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黑道恶女(三) 结局

时间:2017-08-28 来源:转载 作者:倾世绝泪 阅读:9
   显然,这次例外。
  
  莎娜跌跌撞撞的在长廊上走着,她的身形颠簸,呼吸急促而沉重,厚厚的地毯吸去了她沉重不规律的足音。
  
  这里是唐家的二楼。
  
  长久以来,所有累积的挫折和疲累在此刻达到了高峰,有如浪潮般汹涌的向她袭来,几乎将向来强悍独一立的她吞噬始荆
  
  唐家的仆人认得她是少爷们的朋友,毫不怀疑的开们让她进入,完全没注意到她酡一红的脸,和闪着异常光采的眼眸。
  
  “啊!到了……”她口一中喃语着,手摸一到了不晓得是哪一间房的门把。
  
  “嘿嘿!亲爱的,我来了……”
  
  醉晕了的她傻假的笑着,站立不稳的以身一体推开了门,栽了进去。
  
  待她站稳之后,才发现房里一片漆黑。
  
  醉眼蒙胧中,隐约可看见房内的大床边立着一条人影。
  
  “你……在等我吗……”
  
  她低语着,扑了上去,一把抱祝
  
  黑一暗中,只觉得他身一子僵了一下,却没有推开她。
  
  她的手放肆地在他身上摸索着,从宽阔的肩头一路摸一到他结实的胸膛,他的身材一如她所想的,和她婀娜的身躯紧密相合,形成了完美的曲线。
  
  头靠在他颈窝,依偎着他,她满足的发出了一声微叹。
  
  黑一暗中,感觉他喉头动了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发出声音。
  
  她着迷的手穿过他的头发,纤手下的触感柔细滑一顺,显然是一头迷人的黑发。
  
  心驰神迷间,她仰起头,粗一鲁的印上了自己的唇。
  
  他的唇温热,而且出乎意外的柔一软,吸一吮之间,仿佛还有股淡淡甜味,令她几乎无法克制。
  
  只听见他模糊不清的“唔”了一声,稍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抗拒,最后却是放弃了,任由她那鲁莽的唇继续的攻占他。
  
  唇一舌交一缠之际,她胸中积压的挫折与疲惫在刹那间化为狂烈的火焰,催动着她全身的每一根神一经,借由舌与舌的亲一密,热烈而急切的找寻发一泄的出口。
  
  随着她炽一热的吻,他的手缓缓的抬起,搂住了她的腰。
  
  他的手大而温暖,轻轻的往上移动.在她的背脊游一移着。仿佛温柔的魔咒,令她全身起了不可抗拒的颤一抖。
  
  她只觉得浑身发一热.手臂紧勾着他的肩.柔一软的胸一脯紧抵着他的胸膛,衣服下的乳一尖因急窜的欲一望而胀痛.两人身一体贴着身一体,手臂紧箍着对方,仿佛化成了一团火,逐渐的不可遏止。
  
  突地脚下一绊,咚咚几声,两人跌倒在地。
  
  他在落地前,手及时将她的头按人自己怀中,免去了她的脸直往地板撞上。
  
  随着一声痛哼,莎娜稍微清一醒了一些,只听见他低呼了一声:“老天!我……”那语气中,似乎充满了惭愧。
  
  接着“啪!”的一声,他扭开了床头的台灯。
  
  那突如其来的光亮,令她反射性的以手遮住了眼睛。
  
  而从指缝间,她觎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庞
  
  晕黄的灯光下,是一张俊美的脸。只见他头发有些凌一乱,衬衫的领口开着,微微喘息着,玫瑰色的唇显得有些通红。
  
  “你---”
  
  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
  
  她也只能沙哑的挤出一个字,接下来不知该如何。
  
  只见那双黑眸很快的恢复了平静,他站起身,朝她走来,伸出了手。
  
  “辛莎娜小一姐,要偷袭男人之前,请先搞清楚他住哪一间房好吗?”黑眸俯视着跌坐在地上、一身狼狈的她,充满了嘲讽。
  
  我没有走错房间。
  
  她虚弱得不想开口,拉住唐雅人的手,顺着他的力道站起身一子,却因酒后晕眩站立不稳而马上跌入他的怀里。
  
  他有力的手臂搂住了她,皱起了眉,道:“你喝了不少酒”
  
  她没有回答,凤眸黯然无神,乌黑秀发垂散在脸颊边,半遮掩住她秀艳的面容,更显得沮丧而无力。
  
  “一下就好。”
  
  只见他修一长的身一子轻微的一颤,似是为她的举止感到意外,随即默然的接受了她的请求。
  
  趴在他的肩上,除去了平日强悍不屈的外衣,此刻她裸一露在这个男人面前的,是无法解释的心情,却也单纯又直接。
  
  眼眶中涌一出了湿一润的液一体,滑一下了她的脸颊,她仿如小女孩般轻声抽咽着,头更理向他的颈窝。
  
  感觉泪水沾湿一了他的衬衫,唐雅人一手环着她的身躯,怜惜的在她头顶印下一吻,手轻一抚着她的长发。
  
  当那只修一长的手轻轻穿掠她的发一丝时,她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无以言喻的感觉,令人悸一动,却又无比的温暖。
  
  原来,她要的,不是强一健的男性身躯,不是肌肉纠结的手臂,只是一双温柔地轻一抚着她发一丝的手。
  
  偎靠着他,她迷迷糊糊的想着,不久便合上了眸。
  
  “受不了,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低头凝视着怀中泪痕犹湿的人儿,唐雅人轻叹了一声,轻轻将她抱起,走向自己的大床。
  
  “明天一醒来,又会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转身就走。”
  
  为她拉上了被,他低语着。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常在他家逗留到很晚,往往到累得睡着了,每次都是他打电一话去通知辛家。而很奇怪的,电一话那头的辛母,总是娇柔开心的说道:
  
  “我们家的莎莎在你那里,辛妈妈很放心啊!不用再特地送她回来了哟!”说完就很干脆的挂了电一话。这一点母女两个倒很像。
  
  随着年纪渐长,她来的次数也逐渐减少,而这两年几乎只能在法南斯的舞室见到她的芳踪,且往往跳没几曲,就突然想起某事的跑回公一司,留下他独自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
  
  莎娜的个性豪爽强悍,从少一女时代一开始就是这副变换极快的脾气,时常听她大声抱怨,隔日就忘仍一干二净,又是生龙活虎,笑嘻嘻的跟他开玩笑。
  
  “唉,为何每次都只有我记得……”他望着那沉睡的明艳容颜,无奈的叹了口气。
  
  
  *********
  
  
  第二天,清晨的鸟鸣声唤一醒了昨晚醉闯入唐宅的睡美一人。
  
  “早啊!”她一伸懒腰,精神饱满的走下了接。
  
  餐桌上,两张相似的俊容同时转过来。
  
  “莎娜姐,昨晚睡得好吗?”温和的少年嗓音,出自穿着高中制一服的俊雅大男孩。
  
  “水阳,还是你最体贴,”她凤眼笑得弯弯的,款款的走了过去,手臂亲一热的围住少年的肩头。“不像某人---”
  
  她眼光有一意无意的朝邻座的俊美男子一瞥。
  
  “恶女,没事别招惹我纯洁的弟一弟。”
  
  修一长的手放下了报纸,他语带嘲讽的说道。
  
  “唐雅人,你一早喝了硫一酸吗?讲话这么刻保”她睨了他一眼,大刺刺的拉开了椅子,很习惯的在他身旁坐下。
  
  朝餐桌上空出来的主位看了一眼。“咦?你们家的老大呢?这么早就上工了啊?”
  
  同是企业界年轻一代的位使者,她很本能的注意到唐家老大的动向,因为她隐约感觉到,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将会是竞争对手。
  
  早听见重重的一声响,唐雅人忽地推开了椅子,手上的餐巾拭了拭唇,淡淡的说道:“我要去上班了。”
  
  她微仰起头,诧异的望着他---从未见他有过如此粗率的动作。
  
  只见他穿着西装的高一挺身躯走向门口,在临出门前,回转过身,冷嘲的说道:
  
  “劲睡在左手第一间,下次不要走错了。”
  
  “唐雅人,你在胡说些什么---”仍坐在餐桌上的她听了,忍不住叫了起来。
  
  “碰!”的一声,客厅的前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望着那仍在微微震动的门扉,她疑惑的自喃着:“他到底是怎么了…”
  
  “我想,二哥心情不好,可能是因为这个的缘故。”一旁的唐水阳,轻轻的将原本放在兄长座位上的报纸递到她面前。
  
  她一看之下,不禁傻了眼---
  
  
  *********
  
  
  “哈……”清脆的笑声,在辛宅的走廊上响起。
  
  “蕾蕾,你还笑!”她一脸的懊恼。“我都快被烦死了!”
  
  走廊上手持咖啡的姐妹俩,只见一身雪白睡袍的蕾儿笑得腰直不起来。
  
  “那你还不赶快跟雅人哥解释一下。”虽然当年对他的暗恋很快就结束了,不过一时叫惯了,改不了口。
  
  只见眼前的莎娜一脸怒色,显然正想起那则离谱到家的新闻。
  
  什么豪门之恋!
  
  健壮精干的唐家长子,与美艳强悍的辛家长女,近十年的魂牵梦萦……
  
  她一看到报纸上那些煽情的字句,都恶心的快吐出来了。
  
  怪了,当时那个小记者说“为你受过刀伤”,指的分明是唐雅人,害得她紧张了一下,怎么最后登在报上的,却是和她毫无干系的唐家老大?
  
  而想起早上那张臭臭的俊脸,她就一肚子火。
  
  “哼!”她脸色略显僵硬的说道:“他是我什么人,我一干嘛要向他解释。”
  
  男子汉大丈夫,有误会干嘛不摊开来讲,亏他们都认识几年了,真是的!
  
  她红一唇不爽的抿了抿。
  
  不过昨晚,他的怀抱,好温暖……她不由自主的回想着那结实的手臂、宽暖的怀抱,脸上不自觉的露一出了渴望的神情。
  
  “莎娜,我想你最好去跟雅人哥解释清楚,”蕾儿露一出罕有一的正经语气。“因为我听说他马上就要去……”
  
  “免了啦!”她不耐烦的一挥手。“我忙都忙死了,哪有闲工夫去理这些无聊事。”说完就转头回房,“碰!”的一声关上了门。
  
  望着那紧闭的门扉,蕾儿有所感慨的自语:“人类最擅长的本事,就是忽略身边最有可能的,而去追求那根本不可能的。”
  
  她又加了一句:“即使是念数学的莎娜,也不例外。”
  
  
  *********
  
  
  “唉,你搞错了!完全搞错了!”
  
  “可是局先生,当初是你告诉我……”记者A一脸不解地望着眼前的男子。
  
  有钱英俊又能干,唐家大少爷完全符合这些条件啊!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身材高大健壮,正是辛莎娜所喜欢的典型。
  
  “唉,不是他、不是他!”男子一叠声的唉叹着。
  
  “不是他,那会是谁?”记者A迷惑的问道。
  
  这则报导,他可是本着新闻从业人员求真求实的精神,先是亲自去访问女主角,接着又找到了男主角的弟一弟,而在发一报之前,为了最后的确认,还特地找出了这名神出鬼没的记者局花,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是不是唐家的?”
  
  当时这位局花先生面露喜色,点头如捣蒜似的,怎么现在反而一脸忧愁,头摇得比波浪鼓还厉害?
  
  “唉,不是他,是唐家的另一个。”只听见记者局花如此说道。
  
  另一个?
  
  记者A有些摸不着头绪,难道唐家兄弟中还有比老大更出色的?
  
  听说他们总共是三兄弟,对了,该不会是……
  
  记者A脑中灵光一闪,心内有了主意。
  
  “唉,看了九年,他们两人好不容易培养出感情,现在只欠人从背后推一把,没想到。竟然弄巧成拙…”一旁的记者局花,烦恼的抓着头发,喃喃自语着:“这下,我的任务要完成,是难上加难了。”
  
  *********
  
  
  辛氏企业大厦内,匆匆的步出一抹高挑的红色身影。
  
  “水阳,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原来他就是唐家的小少爷,长得还真俊!
  
  “这是二哥要给你的程式。”温和的嗓音,出自车内一名年约十七的少年,他从车窗内递出一封牛皮纸袋。
  
  会帮哥一哥跑腿,真是很乖的小男生。
  
  还是……另有企图?
  
  “二哥最近忙得分不开身,所以我就自告奋勇的帮他跑一趟。”
  
  “忙?他也会忙吗?”话语一转,问道:“最近你身一体还好吧,”
  
  身一体?
  
  还好吧?
  
  难道这少爷曾经受过伤吗?
  
  “莎娜姐,其实二哥很关心你。”少年转移了话题。
  
  “哼!他那叫关心吗?一看到我就冷嘲热讽的。”
  
  “莎娜姐,你知道---”少年语气停顿了一下,似乎犹豫该不该由他来说。“二哥后天就要去英国……”
  
  “啊!”她一瞥腕表,匆匆打断他的话头。“得马上回去开一会,下次再聊吧!”
  
  她俯下一身一子,匆匆在他颊上印下一吻,只见少年腼腆的伸手擦了擦,略显苍白的俊容出现一抹红晕。
  
  原来是这么回事!
  
  躲在一旁的记者A,看着两人的侧影.脸卜露一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嗯,真是温馨的姐弟恋情,标题就这样写好了---
  
  少年勇救女强人,赢得芳心。
  
  记者A嘴里哼着小曲,踏着愉悦的步子走出埋伏一整天的大楼门口。
  
  
  *********
  
  
  镁光灯不停的闪着---
  
  “辛莎娜小一姐,唐家的长子和幼子,你到底喜欢哪一个?”
  
  “请问你准备大小通吃吗?”
  
  “听说唐家的小少爷曾经为了救你,背上挨了一刀……”
  
  莎娜心烦意乱的排开了记者的包围,匆匆从舞蹈工作室的后门进入。
  
  急促的高跟鞋声,红色身形在通道上卷起一阵风,只听见她嘴里不耐烦的念着:
  
  “一大堆工作,烦都烦死了,你们这群鸟记者还跑出来搅局!”
  
  连日来的熬夜,疲弱的胃因这阵疾走而微微抽一动着,她轻吸了一下,挺一直身躯,很快的走进了练舞的大教室。
  
  此时流泻在教室内的,是在许多年一前曾令她心动不已的乐曲。
  
  小提琴和手风琴交织奏出的乐音,奔放又性一感,热情却也孤独,诉出了男女内心燃一烧的渴望,和无法排解的苦闷,一如成年后的她。
  
  那是探戈的音乐。
  
  教室内,所有人眼光皆集中在场中翩翩起舞的两名男子。
  
  两人迅捷熟练的脚步卷起了微风,只见一张俊美一容颜在身形旋转间忽掩忽视,他额前黑柔的发一丝轻荡,而那双一修一长的手,轻轻的搭在他金发的舞伴肩上。
  
  转身间,金发男子瞥见了从后方走出的她,笑道:“AMI,你真正的舞伴来了。”
  
  黑发的俊美青年听了转头,眼光捕捉到她,眸中露一出了光采。
  
  那是等待人的眼神。
  
  “跟我来一下。”莎娜径自叫着唐雅人,拉着他就往里走。
  
  进了休息室内,她片刻不缓的掏出了列印纸,指着上头说道:
  
  “你的程式我今天上机测试过了,这个地方有问题……”
  
  听她如此开头,他不觉眸一黯,口气凝重的说道:
  
  “莎娜,我明天就要去英国分公一司,以后没办法再帮你写程式,而且……”
  
  “MT虽然会抓量词,但无法分辨单复数,比如‘一个’和”一群’---”
  
  他轻抓一住她的另一只手,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英国那边的业一务很重,很难分一身,也许这三年内我们都无法见面……”
  
  “还有,连接词的部分也有困难,你看这一句。我很饿,和现在是午餐时间---”
  
  他的手放开了,黑眸中露一出一抹受伤的神情。
  
  “它无法区分‘和’跟‘而且’…”
  
  “动词方面也有问题,比如这句:他听有人……”长串没有歇息的,她一口气讲完了所有的疑难处。
  
  如释重负的轻吐了一口气,她如往常一样,等待他的回答。
  
  五秒过了…
  
  三十秒过了---
  
  一分钟过去了……
  
  他仍然没有开口,两人之间是略显异常的沉寂。
  
  她忍不住转头望向他---
  
  他正凝视着她。
  
  那双漂亮的眸中,映着她所不能了解的复杂一种情,那是,黯然和---失望。
  
  “你---”他终于开口了,噪音轻柔温文一如以往。“还是确以前一样。”
  
  黑眸沉静的凝视着她,他轻声说道:“完全不顾虑别人的感受。”
  
  说完便将那张列印纸递回她手中,长一腿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她不禁愣在当场,久久说不出话来。
  
  心头翻一搅着从未有过的混乱情绪,有着几分错愕,几分气恼,几分不知所措,以及---一抹莫名的的疼。
  
  “说这什么话嘛!”她讪讪的自语着。“好像我很差劲似的…
  
  “几天没睡,我累都累死了,哪有时间去管那些杂事啊---”她赌气的一甩,手上的纸张四处散落。“记者把水阳牵扯进来,又不是我的错……”
  
  “你也知道,我工作压力很大的啊!”
  
  “什么意思嘛……”
  
  她颓丧的坐倒在地板,头埋在膝盖上,秀发披垂了下来。
  
  “笨一蛋唐雅人……”从浓一密的秀发间传出闷闷的话语。“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就不会稍稍让我一下吗…”
  
  “我可是很拼命的在工作哪……”
  
  “笨一蛋男人……”
  
  她鼻音浓重的自语着。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抬起头来,秀艳的脸上神情憔悴。眼眶有些微红。
  
  只见她很快的站起身,穿着高跟鞋的长一腿很不淑女的端了一下门,不服气的说道:“哼!算了,谁要理那种小心眼的男人。”
  
  说完便怒气冲冲的走出了休息室。
  
  教室内,一对对少男少一女正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莎娜学一姐!”
  
  见到迎面走来的她,一旁缺少舞伴坐冷板凳的小女生们马上兴一奋的围了上去。“教我们跳探戈好不好?”
  
  “没问题!”她笑着一口应允,仿佛急于摆脱适才的复杂心情。“你们要学哪一种?”
  
  “探戈还有分种类吗?”一名少一女圆睁着眼,天真的问道。
  
  “那当然,”她红一唇微绽,轻笑道:“台一湾有台一湾的探戈舞步,国际比赛则是跳标准探戈,还有---”她突然住了口。
  
  阿根廷探戈,她心中自语着。
  
  火一热又多一情的阿根廷探戈,她只和一个人跳过。
  
  她脸上不觉露一出失落的神情。
  
  “和雅人道别了吗?”
  
  此时法南斯走了过来,以英语和她交谈。
  
  “道别?”她回过神来。“什么道别?”一脸的茫然。
  
  “你不知道雅人要到英国去吗?”法南斯略显诧异的说道。“而且几年内都不能回来。”
  
  “他---”她听了之后,一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我以为你会是第一个知道的,毕竟---”
  
  金发男子没有再说下去,唐雅人和她之间渐萌的感情,四周的人早已看在眼里。
  
  “我不知道……”她喃喃的摇着头。“他没有说……”
  
  她忽然住口。
  
  等等,他真的没说吗?
  
  刚才她一古脑的将手上的难题丢给他的时候,他似乎是说了些什么……
  
  那是在向她道别吗?还是有别的……
  
  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
  
  想至此,她手心不禁沁出一层冷汗。
  
  但,不久,骄傲的自尊心升起,赶走了惶恐。
  
  只见她冷哼了一声,恨恨的说道:“他去英国有什么了不起,去火星也不干一我的事!”薄怒的艳容含一着一抹受伤的表情。
  
  法南斯见了她脸上的神情,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忽然说道:“要不要和我跳一曲探戈?”
  
  她先是一楞,立即笑吟吟的递出了手。“没问题。”
  
  混一蛋唐雅人,你不在,我一样可以和别的男人跳探戈!
  
  她负气的想着,姣好的身躯随着音乐舞动,美丽却又透露着难以言喻的孤单。
  
  一个漂亮的旋身之后,身边的舞伴突然慢了一拍---这种事,不应该发生在有世界级大师之称的法南斯身上。
  
  莎娜愕然的望着那只落空的手,不知他在搞什么鬼。
  
  “我是个舞痴,对感情的事不很了解,”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但,有一件事,我却很确定。”
  
  只听见法南斯缓缓的说道:“拍子是不等人的,舞步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永远不会再回来。”



  
  第十章
  
  舞蹈教室外的街灯下,两条人影正低首交谈着。
  
  “你这回错得更离谱了!”
  
  “可是,上次你说是唐家的另一个……”记者A辩解着。
  
  “唉,你们全瞎了眼吗?怎么都没看出来?”局花气恼的跺着脚,说:“就是他啊!长得跟她一样漂亮,这么美丽醒目的一对……”他又再叹了一声。
  
  “难道是---”记者A睁大了眼,一脸的不可置信。
  
  局花略感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很好,你终于想到了。”人类毕竟是有智慧的动物,虽然错了一次,只要稍微点一下,马上就醒一悟了。
  
  “原来她真正爱的,是唐夫人!”
  
  局花听了,差点没跌倒在地上。
  
  “难怪她不能说出来,难怪她如此凶狠的威胁我,因为---是同一性之间的禁忌之爱,啊!好悲哀碍…”
  
  记者A沉醉在他所发现的事实里,无法自拔。
  
  名叫局花的记者见状,不禁叹道:“唉,当初为了让他们的感情自然发展,才迟迟不敢插手,如今搞成这样,只好由我亲自出马了。”
  
  
  *********
  
  
  舞步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永远不会再回来。
  
  偌大的教室里,静悄悄的无半点声响,她垂头从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
  
  来学舞的学一生们早已散去,法南斯到后面去换衣服,只余她一人面对镜墙呆坐着,脑中盘旋着这句话。
  
  她抬起头,看到自己的影像,不禁诧异。
  
  镜中映出了她憔悴的脸庞,因过一度疲累而失去光采的双眸,那是一张美艳但毫无生气的容颜。
  
  “我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纤手探出,她轻一抚过镜中的容颜,喃喃低语着。
  
  一股难以形容的沮丧汹涌的袭上心头。她,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啊---”她抱着头,痛苦的低吼了一声,仿佛被困的猛兽,焦虑的想找到出口。
  
  大学时代,某教授曾在课堂上开玩笑的说道:“解题就像挑线头一样,一团毛线球在眼前,大多数的人都会东拉一下,西扯一下,最后搞得很烦,索性放弃。但如果从头到尾,你只专注的挑一根线,很快的就会走出迷宫。”
  
  但是现在,她应该要专注的是哪一条线呢?
  
  忽然,一阵风吹开了本合紧的大门,一片陌生的黄一色花瓣乘着夜风,飞入了室内。
  
  只见它仿佛有生命似的,在低空做了几个优美的转折,然后缓缓的、缓缓的降落在她犹然未觉的肩上。
  
  接着,仿佛魔法似的,空气奇异的震动了起来,轻吟起热情的旋律,是首她再熟悉不过的曲调---那是她和唐雅人第一次共舞探戈的曲子。
  
  此时疲累不已的她,不觉闭上了眼,随着旋律轻哼,神思在回忆中漫荡着---
  
  花园内,神情不屑的俊美少年……
  
  舞蹈教室内,紧箍一住她的愠怒少年……
  
  车座中,虚弱的抬起手的受伤少年……
  
  一幕幕的景象从她脑海浮现,触动了她心底最深处的、最柔一软的情绪,不知不觉的,眼眶逐渐湿一润,泪水滑一下了她的脸颊,不可遏。
  
  原来,这就是解决问题的线头,就是她一直想要的。
  
  “你回来了!”她低响着站起身,忘情的伸出双臂,紧紧的挽住了他,布满泪痕的脸庞贴在他的肩头。
  
  不放开了!再也不放开了!她心底一个声音如此说着。
  
  “莎娜姐,你还好吗?”
  
  听到那声音,她松开手臂,退了两步。
  
  相似的容貌,却不是她记忆中那名黑眸闪着嘲讽的光芒,时而刻雹时而温柔的俊美少年。
  
  她难掩失望的神色,清了清喉一咙,说道:“水阳,你怎么来了?”
  
  一张纸递到她眼前。
  
  “这是二哥刚赶出来的,他要整理行李,没法亲自来。”
  
  莎娜低头看着那一行行的黑字,都是她刚才所说的地方。
  
  “他说,今一晚只来得及修改一小部分,其它的……”
  
  少年接下来说了些什么,她全没听进,整颗心让一股澎湃的情感所占据,难受却又甜一蜜。
  
  她低垂着脸,一颗泪珠滴在那张纸上,晕开了喷墨的字迹,像她刚被回忆融化的心。
  
  “这个笨一蛋男人……”她哽咽着。
  
  白衬衫、领带、夏天的麻料西装、冬天的呢料西装……还有什么是没带的呢?
  
  唐雅人看着躺在地上的旅行皮箱,心中默念着。
  
  眼光落在书桌上的相框,相片中的秀艳少一女正对他笑得开怀。
  
  他的心,能带得走吗?他苦涩的想着。
  
  “不准走。”门外传来低沉的女声。
  
  他诧异的转身,一具娇一躯倏地投入他的怀中。
  
  “不准走。”她伸手紧箍着他的颈项,抬起脸,眼光灼灼的盯着他。“我不准你去。”
  
  感觉她的身躯微微颤一抖着,他将她更圈入怀以体恤她努力隐藏的恐惧。
  
  “为什么不准?”他伸手轻一抚着她的头发,柔声问道。
  
  “不准就是不准。”她的语气威严,十足的总裁架式,口吻却完全是撒赖的小女孩。
  
  听到如此无赖的答一案,黑眸深深的凝视着她,唐雅人不禁笑了。
  
  他喜欢她那纤长的手紧搂他,爱上她霸道占有的眼神、而却透露一出害怕失去他的脆弱呼吸。
  
  “伤脑筋。”只听见他语气轻一松的说道;‘辛副总,可以麻烦你去跟隔壁的唐经理疏通一下,请他别把我调到伦敦那么冷的地方好吗?”
  
  她仰起头,顽皮的脸凝着他。“用什么理由?”
  
  他薄唇一勾,悠闲的说道:“那是个危险的城市,因为,我最崇拜的音乐家萧邦就是病死在那里的。”
  
  她听了,丽颜绽出了笑。
  
  见到她明艳的笑靥,他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骚一动,俯下了唇。
  
  她轻唔了一声,红一唇迎向他。
  
  有别于上回她鲁莽的吻,他的唇温柔而体贴,充满了柔情蜜一意,却又时而澎湃热情,令人几乎迷失了心神。
  
  莎娜沉醉在他如此的吻中,不觉发声低吟,身一子微微颤一动着。
  
  他把她的身一子楼得更紧,感觉她玲珑的曲线,她双ru轻抵在他的胸膛,此刻心中被撩一起的,已不止是深浓的情意。
  
  唇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香颈,他轻一喘着说道:“你确定没有走错房间吗?”
  
  “没有。”她毫不犹豫的回答。
  
  抬起脸,她的双一唇因他适才的热一吻而红期,那双明亮的凤眸凝视着他的俊颜,一本正经的说道:“你是唐老一二,当年那个明摆着找我麻烦的臭屁学一生会长……”
  
  听到如此答一案,他低眸一笑,毫不费力的将她抱起,走向大床。
  
  夜已深沉,疲惫的女子在爱人的怀抱里得到了抚一慰,房内,成了她与他缠一绵的小世界。
  
  窗外一朵菊一花随着夜风而起,慢慢的飘向了天际。
  
  早晨,唐家老大的房里闯进了一名不速之客。
  
  “什么理由,我必须让雅人离开唐氏?”他沉声说道。
  
  “因为我比你需要他。”决断的女声,出自他面前的高挑女子。“他对你来说,只是得力助手;而对我,却远远超过于此。”
  
  唐家老大眼光状似不经意的扫过她---她身上穿的,是他俊美的弟一弟平日穿的睡袍。
  
  他敛眸,神情平淡的道:
  
  “如果雅人愿意到辛氏,你会让他在哪里发挥?”
  
  “投资部。”她毫不犹豫的说道。“以他灵活的头脑,你们唐氏把他放在公一关组当花瓶,简直是浪费人才。”
  
  看了眼前的刚毅男子一眼,她忍不住又加了一句:
  
  “何况,你心底清楚,他其实并不喜欢交际应酬。”
  
  听她如此说,他浓眉一扬,缓缓说道:“要我放人可以,不过,你手上研发的计画,将来上市,唐氏要分六成利润。”
  
  果然是个王,有够狠!她心疼的抽一了一口气,却是一口答应:
  
  “好,一言为定。”朝他伸出了手。
  
  “一言为定。”厚实的大掌,牢牢握住了她的,仿佛已预见到,眼前的女子即将成为他的劲敌,也即将成为他的家人。
  
  
  *********
  
  
  “哈…”
  
  清朗的笑声洋溢在房内,唐雅人笑得前俯后仰。“大哥也真下得了手,一开口就要了你最心爱的MT。”
  
  她嘟着红一唇,不甘愿的说道:“大概是因为以后没人帮他下去跳华尔滋,他不甘心,才狠狠的揩了我一笔。”
  
  他微微一笑,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双手圈着她的娇一躯。“告诉你个秘密……”
  
  他俯在她耳边,轻语了一句。天天小说伽扣4880790
  她黑眸倏地睁大,叫嚷着:“不会吧!”
  
  他轻笑道:“所以说,其实你们两人某些地方实在很相像”
  
  “可是……”她纳闷的说道:“他不会跳,那当年是怎么过关的?”
  
  他朝她眨了眨眼。“跟你一样的法子喽/
  
  “难道他也去威胁金毛仔?”她始终叫不惯“法南斯老一师”这么正经。
  
  唐雅人黑眸一眨。“他直接去威胁校长。”
  
  这回,换她笑得掉出眼泪。
  
  
  *********
  
  
  三个月后---
  
  
  “妈咪!莎娜居然叫我去辛氏上班,还说是给我和白一痴实习的机会,怎么办啦!”
  
  “没办法呀!你未来的姐夫勒令她离职一个月,把身一体养好,尤其是胃。”
  
  “当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难掩得意的说道:“唯有这个年轻人能制得住咱们辛家这匹野马,你看,我跟她说多少次了,她都不听,他一句话就让她放手了。”
  
  “阿公,你还说!她放手,我可惨了,要帮她开那一大堆的会。”
  
  “蕾蕾,你可是文学博士喔,胡说八道的功夫应该很厉害吧!”
  
  “妈咪!”
  
  “嘘,安静一点,婚礼要开始了---”
  
  随着隆重的婚礼音乐响起,红毯的一端,踏入了一对俊美璧人。
  
  莎娜挽着即将成为她丈夫的唐雅人,缓缓走入了礼堂。
  
  只见她眼光在宾客群梭巡着。“啊!你们家老大在那里!”
  
  接着露一出一脸陶醉的神情。“他西装下的肌肉,啧!真不赖……”
  
  听到她在自己的婚礼上仍然如此放肆,辛家人皆有志一同的露一出了微笑。
  
  “雅人哥……喔,不对,要叫姐夫了,”蕾儿身边挽着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她半开玩笑的说道:“你真的不后悔吗?”
  
  唐雅人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因为,她在他房里的那一晚,在彼此因欢一爱而困倦时,她满足的偎在他的怀里轻语着:“我爱你。”
  
  低头轻啄了一下她的唇,他试探的问:“从什么时候开始?”
  
  半睡半醒的,“大概是在……”她打了呵欠,更埋入他的胸怀之中。含糊不清的喃语:“和你跳第一支探戈的时候……”
  
  司仪在麦克风前说道:“我们请新郎和新娘跳第一支探戈。”
  
  两人牵着手,迎向光一明。
  (完)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