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心情日志 >

黑道暴行略摘几条

时间:2017-11-04 来源:原创 作者:薛洪文 阅读:9
  


  
  为什么?
  
  为什么,伸张正义的手不能出手。正义是天宇倾斜后躺在地下的骨片么,我不能问,更不能去捡拾;昨天,写了诉讼路上的一首绝命诗,一直在今天的眼眶里,我不是伤愁的问句客,更不是袖手旁观的稻草人。
  
  我们是人,是宪法赋予的具有生存权的公民。
  
  我们是人,是敢于向黑势力讨回血债的人民。
  
  我用问号圈属自己,连自己全身都画满问号的声音。我在问,问天,问天理。如若世间有十万个问,我只需一问,就可以竖起正义正气的所有骨片。
  
  难道正义正气非得血淋淋地浸泡在时间里,用无穷的人间的痛去反思,流星一颗天空的问号,挂在时代的痛思上。难道一个恶魔般的势力,吞噬了最可怜的人们的眼泪,佛庙的寺钟才会敲响妖魔出世的镇妖鼓钟。我是一名党员干部,也是一名教育者,更也是不折是非的造句组词的诗歌呐喊者。
  
  所见所闻,十指指尖流不尽。天穹下的《黑地下工厂》暴行略摘几条,如下:
  
  1、黑魔化身。黑道,匪者,自古生复,生而死,死而生。历代朝纲戒律有诛之律文;最初,也只是拉众徒群孙占山为王,不能公而入市井聚闹,凡公职人员私联匪者,皆为通匪之罪,其下场各种书籍有记载。如今,黑道之字不敢提,有腐败之势者忌讳甚恨之,猖狂而扬威,私家权力有黑道之能事,猎杀摧害群众与党员,其佛在上天也不能明察了。
  
  2、黑道变天。天,本是众民之天,民众共有之天。天顺道,则天谷灵丰,天异道,则大地鬼变。民间,时常听到黑道之威吼而民不信法,信法也在蹒跚路上;上有青天,可青天不在地面,其悲悲,其哀哀,非遭受之人而不能表述之。
  
  3、暴力滔天。打掉,爆掉,割掉,埋了,碎尸;入室,挟持,控制,监视,窃听;拉众人防护,有洗黑之词,其专业化,在一系列《黑色地下工厂》的车间完成。
  
  4、人命为草。遭遇黑道的可悲之事,大略也没有几人能活到天寿之命。黑道常有道场判刑。活人,常指为“赐死”,“木呐”;其手法也常有杀了人而能埋其尸的能耐。
  
  如:夜间能入室,其手法就独特,让人深睡不知。自然,卒死的,也可找到一个证据,是病;而长期施用摧残人的生命健康之损伤之法,就更自然是病死的了。
  
  也更有,为了消匿受害人的声音,采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出精神类的病,更见精神类的伤与受害故事人的伤害之罪证。
  
  5、杀人也有学术性的。其人间,关于制造命案的专业,也自有一套学术级的科技进步。其手法不多言,只想说下:
  
  有血案与阴案之别。血案者,皆以血为准吧,而阴案(迷案)者,皆以失踪,自杀,病死(以制造精神类的摧残精神的杀人等等),即可拿来说服法律,也顶多是一个谜的人命。
  
  6、黑道常技法。借用所谓众人之言,其自制而自售迷惑的事来,也不知是哪里强迫流泪的可怜人而制作的,也许,还有更多的暴力性在透出着非人性的势力。
  
  简述六条。
  
  掷笔写下本文,想起鲁迅的文字。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我可不敢呀,我只想扶起法文,大喊!
  
  大喊!正义正气的人们。
  
  讨伐,讨伐吧!
  
  而在阴谋各种死法的消息里,诛灭我一家人的道具,面具,谋术们,你们可要公布一个能用历史去证明你们是人的结论。
  
  我是人,我们全是人。我们是受尽折磨的流干眼泪的讨债人,讨回天下后人们不再受黑势力蹂躏的人格与尊严。
  
  屈辱
  
  重生复仇吧!勇气与信念,就是电与闪的剑,划破它,划破它黑势力黑毒蛇的腹心。
  
  

分享到:
  • 上一篇:追忆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