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长情的相依

时间:2017-10-25 来源:原创 作者:雨丿若兮 阅读:9
  

  初相识时……
  
  那是一个无聊的冬夜,吃完晚饭无所事事,劳累工作一天,回到家却已无心休息,总想找点什么事来填补心里的空虚……
  
  拿着手机无所事事的翻看着朋友圈,浏览着各个购物网站,穿梭于小说网的排名,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事情来打发这无聊的时间
  
  当时看着手机,灵光一闪,或许可以找个游戏来打发时间,想到之前也因老弟介绍的游戏打发了许多的时间,此时我已有主意,也有玩过游戏,拿着手机就飞快的下载了“剑侠情缘”,这个游戏的开始,就有了我与他的故事……
  
  有了从前的经验,玩这个游戏就轻车熟路了,下载好游戏,点开界面,选择最新的一个服务区进去,择选自己喜欢的峨眉职业角,通过引导,我直接跳过新手经过,直接进到命名游戏名的一步,当时取名字有点犯难,本来随便取一个,可是因为之前的经验告诉我,取个好的名字还是有效果的,如果不好要换还得花钱,在此刻,我停留了几分钟,想个好听一点的名字,脑海里翻阅无数自己能想到的好听名字,当时有想起一个自己挺喜欢的句子“雨若兮寒惊蝉”,挺唯美的一句,不管雨或雪都是喜欢的。二话不说就在名字框中输入“雨丿若兮”。嗯,峨眉职业配个这名字,自我感觉良好。
  
  游戏开始了,练级,升战力,选择家族,进行活动,许多的活动都基于家族活动中进行,在这个问题上,有点纠结,初来咋到,根本不知道哪个家族合适,想想不合适就换,然后就点开所有的家族,前十的家族都点了,哪家先同意就先进哪个。
  
  几秒中的时间,我就被引进一个家族,具体名字我已然没看清楚,然后需要做一些活动来获取更多的经验和物品,系统出了一系列的活动,被玩家称为“一条龙服务”这是需要组队,成员共同完成,当时世界频道有个喊话,刚好我也需要完成这活动,就加入了他们的战队。
  
  队长事队进行活动,当时有一个叫“龙家老大”的玩家,一直在小组频道说话,问我一些话,我无心聊天,我一个沉默的人,不喜欢与陌生人说话,出于礼貌,我还是用文字的形式回答了几句,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认定我是个女生,然后就一直游说我去他们家族,介绍他们家族如何好,人又如何的友善,既然他认定我是女生,我就不解释,就当默认。而后我们加好友,也算是这个区认识的第一个人加的第一位好友,当时心想反正这个家族也是随便加进去的,也还几分钟,一个人也不认识,既然这个大哥这么热情,我就免为其难的接受他的邀请。
  
  完成这个活动需要半小时左右,结束之后我就应邀申请了他们家族,一个很霸气的家族名字“龙啸九洲”,事先他可能就跟他们家族人说了,刚进去就受到热情欢迎,我也用文字表示了感谢,如龙家老大所说,他们的确是一起从老区一起过来的玩家,人数不多,但都比较热情友好,都用语音的方式在家族的频道里聊天,而我不习惯,我就看着他们聊,龙家老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们家族的成员,族长海哥说是一个坑货,一起从老区过来的,家族宝贝三岁是个活泼的女孩—会唱歌,土豪龙翎,爱惹祸的小师妹……
  
  简单了解后,我觉得没什么活动了,点了退出游戏。
  
  第二天晚上同时间上游戏,家族烤火,武林盟主…这些都是要家族活动中进行。之后又是组队“一条龙”这次我看见家族有人喊,我就直接加入了他们的小组。组长是那个所谓的“土豪龙翎”还有一个是他的徒弟媛媛,是一个活泼的女生,也是跟他一起从老区过来的,另一个我不注意,当时组队活动,一阵沉默,谁也没有说话,媛媛好像在挂机,大家都战力不高,不努力点打怪,根本过不了,然后龙翎用语音在喊媛媛,问她在干嘛,过了一会,媛媛回话了,说她在忙,然后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默默的听着他们聊天,其间我听龙翎的口音好像我老家那边的,我就弱弱的问一句,“你是XJ的么?”他很惊讶,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只是说感觉,媛媛立马说“若兮,你好厉害呀,那你猜猜我是哪的?”因为她没有带地方口音,我说猜不出来,媛媛自告奋勇的告诉我她是哪里的。问我是哪里的,我想了想,告诉她,媛媛很兴奋的说:“若兮,你跟我师父好有缘份呐,我师父也在SH。”当时有点懵,这或许就是巧合,我们俩都发了笑脸的表情……然后他突然说明天我们还一起做任务吧,我答应了。
  
  接下来我们三个成了固定队,因为要四个人之后再叫一个队员,加入我们队的是一个影少的玩家,他是一个很风趣且很幽默的男生,组队任务每天都如期而至,每天都欢声笑语。
  
  玩了几天,影少换了一个号重新注册玩家开始玩,然后等级差异,我收他当徒弟,影少成了我的第一个徒弟,之后我们几乎做什么任务都在一起,挂机打火也在一起,同样“一条龙”任务还是龙翎,我,媛媛,影少四个人,之后媛媛提议,建议加一个微信群方便联系。
  
  之后的时间里,任务基本上都是我们四个组队完成,由于我们跟龙翎的战力悬殊太大,像其他任务他都是与其他高战力的玩家一起组队完成,而我却带着徒弟跟媛媛一起完成,其余时间挂机升级,基本上与徒弟两人组队。慢慢的这就形成了一种默契……
  
  时间飞逝,转眼就到农历年了,在外忙碌的人们都回到自己温馨的家里跟亲人们团聚过新年,而我也不例外,单位放假了,大城市一到农历新年就像一座空城一样,连卖早点的都回老家了,摆滩卖菜的也回了,马路上干干净净的,平时拥堵的马路一下变的稀稀朗朗只有少辆车经过,习惯了拥挤一时的转变让我无所适从,就回JX老家过新年去了。
  
  过惯了早九晚五的生活,突然多出这么多的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打发,平时就是宅在家,除了看书就是看电视,平时跟老弟打打球,最后只能用手机打发时间。
  
  手机打开,第一件事就登上游戏,先做一下单人任务,好像每天都是必做之事。每天晚上七点十五分烤火,七点半盟主,之后四人组队做活动,八点白虎堂,八点半宋金战场,这是每天都有的活动,九点以后的活动每周会不一样,九点有时候是城战,有时是通天,有时是家族试炼……七点左右准备吃晚饭,这时候开始只能挂机,父母在家,禁止吃饭看手机,我也只能乖乖的把手机放一边挂机,跟父母家人享受天伦之乐,体验着只能在父母身边才能体会到的温馨和踏实感。
  
  很少打开家族频道,只有在无聊时打开家族频道听听他们在聊些什么,听他们在讨论城战的事情,指挥的事情,当时有人哑着嗓子在说话,我只在听,没注意看是谁,只听见有人在说:“龙翎,你可真敬业,都病成这样了,还操心。”哑嗓子说:“没办法,大过年的,都没人在,只有我上阵。”这时我才想起来,上次族长海哥说过年期间自己没时间,把族长和领袖的位置让给龙翎,让他在过年期间管理这个家族,活动指挥什么的都由他来安排。一个人因为游戏就这么敬业拼命,这么负责,我想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当时就私聊他,让他注意身体,他笑着答应了。
  
  某一天晚上,他跟说他想改游戏名字,问我改一个什么名字比较好,问我要不要一起改,我当时就说我名字挺好听的,不想改,再说改还要花元宝,没元宝。这事情就没当回事,第二天他就把游戏名字改成了“初雨”,我看见后很惊讶,
  
  我说:“你改名了?”
  
  他只简单的说:“嗯。”
  
  “为什么改这个名字,之前名字不是挺好的吗?”
  
  “想改个跟你名字接近的。”
  
  当时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小触动,名字我可以理解为:初次遇见雨丿若兮吗?
  
  然而过年这个词,对于一未婚男女来说,是一个很无奈的日子,一面享受着家的温馨,另一面也要无奈的接受父母长辈们给你安排的各类相亲活动。习惯了一个人,突然想多出一个陌生人一起生活,我心里是抵触的,但为了能让父母长辈少操点心,我免为其难的答应了相亲,心想,不就相亲嘛,让人看看,看看别人,也不会咋样,说不定对方也是被迫无奈的选择这条路,那为何不当回雷锋去解救对方,也能解救自己呢,两全其美的事情。
  
  各种折腾之后,完成了今年的第一次相亲,结果不言而喻,被长辈痛责一顿之后,自己在房间思过了整整一天。可怜天下父母心,妈妈心疼自己女儿,晚上做了好多我爱的吃的,这事就这样淡忘了。
  
  心想过年在家还有好多天,相亲一次不成肯定会接二连三的,七大姑八大姨的来介绍……最后灵机一动,找个假的吧,真人不行,肯定肉馅,照片应该可以,可我的交际圈,老弟可是一清二楚,网上随便找个?好像也不能,明星攀不起,太假,随便一个万一要第二张找不到可就糗大了,那就找一个认识的,但可以随时给我照片的,脑海里就这么寻思着,找谁呢?找谁呢?游戏有个徒弟,好像人还不错,可人家结婚了,不好麻烦人家……有了——龙翎,突然感觉自己主意棒极了。
  
  打定主意就打开手机,找到之前媛媛建的那个四人小组群,点了龙翎的头像,加他为好友,对方很快就同意了。当时有点小紧张,我们除了在游戏一起做任务,其他根本不聊天,也没啥交情,再说我也没见过对方,就听过他的声音,感觉做事情挺负责,对家族也挺有责任感,如果贸然问他要照片,他会不会怀疑我,会不会拒绝?心里各种纠结,好半天没发出一句话。最后觉得如果拒绝也没关系,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发了一条微信给他:
  
  “你有没有最近的照片”
  
  “你要干嘛?”
  
  “(⊙o⊙)…,这个?”
  
  表情
  
  “我想把你照片拿来当男朋友,给长辈看,避免相亲。”
  
  “好吧。”
  
  嚓嚓嚓嚓……很爽快的就给我发了两张照片,一张全身远照,一张半身新照。当时心里挺感动的,萍水相逢,就这么乐意助人,真是个好人呀。
  
  拿着手机,看着他发过来的照片,看着好像不是很丑,应该可以拿出手,然后简单问了他个人情况,未婚,有个弟弟跟我同一地方工作,老家省份一样,那就行了,反正又不是真的,糊弄一下就过去了。
  
  零晨12点整新年钟声响起,外面鞭炮响成一片,安静的夜空,变的犹如白昼,整个城都烟雾绕缭,感觉自己在腾云驾雾,这气味真不好受,只有在小城市才能这样,像SH这种大城市基本上已经禁止了。
  
  反正睡不着,打开游戏,看见他也还在线,当时他用彩聊发一条“若兮,新年快乐”当时挺感动,新年里他是第一个跟我祝福的人。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鞭炮声,久久不能入眠。
  
  安逸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又到了离开父母,独自在外拼搏。离开时,父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深有感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看着已不再年轻的父母,心中有点酸楚,只能安慰到“爸妈,你们放心吧,不是还有个年轻帅气的弟弟在身边嘛,我们俩会好好的。”父母总算有点欣慰……
  
  回到SH,又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一切照旧。
  
  马上就要情人节,商场,马路上,到处都是粉红色的气氛,连游戏里面都受到了感染,系统推出了一系列的情人节活动,最有意思的就是完成任务,获取船票,邀请心仪的他(她)上船共度良宵。所有玩家都雀雀欲试,又满腹期待,玩家们都受到这气氛的感染,一下子游戏都变的沸腾起来。
  
  晚上做任务时,他获得一张船票,还发到我们小组向我们嘚瑟,徒弟当时就说:“你这是要邀请我师父一起去吗?”他没有说话,只一个表情,而我也当作没看见,也不说话。待活动结束后,他退组了,而我就跟徒弟去挂机了。
  
  眨眼间,我看见游戏有系统提示“玩家龙翎携手三岁登船……”后面的字我都不想看了,心里觉得特别的不舒服,这时候徒弟问我:“师父,龙翎没有邀请你一起吗?”
  
  我说:“没有。”
  
  徒弟有点生气的说:“他怎么可以这样?”
  
  我安慰道:“没事,游戏而以,别在意。”
  
  徒弟奋奋道:“他发那票给我们看,我就以为他要邀请你,结果他这样。”
  
  我只能笑笑,是的,我当时有点郁闷,不准备邀请的话,就不要给我看,那么我心里也就好受一些,可他选择这样是一种什么态度呢?有点郁结。
  
  自从龙翎改成初雨这个名字后,在家族里或是熟悉他的人都照样叫他龙翎,初雨很少人在叫,或许是习惯了。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