们的心性,领悟剑的真谛。雪晴,你告诉为师,你悟到了吗?”
  
  “嗯,”冉雪晴道:“剑意,乃控剑之根本,而剑招,则是将这剑意转化为攻敌之力的方式。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而要将它们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发挥出最强的力量,必须要有的,便是平静淡漠的心性,意由心生,以心驭剑,方为剑道之真谛!”
  
  凌风朔满意地点点头:“嗯。。。。看来这十年的历练你也学到了不少。好!你把床下面那只盒子拿出来吧。”
  
  冉雪晴依言拿出了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两本薄薄的书。凌风朔道:“这两本,就是‘雪落无声’的秘籍。你拿一本去,另一本。。。。。若是你师兄来得晚,就由你来交给他吧。”
  
  提到师兄,冉雪晴的目光明显的动荡了一下,轻叹道:“十年不见,也不知师兄现在如何了。”凌风朔笑道:“怎么?这么久了,还是忘不了司徒云那孩子?”“师父~!”冉雪晴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凌风朔接着说:“就你这点小心思,十年前我就看出来了,要我说啊,你都二十八了,也该嫁人了,打算什么时候去跟他说说这事啊?”
  
  冉雪晴俏脸微红:“还。。。。还不知道他怎么看我呢。”凌风朔失笑:“唉~罢了罢了,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这个老家伙也不好瞎掺和。。。。。走吧,去院子里,我指点指点你练习‘雪落无声’。”
  
  两日后。。。。。
  
  一处云雾飘渺的山崖之上,一位青衣女子正执剑而舞,剑气涌动间,连那飘渺的云雾似乎都被切割而开。一旁的古树下,一位白袍老者盘坐在那里,不时出言指点着女子。
  
  一剑舞罢,女子头上已是渗出细汗,走到古树下稍作休息。
  
  “雪晴啊。”老者开口道:“为师怕是时候不多了,我死后,还请你将我埋在这古树之下。。。。”冉雪晴红着双眼,声音哽咽着道:“师父,您。。。。您真的要。。。。。”凌风朔抬抬手,此时他的手上已满是黑线,就连身体上也是。:“你的确天赋异禀,这几日就让‘雪落无声’在你手中有了‘形’,想必‘意’也很快就会掌握。为师也可以放心去了,只是云儿他。。。。。”
  
  冉雪晴安慰道:“师父,您别担心,师兄他一定会来的!您一定要坚持住啊!”凌风朔摇摇头:“怕是等不到了。。。。。雪晴,你可要切记,‘雪落无声’非心性平津淡漠者不能驾驭,若是强行为之,极有可能走火入魔。所以,你将秘籍传与云儿时,定要慎之又慎!他生性桀骜刚烈,我。。。。。放心不下。。。。。”
  
  “徒儿明白。”“嗯,”凌风朔拿过一旁的一柄带鞘长剑,轻轻地抚摸着,眼神温柔似水,半晌,才抬起头来,道:“这天霜剑,乃是天外寒铁所铸,攻击时可放出冰寒剑气,来迟缓敌人行动。这么好的剑也不能埋没了。司徒云那孩子不适合驾驭它。我就将它转交给你了。”冉雪晴恭敬地接过:“谢师父!”
  
  凌风朔眼神一动,道:“咳,这山风还真有点冷。雪晴,去帮为师拿一件御寒衣物来可否?”冉雪晴立刻答应下来,朝远处的木屋走去。
  
  见冉雪晴离开,凌风朔这才微闭眼瞳,轻声道:“云儿,别躲了,出来吧。”话音刚落,不远处的树丛中就钻出一位白衣青年,来到凌风朔身边。“师父的灵觉还是那么敏锐。”
  
  凌风朔看着这位青年,道:“看得出来,这些年你也有了不小的长进。”司徒云跪下,重重地叩头:“请师父传授我‘雪落无声’!”凌风朔问道:“不知你可悟到了剑的真谛?”
  
  司徒云点点头:“剑之真谛,便是一手中之剑,引动剑气,调动真气。给敌人以致命一击!”
  
  凌风朔看向前方的云雾,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悟到。。。。。”司徒云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请师父赐教。”“剑之真谛,只能由自己领悟,他人的帮助只会使得其反。”
  
  司徒云不依不饶:“还请师父将‘雪落无声的’的秘籍传与我,徒儿定然悟到之后,再开始修习。”“不可。。。。。。”凌风朔摇摇头:“你的心性太过急躁,恐怕等不到那时候便会开始修习,这样,极有可能走火入魔。”
  
  “师父,我自有分寸,不会的!”司徒云的话中分明带着一丝怒意:“而且,您怕是已经时日不长,难道你要看着天霜剑法失传么?”刚才他找到这里时,见冉雪晴正练习剑招,不忍打扰她,就在一旁隐藏了起来。但很明显,他并没有认出冉雪晴所联系的就是“雪落无声”。
  
  凌风朔身体抖了一抖,司徒云这一番话竟然有了一些要挟的味道。这让他心中升起一丝不快:“待你真正心性成熟,并且悟到了剑之真谛时,便去找你师妹吧。以你现在的样子,我断然不会传与你!”
  
  “什么?”司徒云惊道:“她?难道刚才她所练习的,就是‘雪落无声’?”“嗯。”“为什么?你既然都传给他了,为什么不一并传给我?”
  
  “我说过,以你现在的样子,我绝不会传给你!”凌风朔见他如此不可理喻,怒道。
  
  “唰!”长剑出鞘,直至凌风朔:“你这老家伙,当初说好十年之后传给我,为什么现在又要反悔!?我告诉你!如果你今天不把秘籍给我,我不介意让你早一点入土!”
  
  “你!”因魔蝎毒而虚弱不堪的凌风朔竟一下子站了起来:“你这大逆不道的东西,竟然要为了一式剑招而做出弑师这等天理不容的事来!”他的胸口大幅度地起伏着。
  
  司徒云冷笑道:“江湖,本就没有什么天理,没有什么大逆不道。只有利用和被利用!我再问你一遍,这秘籍,你是交还是不交!?”
  
  凌风朔的双拳狠狠地攥紧,苍白的脸庞颤抖着:“不可能!”
  
  司徒云眼神一凛,笑道:“哈哈!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天霜剑圣,这等气魄当真是常人难及!既然这样。。。。。。那你就给我去死吧!”说着,手中长剑就已是挥出密集的剑影,向他笼罩而去!
  
  “叮!”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司徒云的剑被挑开,随之又是一片剑影将他逼退了几步。
  
  司徒云稳住身形,定睛一看,正是刚刚为凌风朔取衣服归来的冉雪晴。此时她正一手拿着衣服,一手执天霜剑,正惊怒交加地看着他:“师兄!,你在干什么!?”
  
  “哼!”司徒云剑已经学到“雪落无声”的冉雪晴出现,顿时怒火中烧,但对于“雪落无声”的巨大渴望也让他没有直接对她出手,道:“马上把‘雪落无声’的秘籍交出来!否则,你们两个一块死!”
  
  冉雪晴把衣服掷在地下,道:“你。。。。你竟然为了区区一式剑招,而做出这等事!”十年未见,重逢时却是这样的情景,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十年来朝思暮想的师兄现在居然为了一式剑招而杀了她和师父!这让她的心如落谷底。。。。。。
  
  “少废话!快交出来!”司徒云叫道。
  
  冉雪晴眼神迷离地看着司徒云,摇着头道:“师兄。。。。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旋即深吸了一口气:“那么今日,就让我来替师父清理门户吧!”话音刚落,她就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刺向了司徒云,司徒云也立刻抬剑,与他战在一起。
  
  “叮叮叮叮!”天霜剑法以极致的剑速和精妙的剑招而著称,密集地分不清先后的剑刃碰撞声不断响起,激荡在这片山崖之上。
  
  凌风朔呆呆的看着缠斗在一起的两个徒弟,一抹难言的苦涩涌上心头。
  
  苍天啊!你要灭我,我毫无怨言。但是,你为什么要让我仅有的两个徒弟反目成仇?我凌风朔一生坦荡,行走江湖从未枉杀一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住手,都给我住手!”他声音嘶哑地喊着,但密集的剑刃碰撞声却是将他的声音完全掩盖。想走过去分开他们,但没有真气护体的他说不定还未靠近就会被他们发出的锋锐剑气所绞杀。
  
  于是,他只好站在原地,目光涣散地看着手足相残的两个徒弟。。。。。。
  
  战斗足足持续了一刻钟,两人的实力本是不相上下,但冉雪晴在天霜剑的帮助下渐渐占据了上风,最后趁司徒云露出破绽之时一剑挑飞了她手中的长剑!
  
  司徒云后退几步,无力地看着自己的剑在翻滚之中向山崖之下落去。
  
  “没想到,他竟然还把天霜剑都交给你了。“司徒云又扭头看向凌风朔,冷笑道:“师父,您对师妹还真是疼爱得紧啊!”
  
  “住口!”冉雪晴大叫道:“你不配做我的师兄,也不配做师父的徒弟!”她挥舞起了天霜剑:“雪落无声,绝不是你所能驾驭的。现在,我就让你明白!”话音落下,冉雪晴便是化作一道残影冲到了司徒云面前,手中天霜剑寒气迸发,在冉雪晴的快速移动中不断地刺在他的身上!
  
  “嚓嚓嚓嚓嚓!”冉雪晴所施展的‘雪落无声’毕竟是初学,只能达到一秒五剑的程度,比之凌风朔的一秒二十剑还相差甚远。但是,这对于初学者来说,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了。
  
  ‘雪落无声’的每一剑都是凝聚了自身在出剑那一刻所能调动的全部力量的一击,因而施展时真气会迅速亏空。但同样,所产生的攻击力也是极其惊人的。
  
  五秒,二十五剑!这是冉雪晴所能达到的程度。
  
  收招,遁出几米,脸色已是苍白如纸,全身的衣衫已被汗水所浸透,整个人已经进入了脱力状态。
  
  “噗!”片片“血花”从司徒云身上爆出,缓缓飘落,闷哼一声,无力地倒了下去。
  
  冉雪晴收剑回鞘,叹息一声。转身踉踉跄跄地走到司徒云身旁,跪下来抱住了他:“师兄,你,明白了吗?”
  
  司徒云虽然身上被刺了整整二十五剑,但不知是巧合还是冉雪晴故意为之。这二十五剑统统避开了要害。不过,虽然伤不致死,但天霜剑的寒气也是侵入了他的体内,令他十分虚弱。
  
  司徒云脸色苍白地看着冉雪晴,良久,轻轻地点了点头。
  
  在亲身感受了“雪落无声”的威能之后,司徒云才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愚蠢。如此精妙的剑招,对于剑意,悟性和心性的要求极高,根本不是自己所能达到。
  
  刚才冲动之下,自己竟然还对师父和师妹说出那样的话。现在冷静下来后想想,当真是不可饶恕的行为!
  
  扭头看向凌风朔,满是愧疚地道:“师父。。。。。徒儿不孝,我会。。。。。自行了结。”说着,体内真气便是从丹田狂涌而出,攻入脑门!
  
  凌风朔一听,顿时大惊失色:“不!不要!云儿,我不怪你!快停下!”他冲到司徒云身边,双手连点,想封住他的经脉,但体内真气已被魔蝎毒腐蚀殆尽的他又怎么可能做到?
  
  冉雪晴的真气也在之前施展“雪落无声”时完全耗尽,此时面对这种情况,他也无能为力。只得焦急地喊道:“师兄!快停下来!不要这样!”泪水已经忍不住奔涌而下:“不要。。。。。抛下我。。。。”
  
  司徒云眼神动荡着,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微笑着,柔声道:“雪晴。。。。找个好人家吧。。。。我,配不上你。。。。。”说完,双眼就已是缓缓闭上,身上再无一丝生命气息。。。。
  
  “师兄!”
  
  “云儿!”
  
  凌风朔本就虚弱的身体在这一刻终于不堪重负,无力地倒下,昏厥了过去。
  
  冉雪晴伏在司徒云的尸身上痛苦着。十年,十年朝思暮想的师兄在重逢后的短短一刻钟时间里就已是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甚至。。。。她还没能和他好好说句话。。。。。十年的时间,他那刚强,伟岸果断甚至有点霸道的形象非但没有被淡化,反而一日更甚一日的清晰。
  
  多少次,梦中相见,自己都会笑醒;又有多少次幻想着与他重逢的场景,憧憬着未来。可现在。。。。。。一切幻想都破灭了。。。。。
  
  不知过了多久,冉雪晴才渐渐停止了哭泣,双眼已是一片通红。
  
  拔出天霜剑,在地上划下了一行字。随后收回剑鞘,把它放在了昏迷的凌风朔身旁。又把之前掷在地上的衣服拿来盖在他身上。这才转身,吃力的抱起司徒云的身体,失魂落魄般地走向悬崖边缘。
  
  走到崖边,冉雪晴回头,无比留恋和愧疚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凌风朔,口中喃喃道:“师父,原谅徒儿。。。。。”
  
  云雾之中,两道紧紧拥抱的人影笔直地落向地面。。。。
  
  凌风朔醒了过来,脑内一阵眩晕,魔蝎毒已经攻脑,他的时间,或许已经不超过一刻钟。
  
  挣扎着坐起来,看见了身旁的天霜剑和地上的一行字——
  
  师父,我们走了。原谅徒儿不能帮您把天霜剑法传承下去了。下辈子,我们还做您的徒弟。
  
  ——冉雪晴
  
  轰!
  
  凌风朔宛如被一道天雷劈中一般身体剧颤。司徒云死了,冉雪晴也随他而去。自己所挚爱的两个徒弟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相继离自己而去!
  
  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捡起天霜剑。突然,他笑了,笑得无比凄凉悲愤:“我凌风朔一生坦荡,如今到了晚年,却落得这般下场!天!你为何如此不公!”凌风朔走向崖边,望向灰蒙蒙的天空。
  
  “雪晴,云儿。为师。。。。这就来陪你们。。。。。。”
  
  话音落下,一道白色身影便是如断翅的鸟儿一般向崖底落去。
  
  片片雪花飘落,无声地覆盖了这片天地。。。。。。。
  
  END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