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心情日记 >

《庆兔兔日记》2228小九屙巴巴出血了

时间:2017-09-06 来源:原创 作者:庆兔兔 阅读:9
  2228星期五阵雨转晴天云37℃~26℃ PM2.5-45
天蓝的就像一面明镜,没有一点杂,阳光一样金灿灿地洒在房顶大树上,世界就显得那样安详宁静。。
庆兔兔在家里和庆小兔同床共枕,庆小兔睡觉也踏实了许多,七点半才听到妈妈喊:“小九醒了。”,外婆把庆小兔抱出来,庆小兔没有醒,庆小兔还在呼呼大睡,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继续睡觉。
楼下传来壮兔兔在喊:“黄耀虎,我们出来起自行车吧。”,外婆说:“壮兔兔像家里不怎么管一样,没有人管的小孩子就懂事早一点,昨天早上我出去买菜,看见壮兔兔骑自行车出去,我问,壮兔兔你出去干什么呀?壮兔兔说,我去给妈妈买早点,庆兔兔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用钱。”,我说:“庆兔兔是我们管多了,该放手的时候就要放手,什么年龄就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妈妈到现在还是把庆兔兔当做还没有上幼儿园的孩子一样要求庆兔兔,每每都会告诉庆兔兔要干什么事情,庆兔兔做什么事情都要请示以后才能够做。为什么庆兔兔会把钱给别人,就是因为庆兔兔没有用过钱,他没有真正明白钱的实际含义,钱对庆兔兔来说就是一个不起眼的玩具,钱还不如一个最简单的玩具好玩。”,外婆说:“妈妈就是什么都不放心。”,我说:“这样管教可能会伤害了庆兔兔,妈妈事无巨细,庆兔兔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于是庆兔兔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主意。做事面面俱到也不是坏事但是要分轻重缓急,必须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如果真正的上了学,妈妈不在跟前,庆兔兔会两眼一抹黑,不知道路在何方。”,外婆说:“妈妈是这样的,她就是妈妈,她就是老师,儿子就要听妈妈的,学生就要听老师的。”,我说:“妈妈却忘了庆兔兔是一个独立的人,庆兔兔终归要一个人面向社会,长期让庆兔兔在妈妈的阴影里生活,会使庆兔兔适应社会的能力变弱。”,外婆说:“我们不要说了,庆兔兔小九终归是她的儿子,我们总有一天会老了走不动了,庆兔兔小九还是要依靠自己的妈妈爸爸。”。
八点钟庆兔兔在翻身,我让庆小兔坐起来,庆小兔还有一点坐不稳,庆小兔还是用手在两边撑着,庆小兔的胳膊还不是很有力量,庆小兔的身体不时地还是往两边倒。
外婆说:“小九还没有醒清白。”,听见庆兔兔在梗巴巴声音,于是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巴巴没有,庆小兔的尿倒泄了一地。
洗完澡庆小兔就外出巡游一番。
天依旧那样的蓝,红红火火的太阳热情奔放,阳光热,树荫凉,我们不断地行走在两重天里。
瑜爷爷迎面走来,瑜爷爷旁边站着的一根清瘦的男孩,这个肯定是瑜爷爷的外孙了,我问:“是你的外孙吧,今年上几年级了?”,瑜爷爷说:“是的,今年秋天就要上四年级了。”。瑜爷爷的外孙个头几乎跟外公一样高,外孙手里拿着一部手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手机屏幕,两个手不停地在按动手机上的按键。瑜爷爷外孙连头也没有抬一下,站在那里等待外公出发。这种情况我也不能过多打扰,瑜爷爷用手带了一下外孙的肩膀,于是外孙开始向前运动,就像一个盲人在旁人的指引下走街串巷,瑜爷爷的外孙并没有停止一刻在操作键盘。这个要是能够用在工作中也那样,这要为国家创造多少财富呀,这就是一个现代意识的外公在谦让着外孙的典范。
我每天抱着庆小兔巡游,很多卖菜的爷爷奶奶已经习以为常,看见庆小兔总要逗庆小兔几句,他们会说:“我们的宝贝又出来了。”,“小伙子,你热不热呀。”,庆小兔依旧热情洋溢地以笑脸予以回报。
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庆兔兔已经不在家了,外婆让庆小兔坐在沙发上,外婆说:“小九现在已经坐的很稳了。”,我说:“是的,这个星期明显在一天天坐稳了,只是偶尔身体偏斜一下,就是现在还不能爬。”。
吃了一点米糊,庆小兔就有一点想睡觉,可是今天庆小兔睡觉不是很踏实,放下无数次,只能睡十几分钟,有时候最多五分钟就在小床上横了过来。
庆小兔的头是有一点向左偏,庆小兔睡觉也喜欢向左侧着睡,今天我把庆小兔的枕头垫高了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枕头太低的缘故。
十一点钟庆兔兔准时到家,今天第一次没有看见庆兔兔拿饮料零食回来,庆兔兔进门就去开空调,庆兔兔说:“外婆,今天把我热爆了。”,外婆说:“你门窗都没有关就开空调呀。”。
我这才想起来,庆兔兔学架子鼓已经整整一年了,去年也是这时候庆兔兔冒着酷暑去琴行学习架子鼓。
庆小兔看见妈妈回来,马上就触发了感情细胞,庆小兔眼睛就跟着妈妈在转,庆小兔嘴里发出带着哭腔的哼哼声,妈妈说:“妈妈太热了,妈妈冲一个澡。”,妈妈进了卫生间,庆小兔马上就大声地哭了起来。
庆兔兔说:“妈妈,我可以不可以看一集电视呀?”,于是庆兔兔就看《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动画片,我说:“庆兔兔,你怎么不跟弟弟玩呀?”,庆兔兔马上对着庆小兔说:“小九,我是哥哥哟。”,庆小兔马上停止了哭声,庆小兔一动不动地望着庆兔兔,庆兔兔的眼睛还忙着看电视,庆小兔跟着一起看电视。庆小兔对电视还不是很感兴趣,庆小兔用手去拉庆兔兔,庆兔兔只好回头和庆小兔说话,庆小兔同样也跟着庆兔兔说话。
爸爸的视频来了,庆兔兔说:“爸爸,我刚刚回来,我现在正在看电视。”,爸爸问:“你刚刚去哪里了?”,庆兔兔说:“我刚刚去打架子鼓了,现在外边好热,都要把我给热爆炸了。”,爸爸说:“你们那再热还会有我们这里那么热吗?”。妈妈说:“现在庆兔兔在学习跆拳道。”,爸爸问:“庆兔兔跆拳道好玩不好玩呀?”,妈妈说:“好玩也有一点好玩,就是太累了,我跟着上了两堂课,把我都要累趴下了。”,爸爸说:“跆拳道有那么累吗?”,妈妈说:“都是一些基础动作,下腰拉腿都是出力的,庆兔兔他们玩的很高兴。”。
庆兔兔把庆小兔抱在身上,庆兔兔手里拿着妈妈的手机,看见手机里的爸爸,庆小兔还是没有一点感觉,妈妈说:“小九,你看到的是谁呀,这是爸爸哟。”,庆小兔对着手机啊啊啊地说起来,爸爸说:“小九在说话呀?”,庆兔兔说:“弟弟在喊哥哥。”,庆兔兔在唱《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主题歌,妈妈说:“爸爸在和你们在说话。”,庆兔兔说:“我在教弟弟在唱歌。”。
妈妈在跟爸爸说:“我看了老师的表演超级帅,那个老师才二十五岁,说已经学习了九年跆拳道。”,爸爸说:“学武术人都可以上台表演一下。”,妈妈说:“老师要孩子进教室要鞠躬敬礼,一个小男孩来晚了,可能是鞠躬不合格老师让他连着鞠了几个躬,庆兔兔,你给爸爸做一个鞠躬动作。”,庆兔兔站起来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妈妈说:“这个跆拳道非常适合小男孩,可以健体强身。”,庆兔兔又鞠了一个躬说:“给国旗鞠躬就是这样的。”,妈妈说:“我看了,在学跆拳道的孩子当中,庆兔兔是做的最认真最到位的。”。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很多学习武术的人是学的花拳绣腿,让旁人看了眼花缭乱,其实是中看不中用。妈妈自己没有学过武术,把偶尔看到的不一样当做一种楷模,当做一种了不得的艺术行为。你是学者,任何东西都要大概了解,只要你准备学,只要你准备掏钱,你就要适当研究一下。虽然隔行如隔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可能你这是翻一下书就可以理解之真谛,但是最起码我们不会上当受骗,知道我们的钱是用在什么地方,可以得到什么样的收获。
妈妈说:“昨天凯兔兔妈妈来我们家玩了半天,凯兔兔妈妈现在当老师了,她儿子也在武大附小上小学,以后可以直接进入武大附中。”,爸爸说:“庆兔兔好好学习以后也可以考一个好大学。”,妈妈说:“他们现在是武汉户口,当地的有名大学对本市户籍的学生考分要降低很多,我们宜昌要考武大,弄不好六百分都不能录取,武汉本地的学生可能四百分就可以在武汉大学就读了。”,爸爸说:“不会那么夸张吧。”,妈妈说:“没有办法,谁叫现在的教育资源那么不平衡呢。”。
一点半庆兔兔跟着妈妈去二姑妈那里打防疫针去。
庆兔兔走的时候天上还是湛蓝湛蓝,几朵洁白的棉花球堆砌在蓝天上,就像一朵朵洁白如玉的丝绵。
庆小兔也没有坚持许久就醒了,抱起来庆小兔就哼哼唧唧,接着就开始哭起来,抱着走,抱着晃,庆小兔一样不领情。我说:“小九,你要睡觉就不要哭。”,庆小兔真的不哭了,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放在小床上才五分钟庆小兔就翻身哭起来,抱起来庆小兔接着哭,还是怎么哄也不管用,我说:“小九,你睡觉就睡觉,你这样老是哭哭兮兮的外公听的不舒服。”,庆小兔是不哭了,但是庆小兔的嘴里实在发出不应该发出的声音,最终庆小兔还是睡了。放下庆小兔马上就醒了,就在就是嚎啕大哭,外婆也被庆小兔的男高音所吵醒,外婆接着抱庆小兔,哄庆小兔,庆小兔已经毫无睡意。
庆小兔终于完全醒了,庆小兔也不哭了,我说:“小九像这样哭,真的怕会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最怕的就是庆小兔会不会吃了不应该吃的东西。”,外婆说:“不会吧。”,我说:“现在是不会,我担心以后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三点半外婆给庆小兔补充了一些苹果泥。
四点半庆兔兔回来了,庆小兔手里拿着一盒玩具回来了,我问:“庆兔兔你又买玩具了。”,妈妈说:“庆兔兔说,我打针了,你就给我买一个玩具。”。我说:“庆兔兔你今天打针是不是很勇敢呀?”,庆兔兔大言不惭地说:“我打针还是哭了,不过妈妈牵着我,是我自己走进去的。”。
妈妈说:“今天又打了两针,庆兔兔自己去打的。”,我问:“不是就剩下一针没有打了吗?”,妈妈说:“那是免费免疫计划内的针,他姑妈说,现在外边腮腺炎很多,打一针预防一下。”,外婆问:“庆兔兔,腮腺炎没有打过吗?”,妈妈说:“很早以前打过一针。”。
妈妈说:“星期天要去三姑妈家,杨莹姐姐要办升学宴。”,外婆问:“星期天他们来接吗?”,妈妈说:“星期天跟着二姑妈一起走。”。
庆兔兔在拆玩具的包装,我问:“你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玩具呀?”,庆兔兔说:“这是一个爆裂飞车。”,这是一个很大的红色爆裂飞车。
不过妈妈回来庆小兔看见妈妈没有要,继续一个人坐在那里玩,庆小兔没有要妈妈,妈妈没有忘记庆小兔,因为庆小兔到了要喝奶的时候了。
五点十分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外婆突然大喊:“小九屁股上有血。”,这是一个惊天炸雷,我一下子从电脑跟前蹦起来,飞速来到卫生间。屙巴巴的脸盆里有很多巴巴,而且有很多很粗的干巴巴,这是庆小兔第一次屙那么多巴巴,庆小兔的巴巴还那么粗,脸盆边沿放着刚刚擦屁股的卫生纸,卫生纸上还有红色的鲜血。
端巴巴擦屁股发现纸上带血,这一下我们都有一点慌神了,我最怕的就是怕庆小兔吃进不应该吃的东西。身体外边有一点小伤小痛,我们还是能够理解接受,身体里的流血确实令人心急如焚,因为流血不是一般的毛病。
妈妈说:“赶快找病历,带上东西上医院。”,擦屁股的卫生纸带去了,巴巴也带上了一点,巴巴上一点血也没有。妈妈连忙给姨妈打电话:“小九屙巴巴里面带血了,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蓝天上的云已经堆积在一起,太阳被乌云挡得严严实实,雷声不时地隆隆响起,偶尔还会刮起一堆小风。
妈妈急匆匆地走在前边,妈妈说:“我先去挂号。”,我一样抱着庆小兔马不停蹄地往前赶,虽然现在乌云满天,可是温度并没有降下来。
妈妈刚刚挂好号,姨妈已经出现的门诊大厅,姨妈看见庆小兔说:“小九呀,两天不见你怎么瘦了。”,妈妈说:“哪里瘦了。”,姨妈说:“小九一直都是十六斤。”,妈妈说:“哪里还是十六斤呀,小九又长了四两。”。
来到儿科门诊室,这里对姨妈来说轻车熟路,挨个诊室瞄了一圈,姨妈找到一个年纪大的老医生,是一个专家门诊。老医生问:“你怎么还没有下班。”,姨妈说:“我的侄儿子今天拉巴巴有一点血。”,妈妈拿出带去的擦屁股的卫生纸和巴巴让医生看,医生说:“这样的巴巴看不出什么问题。”,妈妈说:“他的巴巴都屙在了脸盆水里了,不过他巴巴里没有血。”,医生看了卫生纸说:“这个不像是肠套叠,肠套叠的流血比较暗淡,像这样鲜红的血,要看是不是是肛门的血。”,我说:“我看了他的屁股,他的肛门没有流血的痕迹。”,医生拿起一个手电过来,姨妈接过手电打开看了庆小兔的肛门一下说:“用手电一照,可以看到肛门里面有一条很长的裂口。”,医生说:“这个没有什么要紧的,回家用红霉素软膏擦一下就好了,如果出现无缘无故的大哭大叫,那你们就要赶快带他到医院来检查,防备是不是得肠套叠了。”,妈妈说:“他夜里每隔两小时就会醒一次,会不会是肠套叠呀。”,医生说:“要经常而且是不间断的哭哭闹闹,就要怀疑是不是又其他毛病了。”。
医生把挂号递给姨妈说:“你看病还要挂号吗?”,妈妈说:“这个号我们拿着也没有用。”,挂号就是一个医生的劳动成果。
虽然虚惊一场,但是肛门出血一样是一个伤口,我们这颗悬着的心并没有安静下来,只有过几天庆小兔不再大便出血才能够放下这颗悬着的心。
家里,外婆一样没有闲着,回到家外婆说:“你们走了,我把小九的巴巴用棍子全部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硬的东西。”,庆小兔这几天有一点闹,确实让人不敢掉以轻心。
姨妈忘了带红霉素药回来,姨妈说:“可以抹绿油膏也是一样的。”,外婆说:“这样擦屁股的时候轻一点就可以了。”。姨妈抱起庆小兔说:“还是给小九喂一点苹果。”,外婆说:“小九下午已经吃了半边苹果而且半边苹果吃的干干净净。”,姨妈说:“这么大了,一天吃一个苹果应该没有问题了。”。
吃饭的时候姨妈说:“龙凤妹妹今天挨打了。”,妈妈问:“为什么挨打了?”,姨妈说:“龙凤叫她的外婆是妖女,外婆上来就是一巴掌。然后外婆问,你知道什么是妖女吗,龙凤说,我不知道,龙凤可能在哪个动画片里看到妖女的,其实龙凤并不知道什么是妖女。”。姨妈说:“龙凤的妈妈小时候经常挨外婆的打,还用尺子抽腿肚子。”。
庆兔兔在推手表手机里的故事,姨妈说:“庆兔兔,你听故事不要把手表放在耳朵跟前。”,妈妈说:“庆兔兔你还要不要耳朵了,你耳朵听不见了,长大了就连驾驶证也考不来。”。庆兔兔的耳朵小时候不接受稍微大一点的声音,自从打架子鼓以后庆兔兔的听力明显下降。那么小的低矮密闭空间,五六个人在里面打架子鼓,有人还用很大的声音播放扩音器,整整一年的架子鼓训练,庆兔兔的耳朵听力不受损伤才怪呢。妈妈总是认为是庆兔兔平时不注意造成听力下降,其实就是妈妈的西方教育的思维,妈妈周围一些高知妈妈的影响,让庆兔兔的听力江河日下的。
妈妈说:“我们吃了饭带着小九一起出去。”,庆兔兔说:“妈妈,我要带今天刚刚买的新玩具。”,妈妈说:“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带玩具,别人找你要玩具玩,别人把玩具给你拿走了怎么办?”,庆兔兔说:“他们要我不给他们玩。”,姨妈说:“那次别人跟你要玩具,你没有给别人玩呀?”,我说:“关键是庆兔兔每次别人叫他,庆兔兔不管是自行车还是扭扭车,也不管是遥控汽车,庆兔兔往地下一扔就跑了的。”,庆兔兔这才说:“那好吧,我就不带玩具了,妈妈,我要带自行车下楼。”,妈妈说:“妈妈要带小九,你自己骑自行车不能拼命地骑,你要是比赛骑自行车,你就不要带自行车出去。”。
庆兔兔喊黄耀虎,黄耀虎要庆兔兔下来玩,庆兔兔说:“姨爹,你帮我把自行车搬下楼。”,很快姨爹回来了,姨爹说:“庆兔兔跟着黄耀虎去黄耀虎家了。”。
妈妈说要带庆小兔到小广场去玩,庆小兔喝完奶却睡着了,家里只是安静了一会功夫,庆兔兔在楼下喊:“妈妈,我要去小广场。”,这时候只有外婆能够跟着庆兔兔一起出去了。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