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爱情故事 >

东莞的爱情,不相信眼泪

时间:2017-08-21 来源:原创 作者:布衣粗食 阅读:9
  

  世界上没有注定每一个女人都能嫁给高富帅,所以你选择了嫁给一个工人,等着他一点一点成长,跟他一起打拼世界;世界上没有注定男人都能娶到白富美,所以你选择了一个工人,和她一起成家立业,为她撑起一片蓝天。你为我拼尽全力,我陪你患难与共,一生一世并蒂如花。
  
  1.
  
  许二胖,其实长得并不胖,只是生下来的时候,脸上一副肉嘟嘟的模样,于是爹妈就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庸俗的名字。后来,人如其名,上学时,成绩一般。初中毕业后,他啥学校都没考上,就随村里人到了东莞。
  
  刚走进东莞城,二胖一抬头,感觉眩晕,楼房太高,他“哎呀”一声叫出来。村里人看着他,想笑,但没有笑出来。农村的孩子,谁第一次到大城市不是这表情?
  
  “就这了。你在这里住两天,我托几个老乡打听打听,让你到厂里上班。”村里人带着二胖倒腾了两趟车,七拐八拐进了一条长长的胡同,然后穿过胡同,到了一个池塘边。池塘边有一排靠着围墙而建的简易工棚,其中一间就是村里人租住的小屋。
  
  东莞不是打工者的天堂吗,不是人人都过小康生活吗?二胖低头走进工棚,一股热浪袭来,他差点就哭出来。繁华的东莞,到底不是外来工人的花花世界,这里只是无数劳动力支撑起来的一批富翁的天堂。
  
  二胖很快进了一家做收音机的电子厂。每天从上午八点到晚上九点半都是工作时间,没有双休日,只有遇到劳动节这样的大节日,可以休息一天。
  
  电子厂的流水线,像一个永动机一样,让每一个工人都没有喘气的机会,只有把简单的动作变得快些、更快些,否则就要挨骂,甚至是扣工资。
  
  偶尔,流水线也有慢下来的时候,因为生产的成品多了,需要大家停下手里的活,集体把成品包装起来,搬到楼下的成品仓库里。这时候,男男女女都弯着腰,低头干活。二胖突然抬头,就看到对面女人领口松松垮垮的样子,里面有两只“大白兔”晃动。二胖感觉脸一阵滚烫,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娶一个女人回家呢?
  
  2.
  
  那天,工厂停电,二胖下午五点就下班了。闲来无事,二胖独自一人去了附近的企石镇。满街都是廉价的商品,但他摸了摸干瘪瘪的口袋,问了几样东西,不舍得买。
  
  “嘿,各位打工的兄弟姐妹看过来,这边有激情的舞蹈表演了。”一个小矮人在街头叫喊着,“走过路过,机会不容错过。走走瞧瞧,世界啥都美了。”
  
  原来,街头有一个巨大的帐篷,门口挂着几张耀眼的宣传画,画上是几个妖艳的女人,还有几条巨蛇。美艳和恐怖,总是那么吸引人。二胖不觉走近了帐篷,这时候,几个身材较好的女人走出来,画着浓妆,扭动腰肢。
  
  刺耳的音乐响起,女人扭动得更欢了。陆续有人买票进场。二胖想进去看看,但想了想赚钱不容易,便打算往回走了。突然,一个十八九岁的女人,掀开了胸前小得可怜的衣服,露出了一对“大白兔”。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二胖便腿脚不听使唤了,迷迷糊糊进了帐篷。
  
  帐篷里的空气很污浊,几张粗糙的条凳随意地摆放着。有人抽烟,有人喝酒,还有人吹口哨。直到柔美的音乐响起,帐篷里才安静了下来。
  
  一场接一场的歌伴舞,一场接一场的无聊说笑,二胖有些审美疲劳。
  
  “下面,出场的是丽丽,绝对能够震撼到你。”喇叭里有男人在播报节目。
  
  随着巨大的的士高音乐,丽丽出场了。二胖瞪眼一看,正是刚刚在门口掀开衣服的女人。在音乐即将结束的时候,女人几乎是全脱了,看得二胖心痒痒,魂都被女人勾走了。
  
  3.
  
  企石镇的帐篷摆了多少天,二胖就买了多少张票,每次都是晚上九点半准时到,只看半小时就散场了。但二胖觉得很值,毕竟,这短短的半小时,正是丽丽的压轴戏。二胖是丽丽的忠实粉丝。
  
  有一次,从帐篷里出来,二胖感觉意犹未尽,在帐篷外徘徊了许久。突然,听到有女人的哭声。二胖闻声走近——是丽丽在街角哭泣。
  
  “怎么啦,丽丽。”二胖小声地问。
  
  “没啥。”丽丽抹了抹眼睛,要离开。
  
  “你可以和我说说,指不定能帮点什么。”二胖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勇气,“我在附近的电子厂上班,看你的表演有很多天了。我喜欢你。”
  
  “我弟弟考上了一所职业大学,但家里穷,交不起学费。我向老板提前支取一个月工资。没想到,他不仅不同意,还趁机摸我。”丽丽伤心地说。
  
  “我借给你。但最多只是五千块,因为我只有这么多钱。”二胖喜欢丽丽,就得真心相待,哪怕丽丽只是一个艳舞表演者,也有“戏子无情”的风险。
  
  “这?”丽丽惊愕了,“我和你素不相识,并且我们歌舞团总是换地方,以后我到哪去找你还钱。”
  
  “要不,你到我们厂里上班吧。虽然累一点,但踏实。”二胖说。
  
  “不行,厂里工资太低,不能养活我们一家。再说,我和老板签订了好几年的合同,要是毁约,很麻烦。”
  
  “哎,钱你先拿着吧。”二胖去了附近的自动提款机,然后又折回来。
  
  “这、这?”丽丽不知该拒绝,还是该接受,说,“实在不行,你也来我们歌舞团吧。虽然庸俗了一点,但工资是厂里的两倍多。反正是给人家看看,也干什么龌蹉事,习惯了,也没啥。”
  
  这是和丽丽在一起的最好办法,二胖摇摇头,又点点头。
  
  4.
  
  很快,歌舞团去了石龙镇。二胖成了丽丽的搭档。这样的搭档,不需要任何技巧,只是在丽丽脱光的时候,二胖跳上舞台,把上衣一脱,两人面对面跳艳舞,做一些挑逗性的动作,诱发观众的荷尔蒙激素暴增,就行。
  
  其实,二胖和丽丽在挑逗观众的时候,也在挑逗自己,特别是在二胖双手轻轻触碰到丽丽前胸的时候。极大的诱惑,让两人像胶水一样沾在了一起。他们偷偷开房,尝爱情的果实。
  
  爱情是自私的。当二胖越来越爱丽丽的时候,在所有的观众对着丽丽大呼小叫的时候,心里有一股醋意涌出来,怪难受的。
  
  “我们还是离开歌舞团吧。你是我的女朋友,总不能一直被别人眼睁睁看透吧。”二胖觉得受不了。
  
  “但我们还能去哪呢?回老家种地吗?”丽丽低头,眼里都是泪。
  
  “我们去塑胶厂,虽然要带着防毒面具上班,但工资高,干几年,等有钱了,再想别的办法。”
  
  “如果,我们就这么离开歌舞团,我们要赔一大笔钱给老板的。你想过没有。”丽丽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然道,爱一个人,不可以完完全全拥有吗?还是,打工者的爱,太卑微,如同一只蚂蚁,随时都能被人捏死?二胖沉默了。
  
  5.
  
  逃离歌舞团的那个夜晚,秋高气爽,云淡风轻,月明星稀。帐篷外有狗吠声,还有昏黄的路灯,像幽灵一样跟在二胖和丽丽身后。
  
  他们去了石排镇的一家塑胶厂,二胖借了两张身份证,办理了入厂手续。整整半年,没有特别情况,两人几乎不出厂门。
  
  失去了丽丽的歌舞团,生意很萧条。不久,老板便解散了歌舞团,带着一大把灰的钱,在东莞开了一家酒楼。虽然,东莞城区和石排镇很近,但在这个池塘边都住满人的地方,要找一男一女,无疑是大海捞针。更何况,艳舞表演本身非法的,老板也没打算把两个打工者“千刀万剐”,那样只会两败俱伤。
  
  日子渐渐恢复了宁静。二胖和丽丽在工厂附近的一家养鸡场租了一间简易工棚,算是两个人的新家。工棚虽然闷热,还蚊虫飞舞,但有了爱情,再苦的日子也不觉得有多苦。
  
  时间一点点从指缝间溜走,在塑胶厂工作五年后,二胖和丽丽的存折里有了十二万元。他们租了一间小区门面,买了电子线圈加工设备,通过在电子厂上班的老乡,拿订单,收货款。
  
  再五年后,二胖和丽丽有了自己的小工厂。爱情和预期的一样,他们历经千辛万苦,结婚了。
  
  东莞的爱情,大都不是白富美和高富帅的结合,大都是“穷穷组合”。走进陌生的城市,起初,大家啥也不懂,但只要勇敢相爱,努力打拼,都是人生的主宰,都可以创造不一样的幸福
  
  作者:朱钟洋;笔名:布衣粗食。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