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弹指江湖 >

花开花落三生情

时间:2017-11-02 来源:原创 作者:龙猫 阅读:9
  

一、为他倾心

 十里坡又名海棠坡,十里之外开满遍地妖艳火红的海棠花,这里也是人、魔、神的交界处,属于白歌上神的掌管,他总是一席白衣,三千青丝直到脚踝,五官俊美绝伦,只要一眼,便让人永远的记住他。

 他喜站在海棠坡上,依靠在海棠树吹着一支白的笛子,他的笛声十分的悦耳动听,总会引来无数仙子偷偷爱慕,而我却似乎听出他笛声的寂寞

 我生于魔界,已有九百多岁,是魔界未来的继承人,我的父王被关押在五台山上,听说当年是白歌上神亲手封印的,众生都厌恶我族,说魔是害人利己种族。

 然而白歌上神却受着众生的仰慕和爱戴,他的威名响彻在这四海八荒,我不服,便趁魔族的人不注意时偷溜出来,也是那一次,我便和众生一样爱慕白歌上神。

 魔和神在一起注定了没有好结果,然而我爱白歌上神,但白歌上神却不爱我,也不厌我。

 一日,白歌上神的笛声多了几分惆怅,我听后跑了过去,摘了一朵海棠放在鼻尖嗅了嗅,无味的海棠却及为妖艳,我依靠在树干上,把玩着手里的海棠说道:“上神为何惆怅?”

 白歌上神依旧像从前一样,只是淡淡的扫了我一眼,俊美的容貌一丝动容都没有,我以为他不会理睬我,我耷拉着耳朵低着头,白歌上神好听的声音在我头上缓缓响起:“你怎知我的笛声是惆怅而不是快乐呢?你只是一个魔,怎么会关心起别人的七情六欲呢?”

 白歌上神连续问了两个问题,我讶异的抬起头,刚好对上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眸,我记忆中,认识白歌上神也有两百年了 然而这两百年来,他跟我说话的次数,我五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

 白歌上神见我发愣,转头继续吹他的笛子,一曲完毕,准备回仙界,当他踩上祥云飞到半空的时候,他轻声说道:“过几日,我便要下凡历劫!”

 他抛下这句话已经消失不见了,只有我还愣愣的站在原地,脑海回荡着白歌上神的话,他要下凡间历劫?而且还告诉了我,那是不是表示?

 对于白歌上神下凡历劫的事情,我可是下了不少功夫,我得知道他在凡间哪里历劫,我又以哪种方式出现在他的生活里,然而我机关算尽,却唯独漏了一个叫幺幺的仙子。

 幺幺仙子是天君最小的女儿,她长得极美,可算这四海八荒数一数二的美人,她喜欢模仿白歌上神,一身白衣,长发飘飘,温婉尔雅,仙气飘飘,她知道白歌上神不喜被打扰,便也极少出现在白歌上神面前,不像我,只要白歌上神来海棠坡,我便就跑去纠缠他,尽管他把我当成空气,我也不气垒,一百年能跟白歌上神讲上两句话,我就开心不已。

 年少的白歌上神身边已然站着幺幺仙子,已然是凡人的白歌上神,却像个小大人板着脸,不爱说话,冷清的眸子清澈明亮。

 “你好,我叫妖娆,你叫什么名字?”我仰起甜甜的笑容,白歌上神稍微愣神,很快又消失不见了,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喂,你还没我告诉你叫什么名字?”我拦住了白歌上神的去路,一旁的幺幺仙子用狠毒的眼神盯着我。

 “白歌!”白歌上神没有回头,清脆稚嫩的声音响起,踏着轻盈的步伐渐行渐远,我望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更胜,他还是和以前一样。

 “妖娆,我告诉你,离白歌上神远一点,你是魔,他是神,哼……”幺幺仙子在白歌上神离开后,撂下狠话挥手离开。

 我望着幺幺仙子,她以往的宽容大度不复存在,有的尽是狠毒和嫉妒,原来仙子也有好坏之分啊,并非每个仙子都是善良的,看来世人真是盲目的崇拜啊,认为神仙是对的,魔和妖都是错的!

二、为他沉沦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兜兜转转,白歌上神已然长成偏偏公子,成为长安城第一美男子,而幺幺仙子成为长安城倾国倾城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我呢,还是无所事事的小丫头片子,总喜欢黏着白歌上神。

 白歌上神说我是没心没肺的丫头片子,我回应他灿烂的笑容,我不是没心没肺,因为我的世界只容下你一个人,在你的面前我无需掩盖,无需勾心斗角,我爱的,只有你一个罢了,当你恢复仙籍,我便是魔,你便是神。

 三月桃花开得及其妖艳,我抬头望着头顶上的桃树,花蕾含苞待放,让我想起了海棠坡那遍地的海棠,我脑海灵机一动,拉着白歌上神来到海棠坡,只是我不曾想,白歌上神的劫数便是在这海棠坡。

 我依稀记得那日,白歌上神很不情愿的被我带到海棠坡,他望着一望无际妖艳的海棠花,眼眸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他觉得这个地方似曾相识,一些画面片段在脑海划过,他的记忆里有我,我是个魔,他是仙界的神,他见我涂炭生灵,一夕之间,海棠坡血流成河。

 白歌上神眼眸冰冷了下来,看我的眼神比极北的寒冰还要冷,他开口说道:“你终究是魔,魔性难改,喜涂炭生灵,我要为这天下苍生扫平妖孽!”

 在我错愕中,一把仙剑击中我的胸口,我的血顺着仙剑落在海棠坡上,海棠坡狂风大作,一声野兽的怒吼响遍这个海棠坡,妖艳的海棠花开始慢慢枯萎,就像我的生命一般消逝。

 我见到一只狂暴无比的魔兽向着白歌上神扑来,白歌上神虽然恢复一部分记忆,却还是个凡人,并没有能力反抗,我推开了白歌上神,魔兽的利爪刺穿我的心脏,我回头望着白歌上神,白歌上神眼神没有一丝忧伤和难过,我苦笑了一下,从始至终,只有我一厢情愿罢了!

 我以为自己死了,然而发现自己并没死,等我醒来的时候,已过了数月,白歌上神也历完劫,回到了仙界,我苦笑了一下,回到魔族疗伤,再也没出去过。

 等我再次见到白歌上神的时候,是他大婚之日,白歌上神娶了陪他历劫的幺幺仙子,白歌上神看幺幺仙子的眼神很温柔,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据说白歌上神凡间历劫是幺幺仙子救了他,幺幺仙子日日守护照料在白歌上神身边,他们便渐渐生出情愫。白歌上神不知道为何也不记得那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们手牵着手,好一对神仙眷侣。

 “我代表魔族恭喜上神,这是魔族送给上神的贺礼!”我的心很痛,但表面装作很淡定,把贺礼送上转身便要走,却被幺幺仙子叫住了。

 “慢着,不如喝了我们的喜酒再走?”幺幺仙子向着白歌上神撒娇,一副柔弱的样子,再配上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有哪一个男子不动心的?连女子都折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既然幺幺都开口了,你就留下来吧!”白歌上神没有看我,所有的视线都落在幺幺仙子身上,我的心更痛,我在他们的瞩目下猖狂逃离。

三、为他而伤

 我回到魔族,坐在镜子前,对着自己那张妩媚的脸轻轻拂过,撕拉一声,一张人皮面具被撕了下来,一张绝世容颜出现在镜子前,这是一张怎样的脸?这是一张美得无法形容的脸,只要一眼,便永生永世都无法忘怀的脸。

 “妖娆?好一个妖娆,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他还是不爱你,不是吗?”我嘀嘀自语,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这一笑,倾世倾城,四海八荒无一人能比。

 那一世,我和他相遇了,那时我是妖,他是猎妖人,那时他也叫白歌,是个二货道士,做事从不按常理出牌,我无意中遇见了他,本以为他会出手杀我,但他没有,他好看的眉目微挑,露出慵懒的笑容,对着我说道:“我不杀你,但你必须跟着我。”

 白歌的身边多了一只妖,这惹得江湖大乱,所有人都挤兑白歌,所有人都辱骂白歌,然而白歌不在乎,没心没肺的干自己想干的事。

 我的心也在那一刻给了白歌,但白歌只把我当成朋友,直到白歌爱上了一个叫妖娆的女子,那女子很美,美得让人喘息,然而她却是魔族的公主,他们人魔无法在一起,白歌却硬闯魔族,我跟在白歌身后,怕他有生命危险。

 白歌的举动感动了妖娆,妖娆点头会与他在一起,但条件是,他必须到地狱最深处寻找一株开着五种颜色的彼岸花。

 白歌兴高采烈的答应了,不管我的阻挠,硬闯地狱,被看管彼岸花的魔兽打伤了,我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也闯进了地狱为他挡了致命的一击,我虽然没死,却被困在地狱永世不得出去,白歌答应我,说等他把彼岸花送回魔族便会回来救我的,可是他这一走,便再没回来了。

  我心里忐忑不安,拼尽最后一丝力气,逃出了地狱,却得知白歌死了,死在了妖娆的手上,我闯入魔族,杀了妖娆,我一夕之间头发变成妖艳的红色,所以这一世我出生便是一头红发,眉心有一朵五色彼岸花印记。

 白歌转世成了神,而幺幺仙子便是那一世的妖娆,他们的情债割舍不断,白歌却是我这一世的劫。

 我换上一身妖艳的红衣,红发直到脚踝,眉心那朵彼岸花栩栩如生,我坐上了魔族最高统领的位置,看着跪拜在地上的子民们,我冷酷无情的声音缓缓响起:“都起来吧!”

 “报,仙界派一名使者为尊主送礼!”一个魔族的士兵来报,我点头允许了,没想到这名使者竟然是白歌上神。

 白歌上神见到我微微愣神,很快被掩盖住了,他恭送送来贺礼,这是一株上好的诛仙草,是仙界最稀有最宝贵的宝物,他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一丝情绪:“这是我们仙界代表和平象征的贺礼,望我们人魔神能够永世和平相处。”

 “哼,和平相处?上神似乎忘了几万年前,我父王被你们压在五台山上,你觉得这笔账就这么算了吗?”我一步步走了下去,白歌上神眼神闪过莫名的情绪,我走到白歌上神的身边,凑到他耳边轻声道:“还有,我你的帐,我也记得,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带给我的伤害,如果有下一世,我希望我们永远都不要相见,下一次相见,我们只是敌人,我不保证我会不会动手杀了你和她,哈哈哈……”

 我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只留下僵硬在原地的白歌上神,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妖娆,不,妖尘,你只知我是你的劫,你可知你亦是我的劫?

四、为你而死

 魔族和神族终究发生了大战,我站在九重天上,手里把玩着一朵及其妖艳的海棠花,撇了一眼对面的白歌上神,我轻笑了一声:“呵呵呵,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吧?”

 白歌上神眉头紧锁,他冷酷无情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里:“哼,魔终究是魔,现在还来得急,只要你立马退兵,神魔还是存在和平契约的!”

  “哈哈哈,白歌,你别天真了,要我退兵?你们神族侵犯我魔族,这笔账我该怎么算呢?”我一挥手,幺幺仙子被压了上来。

 “幺幺?你快放了幺幺!”白歌上神有些焦急了,我看着他为她而焦虑的神情,原本深埋在心底的痛又涌上心头。

 “你那么爱她,如果她死了,你会不会痛不欲生呢?”我笑了,锋利的指尖扣住幺幺仙子的脖子,此刻我在众人看来就像一只恶魔,不过我不在乎!

  我没注意到幺幺仙子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她手里多出一把斩魂刀,这一刀我只觉得我的灵魂振了振,我看到白歌上神脸上有我从未见过的恐慌。

 白歌上神一把打飞了幺幺仙子,抱着我缓缓倒下的身子撕心裂肺的喊道:“不,不要,妖尘,你不能死,不能死……”

  我对着白歌上神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声音却很虚弱:“你……你终于唤……唤我名……名字啦……我……我好……好开心……”

 “不,你真是个傻瓜,曾经是,现在也是,我爱的至始至终就你一个而已,只要你耐心等待,再等一百年,我们便能永远的在一起,可是你为什么不等等呢?为什么?”

 白歌上神抱着我冲出了九重天,落在了海棠坡上,海棠坡如当年一样,一夕之间枯萎了,如我的生命一般,渐渐流逝了!

 妖娆和妖尘本来是同一个人,一旦一个死了,另一个便也会跟着死去,白歌还记得第一次遇见妖尘的时候是在这海棠坡上,她那双如小鹿般清澈无辜的眼神深深撞进了他的心里,他第一次为了她而违反人妖规则,把她带在身边保护她,生怕别的猎妖人伤害她。

  妖尘总喜欢白歌白歌的叫他,她的声音如铃音般好听,酥到他心里。

  不曾想有一天,一个叫妖娆魔界的魔女找到了他,她说要把妖尘带走,她和妖尘本是同一个人,她要吞噬了妖尘才能够变完整。

 他硬闯魔界,不想妖尘也偷偷跟了过来,他问如何才能够不吞噬妖尘,妖娆说只有地狱深处那株五色彼岸花能够让她们变成两个人。

 白歌为了让妖尘自由,偷偷瞒着妖尘闯入地狱深处,不知道谁透露风声给妖尘知道了,妖尘却为了救他,而冒着生命危险闯入地狱深处,还好妖尘没事,不然他会杀了整个魔界和地府,他见妖尘只是被困在地狱深处,并没有生命危险,而妖娆只给他三天的时间,他不得不把五色彼岸花先送到魔界,然而妖娆却出耳反耳,临死前,他还是放不下妖尘,怕妖尘知道他死了,会伤心难过!

 这一世他是仙界人人敬畏的上神,

  他梦里总会出现一个看不清容貌的女孩,他问遍了仙界的众神,他们回答都是一样,说梦里的女孩可能是他前世未了的情缘。

  不知为何,他第一次见到幺幺仙子,竟然生出厌恶,就好像灵魂深处生出来的深深厌恶,而第一次见到魔族的妖尘,他却觉得好亲切,而自遇见她后,梦里的女孩不曾出现过。

 他日日来海棠坡,只为等她,她说他的笛声为何透露出寂寞,他笑而不语,他深知神和魔注定是无法在一起的,但他眷恋有她的日子,她或就是他前世未了的情缘吧?

  一日他得知自己要下凡间历劫,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些隐隐不安,似乎有一种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他觉得很惆怅,笛子的声音也多了几分不安,这时妖尘跑了过来她手里摘了一朵海棠花,妖艳的海棠花和她十分匹配。

  “上神为何惆怅?”她清脆悦耳的声音很好听,而那句上神为何惆怅更是戳进了他波澜不惊的心底,他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剧烈跳动的心跳,又好像很久以前有过那么一次。

五、前世今生

 白歌告诉了妖尘,过几日他便要下凡历劫,他不知道为何要告诉她,但他能确定的一点,是希望哪里有他就有她。

 他来凡间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却唯独记得她,当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从未有渴望过把她永远留在自己身边,他还记得她开口说道:“你好,我叫妖娆,你叫什么名字?”

 她的笑容无比灿烂,她的眼睛无比清澈,她好像世间从未被污染过的,那么的纯粹,那么的天真。

 他离开前说自己叫白歌,他能感受得到背对着他的妖尘很开心,他能想象她的笑容多么灿烂。

  对他来说,在凡间与她在一起是最幸福的,她从未掩饰过自己,他喜欢那样的她,因为这样的她好像自己的一面镜子,他也渴望像她那般无忧无虑,可是他肩上负担太重了!

  她说带他去看海棠花,不知为何他很不情愿,终究还是拗不过她,来到海棠坡的时候,他的精神有些恍惚,自己似乎不受控制一般,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叫妖娆的女子,那女子很美,美得好不真实,但她的眼睛是血红色的,一挥手,四周都生灵涂炭,他见到她,他心中涌现愤怒,是她害得他和妖尘无法在一起,是她!

  他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一把仙剑,他一剑刺中了妖娆的身体,他见到妖娆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他嘴角微微勾起,看着海棠花像妖娆的生命一样慢慢枯萎,他的内心兴奋得狂跳,没注意到身后窜出一直魔兽,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却不想被自己刺伤的妖娆竟然推开他,为他挡了致命的一击,妖娆的心脏被打穿了一个洞,慢慢的倒了下去,然而倒下去的那一刻,他眼前场景发生变化,他……他竟然伤的是妖尘,为什么会这样?不……

  白歌只觉得内心熊熊怒火燃烧,他眼睛变得极冷,盯着那只魔兽更冷,他杀了那只魔兽,却也被魔兽打伤了,他倒下那一刻,很想伸手抚摸妖尘的脸颊,一些记忆片段慢慢涌入脑海,他记起来了,记起了他和妖尘前世的点点滴滴……

 当他醒来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是幺幺仙子,不,确切的说是前世的妖娆,他装作失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得知妖尘没事,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他每日都会来海棠坡,他已命人重新种植了海棠花,然而她却不曾出现,他带着期望而来,又带着失落离去,妖尘,你还恨我吗?

  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幺幺仙子看在眼里,幺幺仙子得知他已经想起前世之事,便用妖尘来要挟他必须娶她,白歌只能答应这个条件,前世他没好好保护妖尘,这一世他定要好好保护她!

  大婚之日,他终于见到了妖尘,见她消瘦了好多,他不敢触碰她的目光,因为一旦触碰,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幺幺仙子却不肯放过妖尘,要邀请她进来喝他的喜酒,他只能符合,妖尘眼眸闪过的心痛,此刻他的心比她更痛,他知道事情不能由其发展,他寻了很多的关于残魂的书籍,终于让他找到了,传说中在女娲池生长着女娲花,而这女娲花却是万年只生长一株,问题在于别说女娲花,连女娲池都只是个传说,他隐瞒着幺幺仙子,出去寻找女娲池,或许连上天都在眷顾他,他找到传说中的女娲池,一朵女娲花在女娲池中央,含苞待放,还需等上一百年才开。

  妖尘继承了魔族之位,他被天君派去送贺礼,他远远见到一个身穿红衣,一头猖狂妖艳的红发,那张倾世的容颜,这便是妖尘真正的容颜,比幺幺仙子还要美上三分,这世间她敢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

 他望着妖尘厌恨自己的眼神,他只能苦笑,她恨他是对的,他伤害了她。

  他说望神界和魔界能够长久和平,其实他想说的是,你能再等等吗?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却被幺幺仙子破坏了,那日妖尘带着人冲上九重天,他不安的心砰砰剧烈跳动,当她手里压着幺幺仙子时,他深知大事不好,他听到妖尘要杀了幺幺仙子,他惶恐不安,她杀了幺幺仙子,她也会死的,然而尽管他如何做得天衣无缝,一切都被幺幺仙子看在眼里,当她拿出斩魂刀那一刻,他觉得灵魂深处在呐喊,如果她敢动妖尘,他会毁掉神界也要让幺幺仙子魂飞魄散。

 后来,世间少了一个白歌上神,却多了一个白歌,他一头银发,穿着一席妖艳的红衣,他长得及其妖孽,不受三界限制,据说他所住的地方是女娲池,女娲池中央躺着一个沉睡倾世的女子,她名字叫妖尘!

 龙猫/著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