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心情日志 >

一条巨大的黑色蟒蛇在食魂

时间:2017-08-29 来源:原创 作者:薛洪文 阅读:9
  

47、一条巨大的黑蟒蛇在食魂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8.29

一陈急速陌生脚步声,滞留在灰尘尔雅的脚尖,轻而重,薄而厚,空气猛烈送来一份高腔傲慢笑声,炸开一条逼视的问询裂缝,问候。
这是下午四点钟,教学楼的四点钟。也是,我昨日提笔写下的《嫌疑病症里说嫌疑》一文的四点钟。这个时间的楼道,本应是寂静的,声音属于粉笔传递的思考结论。上文,我阐述提到了黑势与腐败的结蒂共存,多日来,不敢言天,不敢说地,只能嫌疑病症里说嫌疑,叹息声中言叹息。此文此言,恐怕不仅是急速的脚步声,更有的是早已沉入脚步声之外的声音,在积累、经营、复生、茂密,植入一个侵蚀感染培训活体灵魂的圣地。
我拿起天擎,查杀,查杀四面扑来的潜伏暗杀病毒黑手。一篇写了反黑反腐的短文,竞也吹进许年来的所谓的所谓,“是非”听从了毒液饰面的心意,黑白去听一场秋雨的凄凄。
一陈急速陌生脚步声,旋转在脚步的疾速的扑灭。暗杀,不,还不怎么光明,黯淡的茄烟头猛烈,一间紧张的屋子,烟雾与说话声音扔进墙角的一根根死烟,死烟的灰藏着一条条黑色的毒蛇,毒舌的想法,左一,右一,上一,下一。呵,怎么没有想到,这出事的火苗根部,怎么不去掳获字稿,阻截外流,埋人先埋声音呀!
一条巨大的蟒蛇,坚定地用手掌发音的力量,重重地击打在桌面的演说,就这样。屋子的烟雾,迅速地从门口向外弥散而去。天,瞬间,阴灰铁青起来。
时间倒塌了。
下午,秋云早早地造了暮晚的天色。远远的路,只有方向沉暗着时间的敏锐思想,涌进我一身的疲劳,听着内心的哭声,在旧案字稿的那些苦涩的语言。

分享到:
  • 上一篇:你说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