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 >

见证的时光

时间:2017-09-14 来源:原创 作者:邱伟斌 阅读:9
  

我要说的是一个见证时光的地方。
 

从出生起,它就深深地烙在我的记忆里。很多的故事都是在这个荷塘边的一个的村子里。
 

那确实是一个塘,称不上河。因为水很浅 ,夏天干涸的季节里,底部多裸露出来,平整得很,可以在上面奔来跑去的。但沿着塘基走,总会要费上一顿早饭的时间,而且要走得快。而且这个塘灌溉着周围大大小小十几个村庄数百亩的农田。
 

于是,在我看来,她就是我生命中的一条河流,缓缓地流过童年,浸染到青年,回忆在中年,将来还会沉淀在我的老年。
 

小时候,父母出去忙,我和我哥就喜欢到荷塘边抓泥鳅,打开荷塘边上的石盖,然后就会有那种跑得很快的泥鳅,有时候也会有鳝鱼,而夕阳下山时,我和我哥也会到荷塘边,踩着柔柔的水草,洗去一天的疲惫。但只是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在喊:“回屋里去,吃饭了——”原来是老妈担心着我们掉到水里,催着回屋呢。
 

而荷塘的鱼虾多,味道也很鲜美。那时的暑假,我与我哥都会背上订子,只能是单数,十一、十三、或着十五等,去塘边订小虾米。因为老人讲双数是订不到鱼的。这样,哥哥放订子,我放炒香的糠粑,再加上一块使之沉下的石头,我们剩下来的就是等待。在暮四起的黄昏,我与哥哥听着对岸人家传来的歌上,这时我们也想着多起点虾,赚钱买个小录音机放歌听。这样虽然蚊子叮咬,但还是守在水边,直到妈妈接我们回家。一个假期下来,我们都晒黑了,赚的一点钱也交给家里,想着的那个录音机到底还是没有买成。不知道现在结婚了的哥哥现在还记得不?


三年级时,我转到了另外一个村的小学。那时是一个人,每天我独自一个人要过两条田垄,而路上总会有几个比我大几年级的在路上拦着欺负我,不让我过去。这样几次下来,我都害怕去上学了。爸妈他们操劳着全家,忙于生计,也没有多过问。直到有一个早上,我缩在家里,再不肯去学校里。看见了奶奶放下手中忙着的活儿,安慰着我说:“不要怕,奶奶送你去!”于是,她用宽厚粗大的手牵着我,一路走来,一路叮嘱,到荷塘边,奶奶用手中的拐杖敲着地面,说:“孩子,你听,奶奶的拐杖陪着你走啊!”我俯身下去听,果然是“的、的、的——”的脚步声,于是,伴着这样的节奏,我走向了学校,走向了课堂。下午放学回家我越过田垄,转个弯,眼前突然一惊,我看到奶奶在荷塘尾子上等着我,高大瘦弱的身躯,在秋日已经微有凉意的风中,是那样的清晰。我想着:我要攒劲读书,我的第一份工资就会给奶妈买她喜欢的彩色电视机,这样就不要晚上到别人家去看了。可是,可是......奶奶——这样一幅在路边的剪影成为我永远的记忆,最终也成为我最宝贵的珍藏!
 

后来上初中了,家乡这边征收修路变成一个城郊了,但是心里憋着很多的事,却更不愿与人说,就在下午放学后一个人,悄悄地绕到塘,去荷塘边走走,想着已经去世的奶奶,想着无处着落的现在和遥不可及的未来, 我突然之间有种很沉重的东西。在初春暖和的下午,在夕阳的余晖中,我脱掉鞋袜,赤着脚,在浅水边走着,那一层柔柔的水草,那一片清澈的水波,在心头荡漾,让我的浮躁与不安都慢慢沉淀下来。



那时我杂七杂八地读了余华的《活着》、曹芹的《红楼梦》、司汤达的《红与黑》、还有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等,我发现在我的世界之外还有另外的一个世界。“维里埃算得弗朗什-孔泰最漂亮的小城之一。一幢幢房子,白墙,红瓦,尖顶,展布在一座小山的斜坡上。茁壮的栗树密密匝匝,画出了小山最细微的凹凸。城墙下数百步外,有杜河流过。这城墙早年为西班牙人所建,如今已残破不堪。”这是于连的家乡,也是《红与黑》的开头,那条杜河流经了那个乡村,于连是走出去了,但结果还是回到了原点。命运的不可捉摸、人与人戏剧性地相遇还有着对生活的执着,都是那样的精彩。我对着荷塘静静地读着,享受着。生活是如此平庸但文字是如此美丽!

直到现在,我的梦中还有着那样的姿势,那些文字。岁月一晃而逝。有什么是永恒的呢?渐渐有了白头发的爸妈和已经不再年轻的我们,还有那些等着自己实现的梦想。我呀,就这样走着,我和我的荷塘一起见证着!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