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散文 > 写景散文 >

山外青山烟雨杭州

时间:2017-09-13 来源:原创 作者:楚泊枫 阅读:9
  

  自上回姑苏三日,也许是太过兴奋,只有四句打油诗草草了事。这回杭州之行,如果再敷衍,岂不辜负天公作美?
  
  路上身体小恙,加上天气闷热,精神有些萎靡。晚上到了南宋御街,闲逛之后找家宾馆,洗漱完早些休息了。翌日早起出门,天下起了小雨,我和朋友都没带伞,只一心往西湖奔去。
  
  刚到西湖,雨停了!天空中有些氤氲,伴着清风拂柳,让人瞬间精神焕发。似乎是杭州一场小雨,带走了我身体里所有的病气,这难道不是天公作美么。
  
  我们三人环湖而走,在一处渡口乘上了游船。风更加清凉,游湖的兴致也愈发浓厚。碧水微澜,清波漾开,水气缓缓升腾,眺望着雷峰塔,黛身金顶,林中耸立;又见远山连绵隐约,葱郁苍翠。就连那断桥上,也是游人络绎不绝,在湖心看去,还真的担心桥如其名,成了“断桥”。放眼整个西湖,素净秀美,山空濛,像极了一卷水墨丹青,浓一分则艳俗,少一分则淡薄。而这西湖间的一山一人一物,皆能在造化笔下,诗意盎然,别具一格。
  
  坐完游船,走过白堤,便到了曲院风荷。路上看见的荷花,都已过盛开之时,大多只有一小片,还在想诗里说的“无穷碧”可能只是艺术夸张,但进了曲院风荷,就已经没有疑问了。秋风飒爽,碧波涟漪上带着淡淡的荷叶芬芳,若窈窕淑女,口齿噙香,款款而来。都说夏季要去曲院风荷观赏映日荷花,而我能在初秋看到这一片接天莲叶,也是不虚此行的。诗里的景致流传百世仍可饱览,幸甚至哉!
  
  出了曲院风荷,再步行十分钟左右,就是岳王庙,入了岳王庙正殿忠烈祠,可见彩塑岳王像。岳王执刀危坐,蟒袍缨盔,正气凛然,平日里史书上再熟悉不过的英雄人物,今日终能一睹风采,心中没有畏怯,只有亲切与景仰。
  
  参观完正殿,忠烈祠东侧,越过精忠桥有道重门,过了重门是岳飞、岳云墓。台阶两旁石像生矗立,二墓块石围砌,青葱肃穆。我瞻仰片晌,脑子里想到的竟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场景。南宋朝庭偏安一隅,是因岳王的忠贞浩气而撑起脊梁!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报国之慷慨,破敌之千里!这等风骨已然代代相承,历久弥新,淌进了中华民族的血液里。走下台阶,直视四个铁铸人像,正对墓冢,剪手而跪垂首耷耳,正是秦桧等佞臣。出于对墓园遗迹的保护,铁像周围立起了护栏,和朋友走到秦桧像旁边,我问:“秦桧要是知道自己遗臭万年,会不会连肠子都悔青了?”她答:“我不知秦桧悔不悔,我觉得像岳飞这样的人,能保家卫国即使被陷害,就算死了也不会后悔。”赞同,这就是岳王的忠魂!游杭州要是不去一趟岳王庙,可能许多人还在念着那句: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或者说对杭州还会有种纸醉金迷的印象吧。
  
  这片故都洗尽沧桑,繁华依旧,青山绿水间蕴含着文人的才情韵味,亦固守着民族的忠义气节。有着西子淡妆浓抹,亦晴亦雨的风情,更兼只合江南老的眷恋,宜游宜居,真是无处可取代。
  
  难得的山外青山,更难得遇上的西湖烟雨,正如生活,多少幸福和惊喜是可遇而不可求。
  
  且行且珍惜,何日更重游?
  
  8月28日写于杭州归来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