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抒予

时间:2017-09-27 来源:原创 作者:雨言 阅读:9
  

  文/雨言
  
  季风一直分不清楚,自己是因为遇见诗歌认识了抒予,还是因为遇见抒予懂得了诗歌。
  
  《夏天的云》
  
  风吹云动
  
  天不动
  
  
  晴空万里
  
  天上的白云
  
  厚实浓重
  
  或是稀疏淡薄
  
  都一一
  
  点缀在蔚蓝的天空上
  
  
  时而像高山流水
  
  时而又像万马奔腾
  
  
  像森林中小动物的聚会
  
  让我的心充满着爱
  
  
  像嫦娥仙子的月宫
  
  洁净如水
  
  又像孙悟空大闹天宫之前的美景
  
  可远观人间却无法触及
  
  
  像观世音菩萨
  
  站在云端
  
  杨柳轻拂
  
  普渡众生
  
  
  有时看着
  
  更像是满怀慈悲的上帝
  
  我多想自己就在上帝的手里
  
  做一回
  
  上帝的宠儿
  
  
  风云变幻
  
  我站在人世间
  
  任自己的思绪
  
  天马行空
  
  把自己所想到的和看到的
  
  一一对号入座
  
  望云卷云舒
  
  季风承认自己不懂诗歌,无法评论这首诗歌的好与不好。诗中鲜明、生动的描写,调皮而可爱,简单而明了,与想象中诗歌应该是优美的有所不同。诗的结尾是淡淡的忧伤,让人深思的意境,真的很像天上的云。人生如浮云,风云变幻,虚实沉浮……
  
  季风苦涩的笑了笑,快节奏的生活就像速食午餐,囫囵吞枣,有些味道滑过舌尖,再想细细回味,感觉早已不复存在。而那些诗和远方,感觉是离自己很遥远的事情。
  
  你相信缘分吗?在遇到抒予之前,季风是绝不会相信那些无法考究的东西,虚无飘渺的感觉。
  
  生长在贫困落后的山村,刻苦努力,拼搏向上,脚踏实地的走好每一步,是他在这个大城市里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幻想,美梦,他一直坚信,那只是有钱人玩的游戏。奢华的梦,穷人幻想不起。
  
  三年的业务员生涯,让季风走遍A城的大街小巷,每一座红绿灯的斑马线,都有他的身影曾在上面走过,即使早已无迹可寻。
  
  那天,季风和往常一样,和一群路人一起站在路边等红绿灯,身旁站着一位穿着一条淡蓝裙子的女孩。长长的秀发,背一只咖啡色的背包,怀里抱着几本书,白色的平底休闲鞋。很清新,很安静的样子。季风不禁看呆了,以至于绿灯亮的时候没发现,被后面的人推了一下,他的身子一斜,手臂一不小心就碰到了身旁刚想抬步向前走的女孩,她怀里抱着的书瞬间散落在地。
  
  “对不起。”季风急忙和女孩一起拾起散落在地的书。
  
  “抒予?”当季风看到书本封面上潇潇洒洒写着“抒予”两个字的时候,拿起书本抬头望着女孩问:“你叫抒予?”
  
  女孩没有回答季风,习惯性的抬手想要接过他手里的书,季风躲闪了一下,没有给她。女孩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季风。
  
  “你叫抒予?”季风望进她明亮的眼睛,手指在书本上写的名字问。
  
  “你说什么?”女孩望着季风,伸手拿下了自己耳朵上的耳机。原来她戴着耳机,刚刚她的长发遮住了,季风没有发现,难怪她都没有回答。
  
  “抒予。”季风指着书本问。“你的名字?”
  
  “哦!可以这么说。我的名字。”女孩温柔的回答,声音很好听。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当抒予得知季风看过她写的诗,她也感到很意外。
  
  这时候,绿灯早已经过了,又是红灯,又是等待。季风与抒予开始东一句西一句的交谈。抒予话不多,三年的业务生涯,让季风练造了一张口若悬河的嘴。抒予很认真的倾听着,并不因为他们才刚刚认识而有所敷衍。她总能在他说话的停顿中,作出最恰当的简短回答,或报以温暖的微笑
  
  季风觉得抒予真的是一位很适合倾诉的听众,善解人意得让人心疼。
  
  交谈中得知,抒予只是在A城作短暂的停留,不久就会离开。
  
  以前总嫌慢长的短短一段斑马线,总怕绿灯亮过了,人还没过完,每次都走得匆忙而惊惶失措。此刻和抒予走在一起却觉得心安,难得的平静,希望它没有尽头的可以一直走下去……
  
  从虚幻走进现实,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缘分?如果是,缘分,真的妙不可言。
  
  业绩分红下来,是季风他们这些业务员最开心的事情了。毕竟,每一分钱都是经过汗水的洗礼。想起那一次次的口水说干,好话说尽;想到那一扇扇在眼前关上的门;那一次次被挂断的电话……一把把辛酸的血泪只能往心里流。擦干汗水,露出微笑,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适合拼搏,适合勇往直前。
  
  “ready”是A城内适合广大打工一族尽情减压的场所。因为它消费适中,符合大众需求。
  
  当季风和同事们刚踏入“ready”的时候,吧台边上一抹身影瞬间闯入眼帘。娇小玲珑的身材,穿一身黑色紧身短裙,同款高靴,一头秀发高高束起,烈艳红唇,醉眼迷离。
  
  “抒予?”季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定神看了看,确实是抒予。季风和同事打了声招呼,抬步向抒予走去。
  
  “嗨,美女!酒喝多了不好。我们去跳舞吧!”一位穿着另类,头上染一束红发的青年男子,正伸手搂上抒予被黑色紧身裙子包裹得更加纤细的腰肢……
  
  “你……谁呀!我不认识你。”抒予说着用手去推那只搂在腰上的手。
  
  “美女,我们现在不是认识了吗?”红发男子手非但不松开,还搂得更紧更用力了。头靠近抒予耳边,神情迷离的嗅着,闻着。
  
  “你走开……我都说不认识你了。”抒予挣扎着。
  
  “抒予。”季风快步走上前,一把将抒予从红发男子的怀里拉扯出来,在男子发怒前,低头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小丫头,又喝多了。”
  
  “是你。”抒予抬起头来,醉眼朦胧。
  
  “嗯。”季风点了点头,望着眼前隐忍着怒火的红发男子,友善地笑着说:“先生,很抱歉。她喝多了,得罪之处请见谅。你随意,今晚的酒水算我。”
  
  “扫兴。”红发男子扫视了一下抒予,又狠狠地瞪了一眼季风,气愤的转身离去了。
  
  “抒予,你怎么在这?你一个人?”季风扶着喝醉了的抒予。“我先扶你到那边坐坐。”正想抬步向同事那边走去。
  
  “我不要,我要跳舞。”
  
  “跳舞……”
  
  不容季风多想,抒予已经拉着他一起挤身滑进了一旁的舞池。
  
  劲暴的音乐震耳欲聋,绚烂的灯光忽明忽暗。觥筹交错间,疯狂扭动的腰肢。迷离的眼神配着麻木,颓废,艳丽,妖娆的脸。飘忽的身影,曼妙的舞姿,如痴如醉的表情。暧味,诱人,碰撞及失控。舞池中众人的面孔掠过眼前……
  
  季风看着在自己手上旋转飞舞得像只精灵;在怀抱里绽放得像团烈焰的抒予。心里的震憾久久无法平静。这个女孩真的是自己前些天遇见的那个圣洁如兰的女孩吗?怎么一下子化身成烈焰玫瑰了呢?连番热舞过后,抒予的脸颊更加娇艳迷人,香汗淋漓依偎在季风怀中,醉眼朦胧。
  
  季风扶抒予到沙发坐下,又让服务员送来醒酒茶喂抒予喝下,她安静的靠在他怀里睡着了。
  
  同事打趣季风一进门就撞上这么娇艳性感的尤物,真是艳福不浅呀!
  
  季风望着自己怀中安静沉睡的抒予,第一次这么毫无顾忌的近距离看一个女孩。她有着精致的容颜,长长的捷毛,高高的鼻梁,小小的嘴巴,圆润而娇艳欲滴。只是为何睡着了,还眉间深锁?看着就是小女孩一个,会有什么样的忧愁?而这ready龙蛇混杂,也不应该是像她这样纯净的女孩会来的地方。季风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就想到了一句:充满诗意和远方的女孩。
  
  季风和同事们打算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正不知道该怎么安置怀里这个醉酒熟睡的女孩时,抒予醒了过来。她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到是季风的时候,对他微微笑了笑,是那个温暖的笑容。然后发现自己竟然在他怀中,一下子坐了起来。季风窘态的缩了缩手,抒予也尴尬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抒予露出了温柔的微笑,转身望着季风的同事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没关系。”季风故作轻松的笑了笑,“你住哪里?好夜了,我送你回去吧!”
  
  “呵呵,不用了。其实,我就住在对面的‘雅阁酒店。’”抒予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甚是可爱。
  
  “厄,对面?”季风突然感受到英雄无用武之地是什么滋味了,想送美女连机会也没有的感觉。
  
  站在酒吧门口,目送着抒予穿过斑马线,走进对面的“雅阁酒店”。还会不会有机会再见?季风抬起头望着漆黑的夜空,星星正眨着无辜的眼睛。想到自己刚刚给了她的名片,上面的电话号码她会不会拨打?季风期待着,也害怕着。
  
  刚开完会,今个月的额度又提高了。季风和同事们垂头丧气地回到办公室,心里压抑得难受。每个月拼尽全力就为了完成老板订出来的额度,达不到就被扣工资,太差的被开除,而太好了,额度又提升了。适应不了,只有被淘汰的命运。为了完成越来越高的额度,大家只能拼命奔跑,你追我赶,不敢停息。真的不知道那条紧绷的神经,什么时候“砰”的一声就断了。
  
  “叮铃铃……”手机响了,好像一下子划破阴霾的阳光。季风急忙掏出手机来看,没有备注的号码,是哪个客户?
  
  “咳咳”季风清一清声音,把脸上麻木的表情瞬间换成了标准的微笑,露出整齐的八颗牙齿,笑颜逐开的说:“您好!安迪公司。”
  
  “你好,是季风吗?我是抒予。”好听的声音如沐春风的在耳边响起。
  
  季风如遭雷劈。哦,不不不。是他太惊讶,太激动,太兴奋了。竟然忘了回答。
  
  “喂,是季风吗?我是抒予。”得不到回答的抒予又问了一遍。
  
  “在在在,我在听呢?”季风的心快速地跳动着,欢喜竟来得这么措手不及。
  
  A城,相聚时光。
  
  “季风,我要离开A城了。能在A城遇见你,对我来说,是一个很意外的惊喜,还有很感谢你昨晚的出手相救。谢谢你!”抒予望着季风,话语真诚,笑容温暖。
  
  这些话语听进季风耳里,却感觉如冷风吹进心底,透骨冰凉。
  
  明知离别在即,从进门看到她身旁摆放的小小行李箱就已经知晓。为什么心还是无法平静?
  
  “SUN说,A城的红绿灯特别多,斑马线错综复杂,特别难过。绿灯的倒计时特别短,60秒,也可以说一分钟,刚好一个吻的时间。而需要穿越斑马线的人流量总是很多,不分时间,不分地点。所以,每次都要等很久。短短的斑马线,过得提心吊胆,惊心动魄。总害怕不知哪一次就会被突如其来的车来个亲密接触,然后变成高空砸物,俯视天下了。”
  
  “SUN说,A城的ready是全A城客流量最大,各地人口最集中的地方;是打工一族缓解压力,借酒消愁的好场所。它在白天沉睡,在晚上狂欢,是午夜炽热燃烧的烟火。燃尽热情,燃尽空虚,寂寞。”
  
  抒予望着季风,又好像透过季风望向远空,自说自话着。季风没有插话,也没有回答。只觉得心里的沉重比起老板每次提高额度时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自嘲的在心底对自己说:兄弟,没想到你闭上嘴,也有适合当听众的潜质呀!
  
  “你一定很好奇SUN是谁吧!他是我第一个爱的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也是我这辈子最后爱的,唯一爱的人了。”
  
  季风震憾了。望着眼前的抒予,不过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为什么就可以用那么肯定的话语,对一生的爱情做了如此深刻的总结。
  
  “呵呵,当然,这只是单指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在世还是不能割舍的啦!”
  
  抒予望着季风,话语平静而又故作轻松,但季风感觉自己有想流泪的冲动。如此水晶般的女孩,竟有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我发觉自己真的好爱他呀!除了爱他还是爱他,爱到没了自我。好友都说我傻,问我爱得那么卑微,到底苦不苦,累不累。我说,苦的时候想起他就甜了。谁叫自己想不开,舍不得,放不下。”
  
  季风望着眼前沉溺在回忆中的抒予,发现爱情真的永远不是一个人自己拥抱自己就可以圆满的事情。
  
  “你真的要离开A城了吗?”季风轻轻问。
  
  “嗯,毕竟不是属于我的城市。”抒予从回忆中回到现实,望着季风笑了笑。
  
  “是他的?”即使很不愿意,还是问了出来。
  
  “也不是,只是他曾经呆过的地方。”
  
  “那他现在在哪里?你现在是要去找他吗?”
  
  “不知道。”
  
  “不知道?”季风凌乱了。那么爱,怎么会不知道他在哪里?
  
  “嗯,不知道他在哪里了。也不想再找了。他说他是浪子,习惯漂泊。流浪就像他身体里流动的血液,停下来就没有生命了。”
  
  浪子,无根的浮萍。像无脚的鸟,一生都在飞翔,而活着,也只能不停在飞翔。
  
  “父母年纪大了,我得回到他们身边。俗话说:父母在,不远游。这是我追逐他的脚步走的最后一个城市了。”抒予用勺子搞了搞面前的咖啡,望着季风说:“你不喝咖啡吗?SUN说,这里是A城难得能喝到正宗咖啡的地方哦!”
  
  “嗯,好苦。”季风喝了一口,忍不住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抒予,我能成为那个意外吗?”季风在心里苦苦挣扎,最终还是鼓起勇气一把握住了抒予纤细白皙的手,却被那冰凉得像没有温度的手吓得颤抖了一下。
  
  “什么意外?”抒予被眼前突如其来的情景吓得一下子没反映过来,想要抽回季风紧握住的手。
  
  “一个可以让你为我留下的意外。”意外的爱情。季风眼睛紧紧盯着抒予,手还紧紧握着抒予纤细冰凉的手,心里紧张地等待着答案。
  
  “唉。”抒予叹了口气,放弃抽回手的挣扎。“你相信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会有纯洁的友谊吗?我不相信,但我希望有。”多么让人无力反驳。
  
  季风被抒予眼中那炽热的,渴望的眼神灼伤。缓缓松开了手中紧握的手。那手是那么的冰凉,即使自己的手炽热,紧紧握着,也还是无法让它暖和起来。
  
  “有些朋友,即使一辈子不会再见。无论何时想起,心里依然会温暖如故。不是吗?”
  
  “嗯。”季风轻轻点头。他可以说不是吗?他说不出口。
  
  有些事情,努力过后,无论结果如何?总得学习接受。遗憾,有时又何尝不是凄美的成全?
  
  “你回家以后有什么打算?”季风问。
  
  “找个男人结婚,相夫教子。这不都是女人最后的归宿吗?未来的事,谁知道呢?”抒予答。
  
  “一路上,好好照顾自己。保重。”
  
  “嗯,你也一样。保重。”
  
  轻轻的拥抱。季风知道,怀中这个娇小的女孩,此去一路会变得更加坚强。沐浴风雨的花朵,总会获得阳光的照耀。
  
  季风望着抒予渐行渐远的身影,发现自己也拥有了诗和远方……
  
  (原创。2017/09/10)
  
 

分享到:
  • 上一篇:小幸福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