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 >

地震之中

时间:2017-08-18 来源:原创 作者:移动城堡 阅读:9
  

  九寨沟一场大地震又把大家的目光吸引去了,谁会在意松原人日日体验着摇晃的心情呢?听好友说有专家认为松原地震不可测,建议政府疏散人群。嗨,怎么可能!我倒不是责怪政府无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是确实知道这不可能。280万的人口能疏散到哪去?去火星吗?
  
  有些人积极躲震去了,到外面玩了几天回来,又晃了。邻里玩笑道:“你不如不回来,你不在,我们还过得挺好,你一回来又震了。”小区的广场上支起一片帐篷,前几天的两次的震动又使这个数字增加。可不管怎样,生活还在继续。前一个晚上人们还被震动赶出楼房嘈嘈抱怨,第二天仍旧孩子玩耍、大人上班、老人散步;上午人们又被晃出家门忧心忡忡,下午音乐一起,广场舞照跳,大秧歌照扭。其实人们心里是难过的,即便也愿意相信我们的房子是结实的,但就是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没人站出来哪怕说一句安慰的话。就像一位街坊说的那样,“不到房倒屋塌没人管你”。看过电影《2012》的也知道,天灾一到,能躲过的只有国家精英,我们市井小民算得了什么?
  
  说起来也是奇怪,都说松原市处在地震带上,可自小生长于此,除了高中时震过一次倍感新奇,几十年来从不觉得地震如此频繁,似要成为家常便饭。此次第一天震的时候,我在江南宾馆参加面试培训。刚要和同伴一起吃早餐,一阵巨响和震动,接着摇晃起来。我起初以为楼上哪个顾客搬什么重物,随即觉得不应该呀,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任怎样也不至如此。还是餐厅的大姐敏锐,喊一声“地震了”,我们才迅速跑出去。还有一个姑娘裹着被子出来的,她说自己睡着啥都不知道,是她对象把她用被一卷“踢”下床来的。在外面徘徊时,看到一个老人推着小孙子和另一个老人痛诉惊慌,那小宝宝卖力扭身抬头很想搞清楚大人这是怎么了,实在逗趣。
  
  至于我,老公是大庆人,我本该带着孩子回大庆才对。可是我讨厌和婆婆住一起,迟迟不肯动身,甚至于想干脆留下来。可见,有时候生命安全都及不过人情世故恼人。要是真出什么事,婆家一定会埋怨我不顾孩子安全任性妄为。可是这里有我的父母,我们的亲密岂是他们可比,而我的父母还要关照我几无自理能力的老舅。即便没有地震,人们的生活不也就是这么无奈沉重。孔子说“苛政猛于虎也”,其实人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前天和好友聊天,彼此分享与婆婆的斗争。的确我们的婆婆不是脑残影视剧里那种刁钻之人,但这并不代表婆媳之间就是能沟通的。那些教育儿媳妇耐心与婆婆沟通,维护和谐关系,家和万事兴的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上次和好友聊天,她还尽量劝和不劝离,才一个月,她也遇上棘手的问题,便说顺其自然吧。没错在这事上,我们实在没什么乐观可言,只是明白一点,到什么时候我们都只能靠自己,既然结婚的时候没朝他们家多要钱,那就只能自己挣钱,挣很多很多的钱,给自己最实在的安全感。
  
  天下的婆婆都应该感谢现在的婚姻法,他们家的房子永远是他们家的,我想那条法律条文一出对很多人来讲也是一场“地震”吧!过去,因房子是共同财产,娘家也会出钱装修,还给嫁妆。现在,娘家也不傻,只给女儿一笔钱,剩下的什么也不管。那些法律专家满口仁义道德,不想导致更坚固的人与人之间的隔阂。
  
  在这种大环境下,我老公还有脸指责我们家没出钱装修,甚至不想想从孩子出生就是我爸妈在看。而我婆婆当着我的面就跟别人说要是房子保留公公的名就好了,能省取暖费。房子如果是公公而不是我老公的,我干嘛要住那寄人篱下?我老公——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该用这个称呼——永远是他父母的儿子,永远和他父母站在一条战线上。他说我让他觉得不幸福,说我是个没感情的人,说如果我不爱他就放过他,到时他每个月给孩子的抚养费,一切就简单了。坦白说,这话让我感到很会心。他在电话里也和我妈吵过了,还说我要是不向婆婆道歉,这婚是离定了。而我其实等的就是这句话。然后我坐在床上,很镇定地仰面直视他,只一句“咱们离婚吧”。结果,他又不肯了。我另外一个好友说,他们家人就是太没见过市面了。没错,他们家人还活在上个世纪呢!他跟我谈判时说,我们又没天天打你,欺负你!我心中暗笑,你动我一根汗毛试试!我是没有当场反驳什么,我总是不擅长当面吵架,他就以为我被震住了,多天真呀!
  
  最让我难以理解的反倒是我妈,一面跟我说不行赶快离,一面又跟人家说以前的事就过去了,还让我跟人家妈道歉。甚至我明明想离婚了,他们竟然会“忘带户口本”,我都不明白他们大老远跑大庆干什么去了。事后却又在我面前动不动就唠叨一下,仍是那句“不行就赶快离”。我甚至觉得她是不是人格分裂,不止,她还要带着我一起分裂。或许疯子真是很幸福的!
  
  如果是以前,我妈跟我唠叨别人有什么问题,我会觉得她说的都对。但是姥姥的去世让我改变这种看法。姥姥因一时糊涂搬到大舅旁边住下。一听这消息,我就觉得以我大舅家那三口人的性格,姥姥怎么可能长期忍受,这不是给自己的晚年添堵吗?可姥姥竟然说之前根本没往这边想!果然,每次去看姥姥,都会跟我妈一番倾诉。我妈劝她搬回去,她却硬是来一句:“不回去,是他们叫我来的!”其实姥姥大概是想和我妈住近些。我妈可以照顾她,但就是不肯住一起。保持距离原无可厚非,但也因此,我妈就不再劝姥姥了,只是总跟我念叨姥姥如何固执,大舅他们怎么不明事理。我也觉得既然姥姥非要住那,那就随她。
  
  可是一向看着硬朗的姥姥突然间没了……这才真是一场“地震”,我一下子意识到自己有多自私——为什么没能再劝劝她,难倒不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吗?家庭的事迁一搭二,纵使再心宽,难保什么时候承受不住,更何况心脏不好的人最怕的就是生气……我妈仍然时常跟我数落各种人事,我有时烦了就跟她讲:“你要是看不下去就自己管,要是不管就没必要说这些,说了半天啥用也没有!”过去我真的没这种觉悟。
  
  我们家也买了帐篷,本来我没有很担心地震,但帐篷一支感觉就不一样了。我跟我妈说要不去大庆买房子吧,她顿生怨气,极恶与我婆婆相交。其实搬到大庆也不一定见面呀,何必这么大反应,毕竟大庆大着呢,当然我妈也不能抛下老舅不顾。天灾是暂时的,人情世故才是生活常态。
  
  人生似乎和这大地一样,平日里看似安宁,不过是粉饰太平,内里实则暗流涌动,就等着哪天喷薄而出。当然或许自己一生运气,避开了那惊恐时刻,但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灾难的概率是很低,但绝不是零。我并不期盼自己一生平静,只希望平时做好“应急预演”,当灾难到来时镇定自若,有能力自救,甚至于救人。地震之中,我没有看开什么,而是看得更毒。
  
  (2017.8.18)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