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情感文章 >

墨染流年,一纸千桑

时间:2017-10-08 来源:原创 作者:程晋煜 阅读:9
  

  讲故事的时候,我习惯在说下一句之前加一个“然后”,仿佛不加这两个字,故事就无法继续。不知道何时开始,喜欢上了一个人在深夜的网吧,码字。凌乱的桌面,布满烟灰。好似,有一年从未提笔。洛洛荒年,在回忆里绵绵的回荡。
  
  流年路过沧海,终究是一段漫长的红尘。红尘中,那些走过的相遇。那些历过的曾经,那些埋过的岁月。那些散场的过客,终究曾经一场。
  
  很久很久,没体验过一个人,坐在网吧冰冷的机子旁边,打开QQ音乐,听着歌。写东西。回忆有时看似飘渺虚华无所定向,有时却如利剑般过于尖锐,稍不小心便可以刺穿心脏。
  
  曾经还有梦想,如今,活的如同一条咸鱼,打着游戏,抽着烟。渐渐的又回到了当初的自己。渐渐的开始嫌弃自己。翻开曾经的日志。突然发现,原来爸妈也在看。可是,可曾想过。当说我写的咋咋咋的时候,心里却是苍凉。来了河北。去了西安,走过河南。慢慢的期待,变成泡沫。中阳。泰康,石家庄。拖着一副肥胖的身子。扭捏在大街小巷。有时候,真的想家。想回去。不用去计较时间的苍凉冷暖。心机套路。当外公递给我烟的时候。当渐渐的你们习惯了我的抽烟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真的。已经20多岁了。原来,时间这么快。我真的要长大了。迫不及待的走向了外面的世界。
  
  一个人在大厅。抱着手机,刷着段子,QQ消息永远99+。各种游戏群。再也不去管QQ头像,再也不去看空间。再也不去该签名,再也不去注意自己的QQ等级。
  
  岁月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我变成如今苍夷的模样。
  
  那个曾经给我每天留言的女孩,她已经结婚了吧,那些说着一辈子的兄弟,都开始忙碌自己的生活了吧。那个德阳的妹妹,现在已经高中了吧。还记得那个每天喊我哥哥的文乙越,那个曾经给我从四川邮寄生日礼物,画的一张男孩的画像。自己嘲笑她居然写错字的丫头。那个曾经说过,假如有人说: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是谁?她会回答师傅的徒儿。考高中时,半个学期不跟我说话那时候让我担心的要死的徒儿。现在,还在玩逆战么?还在打CF么。那个张家界的逗比,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么?那些曾经陪我走过四年的龙耀天下的兄弟们,你们都已经走进社会事业有成了么?那个曾经每次写文章都给我信纸的人.....
  
  你们路过我的世界。说好一起走!现在又在和谁一起走?
  
  当年的情歌,咿咿呀呀,唱尽肝肠,肆无忌惮的小情绪,如悲伤。如梦离。
  
  而今重唱,惆怅清浅一如当年,只是歌里的人儿再不似从前。堂前的花,开了几番,一杯新茶,一支单烟,似水流年。
  
  时光改变了最初的模样,天南地北,记不起当年说走就走的梦想,忘记了那时的誓约,折花浅笑为哪般。
  
  我说不出感谢你们来过。成就现在的我。我只能说,你们真的让我一次次的失眠。那些曾经,那些过往。一年了。此夜无眠
  
  尘醉。繁华似锦。待潇潇雨歇,残阳落暮,舞一树落花满地,芳草凄凄。万箭穿心。孤成谁的景
  
  ——梦醒,梦醉,半生迷醉。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