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首页 >文章 > 搞笑文章

春花如梦(幽默小小说)

时间:2017-10-10来源:作者:春江青苇阅读:1190

  1
  
  古代欧洲R国大兵压境,敌国国王打马冲到R国国都的城门下,挥剑疯狂大骂:R国狗皇帝快爬出来投降!
  
  R国无人能抵挡入侵的敌人,一方帝国阳光倾斜,山河摇荡,眼看就要灭亡。R国皇帝为了苟延残喘,提出让敌国国王与R国G将军进行决斗,要是G输了R国就归降敌国,如果G赢了敌国就必须立即退兵。敌国国王一向狂妄,自以为劈杀G就如同轻轻捏死一个小小的蚂蚁,根本不多想,当即满口应承,只当是增添一个战地逗乐的游戏。
  
  决斗中G躲躲藏藏,与敌国国王磨蹭了两个多小时,居然一个鼠窜刺中了敌国国王的心脏,他娘的臭蛋蛋,瞎猫子咬住了活耗子。敌国国王毕竟不是怂鸟,他倒下时顺势用剑朝G裤裆里挑了一下。
  
  2
  
  敌国国王倒在血泊中,下令退兵。
  
  G大笑。
  
  敌国国王:G某人别高兴早了,我的剑戳破了你的QQ,剑刃有剧毒,不要半个时辰,那些毒药就会由你的QQ进入你的血液,你很快就要死。
  
  G听不懂敌国国王说的什么:他奶奶的,QQ是网络,跟G大爷的死活有什么鸟关系。
  
  敌国国王:你裤裆里的那话不是也叫QQ吗?
  
  G这才觉得自己裤裆里的那话湿呼呼的,刺辣辣地疼,一定是被死狗日的敌国国王的剑捣出了血,心想老子也要死啊?不,不——老子绝不死,老子无论如何也要活着。说时迟,那时快,G兀然朝自己裤裆里吱拉抽了一小剑:老子把QQ连根削了,毒自然也就没了,老子照样活,大不了也就没有他娘的QQ。
  
  敌国国王用尽全力大笑:我的剑本来就没有毒。
  
  G:那……那你为什么骗我?
  
  敌国国王:我活不成了,让你没了QQ活也是白活。战争就是互相残害,不是我骗你,是你作战水品太差,怎么能相信敌人的话……
  
  G傻了。
  
  敌国国王边说边呜呼哀哉。
  
  3
  
  G战功赫赫,R国皇帝因为G失去了QQ感到十分对不起人,就提拔G为1号大臣,并封为特等公爵。G瞬时一身辉光闪耀,赶快差派人到老家去接老婆来京入主公爵府。
  
  G的老婆叫O,G当了大官迅速接她进京,好不激动。O走进公爵府的那一刻微风柔软,春花如梦。当晚焚檀香,煮玫瑰水,沐浴更衣,夫妻二人亲亲热热。一时间O显得难以自我把控,她不时用眼光挑逗G,而G表现得很稳重,她暗骂狗东西G过去见了她就变成了馋狼,现在当上了大官故意装斯文,忍不住伸过手去朝G的裤裆里狠狠捞了一把,什么也没碰着:活猪,我们两地分居苦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夫妻团圆共欢,你还故意把那话夹着!
  
  G不知说什么好,愣了许久:不是夹着,是那话没了。
  
  0如五雷轰顶,一骨碌爬起,点亮所有的灯烛,扒下G的裤子,让G仰躺着叉开两条腿,明明白白地看到G的腿跨间有一个大疤痕,那话就像麻雀飞得不见踪影。她泪如太平洋被掀翻,天下泛滥:我的老亲娘啊,这成什么玩意啦?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啊?
  
  4
  
  G等到O稍微冷静了些,把他与敌国国王决斗的事从头到尾跟O细细说了一遍,说得他自己也泣不成声。
  
  O抹去泪,反过来安慰G:亲爱的,你别自责,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是心疼你,周身那个地方出事不好,非要那话出事,这战争太缺德。
  
  G:我也为你难过,我弄成这样对不起你,我没那话也就没反应了,等于是木头人,而你一切健全,没反应是不可能的。我虽然不知道你有多难受,但我知道我身体健全的时候没有你有多难受,可惜我现在……
  
  O听了又哭起来:你知道我难受就别说啦,你越说我不是越难受吗?我这辈子见鬼了,煮熟的大鸡鸡飞了,我的命好苦哇……
  
  G:亲爱的,你不要那么说。你现在是堂堂的特等公爵夫人,属于R国的高级阶层,荣华富贵都有啦,天下有几个人能跟你比。这不是已经福分无边了吗?
  
  O:如此荣华富贵有什么意义,不就是行尸走肉吗!
  
  G听着耳朵有些发胀:不说啦,我们睡觉。
  
  O伤心得欲吐:睡什么?怎么睡?
  
  G哑巴了。
  
  5
  
  G和O双双噤声,二人倒上床各睡一边,中间空出一道楚河汉界。他们看似睡了,其实这种睡法谁受得了。一张凄楚的床上,烟波万顷,半帆残月,回味不尽相思苦。O不啻感到极度地失望,煎熬,悲痛;G感到憋气,好像自己是对不起人的叛徒,或者是个骗子,尤其觉得自己躺在女人身边实实在在地是个废物。G根本无法入眠,辗转反侧,折腾到半夜,他再也忍不住了,深深叹了口气。
  
  一直睁着两眼的O听到G叹气,马上又痛哭起来:你被抓去当兵以后,我就想你能保住命平安回来,从不指望你当什么鸟官,就想我们夫妻能一起种地、打柴,早些生儿育女,一家人亲亲热热地享受粗茶淡饭的幸福。你怎么打起仗来不知好歹,保住了命,却丢了命根子,竟然连球球都弄没了。
  
  G:不时球球没了,是QQ没了。
  
  O:是球球没了。
  
  G:是QQ没了。
  
  O:你怎么到现在还按敌人的说法胡扯八道,只有敌人才故意说你的那话是QQ,事实上球球。
  
  G:那就依你所说,球球,球球。并不是我要把球球弄没的,是皇帝逼着我去决斗,加上敌国国王他妈的是个奸诈的坏蝤子,临死还骗了老子。人生无剧本,只能即兴演出,风雨无度,谁知祸福,哪能处处都随心如意。这世上的事又特别奇怪,我不想当大官,没注意就当上了。我特别爱惜球球,没注意球球没了。你难过我十分理解,但是你要是再哭那就说明你的内心里有怨气。希望你从现在起想得开开的,因为我现在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请你一定要克制,多支持我……
  
  O觉得G好像有点耍大刀,说话让人听了倒胃口,肚里直冒冷气,于是哭得更厉害,一时间情绪失去了把持:什么这上那上,你落到了连我这么一个女人都上不了的地步,何必空谈脱离实际的革命大道理,你现在还不如和尚,因为人家和尚有……有球球。
  
  G崩溃了,爆粗口:他娘的骚瓢,老子当了大官,还不如球球啊!
  
  

分享到:
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