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散文 > 叙事散文 >

狗说

时间:2017-08-09 来源:原创 作者:竹鸿初 阅读:9
  

  自古以来,狗有狗的路,人有人道,但因狗路宽阔平坦,有些人走着走着也就走到了狗的路上。结果,前面是狗,身后是狗,就连自己也不得不狂吠上两声。到最后,连自己也觉得自己是条狗了。

狗之所以为狗,不是啃了两块骨头,或者卖力的摇上几下尾巴就能做到的。狗应该有秉持忠诚的天性,而不是随意抬起狗腿小便。这样的狗是不文明的,有辱五千年的文明。正因为如此,得不到礼义廉耻的教化,反而羞耻不知,自鸣得意起来。

狗是有攻击性的,一嘴獠牙除了吃屎,还会咬人。咬的是些什么人呢?不是王公贵族,不是贩夫走卒,而是那些自以为是人的狗。真正的人永远懂得离狗远些,不会去和一条狗较真。由此,我们才看到了一些狗咬狗的案例。

 俗话说得好,狗咬狗,一嘴毛。无论其品种如何高贵?无论其身材如何高大魁梧?交手的双方都没有摆脱狗的身份。如果遇到主人家家境殷实,一块漂亮的狗牌能闪瞎不少狗眼。如果遇到穷苦大众,一根绳子,从生到死。

在这个物质横欲的社会,灯红酒绿中,总藏着一种狗性,摇着尾巴,露着獠牙,没事就躺在主人的怀里装可爱,偶尔会任性的挣脱铁链,在人群中肆意穿梭。倘若是遇到另一条狗,总是凑上去闻闻,似乎在问:“兄弟,你吃的是哪国的狗粮啊!”不待对方感到自卑,它就接着说:“我是吃的日本狗粮。”说完,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似乎在那一瞬间,它的身份上升到了珠穆朗玛峰那般高的地位。但当听到别人说起自家的仓库里存放的骨头堆积如山时,它便恼羞成怒起来。

其实它不必自卑,只要它肯脱下那一身狗皮,还是能赚上一大笔。如果还嫌钱来得不够快,只要偷偷的溜进会所,往那儿一站,明码标价,财源滚滚而来,到时候要多少骨头就有多少骨头?

假如不喜欢啃骨头,也无所谓,如果想培养些高雅的爱好,可以往车前一躺。当然,这是个技术活,没掌握好火候,估计就得变成一条死狗。

 死狗是可怕的,也是悲哀的。在一次下班晚归中,雨夜里,借着路灯昏暗的光线,几条狗打打闹闹的与我正面相逢。他们共同咬着一条不大的死狗,你一口,我一口的抢食着。我站在路旁,为一条狗的死去感到难过,同时,我也为一群狗的狗性泯灭而感到悲哀。

这让我想到了立交桥下的那条流浪狗,几个月前它每天都趴在车来车往的马路边,长期的饥饿让它瘦骨嶙峋。它两眼无神的打量熙熙攘攘的路人,眼神中不难看出一种乞求,仿佛在说:“好心人,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我看着它,心生恻隐,在路旁一起等待绿灯的几位路人也都在看着它。它只是一条毫不起眼的土狗,而且毛发脏乱,这也间接的决定了它的命运。绿灯亮了,我还在看着它。它似乎是在等待旧主人,也可能是等待善良的新主人。可遗憾的是,大多数人连看它一眼都不愿意。

 没过多久,它又拖着皮包骨头的身体,歪歪斜斜的穿过马路,向立交桥下的草丛里走去。尽管隔着十多米远,它的肋骨清晰可见。这应该是它的垂死挣扎。几天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条狗。

其实我是有些震撼的,一条狗,一条生命,就这样在饥饿中死去。同时,我也深感适者生存的不变真理。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开始对生命充满敬畏。

 作为一条死狗又如何?只要灵魂高洁,一样不失为一条好狗。好狗不挡道,不咬人,甚至不愿意咬狗,这样的狗不是懦弱,而是更接近人,你甚至可以把它当做人。至少在我看来,可以叫它们“狗人”。相反,一些总是喜欢张牙舞爪的狗,虽然看起来人模狗样的,但脱掉高档的狗皮后,狗腿比人的胳膊还粗上一圈,想必其抬腿撒尿的功夫已登峰造极。

 其实我还是蛮喜欢狗的,只要摇尾巴,一心一意,我就觉得是条好狗。我才不管它私藏了多少块骨头,只要看到是狗,一根铁链子,一个普通的名字,一生无怨元悔的追随,我就发自肺腑承认它作为狗的身份。至于那些想当狗的人,它们的铁链和骨头,得自己准备,不然接下来的一条狗路上,除了狗,还是狗。

二零一七年八月七日于成都,竹鸿初

后记:前几天的草稿,今天胡乱写了一段收尾……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