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散文 > 叙事散文 >

故乡的杨梅

时间:2017-07-22 来源:原创 作者:伦子 阅读:9
  

  记得小时候吃杨梅可不容易。农历六月二十四前后,是野杨梅成熟的季节,我和小伙伴常到山中采摘,来回二三十里,山高路陡。要是遇到下雨,更是苦不堪言。那时候书包轻、作业少,有时放学也禁不住诱惑,跑着去跑着回,到家已是天黑,父母嗔怪几句,低着头草草吃完饭,邻居闻讯来串门,一大家人蘸着盐吃杨梅,比赛似的,不一会儿一小提箩杨梅便底朝天,妈妈笑着说:“真酸,吃豆腐都吃不动了!”周末时间充裕,在山上吃个够,回到家吃两天就不想吃了,因为酸;等想吃时,却又没了,人多嘴馋啊!街上也有卖的,是山里农民背到集市上卖的,五分钱(可买一本作业本)一小碗,多数时候也只能望梅止馋,咽咽口水罢了。因为那时多数小伙伴家境都不好,哪有吃零食的钱呢?物质贫乏的年代,吃野杨梅仍是我的翘望。
  
  杨梅的滋味,是再好不过了。“五月杨梅已满林,初疑一颗值千金。味胜河溯葡萄重,比泸南荔枝深”(宋平可正《杨梅》)。明朝有位官员因为吃不上故乡的杨梅,逢人便感慨:“自从名系金龟籍,每岁尝时不在家。”可见杨梅的味道是特别的,有点诱人。
  
  李煜《一斛珠》中描写自己娇妻娥皇时写道:“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红茸是指槟榔。娥皇嚼烂槟榔,笑向男人唾过来,这是什么情调?杨梅更比槟榔红,那杨梅在口中嚼烂后,如果也有这么个美人,对着你这么个檀郎,也是如此一唾,你还会有乡愁吗?上海过去有个医生,后来做了文字工作,他把“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做成了灯谜,谜底是“血口喷人”,很有意蕴情趣。可见杨梅的迷人诱人,它会招惹相思,让人添愁。
  
  陆游诗云:“绿荫翳翳连山市,丹实累累照路隅。未爱满盘堆火齐,先惊探颌得骊珠。斜插宝髻看游舫,细织筠笼入上都。醉里自矜豪气在,欲乘风露扎千株。”人们挑着篮子,背着竹篓,纷纷上山。于是,杨梅林一坡笑声,溢满了脸庞,染红了天空。农家中也夹杂着尝乡愁的诗人,争相放歌:“江南风景美如画,不识杨梅是白丁。”“梅出稽山世少双,情如风味胜他杨。玉肌半醉红生粟,墨晕微深染紫裳。火齐堆盘珠径寸,酷泉绕齿朽为浆。故人解寄吾家果,未变蓬莱阁下香。”(宋杨万里《七字谢绍兴帅丘宗卿惠杨梅》)“夜深一口红霞嚼,凉沁华池香唾。谁向我,况消渴,年来最忆吾家果”(杨万里)。是啊!风雨旅人,常思量,只要吃到那一颗故乡酸酸甜甜的杨梅,一颗“吾家果”,乡愁就解开了。
  
  为了品尝一下那熟悉的杨梅味道,我们驱车去故乡摘杨梅。刚下车,雨点又落下来。老公却毫不在乎,不慌不忙打开车子后备箱,拿出各种篮子,每人分一个。所幸雨点不密,我们踩着地上的枯叶往前走,一棵异常高大的杨梅树出现在眼前,枝头缀满了密密麻麻的杨梅,地上还落了厚厚的一层杨梅。我走在最前面,见落在地上的杨梅个个完好无损,饱满诱人,捡起一颗放进嘴里,汁液丰富,又酸又甜。老公大声提醒:不要吃地上的,吃树上的,树上的杨梅才是最新鲜的。老公说:这棵最大的杨梅树就是我们家的,可以摘了。
  
  老公身手敏捷,几下子就爬到了树上,把篮子悬挂在枝杈上,开始采摘。我站在树下,见低处的树枝与我的腰一般高,横着向四周伸展,枝头垂下,硕果累累,伸手可及,开始边摘边吃。我发现杨梅的颜色略有不同,有粉红色,有黑紫色,一一品尝,粉红色稍酸一点,黑紫色要甜一点。老公在树上介绍说:黑紫色的已经熟透了,最好吃,粉红色的要过一两天才好吃。又说:这几天不停地下雨,杨梅被冲洗得干干净净,没有虫子,可以放心吃。于是我专摘那些黑紫色的吃,满嘴汁液,酸甜可口。儿子提醒我:你肠胃不好,别吃的太多。老公呵呵笑着说:杨梅是好东西,吃多了也不会伤脾胃的。又告诉我们:摘杨梅的人如果被雨淋了,只要多吃几颗杨梅,也不会生病。
  
  不一会儿,老公就摘了满满一篮子杨梅,又换了一个空篮子继续摘。我只顾着享受杨梅的美味,手里的篮子几乎还是空的。枝头的杨梅太密集,而且都熟透了,伸手摘时,一不小心就会把杨梅碰落到地上。地上落了太多杨梅,也分不清哪些是以前落下的,哪些是刚刚落下的。
  
  不知什么时候,儿子已经爬到一根低枝上去摘杨梅,脸上挂着天真的笑,仿佛回到了孩童时期。我也手脚发痒,抓住树干向上攀登,越爬越高,小女儿在下面喊:你小心点。我理智地停住了,意识到胳膊和腿已经不再那么灵活,胆子也小了很多,于是谨慎起来,手上抓牢了,脚下站稳了,居高临下,一边歇息,一边悠闲地东张西望。透过枝叶的缝隙,看到附近有一口水塘,水塘那边是几座窝头状的小山,山上林木葱茏。不知不觉,手里的篮子也盛满了杨梅。
  
  经过两天的奋斗,或爬上树去,或带着长杆钩子,拎个篮子、袋子采摘了不少杨梅。吃够了,也玩够了,剩下的杨梅父亲用来泡杨梅酒,酒香甘醇,味道独特,是故乡人喜爱的美酒。坐在回家的车上,凝望故乡,忽然想起贺铸的词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是啊,人生何来那么多惆怅,何不像采摘杨梅时那般兴奋,那般单纯。杨梅熟了,迷人的梅子挂满树梢,飘溢出诱人的芬芳,醉了乡间小院,醉了山川河流,也醉了我的心房。
  
  人间六月水果熟,最是故里杨梅香。尝一颗杨梅,尽可涤去乡愁,吃一杯杨梅酒,足以醉倒浮生。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