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如果最后是你,一切真的不晚(四至六)

时间:2017-10-17 来源:原创 作者:木瓜蕊 阅读:9
  

                                                                 四
两人的关系一直停留在一种暧昧的气氛中,既像恋人,又不是恋人;是朋友,但又似乎比朋友更亲密一点,白一欣时常为这种关系而感到患得患失。每次与冯文晨相见或与他交谈,她总会莫名其妙地开心,然后看见他跟其他女生打闹、开玩笑,便会莫名其妙地难受。

身为好友的王琪琪看她一心陷入了单相思而着急,看样子冯文晨对白一欣没有任何喜欢,前几次搭救白一欣真真的是偶然,可是却获得了“从大一开始就发誓四年不谈恋爱”的白一欣的喜欢。因为王琪琪知道,白一欣内心自我保护意识很强,若是她认为某个人能够给她带来开心、快乐,并且不让她难过,她便会全身心地投入,现在的她死脑筋认定了冯文晨就是她未来的男朋友,未来的结婚对象,除此之外谁都不要。

在这段像是恋爱的感情中,一欣是主动方,冯文晨是被动方。“琪琪你说,我要不要约他去跑步,他那么胖,心脏负荷肯定不好,要是他不想一个人跑,我可以跟他一起跑步,一起减肥。”“他打乒乓球好像还行,我体育也选乒乓,这样我就可以约他一起去打球了。”“我们骑单车去吧,文晨有自行车,我们借他的”……

可是,冯文晨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喜欢,“这么早起来打球?!我不去,起不来。”“你找其他人一起跑步吧,我有其他事情,下次再跑。”可是下次白一欣再约的时候,冯文晨总是有其它借口推脱。冯文晨人挺好的,班上其他女生向他借车,他也是很爽快地答应了,白一欣在借到单车后总是一脸开心,因为可以跟冯文晨聊几句,然后还车后一脸沮丧,因为没话题。而且一旦一欣不发消息给冯文晨,冯文晨是那种打死都不会主动的,他们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沟通话题,似离得很远,又似离得很近,这种关系连旁观者王琪琪也看不懂。

白一欣大大咧咧,身边都是异性朋友多于女性,所以有些人也是喜欢她的,只是她一条筋地认为是把他们当成兄
弟,绝没有夹杂丝毫的男女感情。王琪琪有些担忧地看着她,白一欣准备了许久地告白语,就要派上用场了,可是冯文晨……,若是冯文晨接受了她的告白,在一起了,那还好;万一拒绝了白一欣是否能承受,他们之后见面又会不会很尴尬?一欣那么喜欢他,恐怕……。

人们都说,喜欢一个人是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的,可在王琪琪看来,冯文晨的眼里是丝毫没有白一欣的身影,只是当白一欣告诉她,她与冯文晨的点点滴滴后,又有些怀疑冯文晨的心意。她真想冲过去拎着冯文晨的衣领逼问他,“你到底喜不喜欢一欣,喜欢就喜欢,别那么多废话,爽快,别老是让一欣为你担惊受怕的。”


 


  五


持续了九个多月的暗恋后,白一欣终于决定告白了。在经过那么长的时间的喜欢后,她似乎也有些犹豫了,她的这份喜欢的能不能传达给对方,以及对方是否会以她期待的方式告诉她还是直接拒绝,她不知道,她也在迷茫。

王琪琪找了个理由把冯文晨约了出来,因为经过多次试验,他已经习惯拒绝白一欣了,但是对其他女生的要求还是有求必应的,而且白一欣似乎并没有像刚开始喜欢他那么迷恋他了,这次的告白就像是一场再见的前奏,白一欣似决绝又带着不忍,她不忍心再让白一欣遭到冯文晨的伤害了。

白一欣经过精心的准备,换了个简单清新的发型,化了淡妆,涂上口红,完全没有之前那种书生气息,有的只是一个女生最独特的美。

她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冯文晨,我喜欢你,因为你,我想放弃曾经说的那句话不在大学谈恋爱,你愿意当我的男朋友吗?”白一欣有点紧张,声音有些颤抖,但还是很坚定地表达着她的意思,她的手心满是攥着的汗,她期待着冯文晨的回答,也害怕听到她最不想听的答案。

“我……抱歉,我还没有准备在大学谈恋爱。”冯文晨看着她清澈地眼睛答道。

“嗯……,好,我知道了。”白一欣低下头,眼里闪过一丝难过,随即笑道,“我也猜到结局了,没事啦,这次我是想对自己好点的,毕竟这样单相思的日子还是很难过的,还不如早点放手,是吧?我还是很理智的。”白一欣笑着对冯文晨讲,“我可不想整天让我的琪琪担心呢!”

“你那么好,肯定会遇到比我更好的。”

“嗯,这是自然。”白一欣笑道。“呐,我们还是好朋友吧?”

“嗯,当然。”

“这件事可以保密吗?我不想太多人知道。”白一欣说道。

“好。”

“那先这样?我还有事。”

“好,再见。”

白一欣走后,冯文晨的眼神黯淡了,对他来说,他早就知道白一欣喜欢他,没有一个人可以老是无理由地扯话题聊天,没有哪个人会在他每一场比赛中出现,没有哪个人会想着去依赖他,也没有哪个人在他只喝了一点点酒后便问他有没有事,只是现在的他还不想谈恋爱,他还不想去承担一些事。曾经他喜欢一个女生,只是女生不喜欢他,他不高不帅还胖,白一欣一米六三的身高,跟他差不多,他早就听说了白一欣喜欢的是一米八的男生,喜欢运动……

他是喜欢她的,如果不喜欢的话,就不会故意在见习的时候慢悠悠地到来,然后去坐别班的车;如果不喜欢的话,就不会在看见她戴过帽子后自己也买了一顶帽子;如果不喜欢的话,别人约他一起去爬山的时候,他本来不想去的,可是听到她也去,自己也随之改变主意……只是现在他的自卑远远大于他的喜欢,他似不曾成长,而她那么努力地想活得更好,现在的他配不上她,她值得更好,这是他唯一能给答案。

“一欣,怎么样?”王琪琪看到白一欣回来焦急地问道。

“我们还是朋友,我们约定好了。”白一欣笑着对王琪琪说。

“呐,一欣,没事吧?要是你难过的话说出来就好了,不必忍着。”

“我没事,只是心里面有些空空的,之前的记忆满满都是他,而现在终于要放下了,突然间无所适从,不过我相信时间可以冲刷一切的。琪琪,要是我在未来一个星期内一直跟你唠叨我的心情,你可千万不要烦我啊!”白一欣苦笑着说。

“当然不会啦!”王琪琪心疼地抱住了白一欣,白一欣也紧紧地抱住了她。



 六

后来,白一欣在那一个星期内真的天天拉着王琪琪说些她还是忘记不了啥啥的事,王琪琪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但还是耐着心思听她说完。过了那个星期,白一欣似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似乎不记得她与冯文晨所发生的一切,她的生活回归到了十个月前,还是天天泡馆,考级……,冯文晨这个名字似乎已经从她的脑海里消失了,但是在班上见面还是微笑着点点头打声招呼,随后便再无交集。白一欣也不会主动找他聊天了,因为她发现,原来他们聊天连话题都找不到,之前她又是怎样缠着冯文晨每天百般无厌地说着某些话题,白一欣回想起这些事便笑曾经自己的傻。

沉迷于书里的世界,时间过得飞快。白一欣在拼命地追赶过去为冯文晨耽搁的某些课程,并考取了某些相关证书,到大四,又拼命地在找实习跟写论文,忙得连王琪琪也经常见不到她。不知时间过得久了,还是白一欣不愿想起那段事情,她有时想记起某些与冯文晨有关的记忆,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段记忆就像消失了那样。

迎接他们的毕业季很快就到来了,穿上学士服与老师同学们一起拍照,然后与师弟师妹相聚告别,忙着投递简历……

“一毕业就失业。”白一欣看着桌上满满的打印简历,一脸愁苦地看着。

“The end of the night,we should say goodbye……。”一旁的手机铃声响起,白一欣看着来电显示,一改愁苦地面容。

“hello,一欣,最近好吗?工作找到没?”王琪琪隔着电话屏幕,带着快乐的声音问道。

“嗯,还在找。”白一欣的声调顿时降了下来。“你呢?新工作适应地怎么样了?与同事们的关系打得怎么样?”

“嗯,蛮好的,他们那些老前辈都带我不错,还细心地指导我,收获蛮多的……”王琪琪还没讲完,白一欣便听到那边的找琪琪的声音,“琪琪,那份文档你那放哪了?我怎么找不到了?”

王琪琪马上捂住话筒,对那边说,“燕姐,等一下,我马上过去拿给你”,随后对白一欣说,“一欣,抱歉,先这样哈,我下班之后再打回给你,爱你的琪琪。”

“嗯嗯,没事,你先忙,我随时都有空,拜拜。”

“拜拜。”

白一欣气馁地挂掉了电话,现在大部分人都已经找到了工作,难道自己要当一个啃老族吗?想想就可怕。

随后的几天,白一欣还是拼命地往各家公司投简历,在她忙得晚上十一点多累得瘫在床上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喂,您好,请问是白一欣小姐吗?”一个好听的女音声音响起。

“嗯,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你之前面试的本公司编辑部职位,现通知你已通过了面试,明天早上九点你去人事部报道,具体的事项我先发个短信告诉你,明天再详聊。”

“真的吗?好,我会准时到达的,谢谢你。”

“嗯,没事,先这样,再见。”

“嗯,拜拜。”

“哇……,我过了面试,而且还是我喜欢的职位,太好了!”白一欣兴奋地在床上滚来滚去,她拿起手机想打电话个琪琪,可是想到之前联系她都那么忙,现在这么晚了她应该休息了,想着想着又把手机放下了。她开始发愁,明天第一天上班,应该穿什么呢?她在房间里不断找衣服,就这样,白一欣弄到晚上一点多,第二天七点多起来捣鼓,满满复血地去上班了。

“这家公司的工作氛围蛮好的。”白一欣一进到办公室在心里评论。她先到人事部报道,然后便根据短信内容一步一步走完程序,来到编辑部。

白一欣敲了敲编辑部的门,里面一个女音响起,“请进。”

白一欣一进去,低头忙着工作的女人抬起头来,“你是新入职的白一欣吗?”

“嗯,是的。”

“从今天开始就由我带着你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玲,底下的人都是叫我玲姐,你也可以叫我玲姐,等一下再告诉具体的工作事宜,我先带你去熟悉我们编辑部的人员,以及你工作的地方。”张玲说完便起身走向门口。

“好,谢谢玲姐。”

张玲带着白一欣走向办公室,拍了拍手,示意手头的人先停下他们的工作,“这是我们新来的同事,叫白一欣,大家都是老家伙了,关照一下新人哈。”

“没问题。”大家面带笑容地答道。

“麻烦大家了。”白一欣向大家鞠了个躬。

随后,张玲把她领到一个办公桌上,说,“这以后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了,旁边都是你的前辈,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他们,千万不要不懂装懂,知道了吗?”

“嗯,我知道了,玲姐。”

随后白一欣跟着张玲返回编辑部办公室,张玲交代了她具体的工作范围以及注意事项,就叫她回自己的座位了。
她一坐下,旁边身穿淡蓝蝴蝶结的女生凑了过来,对她说,“刚开始可能有些不习惯,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不要紧张,玲姐人很好的,工作的东西也很简单,慢慢熟悉就好了。”

白一欣看着她,瓜子型的脸蛋,带着微微的笑容,清澈的眼球映着她的身影以及窗旁的百叶窗,耳垂旁有一颗小小的痣,年纪跟她差不多大,“好美的女生。”

白一欣回笑道,“嗯,谢谢你。”

“我叫苏小木。”瓜子脸女生伸出了她白皙纤细的手。

白一欣也伸出了她的手,“小木,你好,我是白一欣,以后请多多关照。”

随后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相互看了一眼,对笑了一下。

就这样,白一欣开始了她的工作,偶尔加班加到很晚,她也用最短的时间熟悉了她所干的一切。她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自己一个人租了房子,有时早回到家后,便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买菜,自己做点吃的。周围的同事都是很友好的待她,她也努力跟他们打成一片,也结识到一个好朋友苏小木,日子就这样风平浪静。偶尔跟同事一起去唱唱K,与苏小木逛逛街,便窝在自己小小的出租房里看看书,做点美食,种些花草,日子也过得像小资那样,只是偶尔每逢什么七夕情人节什么之类的,她就尽量一整天不出门,免得遭遇单身狗一万年的伤害。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