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散文 > 游记散文 >

做一次东北人

时间:2017-08-11 来源:原创 作者:光求荣 阅读:9
  

  未曾刻意地拥有,个人视野偶尔被一些景像所占居着,看着沿街的商铺边,时常有孩子们哭闹着声讨着长辈的,他们吵闹形式多样,究其大声嚎啕是等待期望的食品进入自己的嘴中,泪水随着味蕾对食物的触及而生长为笑靥。很多年以前对于这些孩子们声索的食品,作为一个成年人的我并不以为然,总是感觉那有什么好吃的,无非是一些垃圾食品罢了,在几次品尝自己孩子买回家的零食中,固化的思维被彻底颠覆了,味道真的不错,不信你尝尝。也许受此事点拨,今年七月之前对诸多身边人到东南亚国家去旅游不以为然,真正跟随旅行团亲临泰国一周,却有着不一般的风味。
  
  多年以前,身处华东区的安徽人,盛夏之初,早有去中国东北的想法,一来是避暑,二是感受冰川之间、水域之下孕育着无穷的力。今年,选择在烈日炎炎的七月底泰国之行非突兀的想法,也不是那里的人妖、大海、水果和热带物种的吸引,而是那里为一个自然的国度,在地域上,我以一个东北人的身份出现,真切地能用南方人的心情感悟那里的一切。
  
  北京和曼谷时差间隔为1个小时,对于习惯于玩手机的国人来说可以忽略的。飞行过程中,在女播音员用不太熟练的中文播报飞机到达目的地——素万那普国际机场时,已经是泰国时间夜里3点钟,意味着飞行4个小时的行程结束,一行31人旅行队伍匆匆出站,在取出自己行囊步入早已等候在出站口一辆崭新的中巴车时,个人有些如释重负之感,毕竟安全落地了。在坐上中巴车的那一刹那,意味着每个人以后6天在车子上的坐次即被导游定格了。我喜欢导游这般格调,不至于在国内每到一个景区到处争抢坐位,其实人还是那么些人,位置还是那些坐位,仅仅是每次上下车辆打破一次次的规整罢了。
  
  临近夜里4点钟,一行同乡人随着中巴车稳妥地进入曼谷瑞士丽凯皇酒店,礼仪男生彬彬有礼导入,然后双手合十立于胸前,口中意味深长地念道“萨瓦迪咔!”,并弯腰示礼于眼前人,犹如宁静的夜中顿时有着佛的影子。宾馆大厅空阔,近10米高的迎宾廊厅顿时让初来乍到的我有些敬慕,在导游引导下集体办理房卡后各自进入房间休息,宾馆电梯按规矩行事成了来此国度的头道难题,在电梯里经过几番琢磨理解力才有所提升,所至楼层必须刷房卡,下楼仅能选择一个层面或至第一层,意味着持卡者不得随意进入其它楼层,身为北方人的我自然感觉到这里隐匿着防盗性能,虽然存在着与其他居住不同楼层的同行者不方便联系,自己内心还是挺释然的。
  
  清晨,每一缕阳光普照的时候,身在异国他乡的一次次出行都是那么令人期盼,驾驶员总是提前将车子停置在宾馆门前守候,他皮肤黝黑,始终沉默不语,每次待所有达乘人员放置好行里后边安稳地坐在车子右前方驾驶室的位置,不紧不慢地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年轻的导游个子不高,典型的东南亚人的身段,肤色更接近这次出行的我们,后来通过多次的接触才知道他是华裔,爷爷辈丢下一个孩子在泰国,他边成了一名混血儿。他不太流利的中文参杂着闽南版语调,不紧不慢的神情好象是便于刻画出更多的优美“荤段子”来,每次等31个同行人被三请四催地进入车子坐位并清点人数以后,中巴才缓缓起动,紧接着导游拿起前排独立坐位上的话筒来进行讲解,不乏为泰国的风土人情,适时穿插他自己对中国人的感情话来。泰国是一个信佛教国度,约90%国民信奉佛教,衣食住行有很多的讲究,整体地势较为低洼,东高西低,次生的自然风暴等灾害很难触及,气候可分为热季、雨季、凉季,水果资源丰富,大象为其国宝,人妖是泰国旅游业一个符号,究其产生的背景众说纷纭,关键是在其国度基本上没有排华激进分子。等自我介绍的时候,他刻意地说出其本姓杨,泰国人尊称别人的话应在姓氏前面加上一个“P”音,其亦被称为P杨,每天第一次见面和最后一次道别他都会双手合十置于胸前,虔诚地道出:“萨瓦迪咔!”,随即全车旅行的人员呼应着:“萨瓦迪咔!”。相互间语调柔弱且拖延着,从未间断,瞬间整车间里的氛围犹如等候东方公主号时,看船舷上出现漂亮的暹罗湾落日和余辉般美丽动情。
  
  从曼谷启程,途经数个省份,由大皇宫开始,游经芭提雅、黄金屋、沙美岛……,我在观看异国风景的同时,也在品尝着他乡的美食,乃至深谙着当地的风土人情。便捷的交通以马路左侧通行为准,四方形的电线杆上缠着错乱的电线未能留住眼镜蛇足迹,五夜高档的住宿条件容不下一支燃过的香烟和榴莲的介入,人们生活的慢节奏却能与最古老的黄色同行……。在旅行泰国时的每一个清晨醒来,我未曾感觉身在他乡,仅仅为同行人的不守时迟到、不守规被罚款,商店里201泰铢货款却不能用支付宝和泰铢一同结算等情形时时提醒着我——这是在泰国。勤劳和善良是地球上每一个国家最基本的角力因素,淳朴和善、热情好客、快乐而开心是人的天性,而国人并不因循守旧的大脑思维模式更是令人钦佩,让我顿悟作为东方的国人终会强大,必将强盛。
  
  人类千万年来形态各异,可内在肌体结构完全相当;千百年来语音和文字均不相同,存在的优美音符和阿拉伯数字始终却如一地进入每个人的程式之列;人们肌肤未曾染着同一种色彩,温婉的肢体和友善的微笑饱含深情;……。一定的时候,很多年以后,我想等中国梦实现的那个日子,这个星球终将归于:不同肤色的人们难以改变自身的着色,他们必将拥有着同一个信仰,采用便捷的度量衡,书写着汉字,自如地运用中文交流着,……。
  
  2017年8月10日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